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末工程师 米酿

第二百一十八章 抓捕刘家

    没多久,韩金信就小跑着来到了参将府的二堂。

    “韩金信见过将军大人!”

    “韩金信,静海县的巡按御史刘家你知道么?”

    “小的知道,他家在月牙河边有良田一千亩。”

    “他一个言官,哪来这么多田地?”

    “崇祯三年静海县发大水,月牙河溃堤把河边的田地全淹了。等洪水退了以后,刘家就勾结当时的县令,以那些良田是无主地的理由霸占了千亩河边良田,把河边的有田农民全变成了他家的佃农。”

    李植冷笑了一声,说道:“好!这刘家人屁股不干净!你去搜集证据,把刘家的肮脏事情整理出来,无论花多少银子都要办成此事!”

    韩金信点头说道:“下属得令!”

    韩金信办事十分高效。二十天后,韩金信回到了李植面前,把这二十天搜罗的刘家罪证呈现在李植面前。

    这刘家屁股十分不干净。他家原先是个贫寒家族,但二儿子刘秉传当官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不但倚靠权势抢夺小民一千亩旱田,还联合衙役威逼利诱欺诈镇压,吞并了附近笼水镇上的十几户商铺,垄断了笼水镇的粮布等各种生意。

    光是因为被刘家抢夺财产,上吊自杀的平民就有三个。

    这刘家仗着有权势,吃相十分难看,韩金信稍微一搜集就找到了大把证据韩金信找到了这些受刘家欺压的平民,花了二百两银子买下了他们之前拥有,现在因为被刘家霸占而无用的各种原始契约、地契。这些第一手资料齐齐指向一个事实:刘家欺行霸市,欺压乡民,非法吞并价值一万五千两的河边土地,还靠欺霸乡里每年获利几千两。

    这是一个大大的劣绅。

    得到了刘家作恶的证据,李植反复观看,十分高兴。

    “叫钟峰带一千士兵来,随我去刘家拿人!”

    李植骑着大马,让家丁举着旗牌和五方旗,带领一千士兵浩浩荡荡往静海县刘家走去,上门拿人!

    到了刘家院子,刘家人关死大门不开。那大门十分厚重,外面包着铁皮铜钉,一般人是踢不开的。

    李植让士兵们搬来梯子,从院墙上爬了进去。

    爬到一半,院子里的家丁居然朝李植的士兵射箭,把爬墙的士兵逼了下去。李植勃然大怒,让士兵们随意开火!

    士兵们又找来二十副梯子,带着装好子弹的步枪爬梯子。

    二十一个士兵们同时爬上墙头,同时朝院子里射击,压制院子里的几个弓手。枪声响起后,只听到一片惨叫声在院子里响起,几个刘家家丁倒在了血泊中,再无生气。其余的刘家人见这边火力这么凶猛,慌慌张张地逃到了后面的院子里去了。

    刘家人想从后门溜出去,一打开后门却看见密密麻麻的范家庄大兵已经站在那里守着,把整个院子包围了。昨天还耀武扬威的刘家人,此时已经是插翅难飞。

    爬梯进门的士兵们爬进院子打开宅子大门,让后面的士兵进了刘家大院。

    李植率领两百士兵杀进大院里,在各个院子里大肆拿人。又打死了几个负隅顽抗的刘家家丁后,李植的两百士兵冲到了最后一进院子,把刘家老头子以及刘御史的大哥,三弟全部抓了出来。

    刘家家主刘见深被士兵扣着,剧烈地咳嗽了几声,这才大声说道:“李植,你敢拿我?你眼里有没有王法?天津巡抚和礼部尚书都给你传过话,你不怕得罪他们吗?”

    李植笑道:“就算是得罪他们了,他们能拿我怎样?”

    刘见深的长子嘶吼着说道:“李植,你不要嚣张,我二弟刘秉传不会放过你的!”

    “一个小小御史,还不在本官的眼里。”顿了顿,李植说道:“你们吞并贫农的良田千亩,兼并小商贩的商铺十几户,造成三人绝望自杀,证据确凿无可辩驳,我有一百个理由杀了你们,你们还敢嘴硬?”

    听到李植的话,刘见深和长子对视了一眼,神色慌张。李植私自行刑杀人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就在县城处决了三个县令家人。但三个县令官小,被杀了家人也无力反抗。而巡按御史则不同,御史权势显要,刘秉传更是位列清流,素有人望。刘家人想不到李植竟这么不把清流放在眼里,连刘秉传家里也敢杀进来。

    刘见深咳嗽了一阵,抬头说道:“李植,李将军,你放了我们,我们让你修水渠,再不干涉你!”

    李植笑着说道:“太晚了,我现在要你颈上人头立威!”

    刘见深听到这句话,脸上一白,浑身哆嗦起来。

    在天津西路这片土地上,李植不容许有敌对势力存在。只要李植找到把柄,就敢杀人行刑。在李植虎贲师的实力面前,规矩显得苍白,权势显得无力。

    那些打伤李植佃农的家丁也不能放过,李植把这些家丁全部绑了起来。李植在刘家抓了三十多人,全部关进刘家的一间厢房里,派荷枪实弹的士兵守在外面。

    接下来,李植开始抄刘见深的家。刘家自从刘秉传做官后就开始欺霸乡里,十年来搜罗的财产当真不少,李植在各个院子里搜了一天,找出了价值七万两白银的各色财产。加上价值一万多两银子的河边旱田,这一个正七品御史家人的家中竟有价值九万两银子的财产。

    韩金信说刘家原是贫寒,那这十年刘家的聚敛实在惊人。

    珍珠象牙、香料丝绸和玻璃瓷器被抄出来堆在院子里,堆了一地,刘见深见自家的宝贝全被虎狼般的李植士兵搜出,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李植准备把这些抄家所得上交给天子,让天子发一笔财。

    抓住了刘家人的把柄,李植要在笼水镇举行行刑大会。

    韩金信已经把河边旱田的原有地主全部找到了。除了三个自杀的自耕农,其他两百名农民都被李植请到行刑大会观摩。另外,被刘家霸占店产的小商人也被请了过来。李植将现场把他们的财产还给他们。

    五月二号,李植把刘家的六名成年男丁和家丁全部押到了笼水镇菜市场门口,让刘家欺压过的百姓看刘家的最终下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