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生还游戏(嚎哭航班) 秘辛者

第三百八十六章 被矛所指

    哟,一听这话好多人眼睛都开始发亮了,简直见不得一点节奏,而我需要的就是这种氛围。

    “帮凶?红姐难道他小子也一直藏着身份浑水摸鱼啊!难怪会这么折腾,我就觉得怎么看你都不对劲。”

    喜羊羊男激动的手舞足蹈,就差一双镣铐将我直接绑起来了,不过这家伙似乎还不是最讨厌我的人。

    “住手!现在就算怀疑也不要乱来,我还想留着他问清楚呢,他检查了大哥这么长时间要是真的说不出线索来,就算你们拦着我也要揍他一顿!”

    恶意斗殴肯定是被规则限制的,但似乎大块头弟弟现在怎么看着我露出凶光都没有上面的警戒系统锁定,这简直就是黑手明示的纵容了,暗示都不算。

    至于怀疑我这件事,很好,当我看到红姐的目光时就懂了很多。

    “随便吧,我知道你们的心情,如果只是因为死亡的人都刚好和我有那么一点联系的话,我承认看上去我的确很可疑,这场游戏也不会因为死掉我就改变局势,起码不完全是。”

    我的分析如此冷静,以至于连自己都完全被算计进来,小高和秀秀的反应也愈发确定一分对他们的信任。

    “你,你说什么蠢话,到这个时候还想自己一个人扛下来?”

    秀秀开口到底还是要快上一些,而这种互动也让身边的人看在眼里,大家果然还是对很多事心知肚明的,但的确也不知从何说起。

    对和错,牵扯上感情之后就十分复杂了,而我也相信红姐肯定不会冷漠对待自己的男友和社员,所以她现在肯定是内心痛苦,甚至是接近崩溃的。

    那个晚上之所以出现多重暗杀的迹象,肯定就是因为嚎哭者之一的她不愿下手了,平时看起来话不多但其实大块头哥哥应该是人缘可以的,甚至对自己的大嫂都有种特殊情感。

    “没有啦,我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思路,别紧张。”

    我淡淡看了一眼秀秀,内心之中涌现一种冲动,如果说真的回去找不到夏蕾或者说找到了,她依旧属于别人,那么我是否要为自己的幸福考虑呢?

    这是个很矛盾的问题,站在中心思考的我当然明白秀秀对自己的好感,甚至也打算就这样妥协与现实,虽然她抽样喝酒还烫头直播,但应该是个好女孩吧。

    “我的意思是,既然红姐这么怀疑我,肯定现在因为他们的死而痛苦吧?那么不如将这件事放开如何,我和你都没有绝对的嫌疑可言,我只想谈论与其他人。”

    我微笑着,用一种几乎全场人都无法理解的态度说道,而红姐应该算是为数不多的例外了,她分明听懂了什么,又好像疑惑着我的动机。

    “你,发现了?”

    “不全是。”

    我的对话显然是可疑的,而红姐也没有就此罢休,而我也终于开始改变主意不从这个点开始下手针对嚎哭者。

    放弃线索,这一点是很致命的,但既然跳开红姐这个铁定的嚎哭者还能有收获的话,便愈发证明她只算是少数派了。

    既然是少数派,那么对社团下手的肯定不再是自己人了,喜羊羊排除,大块头弟弟也排除。

    其他人我也暂时不想怀疑,起码老熟人还是有点好感度加成的。

    那么还有一个人,在整个十五人中都很少有存在感的一个男子,模样二三十上下,什么都很普通个子也不算矮,眼睛眯起来很像是随时要睡着的样子,按道理说就是一个完全的路人甲。

    但有一个细节让人无法忽略,在大家几乎是身穿着短袖和其他衣服的时候,他却穿着厚厚的外套甚至连脑袋都完全遮挡起来,简直就是十足的怪人一个。

    “我?噢,不好意思我也忘记自我介绍了,资料上有名字的,罗天一就是我了,别问我问什么这么叫,我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家长起这个名字,哈,这个牛肉味道还不错啊。”

    罗天一好像拥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他一搭话气氛就瞬间沉了下来,冷场能力MAX+。

    “嗯,真的还可以,你们也尝尝吧,反正总比没有一点线索乱猜要好。”

    毒舌倒是有点小特色,这货看起来没什么出奇的地方,但除了打扮怪异外还有一个背着不放的书包,看着就有一种很累的感觉。

    “该不会,因为我发言少就怀疑我吧,不会玩是一方面,平时哥生活费一个月就六七百,看到这么多好吃的肯定不能放过了,你们也别装了,我看好多人都是吃了一口又要面子放回去,老子可不讲究那些。”

    嗯,当然他也算是少数吃吃喝喝度过很多环节的人了,看着就有一种蛋疼的感觉,但同时我也对上了他的眼神,似乎很平常但又觉不寻常。

    这个人,有点装疯卖傻的味道。

    “这样,大家还是靠着感觉投吧,结果如何也许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控制的,红姐你也是,虽然这一回合你怀疑过我,但起码下一轮之前我不会投你。”

    这种话肯定是很招黑的,我明白当前环节肯定不容得乱投,但我既然玩的是高端局肯定冒险的在所难免,同样我也真的不太像怀疑自己曾经的队友,哪怕我已经有些将小哥锁定为目标了。

    投票结束我就会开始检查,不然黑手这设定还真是充满了十足的恶意啊,如果投票之前也能够看到身份好坏就好了,就像是狼人杀一样。

    对了!既然名字都是以反派命名的,会不会这一切细节都是暗示呢,这看起来是设计时候的灵感和思路,但却至关重要!

    黑手就是为了将嚎哭者设计为相对的弱势群体,但同时赋予极大的成长空间和能力权限,如此一来他们遭受了各种经历之后,就很可能成为反社会人格的存在。

    这也正中了他的下怀了,所以我该思考的是究竟还保留了怎样的隐藏设计给嚎哭者,甚至我那一局的游戏都没能挖掘出来的要素。

    “哼,我看你还是担心一下你的朋友吧,毕竟那种甲油不是我喜欢的款式。”

    很快有人发现了遗漏的细节,甚至大部分人都对于我方才的尸检产生了极大的质疑,而我也果断发现大块头哥哥的腹部居然还有这种东西。

    可在场的人,似乎并没有第三名女性了……

    滴滴,残酷的角逐果然不会因为我们个人的意识而停留,秀秀不过是打个酱油的时间,直接就发现自己身上多了好几票,首当其冲的就是喜羊羊男。

    “看什么看!老子现在就觉得你有问题,妈的这伤口婆婆妈妈的肯定也是娘们没跑了,我们红姐虽然也有嫌疑,但老子知道她下手有多恐怖,先前还弄死过一个打她主意的傻逼,不然怎么够资格当我们老大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