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模特女友 邻家小田

第八十六章 带着佩妮回家

    刚刚那两个电话,一个是给唐寅打过去的,还好,他没有出什么状况,答应马上就过来,另一个电话呢,当然是给侯建打过去的,

    很快唐寅就赶了过来,他脸上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神色,眉心紧锁着似乎很久没有散开过,见我还是熟悉的叫了我一声“老大”,亲切无比,不一会儿,侯建那小子也来了,可是这家伙还是那个性子,这辈子是改不了了,

    “我说小飞,你怎么跟了这么一个老总啊,我才来公司几天,就因为你俩的事情变成了无业游民,我可是不管,你要养我才行,”

    耍起了他的小人物才具有的无赖,我忍不住捏着拳头就是对他轰上了一下子,看这小子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势利,果然,这不轻不重的一下下去,果然老实了,

    “能消停点不,没看到我都已经乱得焦头烂额了,还给我添乱子,真不知道我大学怎么认识你这么一个混球,”

    我,唐寅,侯建凑到了一张桌子上,表情都有些凝重,知道我叫他们来肯定是有些事情比较严重了,

    “老大,究竟发生了什么,”

    唐寅率先开口,问起了我来,侯建也是以同样的询问的目光盯着我,我吸了口气,于是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述了一遍,至于其中关于韩语和我,叶姐和我的事倒是只字未提,听完我的讲述之后,两人的表情都更是沉上了几分,唐寅单手扣在桌上轻轻的敲击着桌面,而侯建则是一手拄着下巴冥想,

    “老大,照你这么说,胡总是被栽赃的,而且我们公司也处在了一种危险之中,而你又叫我们过来商量,想必你已经想好了对策是吧,”

    还是唐寅先开了口,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语气十分的肯定,

    搭档两年多了,还是他比较了解我,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也没有打算隐瞒然后就开始讲我的计划,

    “我草草的想了一个方案,按照甄家的目前实施的计划,那他们就是想找各种理由,把我们公司的管理层来一个大换血,从而架空我们的公司之后,再要挟韩董事长将股份卖给他们,如果不卖的话,他们就让公司停止运营,而韩董事长肯定是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心血就这样毁于一旦,一定会同意他们的条件,所以,如果我们想阻止甄家和晴天集团的计划,那我们只有见招拆招的把他们的计划打乱,”

    说完,我眼睛在两人的脸上都掠过,最后落在了唐寅的脸庞上,问道:“唐寅,你说,韩氏集团最主要的资金是在什么上,”

    唐寅闻言思索了片刻,恍悟道:“电子,”

    我认同的点了点头,道:“韩氏集团虽然说在电子、房地产、饮食、娱乐等产业都有涉及,可是除了电子以外,其他的相对于晴天集团,可能真的算不上什么,所以甄家想要吞并韩氏集团,那最先下手的就是我们所在的电子公司了,控制了我们公司,就相当于吃下了韩氏集团,”

    “我现在的想法是,只有想办法证明胡总的清白,让他们的诽谤不攻自破,抓出那个举报的人,然后顺藤摸瓜就能让甄家出于全线溃败,”

    侯建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如波浪式的摇头否定道:“可是,胡总现在都已经进去了,我们现在又被公司开除了,上哪里找证据去,”

    唐寅虽然没有点头表示赞同侯建的观点,不过从他的眼神中我大概也是能猜到他的意思,

    怎么找证据,这当然是不会给他们说,而且,我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我能够找到,一切只能尽力而为吧,

    “侯建,去给我查找一下公司新来的老总和总监的资料,我要你详细到他们家庭以及个人的生活问题,有没有难度,”

    侯建听我的话后,两眼一放光,满满的全是贪婪之色,让我忍不住去想:该不会,他对那个可能有四十来岁的老总感兴趣吧,

    “好嘞,怎么决策我是不懂,可是你让我当当私家侦探,保准的给你第一手最新最全的资料,”

    “好,那你先去吧,”我摆了摆手道,

    侯建一听立马不乐意了,噘着嘴像个小娘们一样鼓嘴道:“那个……小飞,我……我还没吃饭呢,”

    说和他的眼神充满了欲望的直勾勾的盯着桌子上的菜饭,我只能再次伸出我的拳头,然后呵斥道:“等你完成任务我请你去天上人间,”

    话音还没落下,侯建那小子一溜烟的功夫,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我看了看唐寅显得有些消瘦的身影,忍不住道:“陈鑫呢,”

    听我这么一问,唐寅眼神有些空洞,面色伤感了起来,随后从怀里拿出了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抽出一根点着就抽了起来,半截烟抽了过去之后,才长吐了一口眼圈道:“寻找她前男友去了,”

    我心中一沉,手呈掌在他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然后道:“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强求也没用,”

    “我知道,老大,你还是直接说要我做什么吧,”

    我四周环视了一圈,然后走到了唐寅的旁边,在他的耳朵边轻声的附上了我的话,

    听后,唐寅沉默了一会儿,道:“老大,真要这么做,”

    我望着窗外,十分坚定的说:“以前我觉得,只要有份好的工作,有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然后一日三餐都能吃饱,不受到寒冻,就能够平平静静、幸福的过完一生,可是,我现在发现,只要你是给别人打工,我们一辈子都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包身工,无非就是工资的高和低而已,随时都有可能被雇主给抛弃,我仔细想了想,我们趁着年轻,为什么不为自己拼搏一把,为什么要一辈子寄人篱下,”

    在我的感染下,唐寅的眼中也是燃起了一团烈火,或许,他的心中也曾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只是在这个现实比较骨感的时代,将它深深的埋进了潜意识里,只要一根导火索,就能熊熊燃烧,

    “好,老大,我听你的,”

    “好兄弟,我们一起努力,”

    “一起努力,”

    说着,我伸出了我的右手手掌,与唐寅伸出的手紧紧的一握,

    唐寅走后,我拿出了电话,给叶姐按了一个过去,

    “叶姐,我想你帮我弄到胡总的清白资料,”

    “好,”

    我握着电话的手有些发颤,想说些什么,却无言开口,想就此挂断,却又有些不忍,话到喉咙终究是干涩,深吸了一口气,道:“叶姐,我会给佩妮说的,”

    说完我立刻挂断了电话,准备立刻回家,向佩妮说明,

    老妈的电话这个时候却是打了过来,

    老妈怎么打电话来了,

    “臭小子,有了媳妇儿忘了娘是吧,你说你多久没给我们打电话了,”

    老妈那火爆的声音在我刚摁下接听,没开免提的情况下都传了过来,震得我耳朵一阵生疼,我也是哭笑不得,要是老妈哪天不怼我了,我会不会感到不适应,

    “妈,儿子忘了谁也不可能忘了您啊,你可是咱们社会主义接班人的优良导师啊,您说是不,”

    “你这张嘴哪天得缝上了,不贫你会死啊,”

    “还不是继承了您的传统,老妈您打电话来不会就是为了折磨儿子的吧,”

    我现在担心的是,老妈她是不是又像上次那样,来查房来了,

    “臭小子,我早说过了,你是我捡来的,以后在别人面前别说我是你老妈,”

    这让我简直是欲哭无泪,果然是亲妈啊,

    “说不说重点的了,不说我挂咯,”对于我老妈这种墨迹的,你不催催她,等一下还会让你多穿衣服啊、多吃饭啊、早睡早起啊等等所有老妈都会来一遍的唠叨,

    “你老爸叫你带媳妇儿回家来看看,”

    啊,老妈这消息,简直是让我差点把电话摔掉在了地上,

    “老妈要不要这么快,”

    “明天你老爸生日,你自己看着办,行了行了,你王姨让我去凑角子去了,我先挂了,”

    随即就是一阵忙音传来,我也只能郁闷的挂了电话,

    回家时,佩妮也正好回来,见我闷闷不乐的样子,有些心疼的挤进我的怀里,歪着头腻道:“怎么了,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想做男版林黛玉呀,”

    我伸出我的右手在她的翘摆上用力的拍了一巴掌,然后坏坏的笑道:“我要是男版的林黛玉的话,那我一定要把你这个女版的贾宝玉摁在床板上那个啥,”

    佩妮的脸上泛起了潮红,声若蚊蝇般细弱的娇哼道:“你个坏蛋,是跟谁学这么坏了,以后再这样,我可是不理你了,”

    望着她那甜甜的小酒窝,清纯可人的脸蛋,明明感觉得到她就在我的怀里面,却有种患得患失,突然间有种想要结婚的冲动,

    “佩妮,要不,哪天我们去把证领了吧,”

    我不知道后面的路具体能走到哪里,我此刻只想自私一回,未来后不后悔我都不想去管,我只想真真切切的拥有过,

    佩妮被我的话惊得有点犯傻,在怀里看着我的眼睛都没有晃动过光色,过了片刻,才噗呲的笑出了声道:“你怎么啦,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我靠,明明咱们就辣么认真、辣么深情,竟然到了你的眼里就成了受刺激,

    “小妮子,信不信今晚哥我就把你正法了,”我用一种堪称威胁的口吻对她傲慢的得意道,

    “切,我才不信呢,我说,东西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么东西,我脑海里搜寻了半天,也没能够搜寻出来,直到她把无名指伸了出来,我才是知道了她的意思,艾玛,又忘记准备了……

    见我脸上一副苦瓜脸,佩妮脸上的那个笑意才叫一个浓呀,让我不得不赶紧的把正事搬上来,

    “那个,明天我老爸他老人家的生日,”

    “嗯,你是不是要回去呀,那你去嘛,这个时候应该多多陪陪大人是好的,”

    “嗯……可,可是,我老爸让你和我一起回去……”

    说完我有些忐忑,我不知道佩妮会不会同意与我回家,我是一个比较尊重老爸老妈的人,可是我也不想去违背佩妮的意思,

    “丑媳妇见公婆,你就不怕我给你丢脸呀,”

    这话让我直接白眼一翻,要是你这样的都是丑媳妇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哪种算得上是漂亮,不过呢,我知道佩妮已经答应了,心里还是感动不已,

    “没事,媳妇再丑,那也是我的,被人羡慕不来呢,”

    “去你的,”

    换了套衣服,我和佩妮奔向了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