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冒险指南 刹那辉煌

第五百零八章 吸血鬼与开挂者

    “她去哪里了?离开多久了?需要多长时间回来?”

    裴辰点了点头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微笑着问道,显得很是温和良善,一时间在他身上竟然完全看不出,之前那个神明震怒降临灾祸,和八神之一的兵主互相厮杀导致了可怕事故发生的罪魁祸首的影子。

    当然了,消息也没有能够传得这么快就是了。估计想来还得有三四天的时间,才能够让世界各地传开关于有最顶级的不从之神在中国交战的事情,少女眼下对此毫不知情倒也并非毫无道理。

    不过裴辰这样的表态的确也很有作用,那个少女不知不觉的放松了许多,然后暗暗为自己的失态而自责起来。她先是好奇的快速的打量了一下裴辰,紧接着才轻声的说道:

    “抱歉,这个我不知道呢,不过时间方面不太确定,可能只要三两天,也可能想要三两个月……请问您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还是与那位巫女大人认识的熟人?”

    这座神社处于一座小山上,有着两百级的石阶和曲折的山道,就是大片大片的苍翠树林将神灵的道场建筑拥住,就在半山腰更加往上一点儿。风景倒是幽美,环境也很是幽静,但是山路难走地势崎岖坐落偏僻。再加上治安情况到了这地方也没有什么保障了,所以久而久之的,等到上一辈的老人们都走不动之后,这神社也就冷清寂寥了下来。

    没有人走动,就没有香火钱,那么经费自然也就不足了,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继续发展扩张了,就算是维持原样都做不到。毕竟只要看看这座小神社的具体建筑风格到底是什么年代的、经过了多长时间,又有多久没有修缮过,就知道了。

    再加上最近这几年还传出过一些不大好的事情,闹鬼的有,闹人的也有前者不用说就知道,应该会涉及一些神秘的领域。而后者无外乎就是一些因为青春期荷尔蒙躁动的家伙,相中了这块平日里基本上不会有人走动的风水宝地,然后通过坑蒙拐骗等方式将或认识或不认识的女士们带来此地,然后……

    然后试图用自己身上那还不知道是否存在的魅力与决意,尝试一下大人之间的友谊的同时,顺便影响挑战一下司法系统什么的。大概上,都是这么一个套路就是了……

    也许是下意识的联想到了这方面,巫女少女紧紧地注意着裴辰,禁不住用力的握紧了手中的扫帚握柄,微不可察的后退了一小步。同时她还很是隐秘的向着身后通往山下的道路,准确的说是往旁边的树林看了一眼,似乎在确认着什么的模样。

    “这个……”裴辰略显异色的看了少女一眼。

    他自然察觉到了对方并非是不知道桔梗的详细消息,而是对自己这个陌生人保密了而已。不过想来也是应该,桔梗之所以会外出一段时间,明显不可能是因为要去购物旅游度假什么的吧,这样的机密事宜不轻易泄露才是正理。

    只是‘巫女大人’什么的,难道说桔梗的亲和力就真的这么可怕,这种刷声望、搞好人际关系的技能犯规了吧?还是说因为无限空间安排的身份设定,所以先天上就有着便利的优势?

    “怎、怎么了,请问是我哪里做得不对吗?”有着一头亚麻色长发的巫女被妖怪这明显带有不同色彩的一眼,看得莫名其妙的就再度紧张了起来,脸色涨红有些艰难的开口问道,言语神态动作之间无一不显出小心翼翼的姿态。

    “没有……”裴辰摇头。

    “不过硬是要说的话,我此次前来并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只是我和那位巫女大人的确也是相识甚久的就是了……”说着他挑了挑眉毛,微不可察的使得实现越过巫女少女的身后,看向了某个方向。

    “啊,那还真是失礼了,请您随我进来说话吧?”少女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扫帚,微微弯腰行礼,“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万里谷佑理,附近城市的七雄神社的巫女,不过目前暂时接管这座、这座……呃,这座神社。”

    一边说着,少女一边往四周查看,想要看看这座有些破旧的小神社的名字,结果却发现因为年久失修地处偏僻经费不足不受重视等等遗憾的原因,在今天之前都一直只有一位巫女驻守的神社已经破败到连供奉箱上面的字样都模糊了,所以很是遗憾的没有能够在这方面给予她任何的提示。

    这真是太失礼了!于是,万里谷佑理的脸色顿时再次爆红,只能够咬着牙含糊而又小声的,说完了那段自觉句末稍稍有些失礼的话。真的太不称职了,明明已经要暂时接管这座神社的了,结果现在才发觉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神社的名字是什么。

    “不必了,既然桔梗不在的话,我也没有什么要停留下来的必要……”妖怪却是摇摇头拒绝了少女的邀请,他摆摆手这么说道,然后一转身就往山下的石阶坡道的方向走去。“等她回来了我再来吧,或者……我直接找到她了的话也就可以了。”

    裴辰一如既往的选择了最直观也最有效率的办法。

    在渊深如海的心灵力量的无形拂动之下,在万里谷佑理丝毫没有察觉的时候,他就早已经对整一座神社乃至是这座山头都给来回扫描了几次,并且轻而易举的读取到了地表、神社建筑、道路等目标的表面上残留的情报信息。

    桔梗并没有刻意抹除自己所留下来的痕迹与记录,事实上身上携带着巨量精纯灵力的她,已经不需要主动动手就能够自发性的做到这样的程度了。只是裴辰目前的心灵专精能力也是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虽然他很少使用于直接对战,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这样的手段了。

    于是在无孔不入的精神触角的仔细检索之下,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就获悉了许许多多的残留情报信息。

    尽管都是些非常琐碎零散的片段,可是经过他的计算力的快速处理,桔梗大概在这里停留了多长时间、期间接触过什么人、什么时候离开、往哪个方向离开……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

    “呃,这个……”

    万里谷佑理伸出去的手臂僵在空中,表情很不自然的抽了抽嘴角。她刚刚才侧过身子,想要在前方为对方引路,现在却又得转身回来,满脸的无奈还带着一丝愕然纠结的神色。

    虽然身体羸弱也没有掌握太强的力量,但是万里谷佑理作为守护关东一带的灵力者集团当中的高位巫女,还是属于稀有品质的‘嫒巫女’,怎么说她都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除了治愈能力之外,她还在灵视能力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

    尽管现在还没有发动这样的能力,可是她还是能够察觉到对方身上隐晦的咒力波动不管是东方的内力,西方的魔力,还是此方的灵力,只要是行使神秘的力量都可以统称为咒力,人皆如此,神皆如此。

    不过这也属于正常,如果对方身上真的一丝一毫的咒力都不存在的话,这才是真的值得怀疑。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真正让少女感觉到略微有些不安的是,虽然这个给人以异样感觉的年轻人身上的咒力波动很是隐晦,可还是被自己的灵视天赋被动的捕捉到了……

    冰山一角。

    是的,冰山一角。也许就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好歹一座冰山怎么的都会将自身体积的十分之一露出海面,但是他现在压根就不显山不露水的,表露出来的也许就连自身百分之一的‘真实’都不到,还不知道有多么可怕与庞大的阴影藏匿在黑暗的海面之下。

    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可不就是被冰山撞沉的吗?

    隐隐的万里谷佑理有种奇异的直感,那种感觉就像是之前和这神社的巫女大人见过一面的那时候的感觉,或者更加准确一点应该是更加久远之前的记忆?很是蓦然的,一双碧绿色的散发着狼一般残忍的幽光的眸子浮现在少女的记忆之中,她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一个寒战,从沉思当中惊醒过来。

    她再次抬起头来,却只看见长满青苔的石子小道上已然空无一人,只是一阵微风吹过,道路两旁的树木又有几片树叶飘落了下来。

    “……”苦笑了一下,少女却也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没有再像之前那样下意识的拘束起来,说话小心翼翼,呼吸都不敢放重。就在她忍不住思考着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的时候,身后却又传来了脚步声。

    “万里谷佑理小姐……”

    声音显得有些轻浮,语气显得有些调侃。巫女小姐转过身去,不出意外的看见了一身西装革履,留着些许胡渣,大约三十来岁的大叔,来自正式编篡委员会的甘粕冬马先生。

    昨天晚上就是这位态度悠闲、名字可疑、看上去就很不靠谱实际上也表里如一的先生,直接来到七雄神社对自己提出了一个不算过分也没有怎么为难的请求,还是很合理的同时让自己也比较感兴趣的请求,因此自己今天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甘粕先生,你总算肯出来了啊!”万里谷佑理没好气的说道,刚才这家伙竟然直接躲藏了起来,就任由自己一个人出来招呼那个让人压力巨大的妖异青年。虽然说在这方面上的确是有必要避开一些,但是这样的做法也太没有担当了吧?

    不过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没有听她说话那样,只是低着头在一脸深沉的沉思着什么似的。巫女小姐微微疑惑,心中一惊,赶紧追问道:“怎么了,甘粕先生,是有什么不对的吗?!”

    “是啊……”甘粕冬马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总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打上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标签,整个人的人生价值都被否定了啊……”

    “……”万里谷佑理。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甘粕冬马的态度一如往日的轻浮与随意,直接就将自己的人生价值断定为了不重要的事情,“说说刚才的那个人吧,万里谷小姐,你……有没有一种比较特别的感觉,譬如说灵视能力有没有看到什么?”

    巫女小姐有些冷淡的说道:“真是抱歉呢,甘粕先生,灵视并不是什么方便的能力,触发几率低下不说,而且还是随机触发的,就像是神谕或者天启那样……别说是刚才了,就算是准备完全让我刻意去看,也不一定能够看出什么来。”

    这里的灵视并非是指窥伺非人之物以及超自然力量存在痕迹的视觉能力,不过单从含义解释上来说也的确颇有共通之处就是了。那是一种能够解读出世间的神秘,有时候还能够看到未来的景象的能力。

    在欧洲一般都是一些曾经侍奉过地母神的魔女以及她们的后裔才能够具备的特殊才能,而这一类人却又特别的稀少。只是万里谷佑理也同样具备了这样的才能,因此成为了嫒巫女。

    “这样啊……”似乎是得到了意料之内的回答,没有人生价值的不重要大叔掏了掏耳朵,样子依然悠闲,可是语气却有些许的沉重: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不过那个人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我总感觉他、感觉他……怎么说呢,也许是那些咒力特别高深的强大咒术师、魔术师?可是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难道是……”

    ……

    ……

    另一边。

    随意的走着,不过裴辰却不是循着桔梗离开的方向而去的,而是随意的选择了一个更加偏僻的方向,看似漫不经心的漫步。很快的,他就已经与之前的神社拉开了数百里的距离,来到了荒无人烟的一片荒地之上。

    锵

    寒光闪烁的妖刀直接出鞘,裴辰打了个哈欠,微眯着眼睛。紧接着也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了什么生物扑打羽翼的混杂声音,光天化日之下,上百只黑色的吸血蝙蝠落到妖怪的对面大约五十米之外的位置上,聚集起来化作人形。

    “啊哈啊哈,运气真好,正想着要去找个神灵开刀呢,想不到立刻就能够遇见一尊强大的神力化身……只不过恕我直言,阁下难不成也是使徒?我的记忆之中,可没有你这样的不从之神呢……”

    容貌出色但是脸色苍白,眼睛也是暗红色的散发出一股诡异的不祥气息,穿着华丽礼服的吸血鬼彬彬有礼的鞠躬,一手搭在另一边的肩膀上,行了一礼的同时戏谑的说道。

    明明是疑问的句式,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而且他看着妖怪的眼神宛若看到了什么称心如意的猎物一般。不过作为回礼,裴辰同样的也对他抱以关爱智障的怜悯目光。

    “明明是吸血鬼,不在欧洲活动却跑到日本来,你这家伙是脑抽了吗?”妖怪也是毫不在意的摆摆手,“至于我是不是使徒这个问题……怎么说呢,我上两次任务才见过你一面,你说我是不是使徒?”

    “嗯?怎么可能?居然是熟人吗?”暗夜贵族眸光闪动着,快速的回想了一下,然后果断的摇摇头,“我可没有关于你的记忆,而且那一次……”

    “不是任务场景当中,而是任务结算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强制集合在同一个临界次元之中……”裴辰撇撇嘴打断了对方的话语,他的视线不住的在这个血族的身上巡视着,无意识的挥舞了几下手中的妖刀,仿佛是在考虑着待会儿从哪里下刀比较爽快。

    作为兵主化身显现于世间的分身体,单体战斗力非常强悍,自然也得配备最顺手的高杀伤性兵器了,于是望舒剑还在本尊身上,妖刀就被他带过来了在这个世界,装备的共享似乎被一定程度的限制住了,就连分身体召唤都是如此。

    裴辰目前只击杀了一个神灵,‘回收’了一部分神力,所以只能够创造出一个神力化身,也就是只能够召唤出一个分身体来。因为除却自然领域的权能之外,代表着神祗职能以及图腾存在的也就‘兵主’、‘勾陈’和‘蛇’了。

    只是‘勾陈’目前残缺不全,‘蛇’又代表着他的本体,那么自然也就只有兵主的神力化身可堪动用了,至于其他的权能才都是能够共享的领域能力。至少在继续强化神力,重新分配力量占比之前,都能够共享。

    “哦,原来是魔禁的那个时候……”暗夜贵族脸上的迷惑神色瞬间消去,恍然大悟的说道,然后一脸的不可思议的表情,“这么说来你就是当时的那个小家伙?好像的确有些眼熟啊……不过,请问你这是开挂了吗?!我记得当时你好像才、才……”

    “没错,我选择的血统是开挂者,经过我不断的投入资源强化,现在终于到了万挂之王的终极形态了……”一皱眉头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眼神一转,裴辰又一本正经的胡诌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