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瞳警探 夜半微风之老鬼

第三十九章 耿警张义

    一个小时后,孟秋深吸一口气坐了起来,新鲜的空气涌入肺部,却感觉撕心裂肺的疼痛。..这种感觉很不好,死亡恢复的时间越来越久,每次苏醒感觉自己都好似被掏空了一般,也不知道是特效药的副作用还是自己异能的退化。自从上次大战死亡后,自己就是这个样子,估计伤到了根本。眩晕接踵而来,显然是刚才的恢复已经让自己脱了能量。

    拿过来龙明泉递来的药物,他喝了一口缓了一会儿,这才恢复了力气坐了起来。手指已经回来了,却都是粉红色,看起来格外突兀又着实搞笑,但没人会因此笑出来,触动满脸杀气的孟秋。身上贯穿的刀上同样明显,他不知道,那些尖刀刚才把自己钉在了地上,刀锋之深让人拔不下来,足足七八个属下一通忙活,才用切割机切断了那些刀刃,抬走了孟秋。

    “太不像话了!”龙明泉愤恨的说道。

    实际上刚才的争执是他惹起来的,关键时刻他让孟秋顶了大梁,自己却不敢说话了,生怕被人成当成了靶子。谁都知道程商的脾气,更何况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副教头沙田福,两人几乎是一张模子刻出来的冷漠,让人看了就觉得不寒而栗。

    龙明泉知道,自己可没孟秋那样不怕死的本事,万一中一下子,估计这辈子就完了,回去给自己爹哭诉都没用。最可气的是那个蔡枫,蹦高窜低的喊着什么阉了他,可眼睛分明是看着自己,吓得龙明泉都快萎了。

    孟秋也是倒霉催的,上次就是和龙明泉一起行动,结果好不容易靠着战功和拍马以及审时度势熬来的卫戍部队长的位置都给丢了,逮不到狐狸反倒是惹了一身骚。现在又跟龙明泉凑到一起,又被他坑了,真不知道是自己倒霉还是天意弄人。反正孟秋是破罐子破摔了,爱咋地咋地,以后就跟着龙家混了,死心塌地鞍前马后估计还有出路,若是连龙家都失去了,这辈子估计就彻底白混了,且就闷头干事被坑到底,一条路走到黑吧。

    龙明泉依然在喋喋不休的说道:“还谁是老板?组织才是老板,咱们都是员工,摆明了不给面子,看我不给他个厉害瞧瞧。”

    欧阳晓凡看着龙明泉色厉内荏的样子有些担忧,他更担忧的是那个他自以为技术和他不相上下的吴用,结果这次都没靠吴用出马,光公司的员工就把他吃得死死的。作为技术支持的欧阳晓凡,竟然什么也没做到,反倒是自己人的电子设备被对方全黑了。现在他们说话屋里都不敢有电脑电话之类的,就这每次还得现检查有没有监听设备。在人家地盘上,别管文的武的人家都能把自己这帮人玩得团团转,简直是防不胜防。

    “都他妈说句话啊,合着光我一个人急啊。”龙明泉道,随即看向汪海发火道:“你一点也没说出咱们的气势,反倒是服了软,让人家以为咱们好欺负,你不会真是那个什么汪洋的弟弟吧。”

    “龙明泉,你小子别仗着你爹的势力太过分了,咱俩都是副座,虽然你在前面,但级别一样。你不是什么监察部的处长了,你自己注意点。”汪海也憋了一肚子火说道。心中暗道亏了刚才没安装监听器,否则真给这小子做了嫁衣。本以为他们顶着自己去,自己从了能换来友善,没想到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这事儿能怪得着自己吗,当时还在李志明办公室,他们就从外面起了争执,真是准备陷自己于险地而不顾啊,这帮人说啥也不能跟他们玩儿乐。

    龙明泉还想发火,却被孟秋喝道:“都好了。”虽然他愿意给龙家当狗,但毕竟这次他才是名义上的头儿,真闹大了受责的还是他,有时候该说几句还是要说几句的。否则本来就不占优势,也没打好开头,万一内乱起来岂不是被对方吃的更死了

    欧阳晓凡这时候说道:“我觉得就跟组织上如实反映就好,组织不是说了吗,一切帮咱们做主,让咱们不要有太大压力。另外只需要制约就好,不能起太大冲突,咱们是不是太冒进了。”

    孟秋曾经带领的卫戍部就相当于带兵,但他并不善于做个合格的团队领导,因为铁血男儿之间的交情和一个动嘴皮子为主的团队完全是两回事。只见他一斜眼道:“你的意思是怪我了?”本来还知道不能内乱,现在事情关乎他自己了,就不淡定了,当即站起身来,吓得欧阳晓凡连连后退两步。

    龙明泉不是个单纯的纨绔子弟,虽然有时候嚣张跋扈,导致头脑容易发热,但实际智商却不低,他横在两人中间,打断了这种混乱:“孟总,你大病初愈还是躺下休息的好。晓凡啊,不是我说你,你还是太嫩了。咱们不能有什么事儿都跟组织上反应,毕竟魔鬼公司不是个广而告之的部门,得不到多大的协调,真是众所周知了,那不是他们势力大到组织无法控制了,就是他们要被剿灭了。

    有问题尽量咱们自己解决,如果什么都靠组织,那组织派咱们来的意义何在呢?且不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咱们就要自己见机行事。就说汇报吧,若是一受了委屈就会去告‘家长’这也不是咱们的作风,一次好用两次好用,真到关键时刻就不好用了,这种权利还得放到日后,是不是?”

    欧阳晓凡连连点头称是,其实龙明泉内心早就骂开了花:是个屁,老子这次被李志明这个新人吃的这么惨,他是个什么东西,也就是个研究员出身,自己却是处长。组织内鼎鼎大名的龙少给李志明派过来打下手也就罢了,但竟然屡屡败在他手里,这就太窝囊了,到时候组织上下都会怀疑自己的能力,看自己的笑话。

    谁不知道这次虽然派了孟秋当头,实际上不过是孟秋年纪大些资历老些,而自己才是来镀金的,也是来一雪前耻的,这是父亲费了多大劲才争取来的。孟秋当头有个好处,出了事儿他顶着,立了功算自己的,孟秋纯属背黑锅抗雷的干活。可毕竟出了事儿,自己虽然不会受到处罚,但名声也会受损,甚至会间接损害到父亲的权威,关键时刻,本来父亲就没从上次事件中缓过来,可不能再给父亲惹麻烦了。所以能捂就捂,报喜不报忧才是上策。

    想到这里,龙明泉挥斥方遒般的一摆手,很有气势的说道:“古时候勾践卧薪尝胆,韩信胯下之辱,今日咱们欲成大事,为组织消灭隐患,我受点委屈算什么。这样孟总,您多休息,我想你也不愿意见他们,我替您走一趟,您看可好?”

    “甚好,那就有劳了,龙少,你自己注意安全。”

    “放心,李志明只是想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并不敢真动手。”

    汤婉君坐在李志明身边,眼睛看向窗外。前些日子,张队下令逮捕了一个令人恶心的罪犯,却不想因此惹了马蜂窝。虽然无数人都在其中告诫他,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面也发了话,让他暂停此案的调查。结果张义再度看不过眼,直接办了那个强jan杀人犯。但他毕竟刑警队的队长,甚至都不是刑警支队的支队长,所以权力有限。非但是犯人没受到什么惩罚,只是以精神疾病为由保外就医,就连张义都被免职,还被栽赃陷害,现在反倒是自己被关了进去。

    队里的人义愤填膺,却又束手无策。想来想去,想到了曾经的李志明,现在的魔鬼公司老板,也不知道他现在混得这么好了,还会不会因此得罪权贵伸手捞张义一把。队里曾经被下过封口令,不准提起李志明的从警经历,但此刻哪里还顾的上这么多,于是找到现在在派出所的汤婉君,因为她与李志明的关系最好,想让她去求求李志明。

    汤婉君也是听人一说才知道张队的事情,不用人说立刻动身去找李志明,路上越想越忐忑,毕竟商人重利轻别离,真正做到李志明这一步,就不再是个单纯的商人了,这一点她是知道的。可是,她的志明哥还是李志明,并没有让她失望。不过,刚才的照片她瞥了一眼,还是心惊胆战,照片上的人明明是活不成了,志明哥究竟是做什么的,但愿不要跟违法犯罪的事情沾边。

    李志明并没有盲目的听汤婉君主观意义上的表述,随着位置越高,他所看到的绝非汤婉君那般简单。为了有备无患,李志明还是派人调查了始末,这点事情对魔鬼公司来说不叫个事儿,资料很快就传送了过来,的确问题不光是牵扯了佟展鹏。

    好多人都会刻意诋毁官二代富二代,以前的李志明也是如此,可爬到一定位置后,李志明也接触了不少官二代富二代红三代。这些人虽然有的嚣张跋扈,但却比一般人要强得多,归根结底就是眼界和底蕴不同。

    家庭影响而熏陶极为重要,往往决定了一个人的起点高度,当然外界助力同样重要。由内而说,这些二代们耳读目染就是再不留心耳朵里也灌满了韬略权谋,往往静下心来一想便能有所感悟,总比平凡人磕磕绊绊自己摸索经验要强得多,更别说他们还有私下的家传了。

    曾有个故事说,一代大师王国维给溥仪秀自己的古董字画,溥仪随便一指便说了几件赝品。王国维大惊,想他一代大师见多识广名声在外,虽然溥仪是末代皇帝,但自己怎么也做过他的老师,身为帝师是何等荣耀。他更可在城骑马而入南书房行走,这个又是何等光宗耀祖,若无真才实干超凡见识,怎能有如此殊荣。

    于是乎王国维特地找大家鉴赏,可王国维都看不出来的东西,别人哪里这么容易鉴定。有的是束手无策,有的是碍于面子,总之折腾了许久才确定的确是赝品。

    读书人凡功成名就者大多执着,王国维跑去问溥仪是怎么鉴定的。溥仪只是笑说:“我不懂的你们那些鉴别的方法,我只是觉得这些东西和我们家的不一样。”你看,这就是环境熏陶的作用。

    佟展鹏不是天才,也不坑爹,外面私下插手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自己的仕途也在父亲的关照下一帆风顺前程似锦。你要说他偶尔嚣张跋扈的欺压普通人还好说,可张义毕竟是公安口的老人,关系人脉也绝非一般,虽然年纪到了仕途也就这样了,但绝不是他一个佟展鹏可以动的。更何况张义上面也有些人,佟展鹏即便不想把张义变成唯佟家马首是瞻的鹰犬,也没必要给自己父亲树立敌人。反常必为妖,李志明觉得古怪,一查之下果然如此。

    本市前几天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个未成年少女在五星级酒店毙命。据悉死者是本市重点高中高一的女生,长的很漂亮但家庭比较一般。而现在警方给出的结论是自然死亡,但最初赶到现场的警察一眼就判断出了这是奸*杀案。女孩儿遍体鳞伤,脖子上有明显的泪痕,酒店的床单被子十分凌乱,而下体也体液渗出,傻子也能看出来是咋回事儿。

    可这案子表面上捂被子捂得太好了,这说明有外界人的插手干预,而且这个人绝对在佟抗美之上,否则佟展鹏绝不会如此卖命做事。那么说案情已经不重要了,想要从案件本身翻案那是难上加难,只能从源头入手。想到这里,李志明向下滑动着调查来的资料,嘴角突然浮现出了一抹微笑,原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