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摸金拍档之幽冥途 玄门书生

第499章 白大爷娶妻论

    我心里一阵的纳闷,心想这小子搞什么名堂,我开始就问了他是不是在忙,他也没说是在忙正事啊,说起话来这么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不过老韩的办事效率相当高,那电话挂断没多久,我就是在脑子多转了个弯儿,老韩人已经飘了进来,我出门忙问戚少麒怎么回事,他脸一抽搐,像是有极大的难言之隐一样,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走在我前面打开车门,跟我先后上了车。

    一路上也不见他有个话,我打量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开口,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老韩突然就来了声拖长尾音了的长叹,我听着都觉的头皮发麻,以为真出什么大事了,就道:“给王烨揭穿了还是生意上又有什么麻烦了?”

    他摇开了车窗,脑袋一歪点了根烟,说道:“白少,你们还不打算娶了媳妇儿,生个孩子?”

    “啥玩意儿?!”我实在没想到他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人都惊呆了,脱口冒了一句,又尴尬的笑了笑,说:“现在都什么节骨眼儿上了,谁还有那闲心去管这个呢!”我说完就有种心虚的感觉,上手摸了摸鼻梁骨,把头转向车窗外。

    老韩今天反常的厉害,听我这么说,就道:“不正是因为在这节骨眼儿上,才要着急的吗?”

    我假装没听见不吭声,心却被他这句话给搅的烦乱异常,这件事我并不是没有想过,回回岛上在下定决心,答应老药头帮忙之后,那个时候,我就在心里想过了这个问题,还特别的交代过戚少麒,说如果我命不够硬,直接给挂了,叫他多学学摸金校尉的本事,以后还能帮我把我儿子给培养出来。

    那时候,我说这话,语气虽然吊儿郎当的,但并不是没有在心里好好想过的,毕竟世代宿命的桎梏延续了这么久,折尽了那么多的先人,一直希望不灭,维系了这么久,《掘陵手札》上那句,“凡吾辈子孙后代,不可因己之私,断吾后续香火,此生之长,后世之长,不解此咒,世世皆不为人!”还残留在我脑子里。

    虽然我是妥妥的九零后,却因为有种根深蒂固的思想是贴实存在,非靠嘴上说说而建立起来的,所以我自己也深觉在我死之后,如果不留后,心里那种愧责埋在心上的难受是说不出来的。

    可问题是我也不能随随便便找个人,为解决这问题,叫人给你生个儿子,然后你两脚一蹬,着凉嗝儿屁,孩子给谁带?要一个后代的目的是为了继承先人遗志,我只负责把他造出来,而把小孩儿养大,外带先人遗志什么的狗屁破事全都托付给戚少麒?!

    我不觉的这种做法能叫我比没有儿子来完成这祖宗遗愿来的更心安理得,所以我拿我最纯真的良心,很认真的想了一遍,就决定事儿我担了,也别在祸害这活着的人了,反正人死如灯灭,谁特么还跟死人过意不去,就算是他心里有愧,死了估计也没人能找他的麻烦了,就算真有,也顶多只能在我坟头上撒撒气。

    我心想,老子到时候烧成灰,随风吹,想骂就让你们尽情骂好了,反正风一吹,都散了,骂给谁听呢?!

    本来我已经在这件事上说服了自己,抛在脑袋后面给放下了,今天老韩突然又提起来,我被他一句话搅的心情烦闷,心说:“要你管,要你管……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用你丫瞎操心……”

    他把车开到了一家高档的西餐厅前就停了下来,我疑惑的看了眼,见他真的下了车也只好跟着下车,心想这小子是疯了吗,没事干到这种地方作什么?

    老韩带着我进去,跟前台说了一声,有服务生出来,跟我说了声:“先生,您的朋友在这边,您这边请!”

    我站着没挪步,回头看了眼老韩,他也站着没动,给我朝前摆了下手,示意我跟上去,我心里一阵纳闷,那服务生见我站着不动,又抬手请了一遍,我只好跟了过去。

    他把我带着往前走了一段,一眼就看到了戚少麒跟两个女的坐着,一个坐在旁边,一个坐在对面,远看去相貌都还不错,挨着他坐的应该比他要大一点儿了,显得另一个更年轻一些儿。

    坐在他对面两个女人都有说有笑的,唯独戚少麒满脸的愁云,活脱脱颗苦瓜摆在那儿,本来挺英气的一张脸,给他愣是皱的一团糟。

    坐在那儿简直成了煞风景的那一个,我看见的时候,差点儿没憋住笑给笑出声来,在斗里要命的时候,也没见他愁成这副德行,我大概猜到是什么状况了,心想这小子也真够狠的,相亲对象还一拖二,质量也都不错,牛b不够形容啊!

    我想着坐过去跟他怎么打招呼,人还没走过去,戚少麒一抬头看到我,激动的摆手叫道:“白敬天,这边!”

    那两个女人同时抬头朝我看,这就尴尬了,我心说好好地你丫这么激动干什么,我他娘都走到这儿来了还能坐到别桌去?!这俩女人的眼神都不太友善,盯的我心“噗噗”直跳,难怪他能愁苦成那个样子,我心想大事不妙,赶紧开溜才是正经。

    心里想着,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扯起嘴露了个笑,正要开口找借口开溜,戚少麒抢在我前面说道:“姐,这就是白敬天!”

    “靠!”我心里跟装了迫击炮,炸的“砰砰”直响,心里直骂娘,竟然忘了这小子还有个姐姐,我尽量放大了笑脸,等戚少麒看了我一眼,说道:“这是我姐。”连忙殷勤的叫了声“姐”。

    戚少麒的姐姐叫戚少麟,好像是两人故意将名字换了过来的,据说是当年以为只会生养个女儿,所以把给儿子起的名字用在了女儿头上,反正要多荒诞就有多荒诞,我也只是听了些外面的传闻,这种话,当然自家的一般不会传的太沸沸扬扬了。

    戚少麟我也是第一次见,走近了一看,才发现两人在相貌上真还有几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