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冥妻霸道 筱珂

第162章 清理门户

    很小的时候,二大爷家里也一口黑棺材,不过也是听大人们在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却没有几个人亲眼目睹二大爷一直珍藏的黑棺材真面目,二大爷把这口黑棺材视为珍宝,满以为会是他留来百年之后用,却不料是用来装闫妮的尸骨。

    看来二大爷跟闫妮不是表明上的关系那么简单。

    现在看这口黑棺材,真正的出处乃是毛师父棺材铺里的物件。

    我是山里的孩子,知道一些珍贵木材,做棺材特别好,比如油沙杉木那种木材,做棺材入水则沉,入土难朽,香如梓柏,色如古铜。如此我按照推测,勉强抬手去摸,果然,左右4块完全是一整块木一气呵成,这是罕见由山崖最高顶采集的木材做的棺木,必然就是油沙杉木。

    奇怪的事还很多,比如我本气息奄奄,自以为生还的机会渺茫。却在被放入黑棺材之后,逐渐恢复了体力,而且手臂也运动自如,不再受到其他因素的控制。

    一霎光亮,黑棺材盖子开处,毛师父一脸严肃,低沉的语调说:“感觉好点没?”

    “好多了。”

    “你体质不错,命格奇特,这是其一,其二你真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年代。”毛师父说话间,朝我伸出手,意图想扶我一把。

    我吃力的挣扎起来,咧嘴一笑说:“我能行。”

    “好孩子。”

    毛师父看我还行,习惯的一只手霸气的背在后面,一只手拿起法坛上的朱砂笔,我看见朱砂笔下压着一张纸人,纸人上面密密麻麻有细小的文字。

    毛师父让我盘腿而坐,然后仔细看了我身上的敕令符咒,然后拿起朱砂笔又是唰唰几下补了几道。

    语重心长的口吻道:“你想拜我为师?”

    拜师这个我还真不敢想,要知道曾经夏天那个瘟神逼我拜师,拜了,却是一缕赴阴曹地府的鬼魂。闫妮逼我拜师,却也不清不楚,只是形式而已。

    我是不明白毛师父怎么突然想到拜师的事,但有这等好事我岂能错过,当下、无声胜有声,扑通一声响,就着浑身敕令符咒对毛师父倒头就拜。

    “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好。”

    毛师父说拜他为师得先净身,他手持朱砂笔,口中念念有词:“点你眼,眼观六路查鬼邪,点你耳,耳听八方,听邪魅,点你印堂,入我茅山重义浩然长存,祖师爷保佑你本身,点你唇舌念神咒令妖鬼闻风丧胆现原形。”

    我听毛师父念咒,在我看来好高大上,有点冷,身子摇晃,他低声道:“别动,有人在施咒……”然后口念咒语大喝一声道:“天有天将、地有地祗、正气浩然、斩邪除恶、如敢违命,挫骨扬灰,戳!”

    怦一大束火焰腾空窜起老高!

    “师父……”

    “别说话,等我说完。”

    毛师父背起手,围着我转,走八卦,口中不住口的说:“拜我茅山门派就得有准备绝后,一生不能娶妻,不能有隔夜钱,须得匡扶正义,不得近邪搞怪,否则必遭天谴。”

    不能娶妻?“那鬼妻算不算?”

    “她是鬼,不算。”

    “不能有隔夜钱,我岂不是要穷一辈子?”

    毛师父瞪我一眼,盘腿而坐,也让我盘腿而坐道:“随我一起去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毛师父知道是孙志明在整我,也是孙志明整死的鬼头。却没采取措施,而是在给孙志明一个悔过的机会,毕竟他是毛师父唯一最看重的徒弟。

    毛师父面严肃,心慈善,孙志明却没有半点后悔之心,他报复我就是因为我画了阿娇的裸画,鬼头看了那幅画也受到牵连惨死。

    孙志明心底太阴暗了,唉!我叹口气,按照毛师父说的做,盘腿闭眼听毛师父念:“乾坤借法,元阳离体,出……”

    忽然感觉自己身子一轻,起身来“别回头看。”听毛师父喊别回头看,我径直朝前走。

    在我的前面,陡然出现诡异的一幕。

    我竟然看见孙志明设坛作法,口中念念有词,手持桃木剑,在法坛上摆放了一稻草人,上面贴了我的生辰八字。

    看见他手持五根尖利的大头针,直朝稻草人的头部,身体重要穴位扎。

    可无论他怎么扎,我没有感觉到痛苦。

    同时我看见在孙志明的法坛左右,摆放着形同真人的纸扎人。

    不得不说纸扎人扎得真好,栩栩如生,其中有一个就是模仿毛师父的样子扎出来的,还有一个我好像看见过,是一女的。煞白的纸脸,抹的胭脂水粉,看着跟真人差不多。

    毛师父也在施法。

    借鬼打鬼,我身子一震,感觉自己变了一个人。变成二郎神侦察君,手持三叉戟,噼里啪啦对孙志明设的法坛一阵横扫,额头三只眼,歘一束火焰飞去把法坛包括那张贴了我生辰八字的稻草人全部烧毁。

    孙志明见状大吃一惊,手持桃木剑对我挥来。

    与此同时,那些个纸扎人也动了。

    霎时间,在我的周围全是纸扎人,就像走马灯似的对我逼来。

    毛师父说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真实的,耳朵听见的也不一定是假的。我看这些纸扎人也不过是纸糊的道具而已,三毛两下,一个个纸扎人中了火焰燃烧起来,倒在地上成为灰烬。

    孙志明见状盘腿而坐,口念:“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鸳鸯入体,他意识到念错,急换元阳离体。”

    只看见他魂魄离体,气势汹汹朝我逼来。

    就在他要逼近我的时候,只听见啊一声惨叫,一股鲜血从孙志明口中喷溅而出,我也没有看见他本体也什么异常,就看到他的魂魄惊慌失措,急抽身回退却来不及了。

    好一个威风凛凛的毛师父,一手夹住一瓦罐,突兀出现在他面前。

    “孽徒,该住手了。”

    “师父,师父徒儿不孝,再给我一次机会。”孙志明的魂魄跪倒在地,对毛师父不住的叩头求饶。

    毛师父摇头叹息道:“迟了,世上没有后悔药,每一个人都得为自己做的事犯的错负责,你伙同他人倒卖福寿膏,跟猴三一起算计罗川,还残害闫大叔的亲生女儿,你一条命能死多少次才能换回他们的生命?不过,我掐算了,你们这一世没有了结的恩怨,会一直延续道后世,慢慢折腾吧!一切有罗川来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