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夏汤圆

第441章 你是我的了

    长本事了,胆子够大的,居然敢说跟他打架?

    呵呵,三爷真想摘了自己的头盔和风镜,让小妮子看清楚,她现在放肆撒野的对象到底是谁。

    盛夏的反应和三爷截然不同,一听到盛夜先生居然大言不惭的说让她当压寨夫人,小妮子突然哈哈大笑,“大哥,你是来搞笑的吧?是不是在德云社进修过,咋这么会说笑话呢?哈哈哈,我觉得,我更适合给你当姑奶奶!”

    小妮子是何许人也,敢撩她!

    大哥?

    呵呵,三爷觉得这个称呼挺有意思,若不是她没有认出他,只怕他这辈子也没有机会听到她对他说这两字吧?

    心里不知怎么的,竟然暖暖的,“呵!”

    轻轻的笑了笑,三爷减少对白,掩饰身份。

    盛夏咧嘴,月色下笑出了六颗小白牙,“本姑娘一定打的你亲妈都不认识。”

    三爷宽阔的后背松了松,见盛夏这么意得志满,他心情也不错,因为蹲着,他大手正好搭在膝盖上,动作极为散漫惬意,“还挺自信。”

    盛夏将步枪嘭一声丢在地上,整理了一下黑色的皮手套,扣结实,小小的身板儿站的笔直,扭了几下脚踝舒活筋骨,双手扣在一起旋转几圈,顺时针,逆时针,热身准备相当充分。

    “自信是建立在实力基础上的,大哥你虽然人高马大,但是灵活性不一定比我我,一会儿别哭。”

    盛夏以前没少打架,三教九流、黑社会、保镖,自认一般人并非她的对手,他看起来虽然高大,战斗力也许并不强,反正她现在没有退路可走,那就拼吧!

    想到这里,小妮子纤细的手臂端平,做了个预备的姿势。

    三爷微微带笑看着她,小机灵鬼还挺会给自己造势。

    见她准备好了,三爷这才慢悠悠站起来,将步枪放下,很随意的拍拍手,为了不误伤盛夏,三爷特意摘下了黑色的皮手套丢在一旁。

    “你是女人,我让你十招,十招之内我不出手反击,来吧。”三爷刻意压低了声音,低沉喑哑,好像感冒的人一样。

    盛夏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想怎么把他打倒,脑神经根本没有余力想别的,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很高,乍一看海拔足以和她的三叔儿媲美。

    “呵呵,好大的口气!”盛夏冷嗤,小拳头攥紧,眯眯眼看着他。

    身高和三爷差不多,夜色迷蒙,她看不清细节,但这个人的身材很有型,能把迷彩服穿着这么有气势,肯定不是大腹便便的胖子,而且,他身上不自然就会流露出令人不敢轻视的威慑,竟然莫名的有些熟悉。

    玛德,为毛好生眼熟呢?

    想念三爷过度幻觉了?

    不对不对,三爷那种吊炸天的男神,怎么会参加cs呢?太掉价了,太low了!

    嗯,就是这样的!

    三爷不疾不徐的迈开一步,修长强健的腿笔挺又有力,他这么一站,气势勃发。

    “来吧。”

    又是极为低沉喑哑的声音,似乎可以分辨出其中的一抹挑衅。

    盛夏是什么人,随便什么人都能挑衅的吗?哼!

    抬起右腿,勾住左拳,“你别哭!”

    一声壮胆的吼叫,盛夏小身板儿带着强大的爆发力蹭地冲上来,八字脚站在原地负手而立的三爷,含笑看着她,如墨的深眸笑容深深浅浅,只觉得小妮子这样子可爱的简直抓心挠肺。

    眨眼之间,盛夏拳头招呼上来,粉嫩的拳头对准三爷的胸口

    刷!

    拳头出击的瞬间,还没触碰到三分毫,后者一个迅速如风的闪离,小身板儿直接踩空。

    我草泥马啊!!

    盛夏打了空拳,身板儿因为强大的惯性往前使劲儿推,眼瞅着跌倒摔个狗吃屎。

    嗷嗷嗷!

    心里鬼哭狼嚎,旋即愣了,咦?为毛没有倒下?

    三爷真的很想笑,只得扁扁嘴忍着,大手利落霸气的扯住盛夏的迷彩服,轻飘飘一拽,将人给拉住了。

    刚才她扑上来的时候,气势酝酿的很足,换做别人,这一拳下去,多半要重伤,可惜了,她的对手是三爷。

    盛夏尴尬了,玛德,出师不利。

    “放开我!”盛夏气的胸口起伏,可是被他拎着又无法挣脱。

    心情别提了,想死的味儿。

    三爷拎着小妮子,心道,丫头杀了吧?居然还认不出他?是傻了,还是打红了眼?气晕了脑袋?

    “继续。”三爷放开她,从始至终,他脚步一下都没动。

    盛夏窝火,她好歹是特工,好歹杀人无数,好歹曾经是个小有名气的女杀手,玛德!

    怒气上涌,盛夏二度进攻,三次,四次……

    踏马的!

    绝了,真是绝了。她已经出了无招,盛夜先生纹丝不动,峻拔的身躯岿然挺立,高傲霸气,隐隐有逆天的俊朗,有倾世的尊贵。

    呸!

    尊贵个屁!

    “盛夜先生,你别太得意!我还没使出全力,刚才就是试试你的水平而已,怕一次把你打到,你会哭!”盛夏最大的特点就是嘴巴硬,脸皮厚,输,也要输的有气节!

    呵呵!

    三爷心里笑的内伤,面色不露痕迹,“别费劲了,直接跟我回去,做我的媳妇儿。”

    三爷单手插入迷彩裤袋,迷彩裤和长腿贴合的很完美,裤脚扎着送进军靴的靴筒,构成了美不胜收的直线。

    在黑暗中久了,盛夏也熟悉了暗光,忽然觉得盛夜先生好帅,好有气场,玛德,忍不住想对他行注目礼敬军礼叫首长大人。

    没出息!

    “谁特么要给你做媳妇,我有男人,我男人秒杀你一万条街!你啊,给他提鞋都不配!哼哼!”

    盛夏嘴巴吧嗒吧嗒,心里寻思,怎么把人给办了呢?

    三爷心情更好了,原来在小妮子心里,他的形象这么好,男人的骄傲感迅速攀升,这会儿就想好好的亲吻她一番。

    “哦?你丈夫这么厉害?”三爷坏极了,压抑着嗓子慢慢儿问。

    盛夏仰头,“对!厉害的很,打败天下无敌手,最帅!最牛!最霸气!”

    连着用了三个最字,三爷相当满意。

    “哦?这样……”三爷沉吟,暗笑。

    盛夏不跟他墨迹,“别八卦了,我不会告诉你他是谁的,我怕你自卑的跳楼!”话音落下,盛夏又进攻。

    愿望是美好的,战术是没错的,但结果是悲惨的,盛夏的心肝脾肺肾都不好了。

    玛德!

    这一次,三爷直接将盛夏抱入了怀里,噙着一丝淡似若无的笑,冷峭的唇,性感的弧线,没月光照耀的每一处都是那样的完美无瑕。

    “服吗?”三爷大臂钳制她的上半身,双腿不动,却足以将她辖制的无力招架。

    盛夏深吸一口气,烟草的味道扑鼻,盈满了她的呼吸道,烟草味道,好像是三爷常吸的那种烟,价值不菲。

    难道他就是三爷!

    盛夏心脏一个机灵,忙瞪大眼睛,“你是谁?!”

    三爷大手呼啦遮住她的眸子,那双眨巴的水眸被他压下,“你的夫君。”

    他撩逗她,笑的极为邪肆。

    “放开我!你到底是谁?”

    三爷挑眉,小妮子终于开窍了,捂着她的眼睛,遮挡眼睛,小妮子的巴掌脸,之后下巴和嘴唇,清辉洒落,弥漫了她的肌肤,入骨的柔,销魂的魅,全在那盈盈闪闪的唇间。

    美的那般惊世骇俗。

    三爷高大的身形下压,几乎碰到她的唇,想吻下去!

    “蓝方47号,你已经浪费了十招,下面,我要开始反击了。”

    喑哑却熟悉的音色,冷静下来的盛夏不得不怀疑,他就是三爷!不会错了,所谓的这两天有军工,所谓的让她跟文萱好好玩,就是障眼法。

    盛夏咧嘴,那么,聪明的三爷,应该也知道她的身份了吧?很好,知道了还耍她,很好!

    “呵呵,反击?来啊!”

    臭三叔儿!坏三叔儿!你个大魂淡!

    三爷手臂一弯,一转,几个分解的简单动作,小丫头被他轻易拉入胸怀,再挑着她的迷彩服一拽,几粒扣子嗖嗖弹开,最后一个帅气的横抱。

    盛夏懵逼了!刚才只觉得天地旋转,脑袋晕眩,再回神自己居然被三爷给包成了粽子!

    而且是用她自己的迷彩外套!

    将人包成肉粽子,贴着大树放好,将她控制在自己的胸膛和大树之间,单臂撑着树干高过她,“47号,我和你丈夫比,谁更厉害?”

    盛夏脸上的风镜早已不翼而飞,只有头盔,她灵机一动,直接用脑袋撞他。

    哎呦呵!

    三爷识破她的诡计,大手撑着她的头盔,一巴掌包住头盔,顶住她的脑袋瓜子,“想偷袭?”

    盛夏默了,果然不是三爷的对手。

    “呵呵,盛夜先生何必当真呢,玩儿玩儿而已嘛!”

    醉了也是,她和儿子组队,攻打的人竟然是儿子的亲爹,她的男人,滑天下之大稽。

    三爷松手,咔吧解开头盔的暗扣,挑着她的下巴,“你输了。”

    盛夏清清亮亮的大眼睛被迫和他对视,隔着镜片,她闯进他的深眸,片刻的交织,如梦颤动,她方寸大乱。

    “所以呢?”

    三爷倾身,攫取她的下颌,“所以,你是我的了。”

    盛夏身不能动,腿不能踢,只能耍嘴皮子,“你哪位啊!”

    三爷摘掉风镜、头盔,一张绝杀的冷酷帅脸,便这么跳入了视线,裁剪般的脸部轮廓,入鬓的剑眉,嵌着墨玉眸子的眼眶,好看的颠倒众生。

    “你说,我是哪位?”

    有宝宝说,写书评无法通过,亲爱的,书评的用词不要出现“杀”“炸弹”“灭了他”等等,“扑倒”、“强攻”等字眼也不有。不过嘛,帅、酷、棒、霸气,是可以的。另外,书评只要表达自己的感觉就行,不需要酝酿词汇,不需要写很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