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能臣 黑男爵

第1680章 空缺的储君之位!

    历史上,秦始皇帝迟迟没有册封太子,后来驾崩巡游途中,赵高、李斯联手篡改遗诏,赐死了贤明的皇长子扶苏,拥立了昏聩的幼子胡亥,结果导致天下大乱,断送了不可一世的大秦帝国!

    后世帝王引以为鉴,大都会在登基称帝之后,尽快的册封一位继承人,以此来巩固国本,避免出现祸起萧墙之事!

    可是曹丕称帝四年多了,一直没有册封太子,弄的朝野上下议论纷纷,文武百官、皇亲国戚更是多次上奏,请早立太子以固国本,却犹如泥牛入海全无回音!

    那些强烈建议立储的官员,还纷纷遭到了贬斥,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再敢提这件事了,没想今天卞太后提了出来,有意,还是无心?

    “回禀母后,储君者,一国之根本也,册封之事必须格外慎重,如今诸位皇子年幼,一时还难以辨清贤愚,若是莽撞的立了太子,只怕将来有废立之祸,引的手足自相残杀,母后忘了汉废临江王之事吗?

    故而儿子考虑着,等皇子们长大一些,心性皆稳固之后,再从中挑选一个天资聪慧、仁而爱人者立为太子,再请名师好好教导之,如此才能保证大魏江山永固!”

    曹丕奸诈过人,立刻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作为自己不立太子的理由,还搬出了汉废临江王的故事!

    话说汉景帝之时,为了避免兄弟(特指梁王-刘武,有争夺储位的意图和实力)觊觎皇位,抢先立了长子-刘荣为皇太子,以此来巩固国本!

    后来又觉得刘荣难成大器,远不及十皇子刘彻聪明伶俐,于是使用帝王权术,找借口废刘荣为临江王,改立刘彻为皇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汉武大帝!(事实证明,汉景帝还是很有眼光的)

    问题是,废立太子非同小可,很多朝廷重臣受到了牵连,罢免官爵者有之,抄家灭门者亦有之,引起了极大的政治动荡,而废黜的临江王刘荣,也很快被酷吏逼迫而死了,成为汉家历史上一桩惨案!

    “陛下所言亦不无道理,立储的确要慎之再慎,在皇子当中择仁爱者而立,千万不要弄的骨肉相残啊,此事过几年再说也好!”

    卞太后服侍曹操几十年,耳濡目染之下,自然知道废临江王的故事了,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

    自从曹丕、曹植兄弟争夺储位,差一点弄的你死我活之后,卞太后最不想见到的事情,就是曹氏血脉自相残杀了,因此口风为之一转,不再催促立储之事了。

    眼看把母亲糊弄过去了,曹丕暗中长出一口气,又偷偷的瞪了甄道一眼,目光中杀机闪动,认为是她在背后搬弄是非,让母后出面逼迫自己立太子的!

    “哒!——哒!”

    甄道面露委屈之色,惧怕的后退了几步,天地良心啊,自己只是侍疾问安,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更不敢干预立储大事了。

    反倒是曹熊与卞太后交谈之时,前者说刚立了嫡长子为王世子,以后继承自己的封国,还说了一大堆早立世子的道理,或许是卞太后有感而发,这才问起了立太子之事吧?

    不过甄道也很疑惑,曹丕治国理政的水平不差,处理事情也很果决,为何偏偏在立储的问题上,一直拖延不决呢?

    这个问题甄道想不明白,卞太后想不明白,文武群臣同样想不明白,答案藏在曹丕的内心深处——为了一个人,小女王!

    自从十几年前,在寺庙中见到了小女王,那个精灵般小巧而美丽的身影,就经常出现在曹丕的梦境中——蚀骨**,挥之不去!

    很长一段时间里,曹丕对妻妾们兴趣全失,总是以各种借口,隔三差五往无愁侯府跑,希望见到小女王,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对这位大魏世子、后来的大魏天子,小女王一点兴趣也没有,而那种孤高冰冷的气质,反而让曹丕更加痴迷了,暗暗发誓一定要得到小女王!

    其实曹丕贵为一国之君,后宫佳丽不计其数,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之所以疯狂痴恋小女王,除了合自己的口味,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小女王是萧逸的女人,准确说是萧逸也未得到的女人!

    虽然曹丕很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咬着牙承认,自己非常的畏惧萧逸,简直畏惧到骨子里了,而帝王畏惧臣子是奇耻大辱,因此曹丕暗中发誓,一定要向天下人证明,自己不畏惧萧逸,可如何来证明呢?

    在战场上打败萧逸吗……曹丕这辈子做的最美的梦里,也没梦到过这种场景,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呢!

    战场上无法取胜,只好在情场上下功夫了,如果让小女王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岂不就可以证明,自己比萧逸更强大了吗?

    须知征服江山、和征服女人,都是男人最为得意的事情,其快乐感不相伯仲,不过后者有时比前者更难!

    问题是,小女王太有个性,入无愁侯府十余年了,一直不肯名正言顺的嫁给萧逸(有夫妻之实,无夫妻之名),而萧逸也不好强迫,究其原因就是:不肯做妾室!

    小女王的人生信条是:‘女王一生,不弱于人,上到天子,下至农夫,要想迎娶自己,只做正室,绝不为妾!’

    换而言之,曹丕要想得到小女王,就必须给她一个正宫皇后的名分,这就是曹丕一直想废黜现在的皇后,又迟迟不肯立太子的原因了。

    因为十一位皇子里面,无论立嫡、立长、立贤,曹都是当之无愧的储君,而曹又是甄道的儿子,一旦坐上储君宝座,母凭子贵之下,甄道皇后的位置就不可动摇了,又如何迎娶小女王呢?

    不迎娶小女王入宫,曹丕死不瞑目啊!

    …………

    唉声叹气的太后,惶恐不安的皇后,还有暗藏杀机的皇帝……寝室内发生的一切,都被曹熊看清清楚楚,并随之生出一点小心思!

    皇帝身体非常不好,恐怕不是长寿之人,又迟迟不肯立储君,一旦出现不忍言之事,这大魏江山交与何人呢?

    不要忘记了,按照上古继承法则,父死子继之外,还有兄终弟及之说,而自己就是皇帝的嫡亲弟弟,还是皇太后最宠爱的儿子,与萧氏关系也不错,如果……嘿嘿!

    曹熊的嘴角抽动了两下,似乎是想露出笑意,又强行压制住了,把头压的更低了……

    “天色已晚,儿臣告退,请母后好好保重身体!”

    按照规矩,外臣是不能夜宿后宫的,诸侯王也不例外,眼看已到黄昏时分,曹熊准备告退离开皇宫了,而卞太后一脸不舍之色,拉的幼子的手不愿放开!

    “哈哈,既然母后如此不舍,王弟就留宿宫内好了,也好晨昏定省,问疾尝药!”

    “国家法度,外臣一律不得留宿后宫,臣弟岂能坏了规矩呢!”

    “诶,国法大不过天理人情,有王弟精心服侍左右,母后一定会圣体康复的,破例一次又有何妨呢,再说王弟与朕一奶同胞,又何谈‘外臣’二字?”

    “如此,臣弟谨遵陛下旨意!”

    出乎意料的,曹丕竟然出言挽留了,与以往防兄弟、如防猛虎的作风完全不同,曹熊假意推脱几句,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

    看到儿子们如此和睦,卞太后自然心花怒放了,脸上也有了几分血色,同时暗暗的祈祷,希望儿子、女婿的矛盾也能化解开,那样自己就算躺在棺材里也瞑目了。

    接下来,曹丕起身告退,曹熊随后恭送,那知刚出仁寿宫大门,就有宦官送来一份急报!

    ‘九江太守-阳里亭侯-贾逵,诚惶诚恐,顿首上言:

    黄初四年-十月初二日起,东南沿海突起飓风,自南向北横扫两千余里,前后历时八天,直至长江沿岸而止,未入我大魏境内!

    飓风所到之处,房倒屋塌,田园尽毁,健康城亦未能幸免,城墙有多处倒塌,吴王宫几为雨水淹没,孙权率文武百官仓惶出逃,忙忙似丧家之犬一般!

    初步估计,江东伤亡者数万人,流离失所者数十万人,车船、财物、庄稼损失不计其数,百姓日夜哀嚎,官府束手无策,民变一日之内数十起,江东已呈末日之状矣!’

    …………

    东南沿海刮飓风的事情,曹魏方面早就知道了,可曹丕与文武群臣大都生在内陆,根本没见过大海之辽阔,更加无法想象一场风雨,能给一个国家带来多大伤害,因此谁也没太当回事!

    如今准确消息传来,看着上面一串串的数字,曹丕先是瞠目结舌,而后陷入了狂喜之中,这真是天佑曹魏啊!

    曹丕虽不及父亲雄才大略,可也不是泛泛之辈,深知曹魏政权要想长治久安,自己必须提高个人威望,以此巩固皇权,而办法只有一个——发动战争!

    打仗可以凝聚人心,转移内部矛盾,历练出真正的人才,不失为非常情况下一种治理国家的办法!

    问题是,曹操、萧逸太厉害了,南征北战几十年,荡平了中原各路诸侯不说,还把匈奴、羯、氐、羌、乌丸、鲜卑这些部落全给打趴下了,有的干脆给灭族了!

    曹丕拔剑四顾,发现只剩两个对手:一为蜀汉,一为孙吴!

    萧氏控制的关中、汉中荆州北部这些地区,不经过萧逸点头同意,曹魏军队是无法灭蜀的,就算灭了蜀汉,也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因此选择只剩下一个——孙吴!

    可是孙氏割据江东二十余年了,选贤任能,民心依附,统治基础非常之牢固,如今拥有两百多万人口,三十多万军队,以及大小几千艘战船,其实力更在蜀汉之上!

    当年曹操统倾国之兵南下,想要席卷东南半壁河山,没想到乌林大战惨败,几十万人马折戟沉沙,统一天下的梦想也随之破灭了!

    曹丕本领远不及父亲,虽然久怀伐吴之心,却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打了大败仗,直接断送了曹魏的国运!

    没想到老天爷帮忙了,一场飓风弄的江东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只怕三五年都恢复不了元气!

    如今的江东政权,就像一栋摇摇晃晃的破房子,只要狠狠的踹上一脚就会倒塌了,如此天赐良机,曹丕又岂能放过呢?

    “传旨九江太守-贾逵,派人密切监视江东,大小事务皆要禀报,越为详细越好!”

    “遵旨!”

    “再诏文武群臣们速速入宫,与朕在太极殿商议大事!”

    “遵旨!”

    “对了,王弟与朕同往太极殿,与群臣商议大事,父皇一统天下的梦想,就要在咱们兄弟手中完成了!”

    “臣弟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