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席卷天下 荣誉与忠诚

第808章:要不要把长城拆了?

    “是吗?弃军而逃?”

    “禀陛下,骠骑将军回书,言将竭尽所能追捕。”

    刘彦目前已经过了大漠,距离雁门郡该是有个一百五十里左右,他们将会顺着这一条军道,入雁门关再往东而去,经辽西郡、辽东郡入东北,视察那边经过一年多开发之后的实际情况。

    汉国腹地到草原的道路并不算少,那是屡次进军草原时军队走过的路线,后面是被插上了指向的路牌,每隔十里是有一个驿站。因为是由军队开拓出来,沿途的驿站也属于军方系统,一直是被俗称为军道。

    其实刘彦还算是小手笔,没怎么大动干戈去修建通往草原的道路,曾经的始皇帝那才叫举半国之力,从当时的內史郡修建通往河套的直道,是以一种非常严谨的态度和规格来建。

    秦时修建的直道到后世都还保存,对于现如今就更别说,汉国其实是有利用秦时修建的那条直道,于关中向河套的辎重运输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骠骑将军啊……”刘彦不是骑马,是乘坐在车辇之内,有几位重臣一同在车上。他摇着头笑了笑,往下说:“巴不得能追到天涯海角吧。”

    一个人想要隐匿,要是没有知情者举报逃亡路线的话,想要抓住的困难度远比想象中高,刘彦对能不能抓住苻健并没有太在意,强大一时的氐族已经成为过去式,苻氏入西高车该造成的麻烦已经成为既定事实,苻氏就算是想再干点什么,对汉国来讲也就那样,不会改变整体上的大势。

    雁门关一直是诸夏最重要的关隘之一,它是依托周边的险要山体作为屏障,选择最有优势的地段建设城楼,与漫长的城墙一块成为诸夏在北方的屏障。

    刘彦离得很远看过去,众多的山体延长成为一条直线,想要进入雁门关是需要穿过由两面山体包夹的通道。

    如果说穿过通道就算完事绝对称不上险要,实际上过了通道面对的还是群山,能走的道路大多是弯弯绕绕,但凡是高地都能看到军事设施,最为不可忽视的就是处于必经之路中的那一处城楼。

    城楼除了提供通过的城门主楼之外,左侧的高地之上建有要塞,右侧是直接连着山体。

    要塞是一片拥有城墙的建筑群,有着相当多类似于烽燧的建筑,其实那些像烽燧的建筑就是要塞的箭楼,上面可以摆放两到三架床弩,亦能提供二三十名弓弩手站立。它们被布置的方位很久讲究,几乎是将关隘城门前方射界覆盖,同时也针对通往要塞的道路进行针对。

    关隘的守军早已经知道出巡队伍的到来,按照流程是清空了沿途的障碍物,关隘以及城墙、要塞等地是不能有人站在明处,大部分守军是出城门进行迎接,各处只能看到随风飘扬旌旗。

    出巡队伍的前导部队通过城门,同样是按照流程接管关隘以及各处布防点。这并不是不信任守军,就是天子出巡到任何一个地区必要的程序,要是天子专门下令某地守军负责防卫行辕绝对是荣耀,不过类似的例子少到可怜就是了。

    刘彦到雁门关前的时候特意停了下来,抬头看到的是用小篆字体雕刻在石板上的关隘名字。他所看到的雁门关称不上整洁,城墙也不是用砖块堆砌,实际上就是夯土的结构,个别地方是采用石块。

    雁门关城门前的道路是被特意弄的狭隘,大概只能容纳三十人并肩站立,主城门洞只能提供一辆车通过或是七八人并肩通过。

    刘彦重新上了车辇在通过城门洞时特意算了一下,城门洞的纵深该是有个十二米左右,里面的左右两侧合起来有四个藏兵洞。他特意问了一下,得知每个藏兵洞各自能容纳五十人,里面还备有储藏起来的粮食、水和一些军械、柴薪、火油。

    城门洞里面的藏兵洞可不是摆设,主要是担负城门洞的守卫,敌军一旦破门而入,他们就是用血肉之躯来阻挡敌军的推进,实在挡不住了就会放火。

    通过城门洞,进入的是一片被四面城墙包夹起来的瓮城,该处其实就是城门的第二道防线,敌军哪怕是到了这里还要面对四面城墙上的弓弩手,就看有没有那个能力顶着头顶的箭雨去突破第二道城门。

    再通过瓮城的城门洞,刘彦入眼的是一片校场,面积大概是一个足球场的大小,周边是用栏栅围了起来。

    此时此刻的校场是站满门了列队的将士,他们在看到王旗之后皆是单膝跪地,口中山呼着“天子万年,大汉无疆”的口号,由他们进行带头,各处的人都是加入进去,口号回荡在群山之中,荡漾着大地。

    除了校场之外,包含校场在内的这一片区域其实就是一片永固式的军营,按照防御体系构建起来的一道道防线,又有成列的兵舍,少不了一些武库、粮仓之类。

    雁门关在先汉时期众关之首,汉初的雁门关可不是现在这模样,不说包括关隘城楼在内的防御城墙没现在高,就是各处高地也仅是少量的要塞。

    有相关的历史文献提供查证,汉初的雁门关仅是两丈的高度,并且是四处豁口的状态,导致当时的汉军是要用血肉之躯去堵,屡屡被匈奴人随随便便地突破,肆虐的县可不止雁门郡,是差不多整个北疆都要遭受肆虐。

    汉初并不是不想对雁门关加高加厚,甚至是日思夜想都要加强防御工事,问题是国力上面略显不足,再来就是担忧会刺激到匈奴人,很多时候雁门关的守军都没超过三千人,都是发生战事之后才紧急从其它地方调动过来。

    大概是到汉文帝时期,由于当时汉匈关系缓和下来,雁门关历经十余年修修停停……主要还是不想刺激匈奴人,才将雁门关的各处城墙普遍加高到三丈,一些高地上也建立了要塞。

    一直到汉景帝时期,匈奴人还能屡次突破雁门关,得是等到汉帝国转守为攻,匈奴人才无法经由长城突入汉境。

    事实一再证明就算是有再巩固的防御工事,可国家整体实力不足,或者说是武力不处在优势,关隘也仅是能够起到一定的防御作用,该被突防还是会被突防。

    不管是长城还是哪处关隘,一直以来肯定是存在防御作用,可是更多的是起到预警和阻敌的效果,其中预警的功能要大于阻敌效用,修建长城的主要目的也是不让胡虏想走哪就走哪,中原王朝可以更好预判敌军的行军路线做好防守准备或是主动拦截。

    当代的汉军已经杀到漠北,草原已经属于汉家疆域,长城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它的军事价值,连带各处关隘的作用也是无限降低。

    真实情况是,但凡中原王朝能够主动出击草原,长城就会成为摆设,不过历朝历代都没有停止对长城的重视,该拨出经费进行维护和修缮一直没停,历来也是存在驻军,只是驻军数量的多与寡。

    刘彦自然是要上城楼总揽一下,将周边的地势尽收眼底,再看处于群山之中弯弯绕绕的道路,脑海中想起了几首关于雁门关的诗,似乎不管哪一首都带着十足的悲意。

    好像真的就是那样,只要是边塞诗大部分都少不了一些“负能量”,不是讲出塞的将士必然损失惨重,就是说出征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能回来,好像出国境作战就是一件九死一生的悲催事,还真是充分体现出“防守民族”的思想观念。

    刘彦已经很努力地在回忆,也不知道是“诗词库”少,郁闷地发现记忆中也就那首《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可算没宣传出国境作战会九死一生,问题是最后那一句“可怜白发生”也符合边塞诗的格式,总要加上一些悲意。

    要不然的话,“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是不是很有气势?再来的“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意境也是带着美好期盼。

    “陛下?”桑虞不知道刘彦在发什么呆,之前呼唤了几声没得到回应,后面稍微加大了音量。他是等刘彦看过来,才继续说道:“行辕今夜停驻此地?”

    刘彦已经不是在回忆诗词,他在考虑要不要拆掉长城。

    长城很长,可一开始真不是连在一起。它的修建是始于春秋时期,目的当然是为了抵御北方胡人的侵略,那个时候各个诸侯国是各修各的。随着诸侯国互相吞并,各个战国又延续修地球的做业,将原本各诸侯国修的城墙段连接起来。到秦一统天下之后,真正的“万里长城”可算是现世,不过其实也是将原本各个战国修的长城进行连接,再加修各处险要地带的烽燧和关隘。

    秦长城基本是夯土结构,得说的是后世的长城其实是明清时期的产物,很多地段不再是之前朝代的所在位置。这个是必然的事情,毕竟诸夏的疆域是一再向北推进,一开始的长城是修建在现代山1西、陕1西、河1北,到有明一代是推进到内蒙区域。

    必须要说的是,其实将长城修建到最北的朝代是西汉,最远都修到接近外1蒙,西北边是直接修到了新1疆。

    “子深。”刘彦目光注视着远处,那里的太阳已经要下降到群山的位置,一些地段能够看到一条仿佛黄龙的长城段:“寡人在想,长城可还有保留的必要?”

    桑虞非常明显地一愣神,历朝历代的君王甭管长城是不是成为摆设……,不对,之前的任何朝代长城都不是摆设。反正吧,他所知道的是就没有统治者想过要拆掉长城,相反是一直都在维护长城。

    “陛下为何有此想法?”桑虞既是错愕也是不解:“大汉国帑未缺啊!”

    其实现如今的汉国还没来得及去重视长城的存在,仅是因为某一段时间的军事需要,专门去针对某些长城段进行修葺和加固,例如他们脚下的雁门关,河1北区域的山海关,还有处于西北的雁门关。

    汉国消耗在长城的资源以整体收入来讲并不算多,各郡县出徭役也极少才会被调派到长城,徭役更多的是用在修路和各地乡里的建设,总体而言长城还不是国家的负担。

    “不是资金的问题。”刘彦抬手比指点了一下能看到的长城段,再指向遥远的北方:“大汉是一个进攻型的国家,我们已经打到漠北,近千里之内再无威胁。”

    桑虞在沉默,目前的汉国的确是掌握了草原,草原的千里之内真真实实是没有敌人,可总要考虑一下未来。他所考虑的是汉国能不能永远处在进攻的位置,或者说是能不能一直拥有草原,现在真要把长城拆了,倒是不觉得致使民族没了史诗奇观什么的,等以后有需要可不是要再建?

    “寡人有时候觉得那些胡虏的一些话没说错,是长城限制了汉人的开拓精神,修了一道‘羊圈’自以为安全了。”刘彦抬手阻止桑虞要说的话,继续往下说:“寡人所知,上古没有长城,诸夏先民一再向北与异族争夺生存空间,等待有了长城却是停步不前,甚至是处在后退。”

    桑虞很努力在回忆,一些看到的史书很少会提到长城,就算是提到了也是关于某场发生在长城的战争,经常是哪一个长城段被突破了,腹地被胡虏打草谷的怎么怎么悲惨。

    “大海无法阻止大汉去探索未知,长城也不该成为汉人的‘枷锁’。”刘彦笑了一下,后面却是自己摆着手:“寡人不得不深思一点,若是没有长城,子孙后代就不会有‘打不过退到长城后’的念想,遭遇入侵会更早知道该拼命吧?”

    桑虞是一再震惊,汉国正处于如日中天的阶段,怎么最高统治者就想到子孙后代不但会丢失草原,连敌军都打不过得龟缩到长城后面了呢?

    很关键的问题,刘彦所知道的是诸夏还真的会一再龟缩到长城后面,甚至一再国祚被灭,还基本都是自己养虎为患,或是觉得自己很安全。

    刘彦以一种莫测的口气说:“长城很像一把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