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刺激1995 愚乐

第三十四章 失魂落魄的员工

    酒吧外碧空如洗,阳光灿烂,但韩勇却觉得有点冷,五彩缤纷的世界仿佛蒙上了一层滤镜,灰蒙蒙的,暗淡无光,喧嚣热闹的湖畔仿佛梦境中的场景,支离破碎,不知所云。

    按照本来的计划,是先加入骁龙,拿到去美国的签证,到了美国就申请微软的实习生,成功之后回国拿毕业证以及从骁龙辞职,然后以自由人的身份到微软实习,只要表现出色,微软完全可以帮他申请把培训签证改为工作签证,甚至还可以拿到绿卡,从此在美国长期生活,干一番大事业。

    我能力差吗?一点都不差!

    拉杰什那种一塌糊涂的印度佬都能拿到绿卡,成为微软11级的员工,我肯定也行!

    计划执行的很顺利,眼看着三天之后就可以回国了,没想到今天得意忘形,先是玩扑克输了几百美元,丢了一笔横财,跟着又被胸大无脑的金发美女坑了,失去了工作。

    妈的!刚才那一手牌,对方明明胜率不到10%,为什么我会输?!

    妈的!这个詹妮弗为什么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韩勇站在酒吧门口自怨自艾了片刻之后,决定去找秦牧帮忙说情,争取继续留在骁龙团队里,在美国人生地不熟,身上的钱也不多,脱离了团队,衣食住行都有大麻烦,而从刚才杜秋的反应来来看,他只知道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并不知道自己瞒着他去参加了微软的面试,拿到了实习生名额,因此应该还有挽救的余地。

    发几句牢骚就被开除,因言杀人,因言废事,中国的文化和商业环境太差了……

    美国这边多好,言论自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那个马林-埃勒天天骂比尔-盖茨,一点事都没有……

    在经过咖啡馆的时候,陈大为喊了他一声,说道:“韩勇,秋哥说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国,让我把你的机票退掉了,晚上回酒店了之后,你自己找前台小姐再定一张。”

    韩勇心里一沉,勉强应了一声,问道:“秦头呢?”

    “在咖啡馆里打牌呢,那几个老美赌上瘾了,非拉着他去当发牌员。”

    这家咖啡馆是马林-埃勒和朋友一起开的,他虽然始终没能晋升成高管,但作为微软的元老级员工,十几年下来,工资加股票累积了好几百万美元的身家,并不缺钱,咖啡馆内部装修的很典雅,面积也比较大,有十几张大大小小的桌子,秦牧正坐在最里面的一张圆桌前当荷官,帮五个老美发牌。

    当韩勇走过去的时候,桌面上已经堆了大约上千美元的现金,他有些眼热,想要豪赌一把翻身,但很快就克制住了冲动,因为经过计算,自己从詹妮弗那里弄来的钱太少了,在这样的赌局下赢面非常小,于是站在旁边围观,等马林-埃勒以56789的顺子赢下一局之后,用中文低声对秦牧说道:“秦头,我有点事找你帮忙。”

    “嘿,小子,这里是美国,请说英语。”马林-埃勒做了个拔枪射击的动作,开玩笑道:“如果在19世纪,你在玩牌的时候偷偷说中国话,会被牛仔用左轮手枪打死的。”

    “他让我出去接电话,我女朋友从中国打来的。”秦牧很圆滑的撒了个谎,把纸牌交给了身边被韩勇看不起的印度裔员工拉杰什,离开了牌桌,问道:“什么事?”

    “出去再说吧。”

    韩勇找了个远离陈大为和张栋梁的树荫,避重就轻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一脸委屈的抱怨道:“秦头,我只是一时大意,把杜总闲聊时候讲的话说了出去,根本算不公司机密,你帮我跟杜总说说情,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犯了。”

    秦牧没有急着回应,盯着他看了好几秒钟,然后才说道:“来美国之前,签约时姜秘书强调过,上飞机时我强调过,到了美国之后,杜总也强调过,公司内部讨论的东西,可以和朋友私下交流,但不能透露给媒体,你明知道詹妮弗是记者,还跟她讲这些话,触犯了红线,我怎么帮你说情?”

    “我是色迷心窍,一时糊涂才……”

    “韩勇,既然要我帮你,那就说实话。”秦牧打断了他的辩解,说道:“赵宏飞、张栋梁以及陈大为都有可能会色迷心窍,中美人计,你不会,因为你是个很现实的人,知道和詹妮弗那种女人没可能发生浪漫关系,绝对不会被她的美色迷惑。你是把公司内部消息当筹码,从她那里拿好处,对不对?”

    韩勇没想到平时老好人一样的秦牧对他的性格如此了解,有些震惊,但仍旧在顽抗,很徒劳的解释道:“我当时和她聊天的时候喝了点酒,兴头上来了,就说了一些公司里的琐碎事。”

    秦牧在办公室文化异常复杂的大企业里摸爬滚打了五六年,早就成老江湖了,眼睛亮堂的很,韩勇这种还没毕业的应届生在他面前根本遮掩不住,直截了当的说道:“韩勇,你很聪明,能力也不错,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心思根本不在骁龙这边,就算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回国之后一样会被开除的,大家好聚好散吧,别强求了。”

    自己辞职和被人开除是完全两种境况,韩勇本来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结果早已被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自信心大受打击,整个人就像样暴露在骄阳下的雪人,又是狼狈又是颓唐,有些歇斯底里的问道:“我心思怎么不在这边了?!”

    “他们几个……”秦牧抬手指了指坐在遮阳伞下,拿着专业杂志互相讨论的陈大为和张栋梁,说道:“每天都在拼命的学习,自己给自己加压,你只做杜总指定的工作,做完了之后人就消失了,没错,杜总说过不强制要求加班,也说过工作完成了就可以自由活动,但是你的活做的很粗,敷衍了事,一眼就看出来是在应付。”

    韩勇无言以对,沉默不语。

    “别多想了,只是实习而已,算不上正式工作,你在学校的保研名额还在,回国了可以继续去读研。”秦牧看着湖面上一艘乘风破浪的豪华私人游艇,淡淡的安慰道:“再说微软这边的工作基本结束了,两三天之后就要回国,也算不虚此行了。”

    确实如秦牧所说的哪样,韩勇是个非常现实的人,见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立刻放弃了挣扎,转而说道:“杜总把我的机票取消了,我刚才打牌输了不少钱,现在没钱买机票,秦头,能不能借我点钱买机票?我回国了之后还你。”

    秦牧没想到杜秋如此决绝,楞了一下之后说道:“行,晚上给你。”

    可惜了,这家伙虽然恃才傲物,但能力和潜力是骁龙所有实习生中最好的一个,连何力行都很看好他,本来以为会成为公司未来的明日之星,没想到这么早就被淘汰了……

    要不去跟杜秋商量一下吧,看能不能给他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秦牧刚准备去酒吧找杜秋,却见他和詹妮弗联袂从酒吧里走了出来,两人贴的很近,一个轻声细语的说话,一个神情专注的倾听,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于是停下来脚步,决定换个时间再谈。

    “秦牧,我和詹妮弗有些事要谈,先回市区了,你们继续玩你们的。”

    “好。”

    杜秋走了几步之后又回来了,叮嘱道:“晚上我可能回去的比较晚,如果我姐打电话到酒店找我,就说我工作去了。”

    秦牧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点头道:“我知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