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青衣蛇蛊 鸢冬

101章 最险是人心

    杨李老人这样凶狠的一击,似乎没有被叶秀放在眼里,她的身材虽然看起来高大,但却灵活无比。

    我看过去的时候,叶秀已经轻描淡写的躲开了杨李老人的短刀。

    这个时候还伸出了她素白的手掌,虽然看起来是轻轻一掌印在杨李老人的身上,但是杨李老人已经像柳絮一样倒飞了出来,并且喷出了一大口血。

    杨李老人随后重重的摔在我不远处的树木底下,看起来似乎已经是奄奄一息。

    我再也不能等了,强忍住身上的疼痛,站了起来。

    由于叶秀的眼睛似乎对我没用,我也不害怕和她对视。

    只不过蝴蝶这小傻瓜一直不肯帮我,现在还在我的头发上乱动。

    莫非,这个叶秀真的强大得连我拼命都没办法去做吗?

    “闺女,别出去,这骚狐狸天性多疑,我刚才两次用话哄骗她,现在只要在这地网里面。我们都是安全的。”

    本来我还想着如何去面对这个叫叶秀的女子,没想到耳边出现了这么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是杨李老人无疑,只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杨李老人是没有开口的,这声音好像也只有我能听见,近在咫尺叶秀。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这个声音。

    杨青帝给我讲过不少武侠故事,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

    “闺女,别胡思乱想,我也不知道叶秀会来,这地网她是进不来的。狐狸一族的性子,本来就是多疑。但她们也很会骗人,接下来,你可千万别被她诱惑了。”

    这次我才发现,杨李老人的声音带着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仿佛是直接进入我的脑海的。

    杨李老人的话音刚落,那个叫做叶秀的女子忽然开口对我说道:“青衣是吧。说起来,我和你哥还算好朋友呢。”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杨李老人,只不过这时候杨李老人正在双目紧闭,好像已经晕厥过去了一般。

    “哦,杨青帝会有你这种好朋友?”这个叶秀给我感觉,确实不像好人,所以我出口就开始嘲讽了起来。

    但是我心里在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杨李老人只把我的名字告诉叶秀,她就知道了我哥。看来,对我的了解,这个叫做叶秀的人也不算少。

    “青衣,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只不过你说这老家伙这么残忍的来杀害这些狐狸,难道这些狐狸有错吗?最后我家火狐的反抗是有点凶残了,但是火狐如果不凶残的话,它还能活命吗?”

    叶秀的语气开始带着了悲伤,火狐,是那种火红狐狸的名字?还真是贴切,叶秀的话虽然有那么一点说动我,但是杨李老人在之前就交代了,叶秀擅长骗人,所以这个时候我也不会听从这叶秀的话语。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杨李老人醒过来。现在我也想通了,杨李老人既然说是来钓狐,应该多少也有些准备吧,肯定不会让我们这样束手就擒。

    叶秀看我不说话,又继续温和的说道:“想来杨李这老家伙,也是把你哄骗过来的吧,不然的话,杨家的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只是正常的交易罢了,不算哄骗。”叶秀问到这里,我也开口解释了一下,似乎,这个叶秀在听到我的名字之后,好像也不愿意以我为敌。

    我当然也不愿意平白无故的多得罪一个人。这个叶秀看起来很在乎那些狐狸,我这话虽然不能让她彻底的原谅我,但能少一些憎恨,也是不错的。

    “交易?青衣啊,杨李这老混蛋,不但擅长于算计,还会配置各种迷魂药,估计也是给你下了不少药,你才答应帮忙他的吧?”叶秀似乎不管杨李老人了,开始像一个邻家大姐姐一样和我聊着。

    之前我一直没有留意,但在叶秀这么一说下,我还真的似乎发现了不对劲。

    自从莫名其妙的上到那条小路之后。我发现我做的一切都好像是理所当然的。

    一开始也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杨李老人是好人,而且,我跟在他身后似乎是没有多少犹豫,他说什么,我就跟着一起做。

    并且,我还喝了他一碗味道相当古怪的茶水。

    “青叶啊,你还年轻,不知道人心的肮脏,这老混蛋,可是阴险得很。”叶秀似乎真是是在和我说贴心的话。

    我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我这趟进入这条小道,也是从莫名其妙开始的。而且杨李老人见到我之后,就好像深怕我不喝茶水一样。

    在喝了他的茶水之后,杨李老人的心情似乎也变得好了起来。并且,在杨李老人在之后提及要求要我帮忙的时候,我似乎也只是短暂的犹豫。

    如果叶秀说的是真的,那么让我进入这条古怪的小道。那就是杨李老人在一步步的算计我。

    我被人这样算计,并且还毫不知情,这是何等的可怕。

    杨李老人在之前给我说过过,这叶秀最会骗人,但是叶秀并没有给我说什么事,充其量也只是随口点醒了我几句。

    如果叶秀真是杨李老人的老对手的话,两人应该是很了解对方的,这种情况之下,叶秀说这几句话点醒我,完全是有可能的。

    我一时之间陷入了迷茫,看起来杨李老人在一步步的计算我,而且杨李老人还用我做了诱饵,单凭这一点,我也应该对他产生怀疑。

    然而,这个叫叶秀的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一点我直觉就能感受的出来。

    不过,既然杨李老人能引导我认为他是好人,那么,他也能同样引导我认为叶秀是坏人。

    我瞬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以前遇到的东西或者的诡异的情况,我是完全可以看清楚好坏,并且凭借着所有的信息得出判断的。

    这次,这两人似乎都是对的,也似乎都在骗我。

    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叶秀,别白费功夫了,穿青杨家的人,也是这么容易被你骗的?”在我纠结的时候,杨李老人缓缓的站了起来,他手臂上的血液也奇怪的不再流淌了。

    “杨李,我们之间的恩怨。你强行把杨青帝的妹妹卷进来,你就不怕杨青帝回来刨了你所有的坟吗?”叶秀见杨李老人起来,说话的方式也变得阴冷了起来。

    还围困着我们的狐狸,一个个都开始弓起了身子,似乎随时就要准备进攻一样。

    “就算杨青帝来了,他也会帮灭了你们些狐狸的。到时候恐怕连你都逃不掉。”

    杨李老人刚才还似乎要放弃,但是这个时候居然不甘落在下风,狠狠的把叶秀的话给顶回去。

    杨李老人前后的性格和态度一对比,让我更加的不敢相信他了。

    判断一个人是否撒谎,观测他的言行是否一致,这是最基础的办法之一。

    这是杨青帝告诉我的办法。这个时候,用来验证杨李老人的举动,那是最合适不过了。

    这两人我都不能相信了,但我现在要怎么脱身?

    “闺女,在这地网下,这妖婆没什么办法。”杨李老人对我安慰的道。

    只不过刚才在叶秀的一番话之下。我现在感觉杨李老人说的话,似乎有点虚假。

    不过杨李老人说得也对,这种情况之下,叶秀一点也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就连试探都没有。

    “老东西,你以为你这招能次次都有用吗?”叶秀这次倒是听到了杨李老人的话,阴测测的一笑,说道。

    我似乎感觉叶秀还有什么办法,但是看到围在我四周的狐狸,我还是不敢轻易的离开这个绳子的中间。

    这些狐狸看起来凶残到了极点,并且有着之前杨李老人手上的血肉被扯下来的一幕,我可不想去试探这些家伙似乎对我的友好度。

    而且叶秀虽然看起来不想得罪我,但也没有说会放我离开。

    “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吧!”杨李老人并不害怕叶秀的威胁,虽然手臂上带着伤,但还是威风凛凛的说道。

    “喂,小哥,你要找的人,在这里。”

    叶秀不管杨李老人的气势,对着身后笑嘻嘻的说道。

    杨李老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完全铁青了起来,而我,也看见李勇带着他的那些个混混属下,手中拿着各种棍棒,慢悠悠的从小道中走了出来。

    “是你们!”杨李老人惊怒交加。

    “我是拿你那张破网没办法,但你这破网,对他们有用吗?”叶秀娇媚一笑,轻轻的一挥手,继而对李勇一行人说道:“去吧,解决那个老不死的,姐姐就随你怎样咯。”

    李勇原本就不算端正的五官上,瞬间扭曲得更厉害了,随即挥舞着手中的棍棒,一下子冲向了杨李老人。

    那些狐狸忌惮的地网,在李勇一行人的面前,没有丝毫的作用。

    杨李老人终是受了伤,虽然还算灵巧的躲过了李勇的一棍子,但始终还是不复之前的矫健,被李勇身后跟着的小弟一棍子打在手上。

    杨李老人吃痛之下,左手的短刀落在了地上。

    但是杨李老人右手干净利落的劈了出去,直接砍在了来人的肩膀了。这个小混混一声惨叫,瞬间倒地。

    蝴蝶这个时候才肯依附在我的后颈上,我顾不上浑身的疼痛,摆开防御的动作。

    杨李老人虽然劈翻了两三个混混,但是身上还是被打中了无数棍棒。

    没过多久,也在被一棍抽在脚弯出,直接跪了下来。

    这些混混便毫不留情的把棍棒击打在杨李老人的身上,而且,地上的绳子也在这么多混混蜂拥而上的情况下,早也被踩得不复最开始的样子。

    一个混混开始把目标转移向了我,他手中拿的棍子,似乎是某种钢铁制作的,在他看向我之后,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果然,这个混混把棍子高高的举起。用力的向我砸来。

    幸好我早有准备,侧身躲开了这凶狠的一棍子。

    但旁边又有人补了上来,这棍子向着我的脸抽来。

    如果脑袋被打中,我肯定马上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我不得不把我的手伸了出来,挡住这棍子。

    下一秒,我的手骨像是被打断了一样,钻心的疼痛,并且身体也在受力之下,往后面倒去。

    而且,就在我往后面倒下的同时,一只狐狸猛然跃了过来,张开的嘴巴赫然是对准我的脖子。

    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没了杨李老人的地网,这些狐狸真是毫无顾忌的冲了上来。

    我用尽我最后的力气,连忙扭动身子,改变了方位。

    也刚好有棍子在狐狸的面前挡了一下,这才让狐狸没有咬到我,但我已经滚在了地上。

    我早就注意杨李老人掉落的短刀了,滚在地上之后,我顾不上狼狈的姿势,又连续滚了一下之后,把掉落在地上短刀摸到了手中。随后快速的半蹲起来,把短刀横在身体前面。

    只不过我的这个动作,似乎对着这几个混混,还有数不清的狐狸,并没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