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摸金记 是非因

第215章 鬼雾沼泽

    龙爷的队伍离奇失踪,河里漂下来许多离奇腐蚀的尸体,这很可怕!

    安晴朝着勘查的伙计问道:“看清楚没有,对方究竟是怎么消失的?”

    伙计说:“再往前地势平坦,但却出现了密林,距离太远看不清,估计是全都进了林子吧!”

    安晴问我:“你怎么看?”

    我回答:“既然没有退路,那就不如快跟过去,不过前路肯定九死一生,我建议留下一部分人做为预备队,万一我们深陷其中,也好有个后援。”

    安晴说:“没问题,那留下谁呢?”

    我看了看我们的人,说:“夏可和半仙哥留下,嗯……小花和金老三也留下吧,然后再留下三分之一的伙计。”

    夏可和吴半仙没意见,金老三说:“我不想留下,我哥在哪我在哪。”

    大志说:“你嫂子没人保护,你还是留下吧!”

    小花抢话说:“为什么要我留下,我不干,我不想再分开了!”

    我斩钉截铁的说:“花姐,你必须留下。”

    小花说:“为什么,凭什么?”

    我说:“就凭你是女人!”

    小花说:“那安晴呢,她也是女人?”

    安晴笑着说:“美女,这支队伍,是我的……”

    大志把小花叫到一旁哄了一阵子,终于把她说服了!

    我想了想,又朝安晴说:“你挑几个干练的保护他们,金老三还是跟着去吧,我怕人手不够!”

    安晴说:“没问题,我去安排……”

    阿斌凑了过来,说:“大哥,我想留下来保护夏妹子,行吗?”

    我问道:“你……不去找你父亲了?”

    阿斌叹了口气,说:“大哥,我也看出来了,你们和对面那些人都不是普通人,我这样的去了也是累赘,夏妹子对我有恩,我必须留下来照顾她,至于我父亲,我相信大哥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我拍了拍阿斌的肩膀,说:“好样的,大丈夫就要看清事实,你就放心的留下来保护夏可,你父亲只要还健在,我一定把他带回来。”

    阿斌哭着说:“谢谢大哥!”

    ……

    队伍分成两队,一队前进,一队留守。

    我,大志,金老三,光头和安晴带队深入。小花,吴半仙,夏可和阿斌留守,同时留守的还有十几个安晴的精英,单纯的只是防守,应该够用了。

    一切就绪,队伍出。

    临走之时我刻意的看了几眼小花,然后朝着吴半仙和阿斌耳语了几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小花身上有某种事情就快要呈现了。

    大队继续向前,我们尽可能离河流远一些,我总觉得河里不对劲,或许龙爷的手下,很多都是死在河里的。

    向前走了大概一个时辰,树木变的密集起来。这一带和我们之前经过的不同,这里藤蔓居多,并且地面完全就是沼泽,到处都是水泡子,非常难以前行。

    我现河流渐渐消失了,看来阴阳河的尽头就是这片沼泽,这就证明沼泽里有很多的陷阱,估计很多看着不起眼的水泡子,深度都会过两米。

    队伍简单休整了一下,全体深入沼泽丛林。

    安晴一再叮嘱大家小心,尽可能的后人踩着前人的脚印走,不然一旦陷入死亡沼泽当中,虽然人多,可活下来也很渺茫。

    光头和安晴在前面带队,我和大志还有金老三收尾,这里根本没有路,每走一步都要用力才能拔出脚,再加上藤蔓密集,排尾甚至都看不到排头。

    我知道龙爷的队伍是怎么消失的了,在这样的地方,几十人说丢就丢,就算真的来一支正规军,估计也极不起眼。

    所有人都累的气喘吁吁,举步艰难的向前挪动。

    大志幽幽的说:“哎呀,那匪王有病吧,怎么把王宫建在沼泽后面?这平时要想出个门,那也太费劲了!”

    我想了想,说:“估计曾经这里都是水吧,自古土匪就喜欢占领江河之后的大山,水浒传就是这样,有水可以阻拦朝廷攻打。”

    大志说:“别扯淡了,梁山泊是杜撰的,我要是土匪,就把老窝设在马路边,进退方便啊。”

    我笑着说:“幸好你特么生在新时代,和谐社会把你给救了!”

    金老三突然说:“大哥们,这沼泽林子也太安静了吧!哎呀我靠,又起雾了,这也太容易走丢了。”

    我之前都是低着头跟着前面走,听金老三这么一说,抬头一看就觉得不妙。

    此时林子里只能听见最后面几个人的喘息和脚步声,雾气升的太快,再加上藤蔓密集,也仅仅能看到二十多米,如果现在受到攻击,前后根本无法快接应,就算没有危险,走丢的可能性也太大了!

    想到这,我立刻朝着排头方向大喊:“安晴,等等我们,这样走不妥当!”

    大志和金老三也大喊了起来……

    可是很快我就现情况不妙,我们喊的很大声,可却只有前面几个人停了下来,再往前就是一片浓雾,看不见人,也听不见声音。

    我赶紧把前面的伙计叫了回来,数了数,加上我们也才只有八个人。

    我赶紧问他们有没有现异常?这几个伙计回答的都一样,就是他们也喊话了,可是前面的人好像根本听不见,稍有停顿,就跟丢了!

    我一下头就大了,惊呼道:“不好,这雾气有问题,好像不只是蒙蔽眼睛,好像还能隔绝声音?”

    大志说:“不会吧,雾气都是水珠聚成的,密度不够隔绝声音的,会不会是其它原因?”

    我大喊道:“那你觉得会是怎么回事?”

    大志朝着我大喊:“什么,你大点声?”

    我猛地浑身一震,立刻就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或许大志说得对,雾气的密度不足以隔绝声音,但是隔绝听力还是有可能的。

    我立刻朝大家打手势,让大家随我一样掏耳朵。

    掏了几下耳朵之后,还别说,我们周边的声音清晰了很多,看来这里的雾,是一种能黏住耳朵的鬼雾。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赶紧用绳子把大家连在一起,但我们都系的是活扣,这样遇到危险可以快分离。

    雾气越来越浓烈,渐渐的连眼前人也只能看出轮廓了。

    金老三问道:“咋办啊?迷路了!”

    我说:“先打一颗信号弹,看看有没有反应?”

    一个伙计掏出信号枪,朝着头顶就开了一枪。

    信号弹的用途就是信号,可想而知亮度非常强烈,可是在这样的诡秘环境下,火红的信号弹也就亮了几秒钟,瞬间就被浓雾吞噬了。

    大志叫道:“不行啊,咋样,继续走还是原地等?”

    我想了想,说:“凭感觉再走一段,尽可能的靠近一些,如果还是见不到人,那就必须停下来,估计安晴他们也已经现了问题,可能他们也正在找我们。”

    大志说:“那万一他们也原地等待呢?”

    我说:“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大家都机灵点,武器都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