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捡个总裁当老婆 姜yan

第一百零六章 来者不善

    ,。

    三日后。?

    丁家。

    一片热闹非凡的样子。

    四方宾客前来,觥筹交错,凡是京城之中有些地位的人都来了。

    这个丁家,几乎是人满为患。

    陈蓦然一大早,就被丁家的人给从被子里揪了出来,给他好一阵打扮。

    “姑爷,怎么样,这衣服还合身吧?”

    几个女佣在一张巨大的镜子前给陈蓦然穿上一套白色燕尾服,福伯在他身边,这时候看到他被打扮得精神抖擞的样子,不禁笑眯眯地问道。

    福伯也是没有想到,当初他还担心大小姐和这位姑爷恐怕会成为一对苦命鸳鸯,但是没想到,这位姑爷也是十分不简单,刚来到丁家,不仅没有被丁家难为到,反而还将丁家所有的反对声音都压了下去,连老太爷都对这位未来姑爷似乎极为满意。

    福伯这几天见到丁家那几位二代目的时候,那几位一个个脸色也是多少有些郁闷,但是自从他们从丁老太爷的院子里出来之后,也没有了反对的声音,相反,那几位还时不时地向福伯偷偷的打听这位姑爷的情况。

    福伯是心里面为大小姐感到高兴,大小姐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在他心里,强如半个女儿,如今看到大小姐就要和自己喜欢的男人订婚了,福伯的心情像是吃了蜜糖一样。

    陈蓦然却是有些无语。

    丁家的人也太心急火燎了,尤其是那位老太爷,好像深怕自己跑了似的,这几天他在丁家,走到哪里,似乎都有人跟着。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他苦笑了一下,神情也有些恍惚起来。

    当初跟丁佳凝假订婚的时候,他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

    他那天晚上跟丁佳凝聊完之后,心情到现在还有些没有平复下来。

    现在,可算是真的订婚了。

    不知道为何,他的心中竟有一丝紧张。

    “姐夫……”

    一道像是哭泣的声音突然在陈蓦然的身后响起,陈蓦然回头一看,只见到丁佳乐眼睛有些红地看着他,像是有话要说。

    “小姑奶奶,你怎么了?怎么还哭上了?”

    陈蓦然不由得一慌,急忙问道,福伯他们几个,也是不禁吓了一跳。

    今天可是大小姐和姑爷订婚的日子,二小姐怎么还哭了,看上去还挺伤心的样子,这是要闹啥。

    “我……”

    丁佳乐说道,一双红的大眼睛看着陈蓦然,有些吞吞吐吐:“姐夫,我要走了,我想今天先回清江市去了。”

    说着,丁佳乐脸色居然显得有些难过。

    “什么!”

    丁佳乐的话让在场的人吃了一惊,陈蓦然也是被这小姑奶奶这突然的一下弄懵了:“佳乐,你没事吧?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一起回去的吗?”

    陈蓦然问道,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丁佳乐。

    “不了,我改变主意了,我今天就回清江市了。”

    丁佳乐摇摇头说道,“我已经订了中午的机票,一会儿就走,我祝你跟姐姐幸福。”

    “额……”

    陈蓦然还是不知道这小姑奶奶在闹什么,但是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心中有些不忍,语气也认真起来,“佳乐,你跟我说,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现在就走?”

    陈蓦然问道,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这丫头居然要在他跟她姐姐订婚的时候离开,这是要干啥?

    “我没事,我就是想回去了,我在学校里请的假期也到了,而且我还听说温老师她生病了,我想回去看看她。”

    丁佳乐眼中强忍住泪水说道,声音有些抽噎。

    事实上,她真的好害怕自己会哭出声来。

    眼前这个男人,他真的跟姐姐订婚了。

    她和他相处了那么久,他像是父亲和哥哥一样照顾她,让她那么依靠。

    住进富华别墅以来,她和他经常打闹,她捉弄他,他反过来捉弄他,她有时候挺讨厌他的,而有时候又觉得他很好。

    她原本以为她自己和他应该就是兄妹之间那样的感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几天,当听到爷爷说要让他和姐姐丁佳凝订婚的时候,她的心里莫名的有些难过。

    连续几天,她都在装作若无其事,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可是她真的难过了。

    就在今天,她更加难过,她甚至有些恐惧,自己要是再在家里待下去,到时候会做出一些什么破格的事情来。

    然而他也很清楚,那个人是自己的姐姐,她不能这样做,她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先回清江市去冷静一段时间。

    临走之前,她只想再看他一眼,跟他说一声祝福。

    “你说什么?温老师生病?是温如雪吗?”

    陈蓦然听到丁佳乐的话,他不知道丁佳乐心中是如何想的,心中却是突然一跳问道。

    温如雪居然生病了。

    这让他有些意想不到,当然,他也没怎么去关注温如雪了,毕竟那都是十年前的往事了,如今他跟温如雪两人,早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他现在心里也本不该再有什么波动,可是事实上,在听到温如雪的名字的时候,他心里面还是有一根弦被挑动了。

    “嗯,就是温如雪老师,我听同学说她已经住进医院三天了,似乎在烧,温老师平时对我们挺好的,所以我不能不去看她。”

    丁佳乐说道,她不可能把自己离开的真正原因说出来。

    “烧?”

    陈蓦然闻言眼皮一跳,心情莫名地又紧张了几分,“那她没事吧?”

    陈蓦然问道,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一瞬间的确有些担心起来。

    “她没事,但是听同学说身子还有些虚弱,而且我和同学们已经约好了,今天下午就去看她,所以我必须得走了。”

    丁佳乐说道,她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

    “那你跟你姐姐说了吗?”

    陈蓦然思索了一下问道,听到温如雪没事,他心中微微放心下来,但是随即一想,即使温如雪生病了,可丁佳乐这样的离开还是让他有些困惑,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一天离开呢?

    如果学校的假期已经到了,那大可以让他和丁佳凝打个电话再请几天呗,干嘛要这样急切?

    “还没呢,不过我来跟你说不也等于跟她说了吗,就这样了,我先走了,拜拜。”

    丁佳乐听到陈蓦然的话,看到他依旧是一副困惑的呆子样子,她心里更加难过了,勉强露出一个微笑开口说道,但是这一刻,她却仿佛再也忍不住,话音落下,随即不管身后的人怎么想,她转身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就化作一道风一般跑了。

    “这……”

    身后,陈蓦然和福伯几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大家面面相觑,显然是被丁佳乐这突然弄的一出搞糊涂了。

    “姑爷,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就在这时,福伯看了一下时间,随后对陈蓦然说道,陈蓦然点点头,看了一眼丁佳乐离去的方向,虽然他心中依旧疑惑,但是这一刻还是收回了心思,也不再多管什么,在福伯等人的带领下,向丁家的议事大厅走去。

    今日,他跟丁佳凝,就要在丁家的议事大厅,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订婚了!

    丁家议事大厅前的路口。

    当陈蓦然来到这里的时候,恰好丁佳凝也在几个女佣簇拥下来到了这里。

    当看到丁佳凝的时候,陈蓦然的眼前不由得一亮,神情一呆。

    这个女人,简直了。

    陈蓦然眼睛张大大,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真的不像是人间的凡人,像是一个天仙一般。

    丁佳凝穿着一声白色的连衣裙,皮肤雪白,露出两条光洁白皙的臂膀,容貌本来就倾国倾城的她此刻化上了淡妆,看上去更加美艳动人,美的令人感到惊心动魄。

    这一刻的她,仿佛是从画里面走出来的仙子一样,浑身散着高贵和圣洁的气息,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浅笑,仿佛让天地都失色了。

    陈蓦然这个时候心头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而在他对面,丁佳凝看到他的时候,也不禁一愣,美眸之中闪过了一抹意外的神色。

    她现,穿上了燕尾服的陈蓦然,今天比起往日,居然也是帅气了好几分。

    之前陈蓦然的长相虽说也不差,可是丁佳凝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可是现在,她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家伙仿佛鸟换炮了一样,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他的脊背提拔,身材修长,身上同样有一股高贵的气质,一张脸更显冷峻,轮廓像是刀削的一般,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深邃得让人沉迷。

    丁佳凝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嗯哼。”

    福伯看到这两人彼此看对方的神情,不由得微微闷哼一声,将两人拉回神来。

    丁佳凝和陈蓦然两人对视一眼,两人同时都是不禁微微一笑。

    两人走上前来,排在了一起,看上去,像是一对金童玉女一般。

    陈蓦然微微抬起自己左边的手臂,丁佳凝脸上闪过一抹羞红,但是还是很自然地挽住了他的手臂,然后两人就这样向丁家的议事大厅里走去。

    订婚仪式的过程进行得很顺利,并没有什么波折。

    在很多人的注视下,陈蓦然和丁佳凝完成了订婚,这宣告着,以后两人就是真正的未婚夫妻了。

    大部分前来观礼的其他家族的人也各自都送上了祝福,丁家老太爷极为满意,那几位二代目见到陈蓦然的时候脸上先是有些尴尬但是随即一个个也放开来,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老太爷都无比看重的人,他们哪里还敢说个不字。

    而且他们已经从老太爷那里很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和他们丁家大小姐订婚的男人,到底有多么巨大的潜力。

    不过,就在订婚仪式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个人却是突然降临丁府,让在场的宾客都神色变得精彩起来。

    “李家家主,李雪峰到!”

    随着一道宣读宾客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这一刻全都不约而同地向丁家的议事厅门口看去。

    很快,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出现在了丁家的议事厅门口。

    那是一个满头花白头的老人和一个身材修长的英俊青年。

    当看到这两道身影,满座宾客,出一片哗然。

    “李雪峰到了!”

    “他身后那个就是李青龙吧,李青龙竟然回来了,他们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到丁家,看来是来者不善啊。”

    “之前还疑惑丁家大小姐跟一个无名小子订婚,李家怎么没有什么表现,到订完婚都还沉得住气,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啧啧,这里,将有一场好戏看喽。”

    ……

    一阵阵小声的惊呼声和议论声响起,直到那两人走进丁家议事厅的时候,所有人才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