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能臣 黑男爵

第605章 忠义无双

    “请兄长暂退一旁,待斩杀了此人,你我同归大营,摆下酒宴,再详叙兄弟之情!”萧逸用镗刃指向刘备,眸子中寒芒闪现,浓郁的杀气透体而出,仿佛一尊从地狱冲出来的恶煞鬼王!

    “玄德公乃是汉室宗亲,又素有仁义美名,天下之人有口皆赞,贤弟为何要杀害这样一位君子呢?”赵云紧握亮银盘龙枪,目光坚毅如山,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浩然正气,稳稳抗衡住了弥漫过来的杀气!

    “刘备,世之枭雄,心怀大志,又善于笼络人心,今日不杀了他,早晚必会割据一方,自立为王,到时候兵连祸劫,生灵涂炭,兄长又于心何安呢?……杀一人而利天下,纵有千古骂名,小弟愿一肩扛之!

    再者,兄长神威盖世,武艺绝伦,却一直怀才不遇,甚是可惜,小弟斩杀此人后,功劳尽归兄长身上,曹丞相一向最爱勇士,以兄之才可为上将军,届时你我同领兵马,纵横天下,岂不快哉!”

    萧逸说的很诚恳,事情考虑的也周到,恶名自己扛,功劳兄弟拿,人情做到这一步,却不负当初的结义之盟了!

    世人皆知,鬼面萧郎杀人如麻,却也言出必行,以他征西大都督、徐州牧的身份,也确实有能力做到那些承诺,这是铺了一条金光闪闪的通天大路呀,只要赵云肯走上来,荣华富贵,封妻荫子,一切都不在话下!

    “贤弟一番好意,愚兄心领了,不过吗……”赵云在马背上抱拳一礼,目光也柔和了许多,还有点点的泪花闪现,数年未见,二人的兄弟之情却丝毫未减呀!

    “愚兄一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高官厚禄更是过眼云烟一般,但求问心无愧而已,背信弃义之事绝不可为,还望贤弟念在结义之情,放玄德公一条生路吧,愚兄感激不尽!”

    赵云的目光变的坚定起来,手中亮银盘龙枪一横,稳稳护住了身旁的刘备,荣华富贵虽好,难动男儿本心,这才是大丈夫!

    “子龙,承蒙如此厚爱,备感激不尽,此生此世,绝不相负,呜呜……”刘备真的哭出来了,眼泪成双成对的往下掉,同时也坚定一个信念,必须把赵云给笼络过来,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护身神将呀!

    刘备感激的泪流满面,萧逸却郁闷的一脸黑线,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他的口才犀利,智谋更是过人一筹,游说起天下诸侯来无往而不利,可是面对这位结拜兄长,却无能为力了,因为赵云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忠信仁义,千古流传呀!

    “兄长义薄云天,不为功名利禄所动,小弟甘拜下风!”萧逸再次躬身行礼,一脸佩服的神色,低头之时,目光却在来回转动,赵云武艺精绝,不在温侯吕布之下,有他持枪护卫,想杀刘备难如登天一般,不过吗,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呵呵……

    金秋十月,北雁南飞,恰好有一排大雁排成了人字行,从头顶飞过,还不停的嘎嘎鸣叫,略带凄凉之色,这时候的人都喜欢秋日射雁,可能在路上它们又丧失了伙伴吧?

    “兄长请看,当年初次相逢,也是在这样的秋季,小河之畔,你我弯弓射雁,结果还是兄长技高一筹,山中把酒言欢,是何等的欢乐……”

    萧逸手指雁阵,回忆往昔,目露一丝悲凉之色,说到动情处,眼睛也微微湿润了……,与此同时,他却偷偷拽出了宝雕弓,用右脚稳稳踩住弓背,又抽出一支狼牙箭,弓弦绷起,这套动作行云流水一般,甚是利索!

    “是呀,深山之中,血战狼群,全靠贤弟一箭射中白狼王,我等才得以活命……”,赵云本是性情中人,回忆起往日情景,不禁仰天观望起雁阵来,手中亮银枪也放了下去,门户大开

    “今天也是一箭……中!”趁此机会,萧逸右脚一抬,锋利的箭簇稳稳瞄准了目标,随着弓弦响动,一支狼牙箭就射了出去,奇快无比……

    “二哥小心,有暗箭!”

    白袍小将虽然被压在马鞍上动弹不得,嘴巴却没堵上,看到萧逸偷偷抽出弓箭,以为他要袭击自家二哥,连忙出声提醒,声音清脆,就像黄鹂鸣叫一般!

    “呵呵,来的好!”听到警告声,赵云迅反应过来,他的第一个动作不是闪身躲避,而是把亮银枪一横,稳稳的挡在了刘备的胸前!

    “嗖!啪!”

    狼牙箭正射中亮银盘龙枪,力道之强劲,射入枪杆一寸有余,尾羽犹在嗡嗡颤动不已,至于瞄准的位置,就在刘备的心口上,差一点就把这条潜龙给屠了!

    “贤弟,数年不见,你的箭术更加精绝了!”看着枪杆上的狼牙箭,赵云脸上很是惊讶,还有一丝感动!

    惊的是这一箭的威力,这条亮银枪用寒星铁为尖,盘龙木做杆,这种木材生长在悬崖绝壁上,十年才能长粗一分,百年左右才勉强成才,木质坚如铁,亮如银,寻常刀剑难伤分毫,而且韧性惊人,力托千斤而不断,是制作长枪的最佳材料之一!

    萧逸射出来的狼牙箭,却能入木一寸有余,这样强劲的力道,百步之内可透双层重甲,如果射在刘备的身上,恐怕立刻就是个透心凉呀!

    至于感动的原因,那一箭如果射的不是刘备,而是门户大开的赵云,那他已经是一具死尸了,没了阻拦,萧逸再想杀刘备,绝对易如反掌,可是他却没那么做,赵云也赌结拜兄弟不会对自己下杀手,所以才出枪先救刘备,结果他赌赢了!

    “啪!……啪!啪!”

    一箭落空,萧逸真是气炸心肺,轮起巴掌在白袍小将的屁股上又是一顿狠抽,不是熊孩子关键时刻喊了一声,赵云绝对反应不过来,刘备也就死定了,好好的暗箭偷袭之计,毁于一旦呀!

    “强攻不成,偷袭也不利,剩下的就只有无赖战术了!”想到这里,萧逸手中凤翅鎏金镗一横,狠狠压在了熊孩子的脖颈上,“兄长见谅,一命换一命,今天我非杀一个不可!”

    萧逸的意思的很明确,要用这个熊孩子的命,来换刘备的命,赵云就算再义薄云天,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丧命吧,这个办法虽然无赖了一点,只要能成功,那怕事后自己摆酒赔罪都可以呀!

    “二哥,快来救我呀,他是真的要杀了我呀!”白刃临头,白袍小将吓的吱哇乱叫起来,泪眼汪汪,都快哭出来了!

    怎么办?自古忠义难以两全,要想保住一个,就必须舍弃另一个,可无论如何选择,最后都会痛彻心扉,后悔终生的!

    “呵呵,你我乃是结拜兄弟,我的亲人,就是你的亲人,要杀要剐随你好了,如果下不去手,那就领回去好好调教些日子,把她交给你,我也放心!”面对人质被杀的局面,赵云却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还有一种终于解脱了的感觉!

    “嗯,什么情况,如此无情无义,你们是亲兄弟吗?”萧逸也不禁狐疑起来,托起白袍小将的脸,擦干净上面的泪水,仔细对比起来……

    “没问题呀,除脸部线条柔和一些,眼睛水灵一点,看容貌和赵云起码有七分相似,绝对是一根藤上生出来的亲兄弟……,可恶的熊孩子,你到底有多顽皮呀,弄的你二哥都不要你了?”

    “二哥,救命呀,我再也不淘气了……呜呜,我以后听话了!”看到赵云真的不救自己,熊孩子终于哇哇大哭起来,哭的是悠扬婉转,梨花带雨……,为了活命,还不停的向萧逸眨眼睛,装可怜!

    这下场面就热闹了,熊孩子哭,赵云笑,萧逸一脸的无奈,刘备则是后怕,那一箭,自己差点见了阎王呀!

    …………………………………………………………………………………………………………………………………………

    “嗒!嗒嗒!”

    就在局面僵持不下时,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小路上冲出二人,浑身血迹,满脸杀气,正是关羽和张飞,他们担心刘备的安危,一场血战之后,终于冲了出来,抢先一步赶到了这里!

    “子龙,做的好,我们三人合力,擒住此人!”关羽、张飞舞动兵刃,从两翼合围了上来,与赵云形成三角阵势,稳稳的把萧逸困在中间,局势瞬间逆转!

    关羽、张飞、赵云,都是第一流的武将,随便挑出一个来都是勇冠三军的人物,如果是单打独斗,萧逸尚且不惧,可要是一对三,别说是他,就算温侯吕布复生也招架不住,都说好虎难架群狼,现在可是一头雄狮对付三头猛虎,万难取胜呀!

    事情展到这一步,别说杀刘备了,就是自己能不能脱身都很难说了呀,萧逸小脸铁青,紧握凤翅鎏金镗,一面戒备,一面思考突围的办法!

    “贤弟,事到如今,愚兄也劝你一句吧,自古贤臣则主而侍,良禽择木而栖,贤弟心怀韬略,腹有良谋,乃是当世第一名将,为何要辅佐曹操那个奸贼呢,此人名为汉相,实为汉贼,上欺天子,下压群臣,为人又多奸诈,少仁义,世人皆称之为奸雄,绝非真命之主!

    反观刘皇叔,身为帝室之胄,仁义君子,美名传于四海,这才是难得的旷世明主呀,贤弟若能弃暗投明,忠心辅佐,何愁大事不成呢,到时候功名富贵远胜今日,还可青史留名,成万世之楷模呀!”

    形势逆转,赵云反而劝降起萧逸来,他对这位结拜兄弟的武艺、谋略、心性……,都是很推崇的,如果二人能够同辅明主,成就一番功名,却是人生一大幸事!

    “还请萧郎三思,若肯用心辅佐,备可对天盟誓,必以兄弟骨肉之情相待,与关、张一视同仁,咱们齐心协力,打出一个太平盛世!”刘备也动心了,萧逸乃是天下名将,文韬武略堪比兵仙韩信,若能得此人辅佐,大事成矣!

    “呵呵,我与丞相大人,恩如骨肉,情同父子,心意相通,乃是难得的人生知己,纵然白刃临头,也绝不会背叛!”萧逸冷酷的一笑,用目光制止了赵云下面的话语,“两军交战,各位其主,我之不肯背叛曹丞相,犹如兄长之不肯抛弃刘备,凭的都是胸中一口忠义之气!”

    说话的同时,萧逸抓住了白袍小将的腰带,右手又扣住了一支狼牙箭,一会真的打起来,他就把人质扔给赵云,拖延片刻时间,再一箭射向关羽,最后纵马从张飞那里突围,按这个办法,至少有五成的把握能冲出去,至于另外五成,恐怕就要永远的留在这里了!

    “时也,命也,既如此,你我兄弟就各为其主吧!”赵云长叹一声,手中亮银盘龙枪斜指,没有对着萧逸,却稳稳锁定了关、张二人!

    “子龙,你这是何意?”关、张二人一脸的疑惑,这家伙到底是那头的呀?

    “我对玄德公仰慕已久,早就想倾心投靠,刚才出手搭救,是为忠也无愁是我结义兄弟,如今他有了危难,身为兄长,又岂能坐视不理,此乃义也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自当忠义两全,无愧于心!”

    赵云看看刘备,又瞅瞅萧逸,两个都是他的知心好友,也都是世上难得的豪杰人物,可惜,却走在不同的道路上,自己进退两难,却也不想伤害任何一个!

    “子龙忠义双全,勘称当世完人,难得!难得呀!”刘备略一沉思,不禁点头称赞,心中对赵云更是喜爱了,有这样一员大将辅佐自己,苍天之赐啊!

    关羽和张飞对视一眼,也点了点头,这样的豪杰,才有资格和他们兄弟共济大事呢!

    “此地不宜久留,我等离开!”关羽催马上前,一把将刘备提到马背上,张飞一旁持矛护卫,迅消失在树林中……

    “兄长,江湖路远,小心保重呀!”萧逸微微抱拳,能和赵云结为兄弟,人生一大幸事,可惜,日后再见,恐怕就是沙场之上,你死我活了!

    “贤弟,沙场之上,兵凶战险,你也保重吧!”赵云挥手告别,又看看那员白袍小将,“对了,她很顽皮,就拜托给你了,好好相待!”

    关怀之殷,情同骨肉……,政见之争,宛若仇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