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能臣 黑男爵

第1679章 西风压倒了东风!

    洛阳城——太极殿!

    “乱臣贼子,统统都是乱臣贼子,毫无一点忠君之心,朕早晚把你们全给杀掉——啪!”

    “陛下息怒,小心龙体啊!”

    黄昏时分,曹丕伏在龙书案上,批阅着各地送来的奏折,结果越看火气越大,伸手把奏折全扫落在地上,朱砂御笔也扔出去了,落地摔成了三段!

    负责服侍的宦官们,急忙上前收拾狼藉,又重新换了一根御笔,看他们处变不惊、配合默契的样子就知道,这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登基称帝四年有余,如果问一问曹丕,坐龙椅的心得体会是什么,恐怕只能得到两个字——后悔,没错的,曹丕真的后悔了!

    后悔自己贪图皇位,在时机尚不成熟的情况下,强行篡汉称帝!

    后悔为了得到士族集团支持,违背了父亲的政治路线,推出了九品官人法,寒了天下百姓之心!

    更后悔急于削权,彻底得罪了萧氏,以至形成了东、西分治的糟糕局面!

    前有因,后有果,因为政治上的一错再错,弄的曹丕现在非常被动,种种恶果也爆发出来了……

    首先,利用九品官人法,士族集团完全控制了人才选拔,开始一两年为了不显得吃像太难看,还举荐上几个寒门学子,分配几个芝麻绿豆的小官位!

    可是现在吗,一个寒门学子也见不到了,就连那些出身寒门的在职官员,也都受到了排挤、打压,以至于弃官归隐者众多!

    比如散骑常侍-王修,京兆尹-张既,振威将军-李通,都是追随曹操起家的元老重臣,就是因为出身不好,或为寒门,或为流寇,处处受到士族集团的打击,全都愤然辞官不做了。

    如今的洛阳朝廷,几乎变成了士族一言堂,别说寒门子弟没有出头之日了,就连曹丕这个大魏天子,想提拔几个心腹人,或者推行什么国策,都难以随心所欲了,士族官员们阳奉阴违、根本不把圣旨放在心上!

    之前捧起士族集团,本想制约一下萧氏,没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其次,那些在洛阳没有出头之日的寒门官员、学子,纷纷跑到长安去了,科举制度搞的如火如荼,每年都选拔出大量优秀人才,其公平合理性大受世人称赞,萧氏借此深的人心!

    如今魏国内部,称洛阳方面为东选,长安方面为西选,而在人才的数量、质量比较上,西选都远远高过了东选,这也证明了科举制度,远远胜过了九品官人法!

    曹丕甚至私下想过,也在东部推行科举制度,好歹挽回一些民心,可是想了又想,终究没敢付之实际行动!

    士族集团羽翼已丰,现在从他们的嘴里抢肉吃,势必引起极大反弹,自己的皇位都可能被动摇,不要忘记了,历史上莫名其妙驾崩的皇帝不在少数啊!

    最后,萧氏控制长安,曹家坐镇洛阳,形成了东西分治之势,眼前还算是势均力敌,谁也吞不掉谁!

    可是从长远来看,西风势必压倒东风,作为大魏第一位皇帝,必须为后代子孙谋划,可如何改变这一不利态势呢?

    “启禀陛下,申时二刻到了,您该去仁寿宫向皇太后问安了!”

    “好,替朕更衣!”

    “遵旨!”

    自从迁都洛阳以来,卞太后就一直身体欠安,汤药吃了不知多少,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沉重了,如今连下床都很困难!

    曹丕刻薄寡恩不假,还算是个大孝子,纵然政务再是繁忙,每天也要抽出时间探望母亲,亲尝汤药的事情也做了不止一次,在朝堂上下被传为美谈呢!

    当然了,曹丕这样孝顺母亲,除了尽一个儿子的职责,也有别的政治目的:

    一则,借机刷刷声望,以巩固自己的皇位,中国自古以孝治天下,不孝者人人唾弃,更别说君临天下了!

    二则,长安、洛阳之所以没有开战,卞太后也是重要原因之一,那天这位老太后驾鹤归西了,只怕就是萧、曹刀兵相见之时!

    而曹丕心里清楚,十个自己绑在一起,在战场上也不是萧逸的对手,因此这不只是孝顺母亲,更是孝顺曹魏的护命符呢!

    “嗯,朕何以憔悴至此啊?”

    “陛下保重龙体!”

    “唉,再取一盅参汤来吧!”

    “可是陛下,您今天已经饮了四盅,御医们反复交待过了,虎狼之药,不宜多用!”

    “勿需多言,取参汤!”

    “遵旨!”

    由几名宦官服侍着,曹丕简单梳洗了一下,换上了崭新的五爪金龙袍,对着铜镜矫正衣冠之时,却被里面的身影吓了一跳!

    自己今年只有三十三岁,正是一个男人精力、体力的巅峰时刻,可镜子里面倒映出来的,却是一个目光昏暗、精神萎靡,连头发都有些花白的人,看着起码五旬开外了。

    记得去年太后六十大寿,自己与萧逸相对而坐,对方年长一十二岁,看起来却像三十出头的,目光锐利、精力充沛,浑身上下一点赘肉也没有,双手上更是布满了厚厚的老茧!

    毫无疑问,以萧逸的身体状态,随时可以跃马疆场、剑斩人头,其雄风不减当年丝毫,自己却憔悴成这般模样,如果双方对耗下去,肯定是自己先走一步了。

    与此同时,曹丕还想到了一个人,就是软禁皇宫中二十余年、被折磨的未老先衰的刘协,与自己现在的样子多么相似,还有禅让大典上,刘协那意味深长的一笑,自己也终于领悟了……皇位,真不是好坐的啊!

    “陛下,参汤熬好了!”

    “嗯!”

    一大碗浓浓的老参汤下肚,曹丕闭目养神了片刻,又让几名心腹宦官帮着,把头上明显的白发拔掉,再次对着镜子照盼,果然觉着年轻了很多!

    看着不像五十多岁的人了,顶多也就四十多岁,目光中也有了几分神采,这才长叹了一声,直奔仁寿宫而去!

    洛阳城是萧逸一手主持修建的,放弃了秦、汉时期随心所欲、杂乱无章的建筑风格,改为中轴做线、左右对称的全新布局方式!

    皇城位于洛阳中心位置,整体呈长方形,南北七百二十步,东西三百六十五步,四面围有三丈高的围墙,外面还有十几丈宽的护城河,集美观、雄伟、防御为一体!

    皇城内的建筑分为前朝、后廷两部分,前朝的中心为太极殿、两仪殿、承庆殿,统称三大殿,是国家举行大典礼的地方!

    内廷的中心是兴庆宫、昭阳宫、仁寿宫,统称后三宫,是皇帝、皇后、太后居住的正宫,另有大小殿宇五十多座,房屋六千多间沿着中轴线分开,左右极为对称,雕梁画栋,美轮美奂,把皇家威严体现的淋漓尽致!

    凡是第一次进皇城的人,无不为其雄伟壮观而震惊,尤其是匈奴、羌狄使者进贡的时候,都吓得不知道迈那条腿了,进大殿之后一个劲的磕头,比刚出生的小羊羔都乖巧臣服!

    而曹丕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坐在自己的龙椅上,俯视整个皇城,享受那高高在上的感觉,真是跟做神仙一样快乐啊,不过曹丕一想到这座皇宫是谁主持修建的,那种乐趣就大打折扣了。

    唯有心怀天地,俯仰乾坤者,才能设计出这般雄伟壮观的皇城吧,自己不及人家万分之一啊!

    …………

    “不孝儿子桓,叩问母亲大人圣安!”

    “咳咳!——陛下起来吧!”

    “谢母后!”

    仁寿宫寝室内,卞太后侧卧在软榻上,脸色苍白,几无血色,一只手紧紧捂着心口,还不是的咳嗽几声,成群的御医、宫女服侍旁边,保证十二个时辰人不断,药不断!

    卞太后刚过花甲之年,平时又注重养生之道,身体一直很硬朗的,至于患病的原因吗,不说也都知道——忧国忧家,心血大耗!

    曹丕走进寝室,跪地行叩拜大礼,又目视周围的御医们,后者皆微微点头以示无大恙,曹丕悬着的心才放下一些,如今大魏帝国根基不稳,这张‘护命符’千万不能出事啊!

    “臣妾叩见陛下!”

    “臣弟叩见陛下,万岁,万万岁!”

    ……

    寝室内除了御医、宫女们之外,还站着两个人,一是大魏正宫皇后-甄道,一是萧怀王-曹熊,先后向曹丕下跪行礼!

    甄道身为儿媳妇的,照顾生病的婆婆乃是本份,出现在寝宫中很正常,而曹熊在这里就不寻常了。

    曹熊是卞太后所生第四子,平时又表现的极为乖巧,故而曹丕登基称帝之后,加封这个同胞幼弟为萧怀王,拥有东莱、北海、城阳三个郡的封地,其实力在曹姓诸侯王中首屈一指!

    按照国家律法:诸侯王就藩之后,无故不得离开封地一步,更加不准进入都城,过问军国大事,或者结交朝臣之类,否则就有意图谋反之嫌,轻则废藩,重则赐死!

    不过卞太后患病期间,非常思念自己的儿子们,尤其是最小的儿子,曹熊也多次上奏,要求入朝探视母亲病情,那怕废除自己王位也心甘情愿,这般至诚至孝的行为,的确是不好拒绝的!

    何况曹丕内忧外患,正需要借助宗族子弟之力,来抗衡萧氏、士族两大集团,而曹熊为诸侯王之首,又拥有雄厚的实力,自然是重要拉拢目标了!

    考虑以上两点,曹丕亲下圣旨,准许曹熊入朝侍奉母疾,并可以在洛阳城内逗留一段时间!

    “哈哈,小弟快快请起,有你侍奉左右,母亲的身体果然大好了,难怪有人说,孝心才是最好的药引子,真是一点也不假!”

    “臣弟虽然略有孝心,却不及陛下万分之一,陛下才是当今第一大孝子,天下臣民都要以为楷模!”

    ……

    曹丕双手搀扶起弟弟,拍了拍肩膀以示亲热,又大大夸奖了一番,对旁边的妻子则视而不见!

    话说登基以来,帝、后之间的关系紧张,曹丕从不在昭阳宫过夜,偶尔过去看一看,也是被卞太后催促不过,这才装装样子罢了!

    曹丕甚至有废后之心,只是一直没敢下旨罢了,一则甄道身为皇后,没有丝毫失德之处,曹丕就是想废黜她,也找不到合适借口!

    二则,甄道的嫡亲姐姐,就是萧逸的三夫人甄宓,为了维持萧、曹之间的关系,这个皇后也不能轻易废除的!

    “陛下面色憔悴,还需多多保重龙体才是——咳咳!”

    “母亲放心,儿子最近有些操劳过度,让御医开一些温补之药,稍加调理也就没事了!”

    “如此最好——咳咳,按理来说,后宫不得干预政务的,可是为娘今天多嘴一句,陛下登基四年有余了,是否考虑一下国本之事?”

    “这个嘛……”

    接下来,曹丕坐在软榻旁边,与母亲聊一些家常话,结果没谈几句呢,就说到了一件大事——立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