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庭小狱卒 零九二五

第3203章 ?另外一种阵道

    “换个地方?我乃羽族嫡系,凭什么换个地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撤也就撤了,但宋霜已经知道,是宋廉背后搞鬼,又岂能善罢甘休?

    是,他在羽族的前途已不甚光明,但也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早知道,我就不说那么多了。”刘浪唯有苦笑。

    他一直觉得,宋霜能甘心在边缘星域待几十万年,是个极度隐忍的主儿,没想到,却是点火就着。

    “跟我走!”

    宋霜大手一挥,对刘浪说道。

    “去哪?”

    刘浪问宋霜。

    “当然是羽城,我倒要找族长评评理。”宋霜沉声答道。

    羽族嫡系身份是由血脉确定,除非,犯了叛族重罪,否则,嫡系身份是不可能被剥夺的。

    宋廉毁掉他的嫡系印信,到任何人面前说,那也是没道理的。

    “去怎么去羽城?”

    刘浪问宋霜。

    “嫡系印信被毁了,没办法乘坐传送阵,当然御空过去。”宋霜答道。

    “需要多长时间?”刘浪又问。

    “差不多十天吧!”宋霜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答道。

    “十天?”刘浪不由得皱起眉头。

    “有什么问题吗?”见刘浪神色有异,宋霜怀疑地问道。

    “那个宋廉已经对你出手了,你觉得,他能让你安安稳稳地回到羽城?我这十天里,他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刘浪满是担忧地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让我灰溜溜地离开羽族,是不可能的。”宋霜咬牙说道。

    他离开羽族的这几十万年,正是宋廉苦心布局的几十万年,有一些忠心手下,那是一定的。

    所以,如刘浪所言,宋廉真的有可能再出阴招,甚至直接派人阻拦,不过,他并不会因此而退缩。

    “我不是劝你走,只是觉得,就这样直愣愣地奔向羽城,太过危险。”刘浪思忖着对宋霜说道。

    “那你有什么不危险的办法吗?”宋霜问刘浪。

    “有是有,不过,我得先跟你确认一件事。”刘浪想了想说道。

    “什么事?”

    “进了羽城,宋廉还敢对你下手吗?”刘浪沉吟着问道。

    “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羽城乃是羽族核心,从族长到各大长老都住在那里,除非宋廉想自杀,否则,他不会做任何见不得光的事。”宋霜十分肯定地说道。

    “那就好。”

    刘浪微微点头,旋即转向已然关闭的传送阵,喃喃说道:“我觉得,这个传送阵,还是可以用一下的。”

    “用一下?怎么用?”

    宋霜晃着手里已经变成白板一块的嫡系印信,不知道刘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宋廉是术炼师,我也是术炼师,他能把圣纹抹去,我也能把圣纹重新刻上。”刘浪攥着拳头,自信地说道。

    事实上,如果有可能的话,刘浪是不想帮宋霜的,毕竟,宋霜在羽族的前景堪忧,但在来羽族之前,就和宋霜绑到了一起,生意没做完,宋霜是不可能放他走的,既然如此,刘浪也只能全力为宋霜出谋划策。

    “你的术炼水平这么高吗?”

    如果是从前,一个金仙这么说,宋霜肯定会觉得是个笑话,可是,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接触,宋霜发现,绝对不能用境界去衡量刘浪。

    “我的水平,和宋廉比肯定有差距,所以,想完全复原你的嫡系印信是不可能的。”刘浪先摆出一个事实,然后话锋一转道:“但是,稍微刻画一下,让传送阵开启一次,还是没问题的。”

    “真的吗?”

    宋霜不由兴奋起来。

    如果可以重启传送阵,他便可以直入羽城,到时候,当着羽族诸多高层的面,将宋廉的卑鄙行径讲清楚,宋廉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当然了。”刘浪点点头,旋即伸出手。

    宋霜会意,马上将空白的嫡系印信,交到刘浪之手。

    刘浪闭上眼,仔细刻画了一下,旋即挥动手指,在空白印信上,刻画起来。

    宋霜聚精会神地在旁边看着,不过,看了一小会儿,就觉得不对。

    “你画的不是圣纹吧?”

    宋霜不通术炼,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是不是圣纹,他还是能大概分辨出来的。

    “你看出来了?”刘浪手上不停,抬眼瞟了瞟宋霜。

    “主要是你刻画的这些,和之前的不一样……”不是自己的专长,宋霜说起话来,也没有多少信心,只能试探着答道。

    “不一样就对了。”

    刘浪煞有介事地说道:“宋廉能毁的嫡系印信一次,就能毁第二次,如果我按照原样刻画,十有八九,还是功败垂成,而且,还会引起宋廉的警觉。所以,我必须以不一样的阵道骗过宋廉,方能平安到达羽城。”

    “明白了,明白了。”

    宋霜恍然大悟,对刘浪的举动,再无怀疑。

    只是,他并不知道,刘浪话只能说了一半,并且完全撇去了重点,原样刻画,的确会大概率失败,甚至引起宋廉的警觉,但这和用了用圣纹没有任何关系,只要水平足够,完全可以改变圣纹的排布,让青石背后的宋廉无所察觉。

    可关键是,刘浪的水平不够。

    尽管,刘浪来到了星空世界,并且见识了雷族老祖的术炼手段,且有所感觉,但他距离圣阶术炼师,还有着不小的差距,想像圣阶术炼师那样,随后刻画圣纹,根本不可能。

    好在,刘浪有真实之眼,而他能够勘破眼前的传送阵,也全靠真实之眼。

    在真实之眼下,再复杂的圣纹,也会被分解为一个个基础阵纹,而刘浪现在所做的,不过是化简为繁,通过对基础阵纹进行改动,来“悄无声息”地重启传送阵。

    不过,对于不懂术炼的宋霜来说,其中的原理,太复杂了,三两句根本解释不清,而且一旦解释清了,会影响他在宋廉心目中术炼大师的形象。

    故而,刘浪选择用另外一种阵道,来解释自己刻画的为什么不是圣纹。

    作为外行的宋霜,自然是毫无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