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湘信有鬼 宝庆十三郎

第三百二十六章 反击

    “滚!”

    吴红旗口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叫,脸上扭曲的有些怪异。看着他愤怒甚至带着一些惊恐的声音,却不是朝着已经有些怪异的张燕。

    似乎是空气里有着一个可怕的恶魔,正朝着他正面袭去。为了躲避和让这恶魔离开自己,他一边挥手朝着四面八方击打,一边后退逃避着什么!

    我惊恐莫名的看着这一幕,因为我和张燕在床上,张燕不可能这么远能隔山打牛吧!看着神神叨叨惊恐的吴红旗,不知道他究竟是遇到了什么。

    但是我看到一旁的吴红航,也在不断的憋着,站在那里马脸就像在茅房时,拉不出来的那种表情。这刻我后知后觉的终于明白了,这肯定是张燕对他们做了什么!

    想到张燕离着这么远,也没有做什么事情,却让两个人变成了这样,我心里顿时莫名的惊恐。

    吴红航站在那里恨恨的盯着张燕,那对眼睛绝对可以吃人。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冲过来,不过脸涨的通红的眼睛怪异,似乎要鼓出来一样。就在我莫名其妙他的行为的时候,他突然便张开了自己的嘴巴,然后哇的一声呕吐,一滩五颜六色的液体吐了出喷洒到了地上。

    我虽然也恶心吴红航的反应,但是我更加紧张的看着,张燕的眼神里似乎有着一丝异色,她没有垂眼看我的意思。然后我再看向吴红航时,才发现他刚刚吐出来的东西里有怪异。

    待我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居然看到有什么在地下爬着,我顿时感觉到浑身汗毛倒竖!

    就是我都看出来了,显然吴红旗和吴红航一样,应该也是身体里有什么东西,不过他没有像吴红航这样吐出来。

    他几乎退到了门边,但是他似乎已经憋的难受,尤其看到他脸上的血管。似乎都印出来皮肤的样子,着实令人感觉到诡异!

    一旁的吴红航似乎有些萎靡,神情看着想帮自己的同伴,但是好像也不知道怎么办。尤其看到吴红旗的难受外形,他有些进退两难的境地。

    不过这边张燕似乎没有放过的意思,看着两个人似乎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她忽然张口吐出了一些东西,直接的朝两个人喷去。

    一蓬红雾喷出,使得空气有些变得凉爽。我看到洒落在床上的腥红,才知道她吐出的居然是一口血。

    我心里自然吓得砰砰乱跳,因为不知道是张燕有事了,还是她故意这么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张燕看起来反倒是有些正常。

    心中稍微的舒缓一下,因为至少她脸上的厉色没有了,头发也没有再阔马张飞的样子。不过她伸手搭着了我的肩,然后我感受到了她温暖的身子,再次的贴近了我!

    “你没事吧!”我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但是问候一下我还是懂的。

    这个时候倒不是因为张燕身体的原因,而是我感觉到自己体内变化,有什么在翻腾一样,而脖子上的木牌却似乎正在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的香味!

    有古怪!

    张燕还没有回答,我便感觉到这一切真的有些不对!

    大白天的木牌怎么会发出这种预警,我几乎以为它是不是失灵了?

    惊讶的却是张燕,因为她刚刚喷出的那股献血,不但有因为强行截断了体内运行的劲气的原因,也有自己蕴含精血孕育的蛊基。这蛊基可是真正有生命的,相当于从体内的本命蛊里分出来的。如果只要谁粘着的话,肯定会中自己的蛊。

    其实从一开始发现有人进来屋里,张燕便放出了三种蛊,目的就是防备进来的人突然袭击自己。当然,吴红航两个人没有料到的是,张燕不但临时撒蛊对付自己两个人,就是进门的位置,她都已经布置了蛊基。

    当然这不但是张燕为了防止意外,龙峰易两个人突然进来坏事,还是她惯常自保的一种手法。事实证明自己是对的,因为吴家的两个人在手上的功夫,自己都是远远不敌的。

    不过吴家兄弟防着了一处暗算,哪里能够阻止多重的防备。自认艺高胆大的吴红航,根本就自认没有什么自己搞不定的。

    但是张燕这苗疆的大蛊师,可不是一般的蛊师可以比拟?

    何况张燕身上哪止两三种蛊,做为被人尊为大蛊师,那可是超脱了许多修行者的存在!

    再说两个人从一开始就忘记了,张燕还是一个经脉通畅的内家修行者。所以在发觉有蛊基附体的两个人,一边拼命用劲气驱赶蛊基,一边想用《破空拳》对付张燕。

    张燕惊讶的第一点就是,为什么自己喷出去的蛊基,小河肯定会沾到一些,但是他好像没事一样。这一瞬间里,张燕几乎在怀疑自己的蛊术在倒退!

    我这个时候傻呆呆的,虽然张燕没有丝毫对付我的意思,但是这种场合已经无可避免的会祸及池鱼。

    何况在张燕想来,她自己在这里,就是我中蛊也没有问题!

    另外一点自然就是吴红旗的《破空拳》,虽然看着好像挥舞着双手一样,其实它和《隔山打牛拳》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属于内家拳里面的拳法。

    平时只要中拳的人,不说马上死亡或者重伤,至少也会遭受一些创伤!吴红旗修行内家劲气几十年,也算是一个高手若是击中了人身,只怕这人难得轻松!

    张燕隔在我的身后,都感觉到这拳法就像实质,有人一拳一拳打实了在墙壁上一样,墙壁都会被击打粉碎了。而自己面前的小河,刚刚进入打通脉络的初级阶段,却怎么会无事?

    “出来!”面红耳赤的吴红旗,这刻被吴红航一把拉着退后了间门边,闪过了张燕的这次攻击。

    因为看到吴红旗脸上的血管不对,似乎都要红出血来了一样,便知道他所中的蛊已经入体,只怕他要费些周章了!同是吴家同辈的兄弟,又一起出来办事,自然不想看到这个结局。忍不住挥掌往他后背穴位拍去,一道劲气输入了吴红旗的身体里,想助吴红航摆脱蛊基!

    噗!

    同样是一口鲜血喷出来,吴红旗身体里的东西依旧没有出来,倒是一口鲜血喷射了出来!而且脸色似乎有些灰暗,吴红航暗叫不妙,却听到床上张燕呵呵的笑了!

    “不要浪费力气了!既然中了我的噬心蛊,没有我的许可,你想死都很难!”张燕的声音对于吴红航来说,就恍如地狱里的催命符。

    看着吴红旗面如土色的状态,他心里已经暗暗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被冲昏了头脑,导致了基本上的失败!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却看到吴红旗挥掌朝自己拍了过来!

    吴红航顿时有些魂飞魄散的感觉,因为看着面无表情的这个人,似乎完全听从了张燕的指挥。那拳风带起的劲气,和恶狠狠的神情,好像吴红旗和自己不对路一样!

    “四哥,你干什么?”吴红航有些又气又怒,但是知道吴红旗是被张燕控制着,硬生生没有下去狠手。可是当被吴红旗掌风带到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愤怒的叫了起来!

    可是吴红旗步步紧逼,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反而变成了近身格斗。两个人都是吴家的子弟,这种莫名其妙的决斗,手法差不多,招式也差别不大,一时间两个人拳来脚去空间里打的难分难解!

    我看的目瞪口呆了,虽然不像骆伯伯和龙峰治比试时那么精彩,至少也算是很有看头了!

    “燕子,你想干什么?”吴红航偏头过来呵斥张燕。

    “应该问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不是想对付我们吗?今天我就让你们明白,惹急我了你想埋在这里都做不到!”张燕的声音有些凄厉,甚至听了让人感觉到不像在追逐生死。“龙家和张家从来都不是普通家族,也没有过别的协议!但是在对付自己的人身上,我还是选择要转完让你们自己看看!”

    吴红航似乎没有时间来回应,但是那急促的呼吸传来,好像正承受着巨大的煎熬!吴红旗却好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但没有吱声,那恶狠狠的样子,好像吴红航就是自己的仇人一样!

    “燕子我不会放过你的!”吴红航愤怒的吼着,一边砰砰有声击退吴红旗。可能看到吴红旗不断的纠缠,他甚至都没有时间了解实情,便想朝外面退去!

    “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了!”张燕神色几乎恢复了平静,看着吴红航似乎要退走,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你们吴家恶狠狠的杀过来,不给你们长点记性,你们以为龙家和张家好欺侮!”

    这个时候张燕身形一晃,居然就那么下床,直接朝门口冲去,好像不想让吴红航马上走掉的意思!

    我呆呆的站在床上看着,似乎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看到张燕那美艳的身形,我心里却砰砰乱跳起来!(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