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能臣 黑男爵

第669章 力撕金羚

    “咩!……咩!咩!”

    缰绳一断,金羚撒腿狂奔,向着草原深处跑去,它可不是一只小羊羔,而且从羊群里精心挑选出来,高壮、敏捷、善跑的头羊,体重超过两百斤,力气十足,性情凶悍,还有一对锋利的弯角,连草原上的恶狼都能顶死,在同类中也算佼佼者了!

    “咚!咚!……叼羊开始喽!”

    金羚跑出三箭地之后,观礼台上一声呐喊,宣告比赛开始,与此同时,上百面羌鼓猛力擂起,为赛场上的选手们加油鼓劲!

    “啸!……啸!啸!”

    上千名骑手仰天狂啸,发出狼嚎般的声音,而后纵马驰骋,向着目标追逐过去,数千只马蹄踩踏着大地,发出‘隆隆’的声响,飞扬的尘土,在半空中形成一条黄色的巨龙,上下飞舞,壮观至极!

    千骑逐羊,也不是一味的乱追,每个骑手都会找几个伙伴,组成一个小团体,互相配合,只有这样,才能在比赛中保护自己,草原骑手个个狼性十足,叼羊的时候,除了不能使用兵刃,其他手段是不限制的,拳头、马鞭、牙齿……,都可以向对手身上招呼,冲撞落马更是经常的事情!

    所以说,草原上的比赛就是一场战争,伤人很平常,死人不稀奇,要是一点血都不见,围观的部众反而会认为没意思,骑手们也会觉得羞耻!

    “闪开了,金羚是我们黑水部的,谁挡灭谁,去死吧……”

    “我们青羊部不服,拳头比高低,马背见输赢,滚下去吧……”

    “一群蠢货,都别打了,赤鹰部的骑手冲到前面去了,快把金羚夺回来……”

    ……………………………………………………………………

    赛场上,叫骂声、嘶喊声,此起彼伏,不时有骑手被打落马下,丧失了比赛资格,也有人失足落马,摔的鼻青脸肿,有的骑手不服气,落马之后,紧紧和对手抱在一起,袍服扯的粉碎,‘叼羊赛’变成了‘摔跤赛’,还有人给他们呐喊助威!

    “咩!……咩!咩!”

    草原之上,没有弱者,面对千骑追逐,金羚一路撒腿狂奔,它也是躲避过狼群袭击,硬挨过漫天大雪的,求生意志坚定,也很会逃跑,专门往崎岖的地方跑,羊蹄坚硬,善于攀爬,就是陡峭的山坡也能上去,战马就没这种本事了,一旦折了马腿,立刻残废!

    一方狂跑,一方猛追,几个回合较量之后,选手的人数就减少了一大半,有的落马失去了资格,有的眼见夺冠无望,干脆放弃了比赛,马头一转,找心爱的姑娘约会去了,那才是自己心中的小肥羊呢!

    赛场上,萧逸混在大队人马中,不紧不慢的跑着,脸上还蒙了一块黑布,遮住了面容,只露出两道幽冥般的目光,四下查看,没办法,萧逸要是露出本来面目,估计赛场上的骑手就没人敢比赛了,就是夺到了‘金羚’,也会乖乖拱手让出,‘鬼面萧郎’四个字,在羌人心中就是魔鬼另一个称呼!

    “千骑逐羊,却是个训练骑兵的好办法,以后要在汉军中大力推行,激发将士们的勇武之气!”

    伸出拳头,揍落了几个过来挑衅的骑手,萧逸又看看背上的女儿,小家伙表现不错,不哭不闹,瞪着一双大眼睛,观看叼羊的激烈场面,还发出欢快的咿呀声,很是兴奋!

    叼羊如打仗,也要讲究谋略的,时机把握的好,才能一击必中,金羚亡命飞奔,体力正盛,此时追上去,恐怕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行,还要防备别的骑手抢夺,并非上策呀!

    最好的办法,就是躲藏在人群中,慢慢的等待机会,等到金羚跑累了,别的骑手也精疲力竭的时候,再突然出手,夺取金羚,这就是三十六计之一……浑水摸鱼!

    目光扫视,萧逸侦察着情况,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对手,一头金发的叶落纥,在羌人的队伍里,他可是很明显的!

    一身黄色战袍,黄金软甲,再加上飘摆的金发,叶落纥就像一头追逐猎物的雄狮,威武霸气,凡是靠近的羌族骑手,无不被他打落马下,没有一合之敌,吓的无人胆敢靠近!

    坐下的战马也很神骏,是一匹黄骠马,身高体壮,四肢修长,整体呈现一种流线型,奔驰如飞,绝对是万里挑一的良驹,和主人配合的也很默契,真是人如雄狮,马似蛟龙,无双组合!

    ……………………………………………………………………………………………………

    “咩!……咩!咩!”

    几番围追堵截之后,金羚终于疲惫了,四蹄发软,急得咩咩乱叫,完全靠着求生的本能挣扎,不让骑手们得逞!

    “传令,擂鼓助威,真正的草原勇士就要出现了!”观礼台上,折兰兴奋的抢过木槌,亲自为骑手们擂鼓助威,想到自己的爱郎也在策马驰骋,追逐金羚,就更卖力气了!

    “驾!……驾!”

    鼓声擂动,一骑飞出,直奔金羚而去,正是羯人使者-叶落纥,这个狡猾的骑手,一直按兵不动,此时看到时机成熟了,才突然出手!

    双腿加紧,身体侧倾,一只手臂向前探出,叶落纥催动坐骑,迅速的接近了金羚,而后一声长啸,向目标的颈部抓去,稳、住、狠,犹如恶狼扑羊一般!

    “白菜……冲过去,金羚是咱们的!”与此同时,萧逸一拍‘白菜’的脑门,四蹄腾空,闪电般靠了过去,虎口拔牙……这样才有意思呢!

    “啸!……嗷!”

    快马如飞,叶落纥一个海底捞月,闪电般抓住了金羚一只后腿,臂膀用力,两百斤的肥羊被拖了起来,正当他兴奋的要仰天长啸时,异变突生,一只同样有力的大手伸出来,狠狠抓住了金羚另一条后腿,形成了‘双狼夺羊’的局面!

    “大都督好本领,一直隐忍不发,现在才出手争夺!”

    “贵使者客气了,还是您抢先了一步,本都督自愧不如呀!”

    二人言语很是客气,手上却毫不留情,拼命的争夺金羚,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握成铁拳,狠狠砸了过去!

    “碰!”

    两只铁拳砸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二人身体摇晃,不分胜负,对视了一眼,同时色变,拳打脚踢,狠命拼斗在一起!

    “碰!碰!……嗖!嗖!”

    恶风阵阵,拳拳如锤,一连十几击之后,二人依旧不分胜负,四只大手都抓在金羚身上,开始拔河较力,试图用最原始的办法分出高低,人与人斗,马与马斗,坐骑同样嘶鸣咆哮,为各自的主人助力!

    “好!好!……英雄!英雄!”

    场地上,二人拼命较力,其他骑手就簇拥在周围,高举拳头,呐喊助威,这样精彩的比拼,在西羌草原上也是难得一见,两个骑手的力气、骑术、胆略不分上下,这就是一场狮子和老虎的拼斗,谁能更胜一筹呢?

    “你拿过来!”

    “绝无可能!”

    “咩!……咩!”

    四目相对,二人身体后倾,全力争夺,金羚被扯的咩咩惨叫,舌头都伸出来了,身上的羊毛更是被扯掉了不少……

    “嗷!……吼!……撕拉!”

    力拼搏杀,二人同时发出狂吼,一个犹如狼嚎,一个好似狮吼,四条臂膀奋力争夺,可怜的金羚禁受不住如此巨力,硬是被扯成了两半,血淋淋的尸体分别握在二人手中,彼此凝视之后,同时仰天大笑起来!

    羌人的‘叼羊赛’举行了数百年,把金羚扯成两半的情况,却是第一次发生,周围的骑手们目瞪口呆,两百斤的壮羊呀,一分两半,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常人呀!

    “大都督神力惊人,不愧是汉家第一勇士,佩服!”叶落纥金发飘摆,就像一头傲视草原的雄狮,再配上满身的血迹,显得格外狂野!

    “贵使者骑术精湛,气力过人,在羯族数万勇士之中,恐怕也不是默默无闻之辈吧!”萧逸目光如电,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杀气,草原之上,竟然遇到如此敌手,是福是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