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瞳警探 夜半微风之老鬼

第三十七章 布局

    在画面结束的那一刻,蔡枫伸手关闭了盒盖,盒子别看没轴儿,但却开关便利。只听蔡枫他说道:“走,回去再研究。”

    虽然李志明用他的仁义征服了众人,但人心歹狗不吃,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不被感动的人,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此事颇为机密,万一以后泄露了其中不可为旁人知的秘辛,那就不妙了。

    李志明没阻拦蔡枫,这盒子被放入此次带来的特殊置物袋中,置物袋的材质防弹防火防辐射而且还不透光,是从黑市上买来的七组改进品。李志明此次虽然折损了不少弟兄,但也总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一众人等启程回去,仅留下一队人继续观测,看看还有没有海歌异事发生,以方便迅速处理,并留下作善后工作。

    回去的路上,李志明和蔡枫皆是沉默不语,他们忘不了在渔船上珠子里投射出来的画面。那是黄家村,而画面中的人有的穿着洗得泛白的解放服,有的穿着深蓝色的劳动服。水泥路也变成了土路,村中的院子也大变样,足以显示画面上的年代。若凭此没人会认出这里是那儿,可之所以确定是黄家村,是因为湖面上那个时而萎靡时而神经质一般的男人正是曾经见过的黄大鹏。

    在画面中,黄大鹏的对面坐着蔡枫,在他身旁还有另一个人,正是来自未来的那个老版李志明。这次的画面内容十分丰富,蔡枫催眠了村中的所有人,让他们对自己一行人视而不见,但究竟一行人都有谁,村民们心知肚明,不过画面上却没有体现。

    画外的蔡枫和李志明浮想联翩,那日进入黄家村便是疑点重重,首先是蔡枫的超水平发挥。他太过轻易地就让黄大鹏进入深度催眠,这不符合蔡枫对自己稳定水平的了解,现在看来倒是明白了。当年正是蔡枫催眠了黄大鹏,所以他才能这么容易的对黄大鹏实施效果,因为本来就是出自一人的手法,这就好比是蔡枫自己留下的锁,也只有他自己这把钥匙才能如此轻易的打开。

    而进入古宅院落的时候,明明村民看到了众人,却毫无反应连问都没问,只当是全然没看到。如今想来并不是村民胆小怕事或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更不是对先前拆迁人员的惧怕,而是许多年前催眠的缘故。这么说来,一行人里就势必包含了老二处六科的所有成员。

    结合海赫和夜影的作用下所出现的画面,以及他们恍然大悟的那声“怪不得当年绕不出去,还以为是鬼打墙”,还有曾经讲述的关于他们拜师学艺的过程。李志明和蔡枫的心头愈发沉重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这一切布局从几十年前就开始了?难不成那个未来的李志明正如他所说的那般,可以随意游走于时空长河当中,而肆意的改变历史,那自己的人生只怕还真的是别人的旗子了。

    可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与蔡枫有关呢?是因为蔡枫第一个触碰的盒子吗?

    带着疑问,两人陷入沉思。阳光透过飞机舷窗洒了进来,照在蔡枫的脸上。他突然扭头对李志明苦笑道:“鬼瞳,你说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要是那上面显示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老了老了我还是唯你鞍前马后,这辈子算是卖给你的了,无论是过去曾经还是未来。”

    “所以别瞎想了,这辈子的兄弟是做定了。”李志明也报以微笑,两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他们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更大的疑惑和阴谋,一个别人可能谋划了几十年的“圈套”。

    回到公司后,拨下资金大力平息渔船的失踪和渔民的死亡,妥善安置后事,尽可能的赔偿那些枉死的渔夫们。他们是无辜的,为了素不相识的人以及那高昂的利益,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也因此毁了许多家庭的生活。

    其实平息事件就耗费颇多,而一旦平息就会官官相护,闹不出几朵浪花。但李志明总觉得心中有愧,故此大量资金投入于抚恤工作当中。其实这些都是在所难免的,利用普通渔夫也是不得已为之。像是这样特殊情况下国内的大型活动,自然需要普通人的掩饰,加之地理位置特殊就更显示了其必要性。同时为了保密又不能尽数相告,故此往往对金钱的贪婪背后隐藏着九死一生。

    关于此次出行,核心团队开了一次会。他们把自己这次的经历和从珠子里所看到的以及这一切与自身的联系尽数讲了,众人纷纷错愕万分,这一切太过难以想象,在倍感压力的同时,吴用开始一语不发的埋头于探究之中。

    而珠子也作为一级保护,被严加看守在实验室内,并不上报更不会上交给自然科学研究院。同时因为先前海赫和夜影突袭的“前车之鉴”,魔鬼公司防微杜渐,用了一些手段租下了整栋大厦,防卫的如同铁桶一般。

    外表魔鬼公司正常运营,但嫡系部队和核心成员皆留于总部之中。虽然一切行动消息都被严密封锁起来,可内部的嫡系人员还是传出了李志明舍身救属下的事情,各种版本传着传着变得千奇百怪,情景地点甚至都不一样,但却把李志明义薄云天的形象自我设计的愈发丰满,让李志明听后都有些哭笑不得。

    结果事情传到外面反响也十分巨大,每天都会有人来投奔,甚至先前抵触魔鬼公司,认为他们不过是蛊惑大家送死,反而自己谋利的团体也放下成见加入魔鬼公司,虽然这些人对于如今的魔鬼公司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但公司自身的凝聚力却大幅度提高了,两方作用合一公司愈发势大。

    无论是真正实力的吞并,还是名声在外的感召,如果说魔鬼公司先前只是大中华的半壁河山,如今那就可以称得上一统天下了,并开始隐隐剑指海外。

    不过庞然大物不是一天形成的,快速的膨胀势必会造成内部的很多问题,而对于魔鬼公司来说,上天倒是眷顾。各方人才不断来投顾住了扩张用人的根本,机遇也很好,虽然机遇与风险并存,但最终都是屡屡化险为夷并大有收获。最主要的是,核心团队铁板一片针插不透,大家都无二心,虽然嬉笑怒骂却是割头换颈的过命交情。偏偏这些人还能力很强,就连杨晨也是个中层管理人才,行政上打理的是一把好手。

    不过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宁惹君子,不惹小人。这些话在现在的魔鬼公司,倒是颇为适用。

    “李总,李总,你等等。”汪海作为曾经跟魔鬼公司接触过的人,被组织作为派遣团队的三把手给弄到魔鬼公司来。组织怎么想的,李志明用屁股都能猜得到,上行下效,所以公司从上而下从里到外对他们这帮外来户不冷不热的。

    这群人在魔鬼公司先被留守人员刷的团团转,没有迅速夺取权力,然后待李志明他们回来就被完全边缘化了。谁都知道他们是外人,只当是耳边嗡嗡乱想的苍蝇,不咬人但恶心人。

    李志明从外面回来后便进入忙碌的工作当中,虽然只离开短短几天,但庞大的躯体下,繁多的公司事务需要他的亲自批复和处理,所以开完核心团队的小会之后,他连组织派来的人都没见,当然他也不想见。不过他不见别人,别人总要来找他,半个月后耐不住的那伙人,就把汪海给派来了,此刻正跟在李志明身后屁颠屁颠的。

    李志明走入办公室的连廊,两个负责基础保卫的壮汉在门口挡住了汪海的去路,汪海气的直蹦高道:“你们是什么东西,我是公司的副总。”

    李志明回首道:“他们是我的弟兄,也是公司的员工,你若真是公司副总不会不知道吧,公司人事任命我说了算,我怎么不知道你是副总?”

    看着李志明似笑非笑的面容和眼睛里露出的些许寒光,汪海本来先前就被李志明给欺住了,又想在组织里结交此人为强援,算是有求于人,此刻自然不敢乍毛,连连点头道:“李总说得对,李总说得对,那啥,李总您看?”

    “让他进来吧,是自己人。”一句自己人,让汪海心花怒放别提多兴奋了,扶了扶眼镜宛如斗胜的公鸡一般挺起胸膛,矫首昂视的跟着李志明走过连廊进入办公室中。

    说实话,李志明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个货,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别管邱老口碑怎么好,对这种没有才德之人的任用就落了下乘。对组织李志明也是更瞧不上了,虽说虎死不倒架,组织庞大不是自己一时一刻可以抵抗的,所以虽然有抗命但并不敢直接起冲突。但在李志明看来,组织已经烂透了。连汪海这种货色,都知道拉帮结派争权夺势的,组织上层不定斗争成什么样了呢。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没错,无论中外实际上都一样,权利的斗争从未停止过,但如果一个大组织不干正事儿,就光会打压内斗,这个组织未来的路也不会太长远。

    李志明坐在办公桌后,翻看着文件不断批阅着,并不说话。待汪海有些憋不住了,这才抬眼撩了一下,继续低头看着,嘴里说道:“怎么了,自己兄弟,有啥别藏着掖着,直接说就行。”

    “倒是有几件事,”汪海支支吾吾起来,有些不太敢说。过了半晌他见李志明并不接下茬,这才鼓起勇气讲道:“有几个问题,第一是前一阵东南海域发生的异能事件,组织上认为报告不够详细,颇为应付,让你们重新做一份。

    还有就是,自我们入驻魔鬼公司后,受到了公司同事的排挤,希望李总能够从中调解。不说别的吧,就是我们所在的办公室,连移动电话都打不出去,被人把信号锁定了。

    其三就是,组织认为需要你们一切行动听指挥。不能擅自接受任务,凡是五人以上的行动,都要开会批准。另外,自从新同事加入之后,李总您还没去看过,您是不是也要关怀一下”

    “好了,不要再说了。”李志明一摆手道:“你们才进来几天,哪有这么多问题,应该思考下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公司的问题。你们没来之前,公司一点问题都没有,怎么一来了公司就这么多问题了呢?”

    汪海倒是尽责,试探的说道:“这个,俗话说得好,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李总”

    李志明再度打断了他,说道:“汪海,你是个聪明人,话传到了就行了,我想你也不愿意做这个传令官吧。”

    汪海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李志明深知瓦解敌人要拉一波打一波的道理,否则也不会耐着性子跟汪海在这里墨迹,毕竟资历较浅而且先前已经动了小心思的汪海是最好拉拢的。

    李志明冷笑道:“你看你们派来的都是什么货色,除了你尽数是和咱们原班人马有隙的人,什么目的简直是秃子头上的跳蚤明摆着。领头的是孟秋,副手龙明泉,你同为副手但排在第三,第四个是研发部的欧阳晓凡,这是领导班子,后面还有二十几个人的基层也不是什么好货。

    明人不说暗话,你们是来做政治工作,企图分化我们,争夺一部分权力,制约我们的。那怎么也要弄来一个公关部的吧,就是再不济也得来个相对专业的战略部,起码要先打入我们内部再伺机而动吧?结果呢,呵呵,我真是对你们能完成任务,不抱有什么希望。”

    李志明继续道:“我解答你的问题,你回去也方便如实转告,毕竟你还是要交公的。你不要有什么压力,逐字逐句的转述就好,切勿临场发挥。

    第一,报告我们现在也不清楚,让我们这么快提交出报告,就是不给我们研究的时间,让我们全盘拿出这次行动的所得成果。我们虽然是组织内的第七部,但非必要时不与其他六部合作,先前公司崛起阶段也没多少人帮忙。现在就急不可耐的摘桃子了?直接回答他们,不可能。报告就那样,要么等,要么就忍。

    第二,受排挤是你们自己的问题,我说了,从领导层就派遣的不合适,你还算不错的选择,可基层有几个是你能说得动的?公司是一个萝卜一个坑,都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功臣,你们来了就要位子,就要抓权力,当空降的官老爷,哪有这个道理。

    信号封锁?这事儿我知道,谁让你们带来大量的监听设备呢?是你们先对自己人动手的,我实话告诉你,你们别说在办公室,就是出去也有人屏蔽反监听你们,拉个屎都有人盯着你信不信?

    第三,我说了,这里不是组织,我们是独特的部门,不受你们节制,要是需要不断开会讨论,那还做不做事了。这里就是我李志明的一言堂,觉得有问题给组织反应吧。给你们的行政级别我不拦着,但能不能实权在握得看你们的表现。别动歪心眼子我们还能和平相处,否则你们就一直闲置吧。

    另外,就行政级别而言,我比你们都高,让我去拜会你们,吃顶了吧?到底我是老板,还是你们是老板?”

    说话间,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接起来后电话那头说公司有个警察找上门来,指名道姓要找李志明,说自己姓汤。刚刚挂掉电话,李志明站起身来准备去会客,电话再度响了,李志明一听这次按了公放,只听里面道:“老板,孟秋跟咱们的人起了争执,还动了家伙,请求指示?”

    “告诉程商,这次看他本事,我不介意再杀这个孟秋一次,出了事儿我顶着,这次直接把头切下来都行。要让他们长长记性了,来到魔鬼公司,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说完李志明头也不回的去会客了,只留下把头低下的汪海。这人呐,有时候就是欠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