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噩梦宝藏 疯狂冰咆哮

第一百八十四章、大战骑士

    陈器听到身后响起茅为宜的惊呼声,心中一沉,这时候他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起身朝着前方狂奔。

    茅为宜惊喜的大喊:“那小子果然在那!看我去将他手到擒来!”

    孔茂柏则很有些震惊,“他会遁地之术吗?怎么可能从那里钻出来的?”

    “管他呢!”茅为宜已经冲出了数米,大笑道:“姓孔的,你记住,这个陈器可是我给拿到的,看在你受伤的分上我给你留个三成的功劳,但功劳的大头可是我的!”

    孔茂柏脸色阴沉,他深知自己右手筋脉的伤比想象的还要重,此时已经无法动武,虽然敷了伤药,但难保以后不会留下隐患。只是一想到自己大意之下,不但伤了手臂,而且还险些丧命的情况下,竟然让那个粗鄙的孔茂柏拔了头筹,领了头功,他心中就是非常的不爽。

    但他也知道,这个头功给茅为宜倒也是一点都不为过。

    因为如果不是他的觉醒能力可以感应到活物的怨气,他们还真得把陈器给放跑了。

    是他发现的,现在也是他去擒来的,这头功的确没有任何的争议只是自己辛辛苦苦这几天,又加上受伤的代价,却没抢到头功,这让孔茂柏心中怨愤不已。

    想了想,孔茂柏还是站了起来,慢慢的顺着路线追了上去总不能让茅为宜彻底把功劳给占了吧!

    只是他怨愤,陈器那边更是怨愤。

    他断然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发现,现在只能亡命的奔逃,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茬子,他都已经无暇去细想了,只是知道,他要是跑不掉,那么小命很可能就会交待在这里了!

    但是,这样跑也不是办法。

    觉醒境骑士的身体比起战兵强大太多了,力量、速度、爆发、反应,完全都不是一个档次的,更不要说他们还有战魂附体的手段。

    所以转瞬之间陈器心中就拿定了主意。

    跑是一定要跑的,但想指望直接跑脱,那不现实。

    就好像老虎追着人一样,人如果一心只想跑,那最后只能活生生的被老虎给玩死。

    所以,跑是要跑,但需要跑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却是最为重要的。

    两人一前一后,转瞬之间就跑出去了数里路。

    茅为宜跟在后面,此时已经能够看到陈器的身影,但是他却并不急着追上来,一是他对陈器之前发出的那一刀也颇有几分忌惮不是刀芒,因为对骑士的而言,战兵那点可怜的精神力实在是微不足道。

    让他忌惮的是藏锋刀。

    因为孔茂柏告诉他,那把刀绝对有蹊跷当时他对上那一刀刀芒时,明显感受到那把黑刀当中有一股破坏性的力量,直接摧毁了他的战魂,这才重创了手臂,按照他的推测,那把刀起码也是灵器一级,上面肯定附加了“破防”之类的符文。

    二来,茅为宜也是存着几分猫捉老鼠的心态。

    他自己的资质一般,所以三十多岁了也还只是三级骑士,并且他自己也清楚,自己再往上的进步空间已经很小了,终自己一生,若非有巨大的奇遇机缘,他基本上是不可能达到脱胎境了。

    所以像他这样的人,对于那些少年天才们,心中都怀着一种非常厌恶、憎恨的情绪。

    凭什么?

    大家都是爹生娘养的,我又不是不努力,但凭什么你们小小年纪就能够精神力外放,以后成就脱胎甚至是超凡宗师,都是水到渠成,而我终其一生却只能止步于觉醒?!

    凭什么你们有那么好的修炼天赋,但我却如何努力都追不上?!

    因为时间紧急,所以便是黎明侯爵府也只是得到了关于陈器的简单信息也是因为陈器在保康城的声名太盛的缘故。

    所以当黎明侯爵府的人得知,这个陈器是沧澜武院出了名的天才时,黎育生只是冷笑毕竟他是黎明侯爵府排名第五的顺位继承人,虽然有四个兄弟压在他头上,但他也不认为民间能出现什么多了不起的天才尤其情报上来看陈器还是寒门家的子弟。

    当得知这个陈器在四级战兵的时候就能够使出刀芒时,就连骄傲的黎育生都忍不住瞳孔收缩了一下,而茅为宜就更兴奋了,因为他最喜欢的,就是将这些天才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扼杀掉!

    只是,他却不能将陈器杀死。

    因为情报上说,陈器掌握了一种可以替代粹骨液的髓膏的制作方法,而且产量极高,每个月都能够给他带来巨大的收益。

    所以,黎育生才改了决定要求他们把陈器活着带回来,等到拷问出髓膏的制法以后,再将他千刀万剐泄愤。

    虽然不能杀,但是玩虐一下还是可以的。

    就像是猫抓耗子,很少有猫直接将耗子杀死,而是让它使劲的跑,跑到精疲力尽了为止。

    所以现在茅为宜就这么吊在陈器身后,既不远离,也不靠近,他在享受着这种猫捉老鼠的快感。

    见他迟迟没有追上来,也甩不掉,陈器自然也明白了这家伙的想法。

    这里都是荒野,靠人的双腿便是跑上三天三夜也见不到人烟,所以茅为宜丝毫不用担心自己会有援兵。但是这种做法正和陈器的意思,他是在逃跑,但却并不是像老鼠一样抱头鼠窜。因为陈器压根就没有存过侥幸,可以在这种靠脚力的奔跑中从一名骑士的手中跑掉。

    他只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能够对他有利的地形。

    这个地形要么能够让他逃跑,要么能够让他躲藏,要么……能够让他拼命!

    而且陈器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消耗的已经很大了八级战兵的体力虽然比普通人高出太多,但是连续十几里的持续奔跑却还是让他已经接近了负荷。

    所以必须要尽快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无论那里是合适躲藏,还是合适战斗。

    又跑出了二里路,陈器终于看到了一处平地。

    这一处平地并没有什么树木山石等障碍物,他可以尽情施展风雷身法有太多障碍物的地方,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撞到障碍物上,所以身法施展不开。

    陈器快速转向,来到了那处空地,二话不说,直接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套战甲,穿在了身上。

    这套战甲是他花费巨额贡献点从白剑珄那里买来的一套灵器,名为“明光战铠”,战铠有头盔、胸甲、肩甲、护手、护腿这几样,可以极为快速的穿在身上。

    除此之外,几样灵器、符器级的首饰,他也已经戴在了手上,并且将如意锅藏在了身体的后心处。

    最后,他拿出一盒髓膏,这是他身上最好的五阶髓膏,平日里一次就只能吃上指甲盖大小的一丁点儿,但是这一次陈器却毫不迟疑的,将剩下的半盒五阶髓膏全部倒进了嘴里!

    因为髓膏可以给身体提供足够的能量,也能够弥补他损耗的体力至于心不心疼的,在这生死关头,别说是五阶髓膏,便是有超阶的髓膏,他也毫不犹豫的就给吃了!

    茅为宜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陈器一身极品装备,手持黑色长刀,精神奕奕的摆出了刀势!

    “哟!”茅为宜气乐了,“你小子不跑了?这是准备来送死了?!”

    看着陈器那一身闪亮的战甲,以茅为宜的阅历如何能不知道那是一套灵器?这让他心里苦涩难言,又出离的愤怒。

    凭什么你小小年纪,就能够有灵器在手?

    而且还不止一样?!

    再看到他手上闪闪发光的戒指,茅为宜更是心塞了。

    大略算下来,陈器这一身的装备加起来都有几十万的金币了,这么多钱茅为宜这辈子都还没有拥有过,凭什么他就能有?!

    不过转念一想,茅为宜立刻转怒为喜。

    就算有这么一套灵器在身那又能如何?

    这陈器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战兵。

    他要是骑士,哪怕只有一级骑士,茅为宜也会立刻远遁,因为这一身灵器的加成下,一级骑士也可以拥有不亚于三级骑士的战力。

    但他只是战兵!

    骑士和战兵之间,可是有着天大的鸿沟!

    而且最重要的是,入门期的战兵,哪怕他可以做到精神力外放,但是却还不足以发挥出灵器的全部效用!

    只要把他给打败了,那么他这一身装备,岂不是都是自己的了?

    到时候就算是少爷知道也不会说些什么的,毕竟这一次他可是立了头功,而且灵器这个级别的东西,少爷也看不上眼。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够拥有一整套的灵器,茅为宜激动的浑身都在发抖,捏着拳头狞笑道:“小子,你这是要把你身上的装备都孝敬给大爷吗?!你要是老老实实把这些东西都交出来,然后束手就擒,我可以保证让你少吃点苦头。”

    陈器头盔的双眼处,亮起了两道暗红的光芒。

    这就是灵器的强大之处,可以与人的精神结合为一体,这种红光,表明盔甲的穿戴者已经发怒了。

    茅为宜狞笑道:“你红着眼睛吓唬谁啊?你这样的水准,穿着这样的装备完全就是浪费!”

    “我有的穿,我高兴!”陈器说出了他和茅为宜的第一句话,“你咬我?!”

    经过穷苦生活的他很清楚茅为宜刚才话里的酸味,所以才会故意这样刺激与他。

    酸什么?

    你管我浪不浪费,我有的穿!我穿的起!至于你,就在一边眼红吧!

    茅为宜的眼睛果然一下子就红了!

    不是眼馋,而是被气的。

    骂人不揭短,陈器就差没直接骂他是穷比了,他怎能不眼红?!

    这个时候,陈器一声大喝,挥着手中的藏锋刀冲了上来,直接便是威势赫赫的“抽刀断水”!

    茅为宜万万没想到陈器竟然敢主动出手,一惊之下,对方八尺有余的刀芒就已经近在眼前。

    有了孔茂柏的前车之鉴,他哪敢硬接这一刀,连忙一个铁板桥后仰,同时身上亮起了一层青色的光芒,已经是在瞬间进入到了战魂附体的状态。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是不打算这么早召唤战魂附体的,因为他想好好戏耍一下这个自以为是“天才”的小子。但是现在,若不是他还心存了几分理智,只怕这时候直接杀了陈器的心思都有!

    陈器一刀没有奏效,跟进又是一刀,依然是八尺长的刀芒。

    他的刀芒是诡异的黑色,仿佛能够吞噬一切。

    茅为宜赶紧再躲开这一刀,然后就要反击,但眼睛余光之中,看到那黑光之下,陈器的右手上光华大作,他毕竟也是黎明侯爵府的骑士,虽然未曾拥有过灵器,但是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立刻便知道,这是灵器产生效果时的反应。

    “这小子要跟我拼命!”

    茅为宜脑中猛的闪过了这个念头。

    这时候他才大骂自己太傻太轻敌这样一个光秃秃的平地上,如果不是要来拼命,这小子怎么可能专门停下来,又换上了一身装备?!

    只是,他之前实在是太小看陈器了,完全没有预想到他一个小小的战兵,竟然敢与自己这样的骑士来拼命!

    灵器可以看做是更加强大的符器,其中有种种威能,有的用于进攻,有的用于辅助,都是以精神力来催发的。

    陈器手上一共戴了三枚灵器戒指,脖子上还有一条灵器级的项链。

    现在他催发的是其中一枚戒指的“疾风”效果。

    这种效果可以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加持在他的身上,让他的速度更快,出招更为敏捷,比起之前起码要强大了百分之五十。

    本来就是八级战兵的他,再提升百分之五十的身法,已经是达到了九级战兵的水准了!

    但就算是九级战兵,也不是骑士的对手,更不要说这名骑士的身上还有战魂之光的加持!

    可是,陈器连续三刀将茅为宜压制住,使得他不敢硬拼,三刀之下,他的气势就已经暴增了上来,双方虽然实力有差距,但是气势上却竟然是掉了个儿。

    抽刀断水。

    拨云见日。

    流行追影……

    藏锋七式被他完美的发挥了出来,在八尺刀芒的辅助下,威势惊人!

    终于。

    “嚓!”

    一声脆响,茅为宜被刀气扫到,左手手臂上的战魂之光被划开了一个口子,幸好他躲的够快,否则的话,说不定整条手臂都能被这一刀给剁下来!

    陈器精神大振,终于伤到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