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娱乐玩童 金色火烧云

第九二五章 占卜师

    “不要辅助?你是要单练大玩家的技术吗?”泰勒笑道,“我觉得还是跟辅助一起比较好,既可以练习大玩家的技术,也可以练配合。”

    “不,”肖遥摇头道,“我说的像前天那样,是后面庄家切牌和临时加牌的情况下,不要辅助一个人玩!”

    “庄家切牌加牌?”众人意外的看着肖遥。

    “扬,那种情况下,一个人无法应付。”桑德拉道,“前天已经证明过了。”

    “前天我无法应付,不代表我今天还是无法应付!”肖遥道,“我想试一下!”

    “你是要一个人同时做三个人的工作?”于刚道,“你不会是真的想一个人去维加斯吧?”

    来的那天路上,于刚曾经跟肖遥说过一个人也可以算牌。于刚这么说是不是在骗肖遥?既算,也不算。

    教会肖遥大玩家的技术后,肖遥与算牌小组的人试了一次,肖遥一个人是可以应付的。但紧接着,算牌小组又直接让肖遥放弃认输,关键就在于庄家的切牌和临时加牌上。

    赌场里21点赌桌上的庄家是由赌场的荷官担任,并不一定每把都会切牌或者临时加牌。在没有切牌加牌的情况下,辅助只是提升整个小组的效率。即便没有辅助算牌人,大玩家一个人也是可以应付的,只不过就是赢钱的速度和效率慢一些而已。而荷官切牌加牌又确实是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在那种情况下,辅助算牌人则并不仅仅是帮大玩家选桌,通知其上场,还需要在之后的牌局中帮大玩家进行一些辅助的计算,单单一个人是不行的。

    “为什么不呢?”肖遥耸了耸肩,“如果我不要辅助算牌人也能赢,那么我就可以自己一个人去维加斯了。说实话,我并不想等你们给我配辅助算牌人。”

    自从知道了严柯等人被赌场列入黑名单,不会跟他一起去赌场之后,肖遥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去赌场了。

    学会大玩家玩法之后,肖遥在测试时的表现很好,当时都准备次日启程出发去维加斯了,可紧接着,肖遥被当时做庄家的泰勒那切牌加牌的无耻手段给难住了。不过严柯说赌场里确实会有那种做法,肖遥也没法反驳,只以为自己的算牌方法还没有学全,他们故意逗弄自己。

    让肖遥没有想到的是,不是他们故意留了一手,而是应付这种情况需要别人的帮助和配合。这个时候,肖遥并没有心思去追究于刚在来的路上骗自己,而是想了解这个小组配合到底是如何玩法,有没有可能自己一个人同时兼顾两三人的工作。毕竟肖遥是可以一心二用甚至多用的人,别人必须多人配合,自己未必就不能兼顾。

    这也是肖遥第一天那么积极,甚至想要晚上就学习辅助算牌人玩法的原因之一。不过,肖遥心里虽然很急切,但面上并不想表现出来,所以当大家说时间太晚,晚上不继续时,肖遥也没有反对。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肖遥跟算牌小组的人学习了辅助算牌人的玩法后,就开始考虑起这个问题了。

    算牌是脑力活。无论是大玩家还是辅助算牌人,看到的牌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心里计算的东西不一样。别人也许一个时间只能考虑一个问题,但肖遥的脑子好,能同时以不同的节奏演奏两三种乐器,同时考虑或者计算两三个问题也并不是不可能。

    当然,算牌对脑力的要求肯定比弹奏乐器要高,同时考虑计算两三个问题也是肖遥以前没有做过的。该如何进行,如何做,也是需要花费心思研究的。

    昨晚肖遥没有参加晚上的活动,吃过晚饭后就回酒店房间,就是去研究如何同时既做大玩家又做辅助算牌人了。一晚上的时间,肖遥的确是想出了办法。

    肖遥昨晚买了几副牌在酒店房间里自己试了一下,貌似是可行的。如果自私一点的话,肖遥可能当天晚上或者第二天一早就直接出发去波士顿,接着就搭乘最早的班机飞往西部了,可算牌小组毕竟教了自己两天,肖遥觉得还是当面交代一声再告别比较好。这样一来,算牌小组肯定还会对他进行测试,肖遥也想再让他们测试一下,所以今天才跟严柯一起来到了算牌小组的活动室。

    “不要辅助算牌人?”算牌小组的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事实胜于雄辩。肖遥都这么说了,算牌小组的人也不跟肖遥废话了,直接拿出扑克和筹码等工具,跟肖遥赌了起来。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自然是少不了提前切牌和临时增加新牌的。

    一个小时之后,肖遥面前堆起了一堆的筹码。

    “扬,你是怎么做到的?”桑德拉有些兴奋的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想出了其他的算牌方法?”

    虽然算牌小组的人都已经被赌场列入黑名单,但这个算牌并没有解散,他们还打算继续招其他的成员,指导新的成员再去维加斯的。

    提前切牌和临时加牌都不是常规情况,但他们算牌小组的人都是偏学术的,学数学的他们讲的不是运气,而是概率,所以无法应付提前切牌和临时加牌的情况,是不会贸然让人去赌场的。如果肖遥真能改进算牌方法,可以一个人就应付这种情况,那么他们以后也不用非得小组行动了。

    要知道,他们算牌小组招人也不是随便招的。招入一个新人培训后就可以去赌场自然比凑三个人新人培训后去赌场所需要的周期要短得多,也容易得多。

    肖遥的算牌技术是算牌小组的人教的,对他们也不藏私,当下便将自己的办法说了出来。

    “看来,我们以后招新人的时候,得找扬这样心算能力特别强的人了。”听了肖遥的说明后,桑德拉有些泄气的道。

    其实肖遥并没有什么新的算法,基础还是他们算牌小组这两天教给肖遥的那些算法,只不过是在短时间内将两三种不同位置的算牌方法都计算出来。在这中间,当然也存在着一些先算哪个后算哪个,如何避免中间互相造成干扰的一些小技巧,不过,肖遥能这么干的核心还是他那极其强大的心算能力。算牌小组的人的心算能力也都是不错的,但没人能够达到肖遥所说的那种程度,所以肖遥的办法对他们来说只是可行,却无法使用。

    “算了吧,”严柯在旁边摇头道,“像扬这样的家伙,很难再找出第二个来!我觉得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规划,继续小组行动吧!”

    像自己这样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吗?肖遥也不知道。

    肖遥不接严柯的话,站起来对众人道:“我打算今天就离开剑桥,如果顺利的话,可能今天就能从波士顿出发乘飞机飞往LV,非常感谢你们这两天的照顾!”

    “今天就走?”泰勒有些意外的道,“这么着急?”

    “你还真的就只是来学算牌的啊?”严柯笑道,“对我们也太绝情了吧?用完就扔啊?”

    “这话怎么说的?”肖遥笑道,“泰勒他们说这话还可以,你们三个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肖遥可是答应了会考虑给他们的创业计划投资的。

    “泰勒,”肖遥看向泰勒等人道,“我是华夏人,距离美国很远,不太可能经常来,我是艺人,而且是很有名的艺人,工作很多,假期时间有限,尽早去LV,是为了能在LV多玩几天。”

    “明白!”泰勒笑着点了点头,“你只有一个人,不用跟同伴打暗号,赌场发现你算牌的几率要比发现我们小许多,或者是需要的时间会长许多。也许赌场还没有来得及发现你算牌,把你列入黑名单,你就已经结束假期,赢了一大笔钱回华夏了!”

    “希望如此!”肖遥笑道,“以后你们有机会去华夏,记得找我,我会招待你们!”

    “哈!”泰勒笑着拥抱了肖遥一下,“我会的!”

    跟泰勒等四人拥抱告别后,肖遥对严柯三人道:“我不会去马城,等将来什么时候你们回国,有机会我们一起去马城!”

    华夏的马城是特区,该地的赌场也是合法的。虽然维加斯的赌场将严柯三人列入了黑名单,但美国和华夏相距那么远,马城的赌场应该还没有把严柯三人列入黑名单。

    “够意思!”严柯笑着拍了拍肖遥的肩膀,也跟肖遥拥抱了一下。

    跟众人道别完后,肖遥拿出手机订机票。临时订机票,肖遥能订到的最早的机票也是傍晚的。肖遥跟算牌小组的人又待了一会儿,一起吃了个离别的午饭,就返回酒店收拾行李退房,准备去波士顿了。

    这次返回波士顿,肖遥没再让严柯开车送,让酒店帮忙叫了辆车送他去波士顿的洛干机场。

    肖遥订的航班是傍晚六点半的,到达洛干机场时才下午三点左右,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三个半小时。这个时间很长,但又不值得再去找间酒店休息,肖遥便去了机场的一间咖啡厅消磨时间。

    机场的咖啡厅主要就是给等待登机或者接机的人休息用的,这个时间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肖遥进去之后,找了个不太起眼的角落位置坐了下来。

    点了一杯咖啡之后,肖遥先是掏出手机预订了维加斯的酒店,便将手机收了起来。

    肖遥来美国,国内工作方面的事情就全都放下了。现在距离登机的时间还很早。一般这种时候,肖遥是玩手机游戏消磨时间的,但是这次来剑桥学算牌,随身的包里还有昨晚为了在酒店房间里研究单人算牌而买的扑克牌,肖遥便拿出扑克牌在咖啡厅里玩了起来。

    肖遥坐的是一个两人位,面前的咖啡桌不大,再加上咖啡厅里人来人往的,不方便拿好几副来摆21点练习算牌,肖遥只是打算趁着这个时间再锻炼一下自己的记忆力。

    肖遥锻炼记忆力的方法也很简单。将一副扑克拆开,先是呈扇形打开,看上一段时间,将牌合上,然后便一张张翻开放在桌上。当然,在翻之前,肖遥是在心里默念着手上牌堆最上面一张牌的点数和花色,再翻开看对不对。

    “嗨,你好!”肖遥正玩着,忽然感觉面前的光线一暗,然后有个声音传到了耳朵里。

    肖遥抬头看去,发现面前站着一位戴着墨镜的金发女子,右手上还拉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

    “请问,这里有人吗?”金发女子见肖遥抬头,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椅子问道。

    肖遥坐的位置是两人坐,金发女子指的是肖遥对面的位置。肖遥来的时候那里没人,旁边也没有东西,应该是空位,肖遥便摇了摇头。

    “谢谢!”金发女子微笑着坐了下来,将行李箱放在了自己的身边。

    金发女子坐下后招手叫来服务生点了杯咖啡,等服务生离开后,金发女子好奇的看着肖遥问道:“你在玩什么?”

    肖遥就这么一张张将手里的扑克牌往外翻着放在面前的桌上,表面看起来跟所有的扑克玩法都不一样,所以金发女子看了难免会好奇。

    “总不能说自己在记牌,训练自己的记忆力吧?”肖遥想了想,微笑回答道,“占卜!”

    “是吗?”金发女子似乎更有兴趣了,前倾上身,往肖遥那边凑了凑,问道,“你是一位占卜师?你在占卜什么?能帮别人占卜吗?”

    “不能!”肖遥心里苦笑,摇头道。

    “哦,”金发女子失望的说了一声,随即又问道,“这是哪里的占卜术?看你的样子,似乎是亚裔?华夏?日本?泰国?听说泰国的巫术很厉害?”

    “不,我是华夏人!”肖遥无奈摇头道。

    “所以这是华夏的占卜术?”金发女子道,“为什么不能给别人占卜?”

    “不,这是吉普赛人的占卜术,”肖遥脑中快速的想了一下,道,“我刚学跟一位朋友学会不久,还不太熟练,所以不敢随便给别人占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