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席卷天下 荣誉与忠诚

第251章:说杀光,就杀光(再为无奈之失万赏而加更)

    苻健肩膀中箭落马,听到冉闵的咆哮依然是失神的状态。他算是明白冉闵不是在小打小闹,是要干一件天大的事情,例如反叛石碣王朝在关中割据?

    要说起来,历史真的是被刘彦改变得太多了……

    石碣赵国先是西进和南下都受挫,北上也是败于慕容鲜卑,导致羯族的威势大不如前。随后,石虎可能也是老人痴呆,竟是听信沙门(佛1教)吴进的话对晋人采取更为高压的政策,倒是国内暴乱四起,再有山1东那边的汉部迅速崛起,直至刘彦在泰山郡之战击败征东将军邓恒,石碣赵国的颓势真的是尽显无遗。

    羯族是依靠残暴统治着中原,羌族和氐族虽然是羯族最大的帮手,可不代表羌族和氐族就真的完全臣服羯族,羌族和氐族也有自己的野心。

    “不要杀我!”苻健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马槊抵在胸口,他根本就无法看周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急声道:“我们可以合作!”

    从冉闵军冲出渑池,再到到冉闵杀到苻健身前,整个过程仅仅就是一刻钟不到。

    那是一种在具装重骑面前无人能挡的局面,以冉闵作为整支具装重骑的核心,一开始就展露出所向披靡的态势。冉闵无比悍勇,那些精挑细选出来的骑士也不差,再加上他们面对的是仓促应战的氐族兵,很是轻松就杀到了苻健身前,甚至此时此刻依然有具装重骑踩着沉重的马蹄声不断从苻健左右两侧呼啸而过。

    “合作,我们合作,一起享有关中!”苻健不想死,他很清楚接下来将会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那个时代里不再是羯族为王,是到了各族尽显手段的时刻。他昂视着冉闵,看着面甲之后那双锐利的眼眸,哀求:“我们真的可以合作,你的武勇,再加上我们苻家在关中的基业……不,不!”

    冉闵将马槊往前一捅,苻健的说话声立止。

    后面的几个人正在拍马过来,他们看到冉闵将苻健杀死,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表情。

    “主公,活着的苻健比死了的苻健价值更大,您……”王简有那么点痛心疾首想说什么,最终只剩下叹息:“不过杀了也就杀了……”

    冉闵再次一挥马槊,十分准确地将苻健的首级割下,再挑着头发勾起来拿在手中,丢给了蒋干,吩咐:“传首,让剩下的氐人投降。”

    木已成舟,不管谁究竟是什么想法,显然多说也没有用。

    蒋干将苻健的脑袋插在手中的马槊上,又命令嗓门大的人呼喊“苻健授首,降者免死”,随着他们的移动,听到喊话和看到苻健首级的氐人皆是丢下兵器投降。

    事实上,哪怕是苻健没死,氐人大军也已经面临崩溃的局面,那是左翼率先溃败,左翼的冉闵军已经在绕路到后面打算夹击氐人中军,再有正面的具装重骑冲阵,氐族兵最多的中军根本就顶不住。

    整体局势糜烂,苻健又被杀,大多数还没有从怎么会突然爆发战事的晕眩总回过神来,见到有人投降,产生羊群效应之后也跟着降了。

    “主公,迅速发兵潼关!”王简身上染血,看甲胄完整度,血显然不是他所流。他一脸的急切:“只要控制潼关,关中之地便为主公所有!”

    感谢苻健带来两万氐族兵,那样一来解决这两万部队,整个关中明面上只剩下一万氐族部队。再来是,苻健带来的两万部队从旗号看,绝大多数根本就是通关守军。

    就是因为苻健带来了潼关的守军,冉闵与众多部下商议之后才决定开战。再则,他们的目标是占领关中,哪怕之前与苻洪没有冲突,只要目标是占领关中必然为敌,早晚是要打,不如先下手为强!

    潼关到底还有多少守军很难判断,但肯定不会太多,冉闵委托条攸率领轻骑突进,还让从战场捡起苻健的战旗,再挑出一些愿意合作的氐族人,是打算进行骗关。

    无法骗关亦是无妨,冉闵这七天可没有闲着,整编部队的同时也在打造攻城器械,只要潼关守军不是太多,依靠仓促性总是能够拿下。

    或许是氐族人真没有想过冉闵会在这个时候背叛石虎,条攸仅仅是扛着氐族的战旗和由一些氐族人在前,竟是真的成功进入潼关。他们迅速控制城门,后续的冉闵开来之后又十分轻易地解决掉潼关不足一千的氐族兵,完成了占领关中的第一步。

    “接下来就是控制晓关和蓝田关!”冉闵站在雄关之上,看去显得神采奕奕:“锁死这些咽喉之地,接下来就能够安心与敌军作战!”

    冉闵入关中看去真的是太容易了,可这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充满了突然性。他们也知道这一点,才会战略明确地要先控制潼关、晓关和蓝田关。

    “主公,我们尽可能地封锁消息,能拖多久就是多久。另外……”说话的是冉闵的另一个得力部属,名叫申钟。他眯着眼睛:“凉国那边可会信守诺言出兵?”

    “此事对凉国有利,何有不为的道理?”冉闵笑了几声,说道:“不怕凉国不出兵,只怕他们胃口太大。”

    这就是刘彦与冉闵的不同之处,不是说别的,是指冉闵在起兵之前会做好万般准备,同时也会利用足够的人脉来达到一些目的,比如在联系张氏凉国上面。而刘彦从始至终都是在单干,若是没有冉闵主动联系刘彦,等待冉闵动手之后,刘彦估计也要延迟上至少三个月才会知道冉闵杀进关中的消息。

    “经略关中事关重大,若有不服从者,需得以血腥手段镇压!”冉闵摇着头,一脸的郁闷和嫌弃:“可别像刘彦太过手软,导致要应付来攻的大军,又要面临内部的叛乱。”

    说到血腥手段,渑池一战冉闵军俘获了一万两千多的氐族人,这些俘虏正在被分批带来,来一批基本就是斩杀一批,导致潼关之内血腥味浓到近乎于刺鼻。

    为什么要杀俘?除了冉闵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应该说到做到,比如开战时所喊“屠光,杀尽”,更深层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属于少数派,只能尽可能地弄死更多的不是自己人。

    冉闵绝对不是第一个这么干的人,曾经的匈奴人对晋人那么干过,目前的羯族人还在那么干,羌族、氐族、鲜卑族……有一个算一个,近乎都是在用各种手段想要灭绝晋人。

    种族的竞争就是那么的残酷,不存在正义与邪恶,没有对与错,有的就是用尽任何手段消灭对方!

    “刘彦内忧外患,却不知今次是否能够挺住?”申钟其实是不赞成冉闵那么快起兵的人之一,一直都认为应该再等等。他说:“我们之前一直在挑唆石虎众多子嗣争斗。不止我们,姚弋仲、苻洪……任何一人都是在那么干,属下始终认为需要等待诸多王子陷入纷争内战,才是最适合的起兵时机。”

    “若是平常,那样自然是最稳当的方法,可是……”冉闵苦笑:“之前吴进进言,说晋人已经在恢复元气,才有石虎大肆残害,我们等得起,那些依附我们的家族等不起。再有了刘彦的崛起,再有亮出汉旗,石虎必定会近一步警惕……”

    认真说起来,冉闵是发现自己再忍下去会因为支持自己的那些晋人死伤过重导致实力受损,再来是石虎对晋人出身的将领要比原有历史更加警惕,不但是警惕也在寻找借口不断杀掉晋人出身的大臣,着实是太令人担忧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不管之前有什么布置,时局已经变了,自然是计划要跟着变。

    “刘彦还有余力贩售我们军械,想来不会太糟糕。”冉闵笑了笑接着说:“交易中,我们给了接近两万有经过操练的青壮,本意是助他们渡过难关,比预计中多出一万。配合刘彦手中那些精锐,再有下密坚城,防御该是不成问题。”

    冉闵这边还不知道刘彦已经再次主动出击,是在有内部隐忧的前提下挥军徐州方向,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那种情势下刘彦只能采取守势。

    “也不知道刘彦哪来那么多的精锐?”申钟一脸的困惑:“我们有让李洪、魏骏驰等人查过,可是怎么查都查不出一个所以然。”

    “以后不要再与李洪等人联系了。”冉闵十分严肃地说:“他们已经效忠刘彦。”

    申钟嘴上应“诺!”,内心里面却是有些不以为然,那些人既然被刘彦接受,那就该有成为棋子的觉悟,不利用才是傻。

    城关之下又有一队氐族降兵被押过来,他们被捆绑连成一串,因为不知道进关之后会被屠宰谁都没有反抗。

    冉闵看着下方走过的队伍,脸上可不会出现什么不忍之类的表情,反而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叹息一声,说:“要是刘彦能够撑过这一次,怎么也该吸取教训,明白乱世之中想要建立一番事业就该展现铁血。”

    申钟沉默不语,脑子里想的却是:【最好刘彦是足够的优柔寡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