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末代阴阳师 万无忌

第九十一章 鬼上身

    意思总额是五百万,我先拿,剩下再给别人平分,我给他剩多少就是多少,

    也就是说,我如果一分都不给他们剩,就连死掉的叶三娘和沈茹都一分钱都捞不到,

    当我意识到这情况的时候,温老板在我心中那伟岸的形象顿时又高大了几分,这特么何止是老奸巨猾,简直就到了猾出全宇宙的地步了,

    这件事虽然我事先不知道,但那几人包括温问良应该都是知道的,所以那裘老头儿才套我的话,想平分这笔钱,

    温老板事先放出这话的原因也很简单,估计是希望我们好好合作,不要出什么幺蛾子,不然万一闹得不和,这五百万势必会被一方独吞,

    我细细的思量着,看向了在座的众人,这些人听我有独吞的意思,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尤其是裘老头儿,那老头儿的表情就跟吃了一口苍蝇似的,看着我的眼神,有那么一点期待,也有那么一点气愤,

    见我来回瞅,孙谏之先开口说,“这钱你可不能独吞,别人我不管,我可是出了力的,大家有目共睹,”

    说着孙谏之指了指被刘管家扔到一边的那堆小旗子,

    似乎是反应过来,只要我不独吞,剩下的钱就人人有份,顿时裘老头儿也说,“对,那楼里的障眼法是孙先生破的,钱你不能独吞,”

    我看向李湛,李湛那张俊朗的脸此刻也很是尴尬,最后憋出了一句,“不用管我,”

    看他那意思,他也很想分这笔钱,

    这不禁让我感叹,世界啊,长得帅有屁用,最后还不是得拿我拿剩下的,

    于是我看向温老板,说,“我要三百万,”

    然后再次扫了众人一眼,问,“不过分吧,”

    李湛摇了摇头,表示可以接受,裘老头儿还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但也没敢再说什么,他要是敢说,我就敢要四百万,

    只有孙谏之咂巴了两下嘴,贱兮兮的跟我商量,“那你能不能把那个女鬼给我玩儿两天,”

    干,这孙子还特么想着这茬儿呢,

    我立刻摇了摇头,然后朝众人一抱拳,说,“既然你们都不反对,那我就拿这三百万了,还望几位以后不要记仇,有事好合作,”

    其实我拿三百万真的不过分,就拿裘老头儿和李湛来说,他俩根本就什么都没干,平白无故的捡了四十万,已经是大便宜了,至于孙谏之,虽然他是帮忙了,我也没打算念他的好,谁知道这次是不是又和景华小区似的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

    唯一让我心里有些不自在的,便是死掉的叶三娘和沈茹了,尽管都不是什么好人,四十万也不是小数目了,但用来买命,还是少了一点,

    温老板见我拿定了主意,便朝那会计说,“照小道长的话做,”

    刘管家立刻过去把我留的账号指给了会计,那个卡号当然不是我的,是斐然的,没一会儿斐然的手机便响了,三百万即时到账,

    紧随其后,那会计把剩下的两百万一分五份分别打入了其余的几个卡号,

    待这一切都办完了,温老板摆了摆手,刘管家就带那个会计出去了,

    我以为这就完事儿了,正要起身告辞,温老板却是说,“刚才听闻孙先生说,那女鬼在小道长手上,”

    额,钱都发完了,他这是要验货,

    我微微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说,“在,”

    “那可否拿出来给温某一看,”温老板那张一直不动如山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热忱,

    那鬼确实是在我手上,我也不怕他验货,所以他一说,我便作势把手伸到了口袋里,但我突然想到那个女鬼没穿衣服,不禁停下了拿小葫芦出来的动作,有些犹豫的说,“温老板,这个女鬼身上戾气太重,而且她衣不遮体,还是不看了吧,”

    这世上,做人还是要厚道些,店大不欺客,道强不欺鬼啊,想来那女鬼虽然杀了人,但她也是失去心智所为,现在她光着身子,甚至还不能接受自己是个鬼的事实,我又何必拿她出来作践呢,

    见我不想把女鬼拿出来看,温老板略显扫兴的说,“小道长此言差矣,就算她戾气再重,这里有你们这些高人在,我还怕什么,至于你说的衣不遮体,小道长还是太年轻了,没怎么接触过女人吧,不过是一具雌性躯体而已,更何况她是鬼,又不是人,着实不必在意吧,”

    分完了钱,对这事李湛和裘老头儿都不是很在意,温问良虽然表情不怎么赞成温老板的提议,但他也没敢忤逆温老板的意思,选择了?不作声,

    就只有孙谏之那个浪货,很是上心的接过话茬,说,“温老板说的有道理,不就是一具雌性躯体么,我们什么女人没见过,还会觊觎一个女鬼,”

    我瞪了孙谏之一眼,冷声说,“你不觊觎,”

    闻言,孙谏之悻悻的蹭了一下鼻子,不说话了,

    这时斐然沉声对温老板说,“温先生,虽说鬼物改运可行,但天地之间道法自然,有些事是强求不得的,更何况人鬼殊途,常人若是长期与鬼物为伴,早晚必遭其害,还望先生三思,”

    在座的除了小柔儿,估计都能听出,斐然这是在劝温老板不要养鬼,那温老板八面玲珑的,自然也听出了斐然话里的意思,

    稍作沉?之后,温老板这才说,“这位小道长所说,温某明白,但人生本就是一场冒险不是吗,未登高峰,枉活一遭,又有什么意思,实不相瞒,温某也是近些年才喜信这些,也没有要半途而废的意思,更何况,温某是常人吗,”

    温老板这话说的客气,但意思却很呛人,顿时斐然也不说话了,人家就是财大气粗,不让说不让点,又有什么办法,

    见斐然不说话了,温老板便又看向了我,说,“小道长,现在可以拿那女鬼出来一看了吧,”

    我的内心真的很纠结,我并不想拿那女鬼出来作乐,但温老板是财主,我才从他手里拿了三百万,还真不好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最后也只好把那小葫芦拿了出来,然后按照孙谏之教我的办法,在葫芦上又画了一遍符,没有?念咒语,打开葫芦盖子,

    随即一道浓郁的?气便从葫芦里蹿了出来,与此同时一道震耳欲聋的狂笑便传入了我耳中,那是一个男人的笑声,狂妄的笑声,

    在这之后,那葫芦里才又冒出一道?气,那?气落在我身旁,迅速显出了女鬼的样子,一眼看到在座那么多人,那女鬼顿时又遮住了自己的身体,

    我却是心头一惊,猛地站起身朝那团狂笑的未知?气看了过去,

    只见那道阴气在屋顶急速盘旋了数遭,然后猛的撞向了温老板身后的小鬼儿,

    前一秒那小鬼儿还站在保镖的伞下面,表情呆滞的抱着那个红色的小布包,下一秒,已经彻底消失了,就连保镖手中那把画着诡异符咒的伞也瞬间被一股青火烧成了灰烬,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眨眼之间,我反应过来,立刻拿出了口袋里仅剩的几张六甲驱鬼符,先甩给了斐然两张,回过身,便将一张六甲驱鬼符朝温老板的身上贴了去,

    只是我刚转过身,伸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碰到温老板的身体,那道?气已经从温老板身后折回了过来,犹如一条长龙般瞬间便没入了温老板的后背,

    看到这一幕,我当时便是一抖,拿着六甲驱鬼符的手却没有收回来,而是直接把符纸贴到了温老板身上,大喝了一声,“急急如律令,”

    然而那符纸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小道长,这是作何,”温老板瞬间皱眉,有些反感的说完,这才看向身后正在抖伞的保镖,一见伞着火了,那小鬼儿也没了,温老板顿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冷哼一声,看向我,说,“小道长,做事未免太过冲动,你就是这样平事的么,”

    我顿时哑口无言,显然这温老板并没有看到听到刚才那团?气,他以为那小鬼儿消失,是因为我在他身上贴了一道符,却并不晓得那小鬼儿是被一团?气吞噬了,更不知道那团?气已经侵入了他的体内,

    可看到这一幕又不是只有我自己,斐然和小柔儿不说,李湛、裘老头儿、孙谏之、甚至是他的侄子温问良,这些人也没看到么,

    我一脸冤枉的看向那几人,他们明显是看到了,温问良甚至惊得站了起来,但当我看向他们的时候,这些人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孙谏之更是一脸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幸灾乐祸的说,“温老板那聚财童子没了便没了,你看小道长身边不是还有一个么,这还是个美人胚子,敛财暖床两不误,多好,”

    “孙谏之,你他妈……”我一把掀了桌子,当时就急眼了,

    很明显他早就知道我手上那只小葫芦里有个大麻烦,还他妈不告诉我,甚至教我怎么把鬼放出来,他就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