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湘信有鬼 宝庆十三郎

第一千玖佰伍拾八章 要命

    “莫非,秘境里的这些家族,也不会放过你!”也就是在呼吸之间的事情,虽然两人慢了没有多少,但是看到骆冉主动住手,牛柏阳却也没有再攻击,不过他身边的大黑猫,却依旧不安的用爪子挠着地面。

    “你们苗疆里的这些人,能够冒着被特勤处抓住把柄的风险,都几次来到这里,难道就想过放过我们了?”想到这些人的狡猾,如果都如牛柏阳这般心思,随时可能隐身在某个方位,骆冉自然没有隐瞒。

    即使如向这种人,被自己和龙峰治监管,无非也是没法离开这里而已。如果有机会脱离,骆冉丝毫不会怀疑,向随时有可能翻脸!

    “想让我停手,那也要拿出令我心动的本事来!”这次牛柏阳没有隐藏自己的直接,本来隐藏在暗处的他,没有想到会被骆冉发现。而且因为偷袭的缘故,转眼到了眼前反攻,牛柏阳心里自然憋屈。甚至恨恨的看了这边的人一眼,带着了几分不屑。

    显然张、向这些大家族,在他的眼里没有太多的压力。仅仅只是他的眼神,加上刚刚向和张芝麻的激动,骆冉瞬间也明白了,牛家这个人物不简单!

    “难道刚刚那只僵尸,也是你的手段,引得它出离了不成?”想到突然看到有人偷袭,那一直断后的骆冉,在这刻也拿牛柏阳没办法,张芝麻突然便对着牛柏阳出声!

    “你太看得起我了,不过张家的妹子,你如果想把这些事情,推到我们牛家头上,我想你倒是找错人了!”听到张芝麻的话,牛柏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这时居然腾空而起。

    不顾骆冉站在这些人身前,手里一把东西便撒向了这边。同时身形在空中急旋转动,硬生生和那只黑猫,再次对着骆冉这边出手:“要想停手也可以,看看能不能过我小黑这一关!”

    骆冉似乎在嘴里,发出一声闷哼,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要钻进了自己身体里。但是他紧咬牙关硬生生没有吱声,几乎使出了近八分的力道,连续凌空几拳直接的轰飞,面前隐隐的东西:“那就试试!”

    “喵!呜!呀!”看到凌空靠近的大黑猫,骆冉一掌劈在了这只猫的后背,恰好看到它似乎被一团银色的东西,瞬间便缠着了身子。骆冉这一掌击飞大黑猫,恰好看到它和牛柏阳撞在了一起。

    被骆冉击中,大黑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只通体乌黑的大猫,似乎瞬间竟然如同一个小孩一样,在空中飞退。而牛柏阳也发出一声怪叫,原来这丝银色的东西,不知道怎么也缠住了他。

    “滚开!”看着大黑猫浑身好像触电一样抖动,在空中都没有落下来。不过本来攻击骆冉的牛柏阳,却在空中突然浑身喷血,就好像被无数的利剑,瞬间划破了身体皮肤,浑身漏水一样的喷血!

    “果然是藏的深啊!”看着牛柏阳这幅惨状,虽然不至于致命,不过骆冉心里愤怒至极。看向小河和沈伊珍这边,却也不由眼皮微微乱跳。毕竟两个人都算是普通人,这么血腥的场面,还是令人有些胆战心惊的。

    “如果想要这些人的命,我估计你算盘打错了!”蓦地盯着这个袭击牛柏阳人,眼神里闪出了一道厉光。如果没有小河和沈伊珍这些忌惮的话,骆冉自然会毫不犹豫出手,击杀这个躲藏在暗处人。

    看到牛柏阳这幅情形,明白暗处这个人,肯定有着某种巫法或者巫术。即使乘机攻击了牛柏阳和大黑猫,却也因为自己的存在,暂时不敢露面出来。不过因为这种心计,才会令人感觉这么阴森恐怖!

    “果然又是你们!”那只黑猫似乎碰到银丝,瞬间身上变了颜色,掉落在地上一时间不知道生死。不过这边龙十九便冷冷的看着,忽然便朝着虚空里出声:“既然来了,不敢现身相见吗?”

    骆冉寻思着,怎么擒获这个残忍的家伙!不过听到龙十九的话,他似有所觉的想到上次龙峰治说的事情,忽然目光便看向了这边,随后看到牛柏阳疯狂的穿梭,嘴里因为银丝发出阵阵厉叫!

    因为有人乘着自己和骆冉交手,攻击他和大黑猫的时候,他瞬间觉得一个阴魂,要钻进脑海里控制自己,他便知道有人要出手。虽然明白危险,极速后退想顾及安全,迅速外放劲气护体,却也似乎有些晚了!

    要说牛柏阳此时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受着某种监视!出来对付骆冉,看似使出了全力,可是在和骆冉接触的时候,居然被人偷袭了!就在大家给他默哀的时候,也不知道他借助了某种的力道,直接连着缠住的银色东西,顺势远远的落开了身形。

    “我,不会放过你的!”似乎带着深仇大恨,然后牛柏阳的身影不停诡异的弹跳,抄着那只大黑猫直接跳开了!

    这边的骆冉的脸色严肃,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和停顿,看到这种惨剧的发生,自然知道自己只有防备。毕竟中间还有小河和沈伊珍在,要注意两个人的感觉和安全!也明白小河还算淡定,可能在县郊就要看过类似恐怖的情形!

    这些人来的时候肯定做了准备,但是不管身手如何的好坏,必然是要着一些手段的,也要面对意外的发生。这些人几乎都练了几十年,自然有着一些保命的手段。

    “果然是你们!”对于龙十九来说,他却是十分的熟悉,因为对于他个人来说,在县郊的古墓就遭遇过一次。在他看来那简直就是一种耻辱,不过再次面对着这种情形,看着牛柏阳的遭遇,他心里有些愤怒,那又能怎么样?

    看到牛柏阳那低低的嘶吼声,在这里此起彼伏,在空间里留下刺耳的厉啸声,骆冉眉头微微皱起。因为听到龙峰治说过,虽然牛柏阳和自己没有关系,但是他依旧若有所思,最后终于直接扑过来了。

    看到骆冉快速的过来,脑海里饱受煎熬的牛柏阳,即使身上冒着鲜血,不过他居然好像用什么手段,把那银丝居然绞断了。好像心里似乎忽然解脱,便有些轻松了起来,看着骆冉没有了担心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