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能臣 黑男爵

第1487章 汉水决胜负(一)

.    建安十五年,八月十五日,天气晴朗,微风阵阵,汉水两岸可见度极高,这一天也是道家太阴星君的诞辰,当以一对红烛、四色鲜果进行祭祀,因为这位太阴星君,就是后羿之妻嫦娥仙子!

    “好一个鬼面萧郎,竟然从子午谷进兵,越过六百六十里天险,一举杀进了汉中腹地,先占赤坂、又夺乐城,截断了我军的物资供应,真可谓胆大包天,用兵如神!

    难怪纵横天下二十余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打的诸侯们闻风丧胆,此人不亏为天下第一名将,就是心狠了一点、手黑了一点,可与白起前后呼应了!”

    汉水南岸汉中军大营,高高的瞭望楼上,张鲁身披甲胄、手拄宝剑,目光紧盯对岸的乐城,心中却是颇多感触,这座城是自己下令修筑的,如今却飘扬着一面‘萧’字大旗!

    本以为凭着秦岭天险,以及十几万精锐将士,可以跟曹军对峙半年以上,而后徐徐议和,争取最好的归顺条件,甚至是继续割地称雄!

    没想短短两个月,各处战场就节节败退了,丢了七八座城池,折了好几万将士,如今物资重地乐城也丢了,汉中集团只怕是前景不妙呀?

    更重要的是,通过乐城这件事情,知道了萧逸的本领,也见识了他的可怕,三千多名俘虏呀,竟然全都给杀光了?

    侦查游骑们禀告浮尸飘荡十余里,汉水都染成了赤色,鱼鳖成群而来,争先啃食人肉,其状可令观者发疯,派出的游骑没有不呕吐的,还有几个吓出毛病来了。

    消息传回了营中,将士们也是议论纷纷,汉中以道法教化百姓,从来是善字当头、助人为乐,何曾见过这般霹雳手段,原本还算高昂的士气,一下落了几个台阶呢!

    “丢失物资重地,皆是小弟之过,小弟愿戴罪立功,领一支人马杀过汉水,重新夺回乐城,生擒萧逸献于麾下,请大哥下令出兵吧!”

    张愧也在瞭望台上,脸上满是羞愧、愤怒之色,自己带领五千将士,日夜兼程赶到阳平关,结果什么事也没有,杨任根本没反叛,反而在与曹军浴血厮杀!

    与此同时,乐城失守的消息传来,张愧这才恍然大悟,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而且是计中套计,差点没给气晕过去,当时就要带兵杀回去,却被二哥张卫给拦住了。

    乐城已经失守了,统军的又是鬼面萧郎,带五千人马杀回去,无异于羊入虎口一般,只是白白送死罢了。

    无奈之下,张愧兼程回到南郑城,向大哥张鲁哭诉了经过,兄弟二人经过三天准备,不顾老巢空虚的危险,尽起麾下八万人马,准备渡过汉水,重新夺回乐城,这就是以往经过了!

    “《孙子兵法》有云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咱们先谋划好了,再行攻打乐城不迟,以免又中了萧郎诡计!

    世上没有不打败仗的将军,三弟偶有小失,也不必耿耿于怀,只要吸取教训就好了,咱们重整旗鼓,必能反败为胜!”

    对于张愧丢失乐城之事,张鲁并没有责怪,反而是好言安抚着,一则是兄弟情深,不忍心处罚这个小弟弟!

    二则,不是弟弟无能,实在是对手太狡猾了,两封书信送到了南郑城,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以为杨任投降曹营了,差一点出兵讨伐呢!

    自己都看不透的计策,又如何责怪别人呢,只能是吃一堑、长一智,不要再中萧逸的诡计,这也是没急于进攻的原因之一!

    “大哥教训的是,小弟牢记心中,没有不打败仗的将军……”张愧悻悻而退,心中却在想着白起没打过败仗、韩信没打过败仗、萧逸也没打过败仗……

    “汉中大半的军械、粮草,都存放在了乐城,萧逸若一把大火烧个干净,只怕不出半个月,各路兵马供给不足,恐怕就要纷纷败下阵来了,这也是老夫一直担心的事!

    未想萧逸偷袭成功之后,没有放火烧毁物资,也没有逃之夭夭,反而是据城死守,其中深意如何,还望金先生有以教我?”

    张鲁转过身来,抱拳深深的一礼,语气恭敬到了极点,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中等身材,衣着朴素,脸上戴着一副黄金面具,正在凭栏远望对岸情况。

    自从大军离开了南郑城,营中就多了这么一位,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也不知其姓名,但张鲁对其格外尊敬,称之为‘金先生’,并与之谋划军机大事,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故而众人也不敢无礼!

    至于金先生的身份吗,正是隐居二十多年,以活死人自居的李儒,一个阴谋诡计见长的人,一个曾经祸乱天下的人!

    这些年以来,张鲁名为汉中之主,可李儒才是幕后谋主,之前他就大胆猜测过,萧逸可能出兵子午谷,故而派了张广、张富坐镇赤坂城!

    可猜测毕竟是猜测,李儒也没有十全把握,故而汉中集团的重兵,还是放在了陈仓道、褒斜道、阳平关一线上,并与曹军打的不可开交!

    没想到预测成真,萧逸不但走了子午谷,还连下赤坂、乐城,截断了汉中军的物资供应,这让李儒吃惊之余,也升起了好斗之心!

    故而走出了七真殿,随张鲁一起屯兵汉水南岸,帮着出谋划策、排兵布阵,准备跟萧逸好好较量一下,以报西凉集团覆灭之仇!

    又担心自己身份泄露,引来天下人的追杀,故而以金色面具遮脸,并自称为‘金先生’,这个秘密只有张鲁知道,其余纵然是心腹之人,也不敢透露一丝一毫!

    “很简单,萧逸想留下这些军械、粮草,以后攻打巴蜀之用,如此可以事半而功倍,此人的目光很长远,尚未得陇,已然望蜀,的确是个统帅之才!

    至于眼前的局势吗……萧逸以奇兵出子午谷,一举杀入了汉中腹地,截断了咱们的物资供应,此举固然是神来之笔,可是反过来想一想,也把自己置于险境之中了。

    只要攻破乐城,生擒住了萧逸,咱们就能以之为人质,逼迫曹营集团退兵,再把两位公子要回来,而后徐徐与之谈判,主动权尽在掌握之中!

    那个时候吗,进可以索取钱财、物资、城池,继续称霸汉中之地;退也能立下血誓盟约,保全张氏一门荣华富贵,以及天师道延绵不绝!”

    李儒的声音沙哑干涩,就像是钝刀磨砂石一般,听的人浑身不舒服,分析起战局却是鞭辟入里,不亏神盘鬼算之称!

    “金先生言之有理,萧逸贪图城内军械、粮草,就像是游鱼吞了香饵,落入了天罗地网之中,不过此人诡计多端,用何战术可破之?”

    “无需计策,死打硬拼,用尸体堆平乐城的城墙,天师就可以打败萧逸了!”

    “死打硬拼,如此将士们损失必重,咱们为何不用计取胜呢?”

    “嘎嘎,若论排兵布阵,天下无人是萧逸对手,跟他比计谋只会自取其辱,多少豪杰就是这样丧命的,以力取胜,以拙破巧,才是战胜他的唯一办法!”

    ………………

    李儒隐居二十余年,平时只有两个爱好,一是看三俗小说,二就是研究萧逸,包括性格、爱好、言论,以及打过的所有战例,故而二人虽素未谋面,却是知之甚深呢!

    萧逸猛如虎、狠如狼、狡如狐,乃是天生的军事奇才,十个张鲁也不是其对手,就算加上自己也一样,不过吗,猛虎落在平阳地,蛟龙无水困难出!

    子午谷艰险难行,萧逸虽然走过来了,可带领的兵马必然不多,又留一部分在赤坂城,如此计划下来,乐城守军不超过万人,甚至只有七八千!

    汉中军八万之众,整整是对方十倍,就算是人踩马踏、死打硬拼,用五条人命换一条,也能把萧逸那点兵力拼光,获得最后的胜利!

    相反的,如果用计策攻城,那是以己之短,对敌之长,非但乐城难以夺回,恐怕还要损兵折将呢!

    “天师切记一条,大军攻破乐城之后,只能生擒萧逸,不可伤其性命,否则汉中几十万生灵,都会为他陪葬的,切记!切记!”

    “金先生请放心,本天师早已传令下去,有生擒萧郎者提拔为大祭酒,赏赐城池三座,黄金五万两,美女五十名!

    相反的,谁敢伤萧逸一根汗毛的,大卸八块,千刀万剐,九族男女尽灭之!”

    李儒、张鲁都很清楚,萧逸权倾朝野,心腹党羽遍布天下,谁要是伤了他的性命,必然引起疯狂的报复,那是曹操都不敢承受的,何况一个小小的汉中集团呢!

    故而生擒过来,以礼相待,最后双方握手言和,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如果可能的话,张鲁还有联姻的打算呢,自己有个宝贝女儿,足配得上萧逸的儿子!

    “今天天气晴朗,正是用兵的好时候,张愧听令!”

    “末将在!”

    “领一万人马渡河,猛攻乐城,试探虚实!”

    “诺!”

    观看  zui新 章 节 请到——手机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