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能臣 黑男爵

第1656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秦律规定:谋反大逆者,车裂,灭三族,同谋者一律斩首,家人贬为奴隶,追随者流放蜀地,终生遇赦不赦!

    汉律相对宽松一些:谋反大逆者斩,家中男子十六岁以上绞,十五岁以下男子,以及母女、妻妾、姊妹流放三千里,资财、田宅收入官府!

    曹丕登基称帝之后,也颁布了大魏律法,其中第一条就是:谋反大逆者剐,灭族,已自尽者鞭尸,已入土者掘坟,已火化者挫骨扬灰……

    由此可见,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对谋反深恶痛绝,称之为十恶之首,需以严刑峻法惩罚之!

    故而臣民们畏惧峻法,谁也不敢轻易谋反,就算是真的谋反了,也要给自己找一个借口,什么诛奸佞,清君侧,勤王护驾之类,失败了也好辩解一番,或可减轻惩罚!

    不过有一种情况,就算是苏秦、张仪复生也无法为之辩解,那就是私造皇冠、龙袍、天子剑之类,物证确凿,铁案如山!

    因此在古代,想要报复仇人的话,只要私造皇冠、龙袍放入其家中,再到官府举报一声,仇人全族就不会有活口了。

    要是自己手艺不精,不会造皇冠、龙袍怎么办,没关系的,私造一些禁忌之物也可以,比如说玉如意、金门钉、龙纹瓦当、黄色内裤之类,也具有相同效果!

    萧逸熟读史书小说,看过很多类似情节,自然知道诬陷造反的厉害了,故而二十多年以来,一直谨守礼制上的事情,不给外人以口实,没想到还是栽跟头了。

    其实用小脚趾也能猜到,这肯定是诸葛亮的诡计,试图挑拨曹、萧两家关系,让曹魏政权陷入内战之中,蜀汉才好从中渔利!

    不止萧逸猜到了,只要有些政治经验的人,也都能推测出来!

    问题是,这种事情解释无用,只会越描越黑,关中是萧氏的老巢,并由长子萧玄坐镇,如今出现了皇冠、龙袍、天子剑,说跟萧氏一点关系没有,恐怕难以取信于人吧?

    就算百姓们相信了,文武百官也不会信的,就算文武百官相信了,曹丕打死也不会相信的,或者说他不愿意相信,因为萧氏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有无谋反之心,而在于确有谋反之力,这是谁都无法抹杀的事实,也是曹丕最为忌惮的地方!

    “事情已经扩散开了,想隐瞒是不可能的,玄儿用金雕传信,比朝廷的驿站快上很多,但是最迟三天时间,这件事就会朝野皆知了!

    就是说咱们必须在三天之内,想好应对之策,是辩解、是追查、还是采取非常手段,诸位有何高见吗?”

    萧逸把急报传示众人,询问起了意见,这不是一人一姓之事,还关系到整个萧氏集团,甚至是天下苍生!

    如果处置不当的话,很可能引发曹魏集团内乱,刀兵相向都是有可能的,不知多少人卷入其中,又要流多少鲜血、才能把战火浇灭呢!

    贾诩、逢纪、郭奕传阅之后,也都意识到问题严重了,纷纷思考起了对策,而第一个发表意见的,却是平时说话最少的李儒!

    “老夫本是当死之人,承蒙太师大人不弃,养于府中,相待甚厚,咨询以军国大事,大恩无以为报,唯有尽吐肺腑之言!

    魏主猜测萧氏久矣,如今皇冠、龙袍之事一出,辩解已经毫无用处了,而自古以来,君疑臣,臣必死,若想不死,唯有弑君!

    趁着消息尚未扩散开来,太师大人何不先下手为强,今夜就带兵冲进皇宫……,事后或立一曹家幼子为帝,或者自己取而代之!

    如此最多背负些许骂名,却无人能奈何太师大人,所有麻烦也就迎刃而解了,否则这般无休无止的猜忌下去,就算躲过这一次,只怕也难逃下一次!

    须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若是因为儿女情长,而错过了大好机会,只怕将来毁之晚矣,期间若有不忍为之事,老夫愿代劳之,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李儒属于乱世之才,就是不善于治理,只善于破坏,玩阴谋诡计、搞宫廷政变的高手,还有一颗唯恐天下不乱之心!

    不过这次献计献策,却是出于一番赤诚之心,萧氏待自己不错,自己就当以死相报,李儒甚至考虑过了,如果发动宫廷政变的话,自己不惜再做一次弑君之贼,以免脏了太师大人的手!

    “刷!呼!”

    萧逸没说什么,躬身深深行了一礼,而后一手紧握剑柄,一只手抬到了半空中,距离鼻子只有一尺之遥,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了,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很多人劝过萧逸造反,都被严词拒绝掉了,可是这次不一样,因为李儒说的在理,还说中了两处关键:

    其一,躲的过这次,躲不过下次!

    曹丕称帝以来,对萧氏的猜忌有增无减,背地里小动作不断,光是无愁侯府外面的暗哨,就增加了三倍之多,日夜监视一举一动!

    还以赏赐奴婢为名,把奸细派进侯府之中,已知的就有十一人之多,虽然这些奸细都被控制起来了,可想起来还是很恶心人!

    尤其是最近几天,曹丕又加封司马防为太傅,参与管理争鸣学府事务,其目的不言而喻,且触动了萧氏的核心利益!

    念在以往情分上,萧逸一直隐忍退让着,可是一退再退之下,总得有个底线吧?

    其二,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曹、萧两家早晚会决裂的,这是很多人都清楚的事,关键是什么时候决裂,又是谁先下杀手?

    如果让曹丕先下手的话,萧氏也有反败为胜之力,可是难免会付出一些代价,跟随多年的将领,甚至是萧氏血脉,都有死于非命的危险!

    既然如此,不如抢先一步下手,虽然会出现一些混乱,可是自己有信心平定下来,并完成统一大业!

    考虑以上两点,萧逸的目光逐渐冰冷,宝剑也缓缓拔出鞘了,皇冠、龙袍、天子剑……假戏真唱又如何?

    “太师大人三思啊,此时夺国不难,可是名不正、言不顺,天下人心不服,只怕国祚难以长久啊!”

    贾诩出来劝阻了,其声犹如晨钟暮鼓,让萧逸心头一阵猛颤,说的有道理啊!

    自己夺江山不难,可是纵观上下千年,凡是以强权、诈术取天下者,国祚皆难以长久,子孙下场也极为悲惨,最典型的就是司马氏了,一个皇帝马上风,一个皇帝被砸死,一个皇帝被虐杀,还有一个皇帝做了执扇的奴婢,这也算因果报应吧?

    “眼前之事,文和先生以为如何?”

    “小事尔,只要顺势而为,自然化解于无形之中!”

    “如何顺势而为?”

    “太师大人只需如此……然后……”

    贾诩附耳献上一计,萧逸听完之后,脸上神色略有缓和,又闭目沉思了片刻,终于把宝剑插回鞘中了!

    同时暗下决心: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自己已经退到底线了,以后一步也不会退让,如果曹丕再咄咄逼人,那就休怪自己拔剑无情了。

    另外吗,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诸葛亮用出反间计了,萧逸自然要回应一下了!

    办法也很简单,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当即召来了吴质,让赤眼蜂做几件事情:

    其一,派人四处散布谣言,就说诸葛亮假借北伐为名,要带领巴蜀人马降魏,而后杀回成都城,生擒刘禅、吴太后等人!

    而且魏主允诺了,事成之后,加封诸葛亮为大魏丞相,蜀国公,爵位世袭罔替,还要以皇女嫁诸葛亮的幼子,两家结为秦晋之好!

    其二,命人在洛阳城内,大张旗鼓的修一座豪华府邸,就说是未来的诸葛丞相府,并挑选美人、珍宝充实其中!

    其三,派人前往徐州琅琊郡阳都县,重新修葺诸葛氏的祖坟,其规格一定要高,还要安排专门的看守人!

    其四,派人到荆州散布流言,就说刘备病逝之后,太师大人非常高兴,举行盛宴热烈庆祝,醉酒之后说道:

    大魏本欲趁丧伐蜀,之所以按兵不动者,非是畏惧山川之险,乃忌惮云长将军一人尔……

    论起栽赃陷害的本领,诸葛亮顶多是个入门者,萧逸才是大师级别呢,不但是花样百出,而且舍得下本钱,颇有假戏真做之势!

    老话说的好:那啥不叮无缝的蛋,之所以用这几条反间计,关键是蜀汉集团并非铁板一块!

    从地域上来说,分成了巴蜀、荆州两个板块,中间有山川阻隔,沟通起来并不容易,关羽性格高傲,有名的目中无人,对诸葛亮也没多少敬意!

    再略加挑拨一下,二人之间必然出现矛盾,蜀汉集团的实力本就弱小,荆州、巴蜀两军不能默契配合,北伐也就失败一半了!

    蜀汉内部同样有寒门、士族之争,后者又分为土著士族、流亡士族,彼此之间矛盾重重,只要小小的挑拨一下,必然引起轩然大波!

    可以想像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诸葛亮都要在烦恼中渡过了,饮食不下,头发脱落,每晚噩梦连连,总是梦想一张小黑脸……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