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捡个总裁当老婆 姜yan

第一百零八章 被坑了

    “来人,给李兄上座,”

    丁老太爷的声音响起,顿时便有两个丁家的佣人将两张椅子搬了上来,

    “丁兄,不必?烦了,”

    然而,李世峰却是摆了摆手说道,他并不准备坐下,李青龙回到了他身边,

    李世峰看着丁老太爷淡淡地笑道:“李某此次前来除了送礼之外,主要是看看丁兄选择了一个什么样的佳婿,不得不说,丁兄这位未来的孙女婿的确是气宇轩昂,一表人才,”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看了一下陈蓦然,稍微在陈蓦然的身上打量了一下,脸上看不出什么想法,然后目光便收了回去,继续看向丁老太爷淡笑说道:“有这样的孙女婿,丁家必然兴旺,日后说不定能够带领丁家飞黄腾达也说不定,恭喜丁兄了,”

    “多谢李兄,”

    丁老太爷闻言同样带着淡淡的微笑回应道,

    “丁兄太客气了,如今在下的目的已经达到,就不多留了,丁兄还望保重身体,在下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李世峰说道,他对丁老太爷拱了拱手,话音落下,竟是毫不在意周围众人的目光,然后带着李青龙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来人,送李兄,”

    丁老太爷似乎也没有要多留李世峰的意思,看到李世峰和李青龙毫不留恋的离去,他对佣人说道,眼睛却是微微眯了眯,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

    在场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怔了怔,有些发呆,

    李世峰和李青龙来得比谁都晚,但是走得比谁都快,两人像是一阵风,而他们竟然没有当众发飙,只是简简单单的送礼,这让在场的人不禁觉得有些失望,

    一场本以为要发生的好戏没有像预料中想的那样发生,让大家居然感到有种期待落空的感觉,

    按道理来说,这不可能啊,李家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顺了,

    他们究竟在卖什么关子,

    在场的其他家族来人心里都在打鼓,

    从丁家老太爷的脸上,他们又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丁家大门口,

    不久后,李青龙扶着李世峰从丁家走了出来,两人来到了一辆李家的黑色轿车前,

    李青龙正要拉开车门,却是看到自己的爷爷李世峰背对着他,并没有立刻要上车的意思,而是看向了丁家的大门口,

    “爷爷,上车吧,”

    李青龙轻轻的唤了一声道,

    “青龙啊……”

    李世峰却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并没有转身,他深深地看了一眼丁家大门口,随后才收回目光看向了李青龙,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那半块和氏璧送给丁家吗,”

    “嗯,难道爷爷此举还有其他深意,”

    李青龙闻言疑惑道,他本以为爷爷此次来送礼是假,主要目的是来看看那个跟丁佳凝订婚的小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现在听到李世峰的话,似乎李世峰还有其他的深意,

    李世峰微微一笑,模样有些高深莫测,随即叹了一口气:“其实,我骗了你,自古以来,和氏璧就不可能分成两块,谁要是得到它,必然就得到完整的一块,要么就永远也得不到,也就是说,我得到的其实不是半块和氏璧,而是一整块和氏璧,”

    李世峰说到,,

    “什么,”

    李青龙闻言一惊,不由得神情一震,本来处变不惊的他这一刻露出了惊容,“爷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他搞不懂,爷爷此举是要做什么,既然爷爷已经得到了一整块和氏璧,为什么又要把和氏璧给分成两半,还送了一半给丁家,

    他刚刚在丁家议事厅说的那番话,那岂不是在说谎,

    “你真的不懂吗,”

    李世峰看着李青龙问道,眼睛微微一眯,越发地深不可测了,

    “请爷爷解惑,”

    李青龙恭敬地说道,他只觉得眼前的爷爷实在是高深莫测,做事的手段与常人不同,让他都摸不透,心中震惊,

    “呵呵,看来你真的不明白,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吧,我之所以把一整块和氏璧分成两半,还把另一半送给丁家,其实就是希望你以后,能把这半块和氏璧,从丁家给我再拿回来,”

    李世峰淡淡地说道,但是到后面,他本来浑浊的双眼之中,猛地射出了一道犀利的光芒,十分渗人,

    这个刚刚在丁家议事厅看上去一直人畜无害,平静无比的老人,此时像是突然露出了獠牙的猛兽,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可怕的威压,

    李青心中震动,掀起了惊骇,

    原来,爷爷打的是这样一个主意,

    随即,他的双目之中像是想到了什么,也猛地爆发出了一道犀利的冷光,对李世峰弯下腰恭敬地行了一礼:“爷爷放心,青龙在此发誓,他日必然踏平丁家,为爷爷亲手取回和氏璧,”

    李青龙说道,掷地有声,神情坚定,

    “哈哈,好好好,”

    李世峰听到李青龙的话,开怀不已,但是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不由得又冷了下来,冷哼一声道:“哼,当初我败在他丁定国的手中,成为俘虏,他杀了我多少兄弟,我那些兄弟都死在了他丁定国的手中,这是我李世峰一生的耻辱,这个耻辱不平,难消我李世峰心头之恨,”

    说到这里,李世峰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恨不得喝丁家老太爷的血吃丁家老太爷的肉一样,神色之间,涌现出一股深深的恨意,

    “爷爷放心,您的屈辱,青龙必然一定为您洗刷,”

    李青龙说道,眼中精光闪过,

    他很清楚,这些年来,自己这位爷爷对于当年败在丁家老太爷丁定国的手中常常感到耿耿于怀,屈辱无比,做梦都想把这个屈辱给洗刷掉,

    当然,这对于李家的人来说,同样是一个不可提及的屈辱,

    只是可惜爷爷已经老了,有些力不从心,

    但是,李家还有他李青龙,

    他李青龙就是李家的未来,

    曾经李家败给了丁家,那么他就替李家掰回来,

    “对了,刚刚你也见到那个跟丁家大小姐订婚的小子了,你如何看,”

    忽然,李世峰淡淡地问道,想起了刚刚在丁家议事大厅他看到的陈蓦然,

    “虚有其表,不堪一击,”

    李青龙听到李世峰的话,淡淡地回应道,没有了许多丁家议事厅时候的那种温文尔雅,反而神色之间流露出了一股自傲和不屑,

    他自信,那个与丁佳凝订婚的人,远远不如自己,

    “断不可大意,丁家不是傻子,依老夫看来,此子貌似平庸,但是能够受丁家青睐,必然有其过人之处,你有机会,便让人去试探一下吧,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正好,也让其他人知道,你李青龙,并非什么人都可以相比,”

    然而,李青龙的话音才落下,李世峰便目光深邃地说道,

    “是,爷爷教训得是,青龙知道了,”

    李青龙立刻恭敬地低下头说道,听到自己的爷爷说要试探一下那个人的深浅,他的脑海中,却是不由得闪过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好了,这块和氏璧,就当在丁家这里寄存一段时间,我们走吧,”

    李世峰听到李青龙的话,淡淡地说道,然后两人上了车,离开了丁家,

    ……

    镜头拉回丁家议事大厅,

    李世峰和李青龙走后,陈蓦然和丁佳凝的订婚仪式也顺利地结束了,

    丁老太爷向众人当场宣布了两人订婚成功,宾客们全都表示祝贺,

    陈蓦然和丁佳凝对望一眼,两人都知道,从今天起,他们就是真的未婚夫妻了,

    客人们见证了这一场订婚仪式之后,各自停留了一会儿,然后也纷纷告辞离去,

    整个议事大厅里,一下子冷清了不少,

    “其他人也都去忙吧,陈蓦然,你小子留下,”

    就在这时,看到客人们离去后,丁家老太爷开口对大厅里的丁家众人和陈蓦然说道,

    “是,”

    丁家的人见到老太爷似乎有话要跟陈蓦然说,一个个应了一声,随后也十分知趣的离开,那几个二代目有些羡慕地看了一眼陈蓦然,暗道这小子真的不知道怎么就对上老爷子的眼了,老爷子都跟他说上私密话了,连他们几个都没有这番待遇,

    丁佳凝看了陈蓦然一眼,陈蓦然对她使了一个让她别担心的眼色,然后丁佳凝也离去了,

    一瞬间,只留下陈蓦然和老太爷还有秦老三人待在了议事大厅里,

    “嘿嘿,老太爷,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见到众人一走,陈蓦然也没有了约束,顿时在丁老太爷的面前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大咧咧地说道,

    “你小子……”

    丁老太爷看到他这幅纨绔的样子,不由得吹胡子瞪眼,没好气地说道:“老子还没让你坐下你就坐下了,在老子的面前,你就不能正经一点,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成何体统,”

    “老太爷,您这话可就不对了,我现在跟您的大宝贝孙女订了婚,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还那么客气,这不是见外吗,”

    陈蓦然反驳道,听到他的话,丁老太爷和秦老两人同时都是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感觉这小子真是满嘴的歪理,

    随即又见到他眼神一闪,看向了二人:“再说了,刚刚您坑我,我还没跟您讨个说法儿呢,”

    陈蓦然说道,

    “什么,”

    他的话音落下,却是让丁老太爷和他身后的秦老不由得都是一惊,丁老太爷一副见了鬼的燕子:“你小子居然都知道了,”

    “这有何难,”

    陈蓦然面露出一抹不屑地说道,“刚刚您让我去接李青龙递来的那半块和氏璧,我就知道了,”

    “哦,说说看,”

    听到他的话,丁老太爷和秦老都好奇起来,心中暗暗称奇,这小子真是成精了不成,只是接个礼物都让他看出了猫腻,

    “您让我收下这块和氏璧,那就等于让我收下了一块烫手的山芋啊,明明只是收个礼物的小事,您为什么不叫别人,偏偏要叫我,那就是因为您想让我跟他们李家那个李青龙正面刚一下,看看我跟李青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陈蓦然说道,“而且,今天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收下这块和氏璧,那就等同于承认了跟佳凝的未婚夫妻关系,我想摆脱丁家的痕迹都躲不掉了,还不得乖乖得被你们绑在丁家的这条大船上,要是李青龙记住了我,那时候,我更冤,”

    陈蓦然说到这里,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丁老太爷,这几天里,他也大致听说了李家和丁家的恩恩怨怨以及李家人的做事风格,说实话,今天李世峰和李青龙来到这里表现得这般平静,也是让他觉得很怪异,

    但是他相信,以李家的做事风格,他必然已经被李家注意到了,

    这在未来也许会是一个不小的?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