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能臣 黑男爵

第1657章 曹丕的老腰!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随着一份急报的送达,刚刚建立的大魏帝国,掀起了政治斗争的狂风暴雨,无数人卷入其中……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哒!哒!”

    黄昏时分,许昌城外的官道上,一名驿卒正在快马奔驰着,手中举红色旌旗,身上背个大包袱,一边跑一边大声呐喊,沿途行人纷纷躲闪让路,就连达官显贵的车辆也不例外,大魏律法明文规定:急报所到之处,城门关卡开放,行人车辆让行,无故阻拦者斩!

    也有人暗暗猜测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要动用八百里快马加急,是出现天灾了,还是又要打仗了?

    古代通讯技术落后,往往谁先得到消息,谁就能抢占先手优势,故而曹操、萧逸执政以来,在中原各地设置了很多驿站,快马日夜飞奔,消息往来不断,这也是曹军屡战屡胜的原因之一!

    大魏帝国建立之后,又增设了水、陆驿站八百余座,驿卒上万人,并配备了最好的驿船、驿马、驿驴,进一步加强了通讯能力!

    毫不夸张的说,东到大海、北至草原、西涉流沙,幅员万里的帝国境内,无论那个角落出现了情况,驿站都能以最快速度,把确切消息送到中央,进而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来者何人?”

    “封丘县驿卒陈小二,有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快,下吊篮!”

    夜幕时分,驿卒终于来到了许昌城西门外,人累的疲惫不堪了,马匹更是口吐白沫,一停下就瘫到在了地上,连嘶鸣的力气也没有,而城门已经关闭了!

    大魏律法规定,都城实行宵禁令:寅时五刻,敲响晨钟,开城门,自由通行!

    戌时五刻,敲响暮鼓,关城门,禁止出行!

    城门关闭之后,无圣旨不得开启,可是八百里加急也不敢耽误了,城上守军垂下一个大吊篮,把驿卒怀里的信筒、背上包袱提上城头,再派人火速送到皇城中!

    …………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

    皇城中灯火通明,歌舞升平,到处都充斥着欢喜之气,原来曹丕新纳了一位贵人,举行过典礼之后,正准备洞房花烛呢!

    民间经常传说: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嫔,一天宠幸一个媳妇,三个月都不带重复的,这般幸福的生活水平,不知羡慕死多少单身狗呢!

    其实大错特错了,皇帝老子到底有多幸福,普通老百姓是根本想象不到滴!

    周礼规定:天子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其中二十七、八十一不是实数,而是虚数,有下限而无上限!

    比如管子小匡记载:齐襄公惟女是崇,九妃六嫔,陈妾数千人!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九月,葬始皇骊山,二世曰:先帝后宫非有子者,出焉不宜,皆令从死,死者逾万众!

    天天做新郎,夜夜换新娘,二三十年都不重复,这才是最高统治者的幸福生活,难怪是个男人就想做皇帝,皇位吸引人,龙榻更加吸引人!

    “启禀陛下,长春酒调制好了,只要三杯下肚,保准您龙精虎猛、雄风不倒,嘿嘿!”

    “好,你们退下吧!”

    “遵旨!”

    曹丕瘫坐在龙榻上,眼窝发青,印堂发黑,气息也不平稳,刚刚三十岁的人,看着比四十岁的还要苍老,鱼尾纹、抬头纹全出现在了脸上!

    心腹宦官献上一壶长春酒,是用老山参、熟地黄、枸杞子,沙苑子、淫羊藿……共计二十多种药材泡制的,具有温肾壮阳、填精补气的功效,堪称中老年男子的最爱!

    新贵人也坐在龙榻上,十四五岁的年纪,生的娇小玲珑、唇红齿白,就像一个大号的瓷娃娃,俏脸上满是娇羞之色!

    曹丕并非好色之徒,私生活上一向很节制的,可是做魏王太累了、做大魏天子就更加累,宵衣旰食,日理万机,还要跟权臣各种较量,身体疲惫不说,精神压力也大的出奇,几乎要把人给逼疯了!

    为了宣泄心中压力,曹丕一次征召三百名美人进宫,还都是十五六岁、半熟不熟的**类型,过上了夜夜笙歌的幸福生活!

    可用这种办法减压,就像是口渴的人喝盐水,只会越喝越渴、越渴越喝,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之中,色是刮骨钢刀,曹丕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又无法中止下来,只好借助药酒滋补,才能宠幸后宫的美人们!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补药对人身体固然有益,可也不能太过量了,否则虚不受补之下,会严重损伤身体,甚至减少寿命的!

    “美人,朕的小美人,哈哈……不对,是女王,朕的小女王!”

    “陛下,妾身周氏!”

    “朕乃是至高无上的天子,朕说你是小女王,你就是小女王,明白吗?”

    “妾身,遵旨!”

    ……

    连饮了三杯长春酒,一股热流从小腹中升起,游走奇经八脉、遍体诸穴,真是说不出的舒服,曹丕也变得精神焕发起来,摇晃着走向了新贵人……

    眉如远山黛,面若芙蓉妍,酥手托粉腮,云鬓凝香汗,钗横斜,枕凌乱……一片朦胧醉眼之中,眼前人、心上人仿佛合二为一了!

    就在曹丕双目喷火,准备把小美人扑倒,一起到巫山上看月亮之时,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陛下,您慢着下手啊,宫外送来了八百里加急,是八百里加急!”

    “什么,该死的,送进来吧!”

    都说周公治理天下之时,一饭三吐哺,起以待士,犹恐失天下之贤人,可嘴里的饭吐出来容易,有的事情停下来难啊,那滋味就像是烈火烹油之际,突然倒上一大桶冰水,难受死!

    好在曹丕心志坚定,狠狠咬了咬舌尖,又拧了自己大腿几下,用剧痛镇压住了心头燥火,准备先处理公务,再去交公粮……

    同时也有点疑惑,究竟发生什么大事了,要动用八百里快马加急,又连夜送进宫中来了,地震、水灾、蝗灾,还是兵灾?

    “启禀陛下,急报是从关中送来的!”

    “拿来朕看啊!”

    用烛火烤化封蜡,从信筒中取出了急报,曹丕一目十行观看着,又让宦官把大包袱打开,脸色顿时剧变了,里面赫然是皇冠、龙袍、玉带、朝靴、天子剑……皇帝的全套装束都有了,而且做工精细,质地极佳!

    看到这些禁忌之物,曹丕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畏惧、惶恐、不知所措,关中是萧氏经营多年的老巢,突然出现了皇帝御用之物,难道说萧氏要造反称帝吗?

    萧逸权倾朝野,爪牙遍布四方,控制着汉中、关中、凉州、并州、幽州不说,就连许昌城周围的驻军,也有不少是其嫡系人马,战力强悍,呼之既至,如今事情已经败露了,狗急跳墙之下,这要是发动宫廷政变……

    犹如冷水浇头一般,曹丕彻底清醒过来了,再顾不得榻上的小美人,从枕头下抽出了佩剑,直奔前面大殿而去,一边走一边发布命令:

    “立刻调集虎豹骑,加强皇宫防守,并做好厮杀的准备,再派人坐镇许昌城四门,没有朕的亲笔圣旨,不准放一兵一卒进来!”

    “召集内庭大小官员,立刻到麒麟殿来见朕,再通知曹、夏侯两姓将领,带领亲兵入宫护驾!”

    “启动宫外所有眼线,监视无愁侯府一举一动,有情况立刻禀报,明白了吗?”

    “遵旨!”

    毕竟是奸雄培养的继承人,关键时刻颇有几分气魄,曹丕一边调兵遣将,一边关注局势,做好了兵戎相见的准备!

    同时做好了心理准备,就算自己不是萧逸的对手,也绝不会束手就擒的,更加不会屈膝投降,真到了万不得已之时,大不了闭宫**,与大魏社稷同亡!

    不过临死之前,要用三层黑纱蒙面,因为到了九泉之下,自己无面目与父亲相见,先秦好歹二世而亡,曹魏仅仅一代君主,登基短短几个月,这也太丢人了吧?

    …………

    “臣等参见陛下,深夜召唤,所为何事?”

    “臣等奉命,带兵进宫护驾!”

    辛评、辛毗等重臣来到了麒麟殿,曹真、曹休也带兵进宫了,数万虎豹骑全体出动,在皇城内外层层设防,防御的犹如铁桶一般,许昌城四门也派人把控住了!

    可是城内一片安宁,根本没有兵变发生,反倒是很多臣民爬到高处,向皇宫方向瞭望着,不知发生什么事了,被召来的重臣们也是稀里糊涂,陛下不是该洞房花烛夜吗,这披甲持剑的要做什么?

    大半夜的睡懵了,还是大补酒喝多了,火气多的无处发泄,想来一个午夜操兵?

    “这个嘛,今夜月明星稀、星汉灿烂,朕召唤卿等入宫,一起来赏月品酒的,哈哈!”

    “来人啊,摆设酒宴,款待众卿家!”

    “遵旨!”

    “谢陛下!”

    曹丕含糊其辞的解释着,又让人大摆酒宴,重臣们不好意思多问,又不敢违背圣命,只好稀里糊涂的落座,喝起了糊涂酒!

    原来一番折腾之下,曹丕逐渐镇定下来了,反复思考皇冠、龙袍之事,觉得自己可能猜错了,理由有三:

    首先,萧逸权倾朝野不假,可是一直没有露出反意,而且曹、萧两家血脉相连,远远未到决裂之时,为何突然造反呢?

    其次,造反也要讲时机的,先王归天之时不反,曹魏代汉之时不反,如今曹魏政权逐渐稳固了,萧氏反而起兵造反,这未免不合常理吧?

    最后,萧逸做事极为谨慎,就算他真的要造反了,那也会做的滴水不漏,于无形之中取人性命,又岂会私造皇冠、龙袍,又把它们暴露出来呢?

    综上所述,皇冠、龙袍虽然出现在关中,却未必跟萧氏有关系,很可能是有人故意诬陷,意在挑拨曹、萧两家的关系,幸好自己反应过来了,这要是稀里糊涂的出兵,把萧氏逼迫的真造反了,岂不是弄巧成拙吗?

    谁又是幕后黑手呢,巴蜀集团、江东集团,又或者是士族集团,三者都有很大嫌疑啊!

    紧接着,宫外眼线传来密报:无愁侯府一切正常,太师大人正与家人们饮酒赏月、玩性甚浓,城外几支人马也毫无异动!

    “朕猜对了,果然是反间计,有人要挑起大魏内乱,让曹、萧两家以死相拼,他们才好坐收渔人之利!”

    曹丕长出一口气,忐忑的心终于放下来,猜测幕后黑手的同时,又生出一些别的心思!

    对于一位帝王来说,做事不看真假,只讲利弊,只要是有利的事情,假的可以变成真的,如果是不利的事情,真的也能变成假的!

    就说今夜的事情吧,萧氏谋反虽然是假的,可是皇冠、龙袍却是真的,也的确是在关中发现的,如果利用此事打压萧氏,迫使其让出一部分利益,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吧?

    “文烈、子丹、佐治、仲治随朕来,明天正好是大朝会,你们这样……明白了吗?”

    “遵旨!”

    五更时分,皇城的戒备解除了,曹丕返回寝宫众,兴致勃勃的宠幸小美人去了,心情大好之下,还创造了梅开四度的最佳战绩呢,第二天一早揉着老腰上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