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席卷天下 荣誉与忠诚

第255章:汉军南下

    别看桓温表面看去镇定,其实他的内心已经是一片惊涛骇浪。

    东晋小~朝~廷再无能,那也是天下人承认的正朔,再瞧不起也不会有人毫不掩饰地表现出来,甚至是因为一些文化底蕴的关系,哪怕是与东晋小~朝~廷为敌的石碣赵国也保持着该有的尊重。

    看看刘彦在干什么?他没有任何掩饰地表露出对东晋小~朝~廷的不屑,甚至是明确表现出对长江以南那些世家门阀的鄙视。

    桓温和袁乔都是长江世家门阀的一员,他们没有暴起并不是因为身在刘彦军中怕死,是刘彦说得太直接了掀开了东晋小朝廷掩盖得很好的伤疤。

    司马皇室目前其实真没有多少世家门阀在乎,维持着司马皇室的存在,理由仅是需要一个“共主”,这个“共主”无能对那些世家门阀才是最理想的。

    稍微有点脑子的都清楚一点,长江以南是世家门阀共治的实际情况,也都清楚这样对国家不利,特别是这种不是分封而治的分封而治让有生力量被大规模内耗,导致互相扯皮什么正事都干不了。

    没有错的,东晋小朝廷的谁不知道这样的坏处?可整体环境已经是这样,不是说稍微心平气和谈一下能够解决,已经成为谁软弱谁就会被灭族的险境。

    恰是因为大环境已经成为现实,再气愤又能怎么样?不顾家族利益去成全什么大义,只能是将自己往别人的刀口上撞!

    桓温压制住怒气:“什么选择?”

    “能看得出来,你很气愤,可是又没有任何的语言来进行反驳。”刘彦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上位者,缺乏那种气度。他似笑非笑地对桓温说:“让你留下来帮我光复中原,恐怕你会认为我是疯了?”

    桓温扯了扯嘴角,连蹦出一个字的兴趣都没有。

    汉部多少部众?其实没有人感什么兴趣。倒是所有人对刘彦麾下有多少能战的部队很关注,猜测该是介于三万到五万之间,再多绝对是没有了。

    那么按刘彦有五万可战之兵来算,五万士兵很多吗?石虎随随便便能拉出数十万可以打的胡人,眼见就要分分钟灭掉汉部了。

    “从你的眼神里,我看到了‘笑话’两个字。”刘彦哑然失笑,笑了一小会才说:“所以说你们这些窝在长江以南的人,哪怕是有足够的心志,可对天下时局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不谈你们长年累月无视自己的同族被胡人欺凌和屠戮,对近些年的变化竟然一点都不重视?”

    桓温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脸绷得很紧,显然是觉得不服气。

    大军一直是在行进的状态,滚滚的车轮向着西南方向,按照速度日行百里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们到了半路时,遇到了押解战俘返回的队伍。

    有情报官向刘彦汇报前线战况,刘彦一点都没有避开桓温等人的意思。

    牟乡和中丘是在昨夜就被汉军攻下,前锋骑兵受到了来自阳都方向的石碣赵军骑兵堵截,双方在临沂以东六十里的平原发生遭遇战,汉军击溃了四千多的石碣赵军轻骑,斩首四百余、俘虏七百余,剩下的石碣赵军逃窜无踪。另外,汉军的步军受于石碣赵军骑兵的袭扰已经停止前进,暂驻中丘等待后续部队。

    “阳都方向本来是有万余的敌军吧?”刘彦在问桑虞。

    “是啊,击溃了四千,袭扰我方步军的有两千左右?”桑虞笑眯眯地说:“本来是想要在开阳那边围点打援,没想到王鸾事先就做好了安排。”

    琅邪郡的石碣赵军似乎有个四万多的样子?要是算上一些临时凑出来的乌合之众,琅邪郡的石碣赵军数量会更多一些。桑虞现在不好判断的是,被击溃的那支骑兵是石碣赵军的正规军,或是临时从一些游牧部落凑出来的杂牌,还得是有更详尽的情报传递过来。

    “整个徐州的赵军已经逼近二十万。”桓温听刘彦与人讨论,有些嘲弄地说:“虽说其中大多是乌合之众,但二十万就是二十万。”

    “我军已经不止第一次击败数量超过二十万的胡人。”桑虞瞄了一眼桓温,撇了撇嘴:“对于没用的晋军而言,二十万胡人挺多。对我军来讲,二十万胡人不过是二十万只待宰的牛羊。”

    听到的人大多是冷笑几声,是该承认汉军看上去好像不弱,但无论是刘彦还是其麾下的谁,怎么那么爱吹牛?

    认知不同,底气不同,想法也不同,很难说谈到一块去。

    在接下来刘彦没有搭理桓温等人,就是让跟着,商谈什么事情也不避讳。

    “元子,我们祸事大了。”袁乔不断苦笑:“没曾想,刘使君会这么……这么……”,该是说不按牌理出牌,还是说不顾世俗眼光,竟是干出这种扣留的事。

    “彦叔,我……”桓温却是神态有些怪,一再迟疑才说:“或许刘使君有我们不知道的底牌,毕竟他可是四年之间闯出如今的基业。”

    袁乔听到桓温用“基业”二字,不由眉头皱了皱。他可是知道桓温是个有大志气的人,与庾鹰相交之后,两人还一同约定要干大事业。对于庾鹰而言,大事业是北伐成功,夺取失地光复中原。对桓温来讲北伐也是毕生志愿,可里面可能会有一些更复杂的东西,反正没有庾鹰那么纯粹。

    “那名唤作余商的人,看着颇有世家大族的气度和气质,中原没有听过有姓余的世家大族,可见是个假姓名。”袁乔一脸的思索:“再听只言片语,刘使君与李闵似乎已经达成同盟?”

    “应该是的。”桓温很在意地说:“我们的情报似乎出现错误和延迟,亦有可能是刘使君要误导我们?”

    张骏与冉闵达成协议,慕容皝敷衍东晋小~朝~廷,两件事情对东晋来讲真的很重要。

    这次东晋小~朝~廷北伐,不管是张氏凉国或是慕容燕国,在东晋小~朝~廷的北伐计划中都占据很重要的地位,比之刘彦的汉部要扮演的角色,要说东晋小~朝~廷那边是怎么划分,就该是慕容皝比张骏重要上三倍,张骏又比刘彦重要上三倍。

    只有亲眼过来刘彦这边,才会知道依照之前的划分是多么的想当然,多么的愚蠢。且先不谈慕容皝和张骏是不是真的欺骗,能不能帮得上这一次东晋小~朝~廷的北伐,只看刘彦率领的五万大军,看汉军的军事器械,再看汉军士卒的精锐程度,刘彦并没有实力那么弱小。

    第一次谈为自己效力,桓温没有回应,刘彦一直没有和桓温提第二个选择。

    打从心里刘彦还是希望能够收服桓温,那就是需要一个过程,或许桓温看多了会改变想法,对不对?

    在中丘那边会合了先前开拔的步军,大军明晃晃地向着开阳继续进发。

    汉军南下并且是一来就打算拿琅邪郡开刀,这样的消息早就传到了王鸾处。

    事实上是,数万大军根本就无法掩藏,毕竟又不是十几人的小队伍,数万大军还能隐秘行军,那该是敌军的主将蠢到什么地步没有派斥候,或是敌军的斥候眼瞎到何等地步?

    “真的成气候了!”王鸾的出身是降将,可是他不像崔宣除了动嘴皮子没有实际领兵能力,从张氏凉国转到石碣赵国之后,几次作战都有立下大功,还算是得石虎信任。他站在山川舆图前面,对着情报看了许久,扭头向站立在身后的部下说:“原以为刘彦是会等晋军准备好再动手,没想到刘彦根本不管晋军?”

    一个名叫王朗的武将说道:“不管是否是阴谋,我们不能眼看开阳被汉军进攻。”

    事实上王鸾和王朗都是属于石遵的人,两人虽然同姓,但是绝对没有血缘关系。

    自从邓恒载在汉军手上,石碣赵军的各个将领就再也没有小看过汉军,王鸾在迟疑的是,一旦徐州军将注意力转到了进攻琅邪郡的汉军身上,晋军会是采取什么反应?

    “今次是晋国第一门阀庾家牵头北伐,我等不得不慎重。”王鸾可比刘彦更加知道现今的庾家在长江以南代表着什么。他非常严肃地说:“由庾冰担任晋军北伐主帅,仅是一个月扬州的晋军从四万暴增到七万,每日的兵源都在增加。若只是人力也就罢了,物力才是最使人担忧!”

    “那……”王朗蹙眉:“军主的意思是?”

    “先将沿线的兵力进行收缩和集中,以防被汉军各个击破。”王鸾满脸的思索:“再快骑通报襄国,请陛下命令孙伏都立刻南下进攻青州。”

    “妙!”王朗大笑几声,说:“刘彦逆贼挥军五万进犯徐州,后背和腹地必然空虚,先攻击其背后,介时刘彦必然心乱,只要刘彦心一乱,汉军也该士气低迷。”

    “那是之后的事情了。”王鸾笃定地说:“晋国那边,肯定会犯老毛病。”

    什么老毛病?不就是习惯性的扯后腿吗?而似乎王鸾也有笃定的理由,因为庾家已经被司马皇室和大多数世家所忌惮,不搞点什么那才是奇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