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人间罪恶 好梦连连

第24章 初现端倪

    一进院子,赵大年就是一皱眉,院子里面的吵吵声让他一阵的头大,要不是身后还跟着王动跟夏芷晴,他甚至想立刻调头就走。

    只可惜,身后还有王动和夏芷晴,自己也不愿意在他们面前丢了村长的面子,板着一张老脸冲着院子里面大喊了一声道:“别吵了,都给我消停会。”

    院子里的人大概没想到从哪里出来一个程咬金,到时突然都安静了一下,突然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出,尖锐的声音足以刺穿耳膜,冲着赵大年刺了过来。

    “我说赵村长,我妹子死就白死了?村子里面就不管了?”

    说话的也是樟木头村的村民,跟张翠花的娘家也有亲戚关系,一张血盆大口快得跟机关枪似的,突突地就向赵大年吐了过来。

    赵大年能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对付这种人自然是经验十足,板着脸吼道:“管?拿啥管?怎么管?市里的警察都管不了?我拿什么管?”

    反正说了半天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要钱没有。

    女人没了办法,跟村长她还敢喊几声,但要让她去问王动和夏芷晴,她可没这个胆子,看到那一身警服心里就打突突,悻悻地瞪了赵大年一眼,还是乖乖地坐了下来。

    这时,刚才还在屋子里面的张翠珍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赵大年还有身后的两个警察,她可不比人家已经嫁出去的女人,自己还要在这村子里过日子呢,得罪了村长那可是一件大事。

    “赵伯来了,怎么不到屋里坐呀。”张翠珍连忙笑着招呼道。

    这声赵伯终于让赵大年心里敞亮了些,用手一点张翠珍说道:“翠珍呀,你过来一下,这两位是市里刑警队的警察,他们有点事要问你。”

    张翠珍先是愣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便来到王动的面前,本想把三个人请到屋里的,可一想屋子里那乱哄哄的样, 心想还是算了吧。

    脸上正在为难的时候,王动也终于查觉到张翠珍的尴尬,连忙笑道:“张大姐,要不咱们去村部吧,反正离得也不远。”

    “行行行。”张翠珍连连点着头,先回屋换了双鞋,就跟着三个人来到了村部。

    到了村部,第一件事并不是跟王动谈话,到是先给村长赵大年赔起了不是,一脸无奈地说道:“家里的亲戚都来了,说是要等着抓到凶手要赔偿,一张嘴都是我长辈,我这也是没办法,要是有得罪村长的地方,还得请你多多包涵才是。”

    赵大年也深有感触,这平时八杆子都打不到的亲戚,一定人死了居然都凑了过来,目的也不是为了替死人报个仇,伸个冤的,都是为了那可能存在的赔偿,一个个连脸皮都不要了。

    心里感慨了一阵,赵大年安慰道:“这乡下人就这样,就算能抓到凶手,能不能得到赔偿也是两码事,你就让她们在这等着吧,时间一长,自己就都熬不下去了。”

    时间一长,还指不定谁先熬不下去呢,张翠珍也没办法,突然意识到自己到这里来并不是跟赵大年述苦的,人家两个警察还在一旁等着呢,连忙看着王动笑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呀?”

    终于轮到自己了,王动拿出电信大厅里调出来的通话单子,问道:“你看看这个电话号码,是不是你妹妹张翠花的电话?”

    张翠珍接过了单子,看了看上面的号码,到是有些眼熟,想了想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找到张翠花的号码对比了一下,摇摇头说道:“这个是她以前用的,去年的时候她又办了一张卡,说这个吃费,就很少用了。”

    果然,张翠花还有第二个手机号码,王动和夏芷晴对视了一眼暗暗点了点头,拿出了本子说道:“那你把她现在用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好。”张翠珍答应了一声,从自己的手机里找到了张翠花的手机号,念给了王动听,果然,这个号码跟刚才的号码差了许多,王动终于松了口气,看来自己还得跑一趟电信大厅才可以。

    偏偏这时,张翠珍到是一脸为难的表情,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似的,王动笑着问道:“怎么,张大姐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线索?”

    张翠珍有些犹豫,眼神直往赵大年的身上瞄,瞄着瞄着赵大年终于注意到了,立刻不满地说道:“你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你总看我干什么?”

    “那我说了?”张翠珍试探地说道。

    “说吧。”赵大年又瞪了她一眼,好不容易自己身上的嫌疑才洗掉,被她这么一瞅,好像自己还有什么问题没说清楚一般。

    张翠珍终于鼓足勇气说道:“翠花前些日子跟我说过,说赵凯这几天好像总纠缠她。”

    “你胡扯。”还没等张翠珍说完,赵大年‘砰’的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这事怎么能跟自己的侄子扯上关系呢,再说,口说无凭,凭什么往赵凯身上泼脏水呀。

    说完之后,也不知道张翠珍哪来的勇气,继续说道:“我可没瞎说,这的确是前几日子翠花跟我说过的,不信你去问问你侄子。”

    “这个小兔崽子,我现在就去问他,要是没有这事,咱没完。”赵大年狠狠地撂下一句,怒气冲冲地出了村委会的大门。

    你看这事闹得,刚才还是一团和气,转眼就闹成了这样,张翠珍还不服气地跟王动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我妹妹真的这样跟我说的。”

    王动有些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接着好奇地问道:“那她有没有说过赵凯为什么总纠缠她呀?”

    “这倒没说。”张翠珍实话实说到,突然又加了一句:“不过我听翠花那个意思,好像是赵凯欠她钱。”

    欠钱?

    这到真是一个新的信息,在之前赵凯的口供中可是没有他跟张翠花有过金钱上的往来的,王动缓缓地点了点头,心里想着,看来这个赵凯还是没有跟自己完全说了实话呀。

    而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夹杂着赵凯抱屈的声音道:“叔,你这是干啥,我真的没纠缠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