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末代阴阳师 万无忌

第九十八章 嫌疑人

    “那你手腕上的是什么,”我沉声看着秦守天的手腕,

    闻言,他自己也低头看了一眼,坦言问,“哪里有什么,”

    这个时候他手腕上的暗紫色符纹印迹已经消失了,我瞬间皱眉,过去拽起他的手,放到他眼前看,可那符纹印迹并没有因为我的触碰而再次出现,

    秦守天皱眉看着我,把手抽了回去,沉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见他有些不快,便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你身上也有和老道后背上一样的符纹,刚才我已经看到了,而且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知道你放到老道身体里的是什么东西,”

    说着我把从老道身上抄下来的十二道符纹拿出来展开给秦守天看,

    秦守天却只是瞄了一眼,摊手向门口,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恕秦某不送了,你请便,”

    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老道身体里藏了东西,但他身上确实是有那种符纹,我都已经看到了,他还想隐瞒,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好说话的离开,

    见我站着不走,秦守天又说,“我和孟道长是相识,但我们的关系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他的事我也不知道,你若是再不走,我要叫保安了,”

    略一思量,我便威胁道,“你若是执意不说,我会把这件事告诉警方的,”

    “你,”秦守天那还算淡然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丝急恼,

    我继续劝说,“因为那个东西,老道已经被杀了,你若是知情而不说,就不怕被杀人灭口么,秘密只有……你死掉,或者说出来,才会不是秘密,”

    秦守天似乎是被我的话震撼到了,诧然的看着我,说,“你这孩子小小年纪,心肠怎可如此歹毒,”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知道秘密,不是让秘密消失,”我立刻解释了一句,想了想又说,“而且我说的有错吗,只有秘密不是秘密的时候,你才是安全的,”

    闻言,秦守天不说话了,良久之后,这才坐回到了沙发上,有些含糊的说,“那是一个小盒子,具体里面装的是什么,我是真不知道,”

    “那老道是什么时候把那东西藏到身体里的,”见他开口了,我顿时有些激动,

    秦守天想了想,这才说,“大概是十五年前,”

    “十五年前,”我略显诧异的看着秦守天,没想到会是这么久之前的事,

    却听秦守天点头说,“那时候他妻子刚刚难产死掉不久,他便来找我,让我把那个盒子缝合到他的身体里,我当时也被他这种荒诞的提议吓到了,可他说那个东西很重要,关系着他女儿的性命,再三恳求我,我也只能照做了,”

    和小柔儿有关,

    那我就更不明白了,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见我一脸迷糊,秦守天又说,“孟道长对我有恩,这件事也是他反复叮嘱我,就是死也不能告诉任何人的,只是,或许你说的没错,只有当秘密不是秘密的时候,我才是安全的,不过,孟道长不在了,他的女儿可是你在照顾,”

    我点头,说,“是,孟道长走之前把监护权交给了我,”

    “那他一定很信任你,”秦守天点了点头,继续说,“而且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上我,说明也有自己的本事,所以,小柔儿的性命,请你保护好,那孩子太过天真无邪,哪怕是受到一点点伤害,都会让人止不住的心疼,”

    此刻,我从秦守天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宠溺和担忧,

    可我还有些地方想不明白,于是一指他的左手腕,问道,“你和老道身上的符纹是怎么回事儿,”

    “额,这个……”秦守天沉吟片刻,这才说,“刚才不是说孟道长对我有恩么,十多年前我被鬼上身了,是他帮我驱的鬼,这是那时候留下的,”

    秦守天给我的解释有些牵强,但当时我知道了老道腹内丢失的东西会威胁小柔儿的性命,所以对这件事并没有很上心,他这么说,我也就信了,

    也是直到出了康复中心,我转过车站都步行到凡德居所在的古董街上了,我才想起,这不对啊,那人手腕上的符纹和老道后背上的符纹是一样的,而且都是经我触碰就会出现,若是驱鬼的时候留下的,那为什么我碰会出现,

    更何况,如果那符纹真是老道留在他手臂上的,那老道后背上的符纹又是谁画的,总不能是他自己背过手去画的吧,

    还有,那人手上的符纹出现一次之后,我再碰也没有出现了,那会不会是他自己压制下去了呢,

    秦守天也懂符箓之术么,

    或许老道后背上的符纹是他画的,

    但我能触发这些符纹肯定不是秦守天导致的,这是老道留给我的线索,还是说……秦守天是凶手,

    他是那个神秘人么,

    我顿时一惊,掉头立刻朝路口跑了回去,没多远的路,我还是打了辆出租车,可等我赶回阳光康复中心的时候,秦守天已经不在那儿了,我给他打电话也是关机,问康复中心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人知道秦守天住在什么地方,

    但这事难不住我,那神秘人没有身份不好查,这秦守天是一院之长,总不能一点注册记录都没有,

    想到此处,我立刻给赵岲打了个电话,让他查查秦守天这个人,赵岲也没问我为什么,就应下了,

    挂断电话,我突然有些后悔这么冲动的来找秦守天了,我只以为他是给老道手术主刀的医生,却从未怀疑过他就是凶手,

    现在想来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知道那东西在老道肚子里的就只有凶手和医生,只是为什么,为什么老道信任的人会是凶手,

    还是说,那个东西并不是老道自愿放到身体里的,是被秦守天强迫的吗,那这些年他又怎么放心偶尔将小柔儿托付给秦守天这种变态照看,

    我百思不得其解,可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回到凡德居的时候我有些失魂落魄,斐然见我回来,便问,“那边的事都安顿好了吗,”

    她说的是老道尸体的事儿,我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心里想着斐然之前有意偏袒那个神秘人,我还是不要把秦守天的事告诉她了,

    见我不说话,斐然又问,“怎么了,”

    我摇头说,“没事,只是心里有些不好受,”

    “说起这个,这件事你真的不打算告诉小柔儿吗,”斐然试探性的看着我,又说,“毕竟是父女,最后一面你总是要让她见见的吧,”

    “可是……”我有些不放心小柔儿,虽然她的心智不成熟,但并不是傻,死是什么,她还是知道的,从平时她对老道的依赖情况来看,若是她知道这事儿,估计会伤心死,

    可斐然的话也没错,我这样一直瞒着也不是办法,她早晚还是会知道的,

    这些事,一件件,一桩桩,让我苦闷的头疼,犹豫了一下,我还是继续说,“还是等等再说吧,反正要停灵三天,今晚我去守灵,好好想想,实在不行明天火化之前再告诉小柔儿,”

    斐然点了点头,

    我又嘱咐说,“最近你不用管我,盯小柔儿盯紧点儿,我怕那个凶手会对小柔儿不利,”

    斐然似乎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却也没多问,还是点了点头,

    晚上在凡德居叫了外卖,饭后,我就去殡仪馆了,

    只要掏了钱,殡仪馆的人各方面照顾的都很周到,白天我不在的时候,有人特意盯着给老道续香,所以我到那里的时候香火长明灯都亮着,各处也都收拾的妥当,倒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见我来了,客堂里盯着给老道续香的那个人便朝我点点头,走了,

    我在老道灵案前的火盆里烧了两张纸钱,又给他换了香火,这才找了个地方坐下,寻思着最近发生的种种开始熬夜,

    熬夜的滋味儿不好受,可我心里乱糟糟,也没有心情睡觉,奇怪的是半夜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脑子很沉,身体也在一瞬间有些脱力,很快我的意识就模糊了,

    之后,一头栽倒在地上,迷迷糊糊间,我看到一个人走进了殡仪馆的客堂,

    我用最后一点点意识仔细辨认着那人,已经看不清他的脸,但看身形有点像是秦守天,

    才意识到这个,我脑子一沉,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多了,是小六把我叫醒的,她扒拉着我的脸,嘟囔说,“你这守灵的忒不靠谱了,怎么说睡着就睡着了,”

    我惊坐起身,看了看时间,这才问小六,“你怎么会在这儿,”

    小六撇撇嘴,说,“有个出车祸的,我来加班,”

    听着她说话,我就想到了昏迷前看到的一幕,于是立刻站起来就要去查看老道的水晶棺,

    可我身体的力量似乎还没有恢复,脚下有些发软,小六立刻扶了我一把,问,“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推开小六,就急匆匆的走向了存放老道尸体的水晶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