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仙武世界 宁悦岳

第四百四十一章 仙道气息,离别

    “世事皆有机缘,不争不显不露,若是遇上得之造化,没遇上便也甘之如饴!”李若愚似乎心思有些沉重地补充道,全然不像往昔那般随意淡然。

    白凡想了想,暗道他应是通过‘六根慧经’恢复了一些白帝的记忆,从而知道了什么,才会有此变化。

    不过这是李若愚自己的私事,他不便多说什么,同时仔细品味着方才话,渐渐地明白了几分他的意思,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贪心,该贪则贪,不该贪,则尽早放弃。

    譬如这‘六根慧经’,其实不适合白凡的,他的上一世只是一个一无所长的**而已,再往上数十辈,也只是凡人。就算觉醒了六世,又能得到多少造化,完全不能和李若愚相提并论,至于那六道神通,白凡见识过殷随云的之后,也便没有太放在心上了。

    显然,只有所觉醒那一世的自己越强,相应的神通才会越强大,这对白凡来说,仍是个坏消息。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应该试一试的,毕竟‘六根慧经’觉醒的,并非从今生往上数六世,而是在所有轮回中,找出与今生有缘的那一世觉醒,只不过最多只能觉醒六世罢了。

    焉知白凡最早的那几世就不是神话时代?要知道三皇五帝的传说,还夹杂着难以解释的妖魔神仙呢。

    “多谢”,白凡收起古画,诚恳道谢,同时突然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问道:“道友上次离开时说的……小心黑帝,是何意,还请道友明示!”

    李若愚闻言,皱起眉头沉吟半晌后,摇了摇头道:“我脑海中有一些杂乱的记忆片段,其中仙古末年的动乱中,黑帝在最后似乎发生了某种可怕的变化,我知道你与地府的关系匪浅,才提醒了一句罢。不过黑帝终归已经死了,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

    “什么可怕的变化?”白凡登时愕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隐秘。

    “恶念夺舍,说之不详!”李若愚留下一句莫名所以的话后,明显顾及某些忌讳,不想再说,准备离开。

    白凡见之,只得作罢,同时急忙将心中另一个疑惑说了出来,“道兄,广寒宫道空,此人是谁?”

    李若愚脚步一顿,身上的气息蓦然大变,一股超然飘渺的气息,在他身上,似与天道相合,不分彼此,极尽沧桑高远。

    此刻,白凡不知道他的双眼中露出追忆,声音古远,仿佛带着岁月的气息,淡淡说道:“无情道一,极情道空,天生双道并世,大道不复三千,至双道陨落,仙道万古如长空!他是道一仙帝的师弟,也是黑帝的师父,更是寒月仙皇的道侣……”

    轰!

    这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惊雷一样在白凡心中炸响,连绵不绝的震撼,将他惊讶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回过神来时,却见李若愚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他神念再看向储物戒子中的那半块玉佩时,只觉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此物为什么就到了他的手上,是因缘巧合,还是命中注定?

    少顷之后,他手中端详着此物,蓦然触发了‘前’秘。

    “噗嗤!”

    仅仅是一刹那,白凡就喷出一口鲜血,旋即从秘法的幻境中退了出来。

    他身体颤抖着,脸色无比苍白,心中一阵一阵的触痛,仿佛失去了至爱之人一般,让他有种心已死去,万念俱灰的感觉,仿佛就变成广寒宫前的那个男子,天地寂寥,孤苦渡余生。

    方才,他只看到了一个画面,一间墓室,一方冰棺,里面有一个仿佛只是平静睡去的女子,绝美,美到凄凉,她的眉心有着一轮中间镂空的圆月印记,与他手中的半块玉佩极似。

    “她就是寒月仙皇么?”

    白凡眉头大皱,他感觉这个画面是在暗示着他什么,恍惚间,那冰棺中的女子似乎换了容貌,白衣胜雪,清丽淡雅如雪山冰莲……

    下一刻,白凡猛然惊醒,再回想时,却怎么也想不起那女子的容貌了。

    许久之后,他将玉佩放回储物戒子,长舒了一口气的不再想刚才之事,回到卧房,心绪略有一些不平的继续修炼,感悟天道气息。

    ………………

    两年后的某一天。

    一道玄妙莫名的气息从白凡身上生出,而后冲天而起,穿透屋顶,直入仙鸿城上空的蒙蒙虚空中。

    白凡感觉元神深处猛然一震,如火山喷发,地震山摇,产生出的一丝丝明悟,就像是春风吹拂,暖意融融;又仿佛一道清清的溪水从心上潺潺流过,十分舒畅。

    更像狂风吹开云雾,脑际和心境豁然开朗明亮,犹如经历了一个漫长黑暗的隘道里走到出口处一样。

    这是仙的气息,他已经触摸到了仙境的门槛。

    这意味着,此时只要离开仙鸿城,在鸿蒙仙宇的任何地方,他都可以放开自身气息,召唤天劫,渡劫成仙。

    此刻仙鸿城正值宁静的黑夜,这一道仙境气息,如耀眼的流星一般,让所有修炼出元神的修士都感应到了。

    某处简单朴实的院落中,负手而立站在庭院中的李若愚,望着那一闪而逝的气息,淡淡道:“他只差最后一步了,世间又多了一名仙境强者。”

    他身旁,御天阁阁主,即他这一世的父亲,沉眉道:“不是还要渡劫吗,也是九死一生,他再惊艳也不能和你相比,岂能视仙劫为无物?”

    李若愚看了他一眼,叹道:“您错了,修炼‘六根慧经’后,我知道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我走的是白帝的路,而他走的是自己的路,如在仙古,他仅凭自己便可与仙帝争锋,只要不死,将来他会比我走的更远。即使在现在,我也不如他,毕竟我只是半个白帝而已啊。”

    御天阁阁主默然无语,一句‘我不如他’,虽区区四个字,却有万钧之重!

    半晌之后,他才沉吟道:“你不必妄自菲薄,或许半个白帝对你而言才是好事,这样你才能脱离白帝的桎梏,和他一样走出自己的道,焉知这不是天命特意的安排?”

    李若愚目光深邃,若有所悟。

    城中另一边,一间精美华丽的女子闺房中,仅着贴身小衣,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肤的吴月如站在窗前,自言自语道:“仙道初成,原来他已经达到这种境界了,传闻李若愚更是在两年前,便已经成仙。逍弟,集我们二人之力,竟然连他们中的一个都远远比不上,这天道是否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就让他们早早的就站在云端俯视众生,而不给我们一丝一毫的机会?”

    这时,虚空中不见任何人影,却诡异地传来了回答之声,“站在云端,也有被狂风吹落的时候,你好好走自己的路即可,不死,终会成仙。”

    吴月如嫣然一笑,道:“多谢。”

    “不必,我这一生,不需要你说半个谢字,直到彻底消失……”

    城中,思绪起伏,难以平静的不止他们几人,幽静里,夜色中,传荡着种种神识传播的轻叹。

    “仙境啊,自仙武空间出现才多久?不到四百年吧!传闻仙古最快的也用了一千年。”

    “自我练出元神已经三十年,却始终不敢踏出合体那一步,他却已经要踏入仙门了。”

    “魂宫百年,我还在这个境界徘徊……”

    “可以确定,两年前,李若愚已经成仙!”

    “……”

    “和他们其中之一生在同一个时代,就已经是其他所有修士的悲哀,何况还是两个。而今这天道之下,只怕再也没有其他人的立足之地了。”

    ……………………

    在此之前,月色般的朦胧光影下,白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有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从身后抱住了他。

    白凡只觉一双玉臂钩住了自己的脖子,背后传来惊人的弹力挤压,而后耳畔就响起了飘絮动情的低吟:“夫君,你要走了吗?”

    原来飘絮不知从何时开始,一直就在房中等待白凡从闭关中醒来。

    白凡心中一叹,蓦然升起了一丝淡淡的愁绪,这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离别之愁。然而即便再不舍,他也终究要离去,踏上前往仙界的征途,人仙分身与叶幼娘的双修结束就在数月到一两年的时间之间,他必须回去了。

    转过身来,白凡就看到了飘絮足以魅惑众生的玉靥,以及含情脉脉的双眸。

    不等白凡说什么,飘絮已经主动送上香唇,没有半点矜持和羞涩,将自己柔软的娇躯如同美女蛇一般紧缠在白凡的身上蠕动着,伴随着愈发成熟魅惑的幽香,那香艳的感觉和浓浓的欲念情意,让白凡眼中不禁欲念丛生。

    感悟到仙劫气息后,他愈发明白仙道的真意了,什么‘超然物外太上无情’,‘以欲入道放荡不羁’皆是片面之词。有情无情皆是道,只有能与自己的道心相合便可,就像道一和道空,同门师兄弟走的截然不同的道,却同样成为仙道至尊。

    故而这时的白凡,面对挚爱时,愈发像一个凡人般,一切随心随性,完全不再以仙道之念来压制本性了,这蓦然的转变,好似返璞归真般的轮回顿悟。

    绝美娇妻在怀,白凡不再客气,伸手就揉向娇妻丰腴雪臀,入手之处,却一片温润滑腻,却是飘絮不知何时,早已将衣衫脱尽,甚至白凡的衣物都三五下地被她扒下了。

    “夫君,给絮儿吧……絮儿要给你生个孩子……啊……”

    白凡陡然感觉下身进入了一个无比温暖华润的所在,一阵一阵收缩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而絮公主所有的清冷与理性都在缠绵当中化为乌有,樱红的小口中吐出了细微的诱惑之极的呻吟声。

    呻吟声、高唱声、叹息声夹杂期间,当日光照射进来时,终于迎来了风雨过后的宁静。

    在白凡身边,是一幅无比美丽的图画,飘絮那宛如神物一般完美无暇的美艳娇躯,在从窗户射进来的晨光的映照下是那么的绝美无伦,即便是修士,她双所有的力气也都已在先前的疯狂中耗尽了。她知道白凡即将离开,更想在这一次得偿所愿怀上麟儿,故而抛去了一切理智,疯狂索取,直到娇喘细细陷入了甜美的梦乡之中。

    白凡目光闪烁着难以言表的复杂情思,在娇妻眉心轻轻一吻,自己穿好衣物后,便走上早已被移到此处来的传送阵,或许这样的告别才是最好的。

    须臾,白凡在传送真的光芒中消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