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血蝠

第一百六十一章 霍克森小村

    箱子后背镶嵌的是一大块镂空雕刻工艺的蝴蝶玉佩,十来公分直径的一枚大家伙,看着像清代晚期的工艺,价值虽然比不上左右那两枚,但做工细腻,也是精品!

    两扇小门上各有一只玉老虎,镂空雕刻,被竖起来镶嵌的木门上,各有十三四公分长度。

    也不知道这两只老虎从哪找来的,玉质虽然稍次,二号白的样子,但却是标准的“粗大明”工!

    一对明代的玉老虎,更是难得!

    张楠似乎记得在木质家具上镶嵌玉器这种装饰方式,是从明清时期开始的,不过明代那会极少见。也有人说最早似乎在唐代就有了,但张楠没见过。

    这事自个也就记了个大概,不能说绝对正确:人的记忆总会出错,还好这个问题不是特别重要。

    而这项工艺真正开始大规模出现是在清代:清代皇帝对于玉器的迷恋大大超越前朝,特别是那个乾隆皇帝对于玉器更是垂青有加!

    简直入迷!

    乾隆在皇宫中不仅收藏有大量的传世古玉,还令内务府造办处、内廷如意馆生产了大量的时玩玉器。

    在用玉石雕琢成各类单独器皿的同时,清宫内务造办处还将玉雕技术与家具相结合,生产出一大批嵌玉家具。

    这种工艺就是将玉雕饰件镶嵌在家具上,这些嵌玉的家具一般分为两种:第一种是采用玉石材料雕琢成各种人物、圆璧、瑞兽、花鸟等图案,镶嵌在椅、凳、桌、案、盒、匣类家具的表面。

    比如在坐具的靠背扶手处、桌案类家具的束腰处、文具盒的盖板处等镶上精美的玉雕,起到点缀陪衬的作用。

    这会张楠手里的这个首饰箱就属于这一类型的嵌玉家具,小型的那一种。

    第二种则是嵌玉屏蔽类家具,比如嵌玉屏风。

    上行下效,这种装饰风格在乾隆年传播得很快,不仅仅京城的王公贵族们喜好这类家具,全国各地都有类似的家具出现。

    而到了清代中后期,广zhu那边也出类似的家具用于出口,不过那会用来出口的嵌玉家具数量还不是特别大。

    到了民国时期,玉器佩戴的人少了,结果能用于镶嵌在家具上拿去出口的老玉数量多了,出口量增加不少。

    而初解放那会外汇奇缺,这老玉佩更是三瓜不值俩枣的,加上大伙手里也没什么钱,被文物商店什么的一收购,很多就送去了工艺品厂和出口家具厂。

    那会国内就根本没几人买玉器,不过外国人可没华夏人的对玉的情结,单古玉没人要呀?

    怎么办?

    那就干脆当装饰品,学习前人经验,管你什么时候的玉器,只要镶嵌得上去,全给镶在那些出口用的小型木质家具上。

    真是什么都镶嵌!张楠手里的这个首饰箱,每层抽屉面上都镶着枚小玉环,各枚之间微微有所色差,仔细一看就是5枚老玉戒指!

    这下花哨了,外国人也喜欢这花里胡哨的风格从香江一转就能获得宝贵的外汇,绝对的废物利用!

    对,那时候数量惊人的明清老玉,在很多人眼里就是基本无用的废物!

    至于盒子上为什么出现不同时期的玉佩?

    那会的工艺品厂和文物商店可都是国营单位,绝对是有什么用什么。而另一边的洋鬼子可搞不明白那些华夏玉器里边的寓意,好看就成,管你哪个年代、什么质地的!

    这边工艺品厂也只看装饰效果,才不管你是明代的还是清末的,民国的也无所谓,能用就行。

    可怜好好的老玉佩,就这么成了装饰品漂洋过海到了英国,几十年功夫就辗转到了旧货市场,如今就值了个五十磅。

    张楠估计这会在华夏,这几枚玉佩加起来也能值个两三百,不过不好碰到。

    至于在文物商店里,这价格估计比50英镑还高出一大截!不过还真不能说那个摊主他不识货、漏了东西,只能怪英国人压根就不好玉石这一口!

    那人就是了个旧首饰箱而已,还赚了钱。至于这东西刚到英国时值多少磅?怎么辗转到了这里…

    这些问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的英国人眼里它就是个旧箱子!

    管你什么玉,人家就当装饰品、漂亮的石头文化背景不一样,还真不能说人家不识货。

    旧了就不要了,很正常。

    这就和那个“几万美元一条美国十九世纪破旧牛仔裤”的事情一样:美国藏家也不能说华夏人不识货,因为华夏人根本就不玩这个。

    而且这会这一类镶嵌玉石的小型家具华夏还在出口呢,不过因为已经没那么多老玉让工艺品厂使用了,或者说目前用了不合算:为了省事,工艺品厂这会大量使用的是岫玉,硬度低好,反正在外国人眼里什么质地的玉石都一个样。

    张楠在车里噼里啪啦易洁师,项伟荣也算明白了。

    “看来这几天要多转转,能从英国佬手里淘回去不少好东西。”

    “等这次去看完房子,在伦du还要逛两个重要的古玩市场,估计至少花费个五六天,之后我们去法国,那里有全世界最大的跳蚤市场。要是连那个光彩花瓶这个档次的东西都要,我估计我们能装一海运集装箱回去!”

    关兴权插话了,“我看价格不高,这帮外国佬也不是特别懂,咱全给买了!我这100就算做贡献了!”

    张楠没接,不过说:“这样,咱们这趟就大干一场,不过咱先说好了,除非碰到极端重要的物件,在英法两国,没人最多花费50万美元,真别什么都买回来,那就成收破烂的了。”

    项伟荣两人同意。

    “这样,咱可先说好了:谁买的就归谁,没地方放就先堆我那边弹药库里。等山顶别墅造好,我还给姐夫和关哥你都准备了一块地皮,都造一幢美式的大房子,就我长岛那类差不多的,到时候东西自个搬回去,别放我那!”

    没等两人反对,张楠十分强硬的表示:这个问题没得商量!

    不过还有个小想法:“姐夫,不知道能不能想点办法,我想把家里山顶那块地后边的那片戴望村的杂树林子也买下来。”

    “那有困难,不过能想点办法。”项伟荣想了想道,“其实前段时间戴望村的支书和我碰过头。”

    “什么事?”

    “哦,我和他认识,他们出村下山基本上都会从车队门口过,有时候运东西也是到车队停车场来搬,时间长了也熟悉。

    你也知道他们那个村子不像你那边,根本就走不了汽车,拖拉机都够呛,就想修一条能过一辆货车的简易上山公路。”

    “来化缘?”

    “那倒也不是,就是设计路线上有几个转弯的地方要用点炸-药,县里给的指标最多勉强够用,想拖点关系多弄个100公斤和些纸雷-管,我去找郭局长给办了。”

    这会炸-药、雷-管这一类爆-炸品、危险品也是物资局专营,加上剡县本身就有个工业炸-药的785厂,100公斤就是郭局长一句话的事情。

    不过你要是没熟人,一公斤这玩样就能难道个村支书!就算跑上级要指标能办下来,一圈流程都能让你跑细腿!

    如今郭局长走的是简易流程,半天就给办妥了。还不违规。

    这下那位支书就算欠下了项伟荣的一个人情.

    项伟荣想了想道:“这样,这村里土地要出让需要县里出面,这道问题不大,不过赔偿款要给的高一点,我回去后就去找人。”

    一听项伟荣说的大概数额,张楠真是没话说了:那是片杂树林,而村子主体在山顶另一边,那些村民砍柴都懒得来这片林子。

    再过些年柴草都没人要了,在那里变成高档别墅区前,那一大块地纯粹浪费了差不多20年!需要的赔偿金低得令人难以相信!

    “那就买下来,让那位村支书去做村民的工作,多出点钱没问题,免得出问题。”

    张楠是最怕麻烦,而华夏村子里的事可是说是世界上最麻烦、头疼、复杂的事情之一!

    不过项伟荣有不同意见,“还是让县里去办,一旦接触村民,不管如何都会出问题,大不了多出点钱。有钱了,村里的领导做起工作来也容易,还有积极性。”

    张楠和姐夫是在后座聊天,关兴权同约翰在前排侃,互相不干预,也免得约翰因为听不懂剡县话而冷场。

    几十分钟后,霍克森小村出现在公路边。

    一幅典型的英格兰乡村风景油画,张楠虽然是第二次来这里,但还是再次被这里完全不同于华夏与美国乡村的景色所吸引!

    到了那处小农庄的低矮篱笆前,项伟荣不禁道:“阿楠,你还真会选地方,这里真不错!”

    约翰递上了一大串钥匙:“所有钥匙都是新配的,房子里边也重新整理、简单装饰了一下。小农场里目前除了老鼠和飞来的小鸟,没有任何动物。每个星期家政公司都会派专业人员来这里,通风、里里外外打扫整理一下,完全按照您的要求。

    如果您不在这里常住,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晾晒一次房子里所有的卧具棉被这些物品,保证您任何时候来都可以入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