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 美琪琪

第一百五十二章 威逼利诱

    郭刚解释道:“先问清楚再说,保姆阿姨在我家干了二十多年,应该和邪教没有关系……”他求助似得看向顾博士。

    顾博士微笑道:“我并不了解你们家的事情。”

    郭刚有些着急了,他大声道:“阿姨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这段时间你们也看到了,阿姨要照顾你们这么多人,她从来没有抱怨一句,更何况她何必要做这种事情呢?阿姨,你好好想想你做甜品或者煮牛奶的时候有没有离开过?或者你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

    其实我也不觉得说保姆干的,她不像是那样的人,要是她真的是邪教的人的话,早就可以动手,何必要等这么长时间,只是现在她的确很有嫌疑,我在等她解释清楚。

    阿姨仔细回想,声音微小的开口:“银耳需要煲两个小时,当时我是出过一次门的,当银耳快好的时候,我把牛奶放进微波炉里面定好时间,然后出去扔垃圾,这期间大概有十分钟左右都时间我不在厨房,也许……也许是这个时候。”

    想要知道阿姨是不是说谎很简单,只要去调监控,阿姨应该知道这一点,所以不会撒谎,这件事情应该确实和她没什么关系。

    只是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脑海中刚浮现起这个问题,几乎同时,就想出了答案,因为胜军。

    我就像是瞬间被人那高压枪冲洗脑袋,整个人神清气爽!之前一直困扰着我的一个问题,终于找到了答案。

    为什么杨炎要把胜军留下?

    为什么田中华的儿子对胜军这么冷漠?

    是因为胜军是被他们故意塞给我们,潜伏在我们身边!

    杨炎是故意丢下胜军,而田中华的儿子也是故意对胜军冷漠,故意在我们回来的时候,表达想要把胜军轰出去的念头,接着孤苦无依的胜军,就会瞬间被我们收养。

    实在是太阴险了!

    亏当时郭刚还傻不兮兮去寻找胜军,分明就是个小叛徒!

    不过……也不一定,想起田中华说这个小孩是杨炎培育出来的傀儡,想到这一点,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他做这些应该也不是出自他的本愿。

    我用力摇头,想把这些不相干的念头甩出去,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找到北宫恋花!其他的都不重要!

    回警局的路上,我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在想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事情,这些事情看似没有条理,实际上却一环扣一环。

    致幻药,致幻药这个原因很重要,这没准是邪教习惯用的手法。

    杨炎不是还为了‘唤醒真神’准备了一个催眠师吗?可见邪教的根本其实还是迷惑愚弄众人,使得众人相信他们才是真正的神。

    上次侥幸找到了郭刚,可是这一次谁也不知道北宫会被邪教的人带去什么地方。

    难道再去审问一次田中伟?

    想到这,我立刻要求审问田中伟,上次我审问曹婷婷,当时李队长不知道,后来小徐说了,李队长才知道,要是他当时在的话,绝对不会允许由我主审。

    现在我直接提出这个要求,李队长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你不是警察,也不是侦探,要是随便谁都可以来审问我们这里关押的犯人,那还怎么得了?”李队长一阵言辞的摇着头。

    我急了,明明上次都可以,这次为什么不能破例?

    要是晚一点,北宫会怎么样?

    我不敢继续往下想,我失控的大声道:“你,你不要忘记不是我们,你们不会这么快破案,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吗?”

    李队长面色一黑,有些生气了。

    郭刚也跟着大声道:“他不行,我总可以了吧?”

    “这里没有你的事!”李队长迅速冷声道。

    我紧握着双拳,感觉血气上涌。

    这时,顾博士忽然站出来道:“那就由我主审,他跟着我一起进去,这样应该也算合法的吧,按理说这个案子我不应该插手,但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案件总归得破的,多审问一遍如果能帮助破案的话,也未尝不可。”

    我有些惊讶他会忽然站出来帮我解围,我不由感激的看向他。

    李队长没有反对的理由,只好勉强的同意了。

    “谢谢。”我对顾博士郑重的说道,顾博士则风轻云淡的笑笑:“好好审。”

    我愣了一下,他不是说他主审吗?

    到了审讯室没多久,田中伟被人带了上来,一看到田中伟,我就忍不住有些激动,因为他没有说实话,他还有事情瞒着我!那些事情有关于北宫现在的下落,我恨不得现在就能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逼迫他立刻将实话吐出来。

    我紧紧的捏着拳头,努力的平扶着自己的情绪。

    一定要冷静,这样才能全面的分析问题。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坐在旁边。顾博士也笑眯眯的坐在旁边。

    田中伟一看到是我,愣了一下,但还是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

    “你参与的前两起案件,对不对。”我咬着牙问道。

    田中伟怔了一下,立刻矢口否认:“我没有,我全部都不知道,这些都和我没有丝毫的关系!”

    “没有关系?”我冷笑了一声,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你骗谁?你可以不说实话,听着我说,你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第一杀人案件,案发地点是黑龙潭,张一峰老婆先死,接着张一峰回到旅馆之后,口中喋喋不休说老婆在叫他,老婆还没死,其实这个时候的张一峰,应该是中了致幻药吧?你应该也有出一份力,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在安慰张一峰,你让服务员给他倒了一杯水,那杯水应该就有致幻药,所以张一峰回来之后,才会一直笃定的认为他的老婆还没有死。是不是这样?”我眼底闪过一丝嘲讽,此时的田中伟萎缩成一团,整个人感觉脱了相。

    我以前竟然会觉得他是个好人,可见人不可貌相,以为是忠厚善良的人,实际上暗地里却做着这种勾当,实在让人防不胜防。

    田中伟咽下吐沫,喉结滚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看来是默认了。

    我继续道:“接着,你把半夜承受不了折磨的张一峰的监控视频删除,拿平常时候的替代上,等到警察来的时候,就摆出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警察也被你这张淳厚朴实的脸给骗了过去,丝毫没有怀疑过监控视频。”

    田中伟微微皱了皱眉头,但还是一言不发。

    “第二期案件,你用了同样的方法,想办法给王智喝了致幻药,引诱他走了很远,最终跌下悬崖,接着你熟练的删掉了监控视频,我说的都没错吧?”

    田中伟一动不动。

    我火气上来了,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吼:“给我说话!”

    可田中伟却只是微微抬了一下眼皮子,我顿时暴怒不已,很想冲过去暴打他一顿,我实在不能在继续等下去了,多耽误一点时间,北宫就越可能陷入危险。

    顾博士按住我的拳头,温和的劝道:“不要着急。”

    不知道怎么,听到这句不急不缓的话 ,我的心情竟然稍微平和了一点。

    我坐下来,按捺住急躁的情绪。

    顾博士微笑着开口:“几乎每一个受害者遇害的地方都不一样,这又什么讲究吗?”

    田中伟的眼皮动了一下,接着低下头去。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忽然这样不配合,我刚刚稍微淡漠了一点的怒火,蹭的一下,又燃烧起来。

    我暗暗捏紧拳头,心想要是他还不说,我就先把他打个半死,我看他能忍到什么时候!

    要是还不说,就给他上个十大酷刑之类的!

    “你这样不配合,这辈子想出去是不可能了,你还没有真正感受到监狱的生活,监狱的生活才是毫无自由的生活,你就是想死,恐怕也做不到。”顾博士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只是眼底多了一丝冰冷。

    我不自觉哆嗦了一下,竟然感觉好像审讯室的温度低了两度。

    “配合的话呢,我能得到什么好吃?”田中伟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他抬起眼死死的盯着顾博士:“你有权利赦免我?”

    “哈哈哈,赦免?这可不是我赦免你,法律有规定,主动认错并且主动检举罪犯的,可以获得减刑,你么,如果配合的好,你的供词在破案的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那么减刑八九年也是有可能的,你现在也不过五十多岁,八九年之后,也就六十岁,在外面还能自由的生活几十年,不是很好吗?”顾博士笑着道。

    田中伟眼中忽然放出光彩,我顿时明白为什么刚才他不愿意配合了。

    在外面的时候,田中伟觉得自己不会被抓住,所以说什么都无所谓,想说就随便说了。

    但是进了监狱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要坐牢的,我又曾经说过他少说也是无期,他自然是不愿意再讲太多,以免他被判太多罪行。

    而顾博士则是相反,他直接告诉田中伟配合的话可以减刑,于是他立刻就心动了。

    说到底也是我经验太少,而且太着急,没有仔细想清楚问题的缘由,不过看到田中伟终于愿意松口,我隐隐有些高兴起来,只要他开口,我能找到北宫的希望就会增大,连带着,我也把顾博士一并感激了,要不是他的话,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逼他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