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捡到一部苹果7之后 阳顶天本尊

089 怼到你吐血!

    “啊!太强了!男神太强了!”

    “刘毕!牛逼!”

    陵南一中这边,茫然的安静了一会,顿时爆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鬼哭狼嚎一般的欢呼声。

    本来让东安一中队的队员抢了先机,他们都有些不岔,为自己学校的队伍担忧。

    尤其是看到对方将矛头指向了刘毕的时候,毕竟一个人不可能数学好的令人发指,传统文化也强悍的无以复加啊!

    但是刘毕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他们认为不可能的人,一个全能的男人!他创造了奇迹。

    此刻所有人都用尽全力,给予刘毕他们所能给予的最大程度的欢呼。

    就连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的凌若华都面有异色,看向刘毕的眼神充满了欣赏。

    这是一个文理双修的全才啊!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没想到你居然文理双修,太厉害了!”一向比较淡定的江雪黛此刻一双秋水般的双眸中也不禁冒出了无数个小星星。

    刘毕淡淡一笑:“这不算什么。”

    说完他起身,朝着前面的几名老师道。

    “各位老师。东安一中队似乎已经对不上来了诶,是不是该开始第二轮了?”

    “啊?对,那第一轮陵南市一中队获胜!现在开始第二轮!”

    第二轮比的是对联,这一回。东安一中队脸上那轻松自如的神色彻底消失了,一个个的都显得凝重无比。

    毕竟下午的三轮比赛是参照三局两胜制来的,要是第二轮再输掉的话,那就是直接输掉整场比赛了,这是他们所不能承受的打击,也是东安一中所不能承受的代价。

    “第二轮比赛,现在开始。第一轮是陵南一中队赢了,你们可以选择做出题方或是答题方。”

    出题方,就出上联,答题方,就对下联,一直比到出题方无题可出,或者答题方对不上来为止。很简单的游戏规则。

    刘毕摆摆手,随口道:“算了吧,我们懒得出题了,让给东安一中的小朋友们吧。”

    “你!你欺人太甚!”一名东安一中队的队员受不了这轻视,愤然起身指责,刘毕却是充耳不闻,看也不看那人一眼。

    东安一中的老师老贾见此沉着脸,挥手道。

    “坐下吧!人家有能力,狂妄一点也是应该的,你们用实力打败他,才更加有说服力。”

    “好!那就由我来出第一题,听好了,我的上联:画上荷花和尚画!请吧刘毕大才子!”

    “啥?什么和尚荷花画画的,他说什么?”

    “我也没听清楚,妈的对对联说个话都说不清楚,也是他妈够了!”

    陵南一中方队员面面相觑。这时刘毕却已自信一笑,淡淡道。

    “书临汉墨翰林书。”

    两位点评老师商量了一会,点点头:“对上了,通过!”

    “这”

    东安一中出题那学生面色一变。很快又恢复镇定,这毕竟是他擅长的领域,想了想,又出一题。

    “处处红花红处处!”

    刘毕不假思索道:“重重绿树绿重重。”

    两位点评老师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

    “对上了,通过!”

    “卧槽!又对上了!?”无论陵南一中还是东安一中队的人,都是目瞪口呆。

    这家伙还是人不?人家这对联至少也想了好几天才拿来参赛,这家伙居然不假思索。直接秒答,连思考都时间都不要?

    去你妈的哦,这还是人吗?

    东安市出题生面色铁青,但他好歹是有功底在的,斟酌了一会,又出一题。

    “雪映梅花梅映雪!”

    这一联还是反联。

    刘毕一边玩着指甲,一边头也不抬道:“莺宜柳絮柳宜莺。”

    两个点评老师相识一眼,纷纷苦笑。这对联就是给他们对。最少也要想上个一时半会,可刘毕呢?

    一秒钟思考都不用,直接条件反射就答出来了,连个哈欠都不打。而且还对的如此工整,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学生啊!

    “刘毕好样的!”

    “刘毕,太帅了!我对你黑转粉!太牛逼了!”

    “男神我爱你一辈子,啊啊啊啊啊!”

    欢呼声如潮水般蜂拥而至,东安一中队成员几乎石化。

    尼玛的,有你这么快的吗?你这是对对联吗?又不是做小学数学1+1!

    眼看出题那位同学已经快要无计可施了,作为这次比赛中坚力量的周帅帅说话了。

    “你歇会吧,接下来由我来出题!”

    说完他一起身,对着陵南一中队这边,大声说道。

    “听好了,我的上联是:无山得似巫山好!请对吧!”

    看到他站起来看向这边,刘毕赶紧不适应的将头转到一边去。

    “哥们。你还是被看着这了,太丑了,我看着都没心情答题。这一轮我们陵南一中队换人来上。”

    嗯?换人?

    你这家伙这么厉害,你不上,谁上啊!

    这时一众陵南一中队员共同的心声,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坐着没有说话的冯晓聪似乎是终于得了机会一般,眼镜上反射一道精光,兴奋道:“我来!”

    冯晓聪站起来,一股书生睿智气息尽显,他不慌不忙道:“听好了,我的下联是:何水能如河水清。”

    两点评老师相互一接耳:“好联!无山巫山?何水河水!对得好。对得好!”

    周帅帅眉头紧皱,居然还有高手,下一秒,他立刻又给出一道上联。

    “乌鸦飞入鹭鸶群,雪里送炭。”

    冯晓聪扶着眼镜思考了几分钟,郎声道:“凤凰立在鸳鸯畔,锦上添花。”

    嗯?

    周帅帅眉头皱的更深,也罢,本来压箱底的东西是准备留到最后才用的,现在看来是不得不提前使用了!

    “这一联你听好了: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

    这联一出,冯晓聪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个上联在行话讲,叫叠字复字的楹联,难度一般,算比较低的。但是周帅帅刚出的对联都比这个难度大,此刻又怎会出个比之前的难度低的呢?

    有猫腻!有猫腻!

    冯晓聪低头思索了半晌,也没有想出答案。

    周帅帅见状哈哈大笑:“原来陵南一中的人就这点实力吗?嗯?”

    这时刘毕伸出手。将冯晓聪拉了拉,自己站起来,淡淡道。

    “别得意太早,听好我的下联: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

    他话一出口。周帅帅立刻得意的哈哈大笑,指着刘毕大声道:“哈哈,上当了吧?我这一联可不仅仅是叠词这么简单,我这上联可是能倒着念的,叠字联外也是个反联,秀秀明明处处山山水水。”

    周帅帅颇为自信。对于这个对联,他信心十足。

    却见刘毕不慌不忙,也笑了笑,淡淡道:“巧了,我这联也能倒着念,奇奇好好时时雨雨晴晴。”

    “”

    周帅帅面色怪异。沉默了一下,又道:“我的上联是踩花格,还可以循环反复,水处明,山处秀,水山处处明秀。”

    刘毕微微一笑:“真巧,我的联也是踩花格,也可以循环反复,晴时好,雨时奇,晴雨时时好奇。”

    “你这”周帅帅伸手不可置信的指着刘毕,气的一口老血都差点吐出来,刘毕是怎么会知道这个对联的!这不科学!

    刘毕不在意的拍了拍手。淡淡道:“看来东安一中所谓的实力,也就是这个层次了,唉,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放肆!”

    这下那个传统文化造诣深厚的东安一中老师,老贾终于坐不住了,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冷声道。“

    陵南一中真是人才济济,居然出了你这么个人才。老头子我不顾颜面,就斗胆来讨教一番!”

    周帅帅见此脸色有些难堪:“老师,您”

    老贾一摆手:“坐下吧。”

    而后他猛然看向刘毕:“听好了,我的上联是:一口能吞二泉三江四海五湖水。”

    刘毕淡淡一笑:“谜语联?简单。孤胆敢入十方百姓千家万户门,顺便告诉各位,谜底是热水瓶胆。”

    老贾沉着脸,又出一联:“白蛇过江,头顶一轮红日。”

    “青龙挂壁,身披万点金星。”

    老贾眉头紧皱:“天为棋盘,星为子,何人能下?”

    刘毕:“地作琵琶,路作弦,哪个敢弹?”

    老贾一张脸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风起大寒霜降屋前成小雪!”

    嗯?六节气?还是简单。

    刘毕随口道:“日照端午清明水底见重阳!”

    老贾的身体已经开始在颤抖:“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

    刘毕:“前车后辙两轮左右走高低!”

    老贾几欲吐血,再次大声喊出上联:“老鸦踏断老桠枝,鸦飞枝落!”

    刘毕依然云淡风轻:“仙鹤归来仙壑涧,鹤唳涧鸣。”

    两位点评老师早已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一联接一联的对,对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快。

    他们都如此,下面的那些学生则就更加不堪。

    谁能想到,这刘毕传统文化实力居然也如此变态?简直堪称妖孽了!

    这时,老贾气喘吁吁,大喊一声:“独览梅花扫腊雪!这是最后一联,你能对出,就算我输!”

    独览梅花扫腊雪?这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场下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对于对联,他们很多人都知道的不多,但是也知道这种对联可能只算是最简单的对联。

    老贾学识丰厚,他怒气攻心的最后一联,能够这么简单?

    众人都看向刘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