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逆天奇盗 隼龙

第251章 夏老板要出山?

    “美女,玩笑归玩笑,玩枪可就不好了,尤其是你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几乎贴着马馨的耳边,吹着气儿道,说不出的暧昧,却又透着冷冷的寒意。

    马馨浑身一紧,想挣扎脱开,却又被我箍得动弹不得,银牙紧咬,嗔怒道:“流氓,快放开我,否则我会让你好看!”

    呃,这妞被情景剧毒害太深了,都没搞清楚现在谁是砧板,谁是鱼肉,说这话是一点作用都没有,我哪会傻得去放开她,取出一根银针,直接插在她身上几处大穴上,封住了她的运动神经,让她动弹不得,这才放开了她。

    “你要干什么?”马馨这回真害怕起来了。

    “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的,我还能干什么,你说来听听!”我摸着下巴,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着她的娇躯:“啧啧,没想到你这么正点,有料到爆!”

    不要

    马馨一接触到我那有色目光,娇躯微抖了起来,可惜被我封住穴位,目前就是想动也动不了。

    “啧啧,这煮熟的鸭子都到嘴边,没啃几口,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我摩拳擦掌,一副猴急的样子。

    “你敢乱来,组织不会放过你的……”

    马馨狠狠地说道,而委屈的眼泪却不自觉地流下来。

    “啧啧,哭啥,这人嘛,啥事都有第一次,你也不例外,想下想下就看开了!”我嘿嘿而笑,伸出手指在她脸上轻轻一划,弹掉其脸上的泪花。

    “你……就……是……个……恶……魔……”马馨咬着银牙,一字一顿地吐出了这句话。

    “咦,连我的外号都知道?”我为不所动,用力吸了吸,说了声“好香”后,道:“说吧,讲点顺耳的东西给我听听,说不定我就放过你了!”

    感觉‘折磨’她已差不多了,我说出了我的目的。

    “你”

    “别你你的了,我这人做事很没原则的,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反悔……”我抽出一根银针,晃了晃,挑着指甲里的污秽,不咸不淡地道。

    “好吧!”

    马馨终于选择了妥协。

    ……

    半晌后,我终于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东西,我拔掉马馨身上穴位的银针,没再说一句话,扭头就走。

    “等等!”

    马馨往前迈了一步,大概是发现自己还虚弱无力(这女人太彪悍了,我不得不留着一手。)吧,停了下来,出声喊住了我。

    “怎么,你还想在这月黑之夜发生点难忘的事?”我顿了一下,说道。

    “夏飞扬,我会记住你的!”

    “哈哈,别记得太深而让自己不能自拔吓!”我朝后挥了挥手,继续走着,想起了点什么,继续道:“你一个大姑娘,就趟浑水了,回去洗洗睡吧,顺便告诉那帮老头一句,我老爹曾是一名军人,我也曾是一名军人……”

    “啊对了,还有就是,半刻钟后你就会恢复行动能力,记得打个电话,把到我家‘拜访’的人带走,估计他们撑不了多长时间,要是出了什么冬瓜豆腐,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

    甩掉马馨,路上在便捷店里买了一大罐装冰冻矿泉水,把自己淋了个大湿头,降降火气,才敢往家门口走去。

    呃,没办法,刚才玩火差点就玩过头,把持不住自己而真要把马馨就地正法,幸好得到自己要的信息后,赶紧开溜。

    前脚还没踏进家门,便见客厅里的灯光往外倾洒着,我一愣,忽感到心暖起来,却又有点心虚起来,蹑手蹑脚地溜近了窗户。

    “夜深了,你们都去睡吧,轩儿没事,明早他就会出现在你们的面前!”这是夏老板的声音,显得不愠不火,波澜不惊。

    “你确定?”这是娘亲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轻微的低泣声。

    “娘!”我心里低呼着,顿莫名地感到一阵心疼,正想现身,耳边却传来了一声低微的声音,我只好强按捺着躁动的心情。

    “梦琪,什么时候我骗过你?夜深了,都去睡吧!”

    夏老板说完,便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待确认她们都回卧室睡觉后,我便悄然溜了进去,见书房还独亮着灯,我挪步过去。

    进了书房,我就说夏老爹,你这是啥意思呀?

    “还能什么意思,难道你想把你娘也牵涉进去?”夏老板不悦地说了句,倒了两杯茶,自个儿端一杯,呷了口后,问道:“事情查得怎么样?”

    我大马士革地坐下来,一口把茶喝干,应道:“夏老爹,你才对了,那帮老头不省心啊,而且还有另一拨人也参与进来了,也抓FIT着系统的力量……”

    “这样啊!”夏老板长长地拉了口气,手指又不自觉地敲着椅子的扶手,半晌,才道:“看来我这把老骨头要动一下了……”

    “夏老爹,你肯出山了?”我一听,惊喜地问道。

    “你就想吧!”夏老板笑骂着,敲了下我脑袋,道:“我不过是动动嘴皮,让那帮老家伙别陷入得太深了,连我都开始监视起来,哼!”

    夏老板似乎显得很义愤填膺,不过呢,我倒觉得很正常,国家嘛,任何事都是从利益出发,夏老板是退出来了,但并非意味着跳出了那个圈子,何况无论是九嶷山或是巫宫行,都牵动着国家的神经,他们没理由安稳地坐着。

    只是,自古以来,宫斗不绝,私心横行,我和夏老板并没有搞清楚他们的真正的出发点在哪,何况现在又出现了另一拨人,这里面的纷争错综复杂,谁正谁邪,暂时还理不顺。

    按夏老板的意思,我们身在宫外,暂时不能选边站。

    “气运气运,改得了一时,却改不了一世,改得一世,却改变不了天道运行规则,顺势而作,方能应天运,保昌盛,延血脉……”夏老板突然神秘地叹道:“他们不懂,逆势而为,最终只能自取灭亡,我们不能把命运轻率地交到他们手上……”

    “嗯!”

    我一向对夏老板的话深信不疑,他这样说,肯定发现了里面的猫腻,不过是不想现在就告诉我罢了。

    “对了,夏老爹,你为何一直不肯出山呢?”我突然问道。

    按理说,夏老板不过是四十出头,不到五十,正值壮年,怎么就甘心一直窝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