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庭小狱卒 零九二五

第2154章 彻底栽了

    荀致远的身体,瞬间就被刺目的光芒淹没。

    “这是怎么回事?”站在后面的伏未平,还有两名玄阶术炼师,顿时懵了,刘浪和叶若兰通过的时候,可是风平浪静,为什么到了荀致远这里,就改为电闪雷鸣?

    双方所走的路线,可是分毫不差。

    一秒,两秒,三秒……

    数个呼吸之后,光芒仍然不散。

    “难道一位天尊强者,就这样灰飞烟灭了?”卡在金仙巅峰,十万年之久的伏未平,一时难以置信,那可是他一直追求的境界,面对遗迹中的杀阵,竟然不堪一击。

    “轰……”

    而就在下一刻,随着一声巨响,一道人影,从杀阵之中,飞射而出,重重地落在伏未平面前。

    “是荀致远。”光看身形,就能判断出,这是刚刚闯入杀阵的荀致远。

    不过,经历了一番雷电洗礼的荀致远,卖相十分之凄惨,身上的衣服,已经所剩无几,遍布身体的伤口也在“滋滋”地向外窜血。

    “实力不错啊,这都没死。”

    站在对面,隔阵相望的刘浪,看到此番场景,忍不住给荀致远鼓起掌来。

    “你故意阴我!”荀致远咬牙切齿,鲜血不断从嘴角滑落

    “荀致远,做人可得讲良心啊,我要你往前冲了吗?”刘浪一脸无辜地说道。

    “这……”荀致远顿时语塞。

    是啊,刘浪从来没有说过这不是杀阵,是他看着刘浪和叶若兰顺利通过,自以为被骗了,害怕刘浪独占重宝,才有了这一番动作。

    却不想,聪明反被聪明误。

    说不定,刘浪就是料定了这一点。

    “好,技不如人,我认了。”在荀致远看来,肯定是刘浪动了手脚,一回头,看见伏未平还有两名玄阶术炼师,荀致远眼中射出两道寒光。

    下一刻,就想用这三个人的身体开路,冲过杀阵,找刘浪拼命。

    不过,这三个人早有提防,立刻后退,和荀致远拉开了距离。

    而伏未平,双拳紧握,眉宇之间并无多少惧意,反而充满了兴奋,他还从没跟天尊交过手。

    荀致远面色一僵,原本他就有伤,刚才猝不及防,被杀阵狂轰一通,伤势又加重了许多,能不能打过伏未平,已成了未知数。

    就在荀致远犹豫不决的时候,刘浪的声音再度响起,

    “荀致远,你不会还想用原来的办法,通过杀阵吧?杀阵的威力,你已经亲身领教过了,你觉得,你的办法可行吗?”

    “我……”

    荀致远一口老血喷出。

    尽管刘浪的声音很讨厌,可是,这一番提醒,却并无错误。用人命开路,是他根据外围杀阵的威力,想出来的解决之法,可是,这最后一个杀阵,威力实在太过巨大。

    天尊境以下的修者上去,顷刻间就会灰飞烟灭,就算他有能力制住伏未平,以伏未平金仙巅峰的实力,也是起不到实质作用的。

    “你这个小人!”行动跟不上,荀致远也只能逞口舌之力,转回身,指着刘浪破口大骂。

    “我哪里小人了?”刘浪不解。

    “言而无信,还不算小人吗?”荀致远沉声说道:“这个杀阵,明明不能轻松通过,按照之前,我们的赌约,你已经输了,现在应该任我处置。”

    “大哥,你理解错了吧?”

    天地良心,在打赌这件事上,刘浪可从来想过忽悠荀致远,他还想着收服荀致远来着,肯定得让荀致远心服口服才行。

    “我哪理解错了?”荀致远黑着脸问道。

    “我说我可以轻松通过这五个杀阵,没说你也能吧?刚才这个杀阵,我是不是轻松通过?真算赌约,是你输了才对。”刘浪分辨道。

    “好像是这样。”两名玄阶术炼师很有默契,小声地嘟囔道。连嘟囔的内容,都一字不差。

    “闭嘴!”

    不过,迎接他们的,是荀致远杀人般的目光,俩人顿时不敢吭声了。

    呵斥完两名玄阶术炼师之后,荀致远静下心,咂摸了一下滋味,忽然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还真就是自己理亏。

    “真要讲言而无信,应该是你才对,你是不是看到我顺利通过杀阵,不甘心当我的小弟,才硬闯杀阵,打算从背后偷袭,杀了我,一了百了?”

    刘浪得理不让人,大声地质问道。

    “我……”荀致远更加尴尬了。

    偷袭杀人这件事,他没想过,因为,刘浪只展示了术炼方面的实力,还没有展示真实的战力,荀致远怕打不过,但撕毁赌约这件事,确实在他的计划之内。

    这些年,他纵横三界,净干杀人夺宝的事,又怎会甘心任人摆布?

    “被我说中了吧!”刘浪撇了撇嘴,“你先待在原地好好的冷静一下,我先进去办点事,回来再找你说赌约的事,注意,不要冲动,更不要杀人,以你现在的状态,想活着退出遗迹,是不可能的。”

    “对了,还有你们,也老老实实地在这等着。”转头,刘浪又交代伏未平和两名玄阶术炼师。

    等刘浪的人影彻底消失不见,这几个人才意识到,他们竟然被困在遗迹当中了。

    往前走,是最后一个杀阵,根本无法通过,往后退,其余杀阵的位置早已变换,原路返回的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

    如果荀致远刚才不往杀阵里冲那一下,倒可落一个全身而退。

    可现在,他受伤颇重,所剩的实力比之伏未平,也强不了多少,思来想去,好像还真就得等这刘浪回来救命。

    “栽了,这次彻底栽了。”

    荀致远颓然地坐在了地上,二十余万年来,面对多方势力的追杀,他一直游刃有余,有时候,他甚至有些得意地认为,三界之内就没人能制得了他。

    早晚有一天,他要到凌霄宝殿,到兜率宫,到大雷音寺杀人夺宝,可是,这一宏伟目标,还没实现,他已一败涂地。

    更显屈辱的是,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那家伙究竟是谁。

    在荀致远怅然若失之时,刘浪和叶若兰,已经停在了一道石门之前,石门之后,便是那座通往域外的空间通道,以及镇压通道的圣主精血。

    不过,叶若兰的思绪,还停留在一刻钟之前。

    “为什么我们可以安全通过,荀致远却险些被轰杀?”叶若兰拉住准备开启石门的刘浪,好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