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 美琪琪

第一百五十章 无头女鬼

    抛开和王智等人的关系,杨炎似乎没有做过什么可疑的事情。

    杨炎独自离开西安后,不知怎么来到了丽江落脚,接着他就成为无业游民,没有工作记录。

    我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

    眼前将这些资料完全整合在一起,理一下时间线。

    根据田中伟的供述,全真神教是九年前才创建起来的,而根据资料,王智和曹婷婷认识在七年前。

    杨炎吩咐曹婷婷去接近王智,但在王智面前,却假意劝他和曹婷婷分开,

    我忽然反应过来,杨炎要求曹婷婷接近王智最根本的原因,其实还是为了他的钱,那么可以假设他曾经邀请王智加入,但是王智没有同意,所以杨炎才会让曹婷婷出手,他在旁边劝说他们分开,反而让王智更加相信曹婷婷。

    曹婷婷和王智并没有结婚,现在想来应该不是因为曹婷婷不愿意,而是王智不愿意才对。

    她害死王智的原配,甚至害死他的父母,或许就是为了嫁给王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结婚之后,没有人会在王智死了之后,阻碍她继承王智的遗产!

    可惜的是王智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和曹婷婷结婚,于是杨炎布置了第二步,慢慢的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不知不觉掏空王智的家底,然后在将王智带到丽江,交给杨炎。这些都是他们一早就串通好的。

    而这一切,旅馆的老板田中伟都知道,想起当时他还一副热心肠的模样,我就有些不寒而栗,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好在现在田中伟父子已经抓到,曹婷婷等其他邪教的共犯也被关押起来。

    接下来只要找到杨炎,就可以结案,我睁开眼睛,面前出现一张大脸,我倒抽一口凉气迅速向后退去。

    对面人伸出手拉住我,我才勉强没掉下去。

    我站起来没好气的甩开他:“你想干嘛?你想吓死我吗?”

    郭刚嬉皮笑脸得拍了我一下:“哎呀,大老爷们的,还能被吓死,叫你吃饭去呢!”

    我白了他一眼,朝餐厅走去。

    不过既然是事件已经调查到这一步,犯罪凶手已经锁定了,接下来就和我们没啥关系了,我的休假也算是可以结束,回去还得好好上班去。

    “你们打算去哪玩?”郭刚没动筷子,神色很认真。

    自从熟悉之后,郭刚就越来越二皮脸,以前虽然很傲气,但至少还算彬彬有礼,现在傲气是收敛了一点,也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看来经过这起事件,郭刚有好好考虑秦枫的那番话,和父母耐心的进行了沟通,据说郭父虽然还是很严肃,但没有一口咬死不许他继续参加,郭母也没有一个劲继续劝说他去公司上班。

    想到这我不禁多看了眼秦枫,秦枫低着头慢条斯理的吃饭,并没有特别的反应。

    “我准备回了,已经耽误太长时间了,在不回去估计工作不保。”我苦笑道。

    郭刚一片桌子,嗔怪了一声:“哎呀,不保就不保呗,大不了你来我这,我给你介绍工作,你之前干什么的来着?”

    “编辑……”

    郭刚皱着眉想了一会:“啥编辑啊,新闻的那种还是杂志的那种,不管是哪种,你想去哪就去哪!我拿我的性命打包票!”

    呃,我心里五味杂陈。

    “不用了,我有工作的,我们工作好几年了,也不会那么绝情吧,只是实在不能玩了,这已经远远超出我计划的假期了。”我推脱道。

    郭刚养尊处优,可我不是,我得赚钱啊,不回去坐办公室怎么赚钱?

    草草吃完饭,又商量了一下离开时间,最终定在后天早上,明天休息调整一天,后天准时回家。

    躺在床上我竟然莫名有些兴奋,毕竟出来这么长时间了。

    这边邪教的事情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总是提醒吊胆,一点也没有石头落地的感觉。

    我仔细回想了一遍,现在邪教的不少教徒都被抓起来,剩下的交给警方,由警方将杨炎等人一网打尽,嗯!没问题,就是这样!

    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尖叫,我立刻一个鲤鱼打滚跳了起来,迅速跑到窗户跟前扯起窗帘,不偏不倚,一个身穿着白裙,光着脚丫,没有脑袋的女人身体面对着我,好像知道我在看她,她就这样静静的和我‘回望’。

    她明明没有头,也没有眼睛,可是我却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被窥视被警告的窒息感。

    轰然一声,我脑子瞬间炸了,全身的血液不受控制的沸腾起来,手指因为受到刺激忍不住微微颤抖。

    鬼?没有头还能站着,怎么可能是人。

    我瞬间惊慌失措,我站在二楼卧房的窗户,足以看清楚那个无头女鬼脖颈被割裂之处的血筋器官。

    忽然!女鬼缓缓的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指着我!

    我犹如被人重击,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看得到我?她是来找我的?可是为什么?我……我见鬼了?中邪了?我的心脏砰砰狂跳,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发抖。

    不,不可能是鬼!

    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只有人装神弄鬼而已,我想起在阴宅的事情,那个藏匿在别墅里的女鬼就是人装的。

    这次一定也是,不知道她是什么目的,为什么要装神弄鬼?是不是鬼节快到了?

    她是怎么进来的,外面不是有保安吗?

    她脖子上的血迹为什么这么逼真?

    不过现在好像很多人化妆都不得了的,比如好莱坞那些,行尸走肉啊,都是假的,但是画的像是真的一样。

    再,再看一眼?

    我咽下口水,努力站起来走到窗前,朝下看去。

    女鬼不见了?

    我瞬间整个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不见了?这才短短几秒种,竟然不见了?她不会是……上楼了吧?

    就像是要对应我的猜测,外面传来脚步声。

    糟了糟了,我没有反锁门

    我冲过去想要补救,刚冲到门口,门被人推开了,我刚想尖叫,但看清楚来的人,就硬是把尖叫咽了下去。

    外面站着的人是郭刚

    我恼羞成怒:“你大晚上不睡觉乱跑什么?”他难道没有看到那个女鬼吗?我不觉得那个女鬼是幻觉。

    郭刚挠了挠头,打了个哈欠:“刚才是在睡觉,可是被人给吵醒了,好像听到有人惨叫,我就想着是不是你,你胆子那么小……”

    我紧了紧喉咙,心下一沉,看来他也听到那个惨叫了,那说明刚才我看到的不是幻觉?那么是谁在惨叫,那个无头女鬼跑到哪去了?

    我听着那个尖叫声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难道是女鬼在尖叫,我摇摇头,怎么可能?女鬼都没脑袋怎么尖叫?

    往常要是听到郭刚这样嘲笑我,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可是现在我却一点心情都没有。

    “除了尖叫声,你还有没有听到别的动静,或者见到别的什么东西。”我压低声音问。

    郭刚见我神情严肃,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也跟着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没有啊,我就听到一个尖叫,我就醒过来了,姜诗,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尖叫的?”郭刚也跟着刻意的压低声音问。

    “拜托,不是我叫,是个女的再叫。”我瞪了他一眼。

    “女的?”郭刚托腮想了想:“北宫恋花?”

    我眼前一亮,瞬间豁然开朗,这别墅也就只有北宫恋花一个女的,难道她也看到了无头女鬼,所以控制不住尖叫了一声?

    “不好!”我立刻朝北宫恋花的房间跑去,用力的拍门:“北宫,睡了吗?说话啊,你在不在?睡着了吗?”

    我一边大声喊,一边用力拍门。

    可连忙却毫无动静,时间越长我心里就越觉得糟糕,这个时候旁边的门吱呀一声开了,秦枫揉着眼睛走出来:“怎么了这是,这么晚?”

    “北宫……北宫不见了!”我慌张的道:“刚才那个尖叫声很可能就是北宫发出的。”回想了一下,好像也有些相似,只是我从没听过北宫受到惊吓发出喊叫声。

    郭刚连忙上前:“让我来吧,这锁子从里面扣住了,必须得从外面踢开。”郭刚摩拳擦掌,狠狠的揣在门锁的地方,啪嗒一声,锁子断裂,门也跟着被一脚踢开。

    房间得床上空无一人,北宫恋花早已经不知去向。

    我疾步走到床前,发现被褥还有一些温度,立刻大声道:“她没走多长时间,我们赶紧去追!”

    我说完转身就准备跑,秦枫连忙拉住我:“你去哪,总得和我们商量一下,不然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怎么办?”

    我听有道理,立刻耐着性子停下。我连忙附和道:“对,对,我差点忘记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确定北宫是怎么离开这里的,其次北宫是自愿还是被胁迫,如果是自愿的话,发生什么事情都应该是她自己责任,如果是被胁迫带走的话,那么邪教的嫌疑最大,杨炎曾经夸赞过北宫的美貌,而七宗罪当中也有美貌是罪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