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夏汤圆

第360章 被老狐狸将了一军

    小宝儿怎么会突然不见?

    淡定如冷三爷也无法淡定了,现在是京都人心惶惶的时候,k的人随时可能出现搅乱他们的脚步,恰恰在这个时候,小宝突然失踪了。

    “嘎吱!”

    三爷的军车在马路上迅速擦开一道刺耳的声音,黑色大怪物猝然卷起一层落叶突然停了下来。

    “周围的监控呢?马上掉出来监控。”

    小宝连着三爷的半条命,他能不着急吗?一边是自己的媳妇儿,一边是自己的儿子,哪一个都牵着心脏,连着血肉。

    哪一个都不能丢。

    “对对对,我马上去察看监控。”司机在这边的一下子吓懵了,哪里还有智商想监控的事,听三爷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

    “此事不要声张,去监控室看清楚,有任何发现马上告诉我。”

    “是,三爷放心。”

    如果真的是被k的人绑架,其他的学生必然会受到影响,那么……对方的目的就达到了。

    “我现在去幼儿园。”

    三爷对这电话一声怒斥,旋即挂掉手机发动车子,不能乱,一旦乱就会错过细节。

    深深呼吸一口气,三爷风驰电掣驱车直奔。

    一路飞车,三爷赶到幼儿园门口,司机正好从里面出来,看到三爷之后忙道,“三爷,我看过监控录像了,但是监控只有校内的,校门口的监控坏了,没有及时维修,坏了一段时间了。”

    “操!”

    三爷恼的气不打一处来,仰头看着监控摄像头,里面的光点是暗的,的确是坏了,可是事情的确是这么凑巧还是对方早就有预谋?三爷的不信会有这样的巧合。

    “叫他们负责人过来见我,现在。”

    “是,三爷。”

    司机去里面找人,三爷拨通了程远航的电话,那边很快就能接通了,不等程远航说话,三爷的声音已经穿透了无线电波,“程子,小宝不见了,目前还不确定是什么人做的,但是我们现在要保持警惕了,如果真是k的人,他显然觉得对普通人示威已经无法自己的野心,想拿老子开刀。”

    程远航听到这个消息三魂七魄吓走了一大半儿,“我擦,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你先别急,找线索!一定能找到线索。”

    三爷的拳手重重抵着车窗,玻璃上几乎要被他的拳头刻下一个深深的烙印,“现在不是慌的时候,小宝儿的事我来处理,操,别被老子知道特么的是谁。”

    程远航听得一把冷汗流半脸,小宝儿啊,你真是命运坎坷时运不济。

    三爷这边挂了电话,幼儿园的安保和园长全跑了过来,乖乖,三爷啊,跺一脚能掀起地震的三爷,谁敢招惹啊!

    保安的领头和园长看到三爷,差点儿腿一抖给三爷跪下,一身军装,两道冷眸,远远看着都瘆得慌。

    三爷没工夫跟他们废话,直接道,“监控什么时候坏的?”

    园长哆哆嗦嗦道,“上……上周,想维修,一直……忘记了,觉得院子里监控……”

    “少特么的废话,今天大门口有没有异常?好好想想,不要错过任何细节。”

    国际幼儿园崇尚自由,并不像很多传统幼儿园设置很多门卫,三爷查看周围的环境,这里视野开阔,为了方便接送孩子的家长停车,周围没有任何建筑,一个停车场连着一个公园,平时行人也不多。

    保安领导将值班的保安全部叫了过来,逐个盘问。

    三爷全程冷着脸,吓得园长浑身哆嗦,他哪里知道三爷的亲属居然在这里上学,还特么上丢了,把幼儿园卖了他也赔不起,何况他就是个给外国人打工的。

    “快想,想到什么说什么。”园长抖着手擦汗,越擦越多,最后衣服全透了。

    “特殊的情况……哦!我想起来了,今天放学的时候,门口来了一辆挂着军区车牌的车,还有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那个男人……”

    小保安说着看看三爷,吞吞口水,“那个男人……好像……和三爷长得挺像的。”

    玛德!

    听到军区的车牌,三爷已经猜到了八九不离十,操,他差点被幼儿园给掀了,最后竟然得知那个人是自己得父亲。

    还特么的能再讽刺点吗?

    “我知道了,都回去吧。”

    三爷这次更生气,老头子不经过他的允许,没有任何消息,居然把他的儿子给接走了。

    很好,非常好!老头儿想玩儿笼中斗,好!

    园长颔首哈腰,“三、三爷,请问夏小宝是您的什么人?”知道的清楚一点,以后好区别对待啊,万一出了岔子,尼玛,脑袋都要搬家了。

    三爷冷睨他一眼,“你说是我什么人?”

    酷的够劲儿的甩下一句话,三爷跨上象征霸道身份的黑色大怪物,绝尘而去。

    这边院长腿一软,扑通一声直接坐地上了,“老娘诶,怎么……怎么把这位爷给惹了,快,快送我去档案室,我去查清楚。”

    小宝儿吃饱喝足之后闲来无事,眼神滴溜溜围着客厅的电话打转,他得想办法联系亲爹亲娘,万一被他们发现自己丢了,以亲爹的性子,不得把京都给掀翻啊?

    可是啊可是,早已看透一切的冷世昌压根不给他任何机会,不光没收了他的小书包,还没收了他的儿童手机,切断了他跟外界的所有联系。

    而且啊而且,佣人就跟在小宝儿的屁股后面,他走一步,佣人就跟着走一步,别说是偷偷打电话了,尿尿都要全程被围观。

    变态!

    “小宝儿,你什么心思都别动,今晚上给我老老实实留在家里,从今天开始,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要接受监督。”

    冷世昌气儿喘匀了,火儿也消了,跟孙子玩儿斗智斗勇斗心眼儿,玩儿的很尽兴。

    很多没这么好的兴致了。

    小宝儿两道可爱的眉头皱了皱,干脆也不挣扎了,跳上他对面的沙发,乖乖坐着,随手捞起一个苹果在手里把玩。

    “老爷爷,你知道骆驼为什么长了两个大疙瘩吗?”

    冷世昌翻了一页军事杂事,看一眼他的小脸儿,“那不是疙瘩,是驼峰,骆驼在沙漠中用来储备水分养料用的。”

    小宝儿点头,相当的给面子,相当的认同,“对!可是老爷爷你为什么也长了两个驼峰,而且你的驼峰比骆驼的还要大。”

    冷世昌知道他又要语出惊人了,淡定的盯着杂志看,不搭理他。

    小宝儿撇撇嘴,“老爷爷,你的坏心眼儿太多了,肚子装不下,所以长了两个大大的驼峰!”

    冷世昌啪嗒合上杂志,“小宝儿,你不要以为你是个孩子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

    小宝儿咔嚓咬了一口苹果,小脚丫晃来晃去,“你想把我怎么样?打我?”

    “我听说你很聪明,什么都会。”冷世昌放下杂志,严肃幽深的目光穿梭在小宝身上。

    小宝儿腮帮子塞的鼓鼓,“我很聪明,你说对了。但是后半句不对,我啊……永远永远也不会……叫你爷爷。”

    “呵!既然你什么都懂,咱们玩个游戏。至于叫不叫爷爷,我不急。”

    冷世昌哗啦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副象棋,红木盒子装着一副造价不菲的红衫木象棋,一打开盒子就有淡淡的木头香气。

    “哦?赢了怎么算?输了怎么算?”

    居然跟他下象棋,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厚脸皮。

    冷世昌把棋盘摆好,“你赢不了,输了就在冷家住着,哪都不想去。”

    “赢了呢?你放我回家。”小宝儿回想了一下那天老爸和曾姥爷下棋的大概形势,感觉自己会挂。

    “好,你什么时候赢了我,我什么时候让你回家。公平公正,凭你自己的真本事来。”

    冷世昌将棋盘往中间一放。

    小宝儿咬咬小白牙,老爸的基因来自爷爷,老爸牛掰,爷爷肯定也牛掰,他不能上当。

    公平个屁!

    “我能不下吗?”

    冷世昌端端正正坐好,腰杆笔直,大手搭在腿上,手边还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别提气场多足了,“不下,也可以,那就在冷家好好待着,什么时候长大,什么时候出去,你是你老子的老子,治不了你?”

    他的主战场,他的一亩三分地,小宝儿横竖都捞不到好处。

    下,还是不下?

    下了,肯定会挂,不下……好像也会挂。

    “你说话算数?我什么时候赢了你,你就什么时候放我走?”

    “当然!”

    “好!我陪你下,如果我赢了你,以后你不许再说半句我妈妈的坏话,不许再反对我老爸老妈在一起。”小宝儿郑重其事和爷爷对视,他豁出去了,为了自由,为了爸妈的爱情。

    冷世昌呵呵冷笑,“小宝儿,你的要求太多了,别忘了,这是我的地盘。你老爸小时候比你更聪明,比你更叛逆,我不照样把他养到三十岁?我养大了三个儿子,你真当我没有法子治你?”

    小宝儿咬咬嘴唇,老头儿是认真的,老爸的老爸,不是省油的灯。

    “下就下!”

    但是下完第一局,小宝就知道他上当了。

    下完第二局,小宝知道他掉进了一个无底坑。

    下完第三局,小宝深深体会了什么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出来会打洞。

    生得出来老爸这样腹黑的人,爷爷当然不是什么好人!!

    三招致命,三局下了不到五分钟!

    “你……使诈!”

    小宝儿爪子一甩,罢工!

    冷世昌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愿赌服输,小宝儿,你刚才在别墅转了一圈,难道没看到储藏架上的奖杯?”

    奖杯?

    小宝高高的扬起脖子看,奶声奶气的念上面的字,“201×年全国象棋冠军,冷世昌。”

    “!!!”

    “小宝儿,不是爷爷使坏,而是对付你,爷爷只能剑走偏锋,你逃不掉的,你老爸也一样。认输吧,好好练练下棋技术,赢了我,还你自由,否则,你就好好的给我当孙子。”

    “我讨厌你!”

    “没指望你现在喜欢我。”

    “我讨厌你!讨厌你!!你是个坏人!”

    “说对了,你老爸随我,你随他,咱们差不多。骂累了就上去睡觉,都是冷家的人,我允许你任性十分钟,十分钟后,再发脾气,我还有更好的办法,让你乖乖闭嘴。”

    冷世昌说完,扶着膝盖起身,淡然的道,“王妈,把东西收拾起来,带小公子上去睡觉。”

    “我永远永远也不会认你当我爷爷,你是个坏人,你欺负我。”小宝跳上沙发,指着冷世昌破口就骂。

    冷世昌理了理衣领,从从容容的点头,“很好,有志气,比你老爸小时候出息,你老爸小时候一般都是背后想办法对付我,但从来不敢开口骂人。”

    魂淡!!

    大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