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能臣 黑男爵

第1687章 ‘齐桓公’之与‘管仲’!

    “寒舍简陋,真是委屈大王了!”

    “哈哈,满室书香之气,何谈简陋二字呢?”

    “下官惭愧,只是寻章摘句而已,怎比大王博学多才,不过今夜能与大王对饮,亦是下官的荣幸啊!”

    “祭酒大人足智多谋,贤臣之名天下皆知,本王亦是如雷贯耳,且早有结交之心,今日终于得偿所愿了!”

    ……

    司马懿的住所很朴素,除了一些简单生活用品,就是成箱成箱的书籍了,怕有上千卷之多,经史子集、天文地理、星象占卜无所不有,从书籍的破损程度来看,已经被翻阅无数遍了。

    墙角还有一套精钢连环铠,一柄青锋宝剑,证明这间屋子的主人,不止满腹经纶,还有浓浓的尚武精神,以及一身不错的武艺!

    分宾主落座之后,仆从送上几样小菜,一壶美酒,而后乖乖的退了出去,屋内只剩下曹熊、司马懿两个人,无论说什么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这是淮南特产梅子酒,浓烈、酸甜两味兼备,大王需要用心品尝,才能品出其中‘滋味’!”

    司马懿一边言语试探,一边观察着曹熊,心中不禁出现四个字——奇货可居!

    曹丕忧劳伤身,势必难以长久,这是魏国朝堂上下人尽皆知的事情,因此心思活泛一些的大臣,都在悄悄的观察、推测着,谁会成为大魏第二代皇帝,也好提前政治投资,博他个一本万利!

    按照父死子继的规矩,新皇帝必然在皇子之中产生,而曹丕的内功不错,一连生了十个儿子:

    长子曹叡,十五岁,封为平原王!

    次子曹喈,出生两个月夭折了(短命鬼)。

    三子曹协,十四岁,封为成安王!

    四子曹蕤,十三岁,封为北海王!

    五子曹鉴,十三岁,封为阳怀王!

    六子曹霖,十二岁,封为东海王!

    七子曹礼,十岁;八子曹邕,九岁;九子曹贡,八岁;十子曹俨,六岁,因为年纪太小,皆尚未封王!

    从年龄上可以看出,这些皇子都是曹丕称帝前的‘产物’,自从做上皇帝之后,曹丕日夜忧劳,身体状况如江河日下,以至于空有三千佳丽,后宫却再无所出了。

    按照道理来说,曹叡身为嫡长子,理应被立为太子的,可不知什么原因,曹丕称帝五年有余了,却迟迟不肯册封太子,亦未偏爱某个儿子,这就让继承问题变得复杂了。

    文武群臣都在猜测着,活着的九位皇子中,谁能成为真龙天子,自己是不是要压上重住,以保证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呢?

    还有后宫嫔妃们,谁也没有闲着,纷纷利用娘家关系上下活动,为自己的儿子争夺储位!

    比如皇后甄道,出自天下第一财阀甄家,因此冀州士族集团,都是支持嫡长子曹叡上位的!

    皇三子曹协生母-李贵妃,出自赵郡-李氏,背后是并州士族集团!

    皇四子曹蕤的生母-潘贵妃,出自中牟-潘氏,背后是豫州士族集团!

    ……

    宫廷之中,明争暗斗不断,看似是女人们互相吃醋,其实是各方政治力量在激烈博弈!

    司马懿精明过人,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政治投机了,不过‘冢虎’的目光比较独到,没看中那些皇子们,反而盯上了萧怀王-曹熊,有心捧他坐上皇位,这样做原因有三:

    其一,皇子们年纪太小了,做了皇帝必须有大臣辅政,甚至是摄政,萧逸很可能借机重返大魏朝堂之上,并成为第一摄政大臣,这对士族集团非常不利,而曹熊是成年人了,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其二,曹熊不是皇子,要想继承皇位的话,就特别需要士族集团、尤其是司马家族的支持,作为政治上的回报,也必然给予更多利益!

    其三,虽然曹熊掩饰的很好,可是从他的眸子深处,司马懿看到了勃勃野心,这是一个图谋皇位的人,也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

    不过夺储、争位的话题太敏感了,稍有不慎就会引来杀身之祸,因此司马懿不能把话说的太直白了,又要把意思表达清楚,这就考验言语功夫了。

    “下官经常看占卜之书,对玄学颇有一些心得体会,今夜正好有时间,大王可愿试一试吗?”

    “那就有劳祭酒大人了,本王最近夜间多梦,正想占卜一下前程如何!”

    “请大王端坐好,下官为您相一相面!”

    聪明人之间说话就是省事,司马懿提出了占卜的话题,曹熊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初步交流算是达成了。

    其实谁都知道,曹熊贵为诸侯王之首,已经位极人臣了,还用占卜什么前程吗,再向前迈出一步,只有皇帝宝座了!

    “祭酒大人面带异色,莫非本王面相有何不妥吗,还请直言无妨!”

    “恕下官直言不讳了,从正面来看嘛,大王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乃是大富大贵之相,可位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过从背后来看嘛……”

    “从背后来看,本王又当如何?”

    “大王前低后高,背负乾坤,当更上一层楼才是!”

    “更上一层楼,本王当为什么?”

    “大王可为齐桓公!”

    “哈哈!”

    司马懿果然是政坛高手,一番言语滴水不漏,不但把意思表达清楚了,而且是三层意思:

    第一层:齐桓公-春秋时代齐国第十五位国君,五霸之首,姜姓,名小白,是齐僖公的儿子、齐襄公的幼弟!

    齐襄公荒淫无道,以至死于非命,儿子们尚且年幼无知,无法应对当时的乱局,于是群臣拥护小白继位,成为了齐国君主,这是‘兄终弟及’的典型例子。

    司马懿这是暗示曹熊呢,一旦曹丕龙驭归天了,司马家族愿意支持他,也来一个兄终弟及,就连借口都想好了,皇子们年幼无知,而大魏帝国需要一位长君!

    第二层:给人看相从来只看正面,还没听说过看背面的,司马懿这也是在暗示曹熊,您要想高升一步,就必须得‘反着来’,也就是造反了!

    因为按照常理,就算曹丕真的不行了,临终也会留下遗诏,传位给某一个儿子,而不会传位给弟弟的,这是人之常情,也符合秦、汉以来的继承原则:

    有嫡立嫡、无嫡立长,无子立弟、弟亡立侄,要是连侄子也没有,就在宗室子弟中挑选继承人,总之皇位不能传给外姓人!

    根据这个继承原则,曹熊要想坐上皇位,就得用点非常手段了,或是篡改遗诏,或是发动政变,如此才能达成目的!

    第三层:齐桓公虽为五霸之首,可终究还是周朝的臣子(齐为侯爵),一辈子也没敢称王,而且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对周王室是有大功勋的!

    如果曹熊不想造反,还把今夜的事向曹丕告密了,司马懿也可以解释说,自己是希望曹熊像齐桓公一样,好好的辅佐天子,并无别的意思,这样就把自己摘干净了。

    这三层意思,一层比一层深奥,一层比一层难懂,若是换成寻常人,只怕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可曹熊不是寻常人,他是奸雄的嫡出之子,身体里流淌着聪慧、狡猾的血液,瞬间就全想明白了,他又作何反应呢?

    当场拍案而起,怒斥司马懿为乱臣贼子,自己绝不会同流合污,然后向皇兄告密吗……没有的,曹熊低头沉思起来,显然是心动了!

    世人评价说:曹操的性格分散在了诸子身上,曹丕继承了奸诈,曹彰继承了勇武,曹植继承了才智,唯有曹熊什么都没继承到,是最不像父亲的儿子了!

    其实大错特错了,在曹家诸子里面,曹熊才是最像父亲那个,奸诈、勇武、才智样样俱全,只是他的年龄最小了,各方面又比较平均,故而被哥哥们的光环笼罩着,一直不被世人重视!

    同样的,曹熊继承了父亲的性格,也继承了那颗政治野心,早就对皇位垂涎三尺,只是没有合适机会,这才一直隐忍不发罢了!

    如今机会出现了,还是千载难逢的良机,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了,不过曹熊非常清楚,跟司马懿这种家伙合作,无异于与狼共舞,不但要格外小心,事后还得先下手为强才行!

    “承蒙祭酒大人吉言,本王若为齐桓公,大人就是我的管仲了,齐心合力,共成大业!”

    齐桓公继位之后,不计前嫌,大胆启用了与自己有一箭之仇的管仲为丞相,并尊之为‘仲父’,齐国因此大治,顺利成为霸主!

    曹熊这是在答复了,一是自己愿意发动政变,以兄终弟及的方式,夺取皇帝宝座!

    二是向司马懿做出承诺了,只要全力支持自己夺位,事成之后,你就是大魏帝国的丞相!

    “大王如此厚爱,下官必效犬马之劳!”

    “有仲达鼎力相助,本王何愁大事不成!”

    “哈哈!”

    曹熊、司马懿举杯庆祝,算是结成了政治联盟,都仰天大笑起来,可目光中却是寒芒起伏……

    ‘待我君临天下,第一个就宰了你!’

    ‘待我大权在握,势必取你而代之!’

    …………

    呜!——呜!呜!“

    刚刚放下酒杯,外面突然响起了号角声,二人这才惊觉过来,竟然谈了整整一夜,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

    而且是预警的号角,应该是有大事发生了,曹熊、司马懿对视一眼,先后离开了住所,直奔皇帝行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