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湘信有鬼 宝庆十三郎

第二千零叁拾二章 危险感应

    这些异形自然就是孤魂野鬼,不过此刻组合在一起之后,那种气势和感觉,居然让人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是这个阴魂天生有着一种霸气感,带着令人震撼的威慑力。

    听到张芝麻的话,向蔏没有马上做出什么反应,即使她其实已经祭出了自己的蛊物!但是自然可以感受到,就是一旁的小河都可以感受到,这黑雾里黑影的诡异和带来的压力。

    不过因为这个阴魂的强大,几乎忽略了向蔏使出了蛊物!不过看到骆冉在这边的镇静,小河也强行的表现出淡定,可以让人站的更加直一点。

    不过想到自己体内蛊物蛊基的感应,小河却从未有过的警觉。一个如此强大的阴魂,加上还能释放出蛊物的感觉来,岂会是个简单的东西?

    当然,这里有着蛊物的感应,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蛊物的宿体还在!想到这点的时候,这个向蔏忽然感觉到恐怖起来。

    难道这里还有人活着?

    想到这里的时候,自然令人不寒而慄!

    因为这种感知,虽然不知道那东西在哪里?但是向蔏想到骆冉说的话,心里几乎可以断定。不过一边试探着自己的蛊物,一边看着面前的这个阴魂的挣扎,顿时产生了一种它一定就在这里面的感觉。

    如果说这个阴魂的宿体或者肉体还在里面,或者是这间石室的某处,那么就一定意味着,这宿体就存活甚至龟息在这个石室的下面!

    让任何人来想,虽然都会感觉到有些不可能,但是这个世界不可能的事情太多!

    加上向蔏自己也没有少经历,一些古怪的事情,所以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自然更加慎重。看着骆冉的感觉,就好像是重新认识的一样!

    虽然此时不知道有没有危险,究竟是谁把它放在这里,或者它自己遗留在这里。甚至说如果这个蛊物阴魂的宿体,还在这石室或者是附近的话,那这个人一定差不多成精了。

    因为这雷根本就没有人生存的迹象,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可以生存的,相向蔏信只有那些可以长期辟穀的高人。在秘境里不缺这种人,但是外面的世界应该极少。

    但是在向蔏所知的修行的人里面,最长时间辟穀的高手,也不过是隐居修行五六年而已。可是他们平时偶尔也要适当补充,摄取饮水之类的食物维生。

    虽然不一定人人见得到,因为光是苗疆就高手如云。但是这世上肯定是会有着某种高人,就像这次他陪向连华出来,还不是认识得知了骆冉这个人一样。

    世俗社会也一定有着某种高手,他们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存在,只不过他们的心境极高,绝对是不会随意显露自己身份。但是往往就是这种人,他们一定有着一些秘密,是不被世人所知晓的!

    就如同面前的这个骆冉一样,苗疆似乎就没有人传过,关于他的任何消息。这一点就不是很多修行的人可以做到的。作为一个有着非常手段的人,居然没有人知晓。不知道他为了保留自己的实力,还是不想张扬让别人忘掉了自己的存在!!!!

    看着两个人在那里,不住的有时伸手捏着法决,嘴巴不住的吐诵着咒语,我自然说不出什么来。因为这个时候我帮不上任何忙,而且心里还有一些惶惶的!

    毕竟因为骆冉所教授的开法眼,让我可以看到面前的这一切,相当于彻底的开启了我的心扉。不管是可以接受也好,还是不能接受也罢。面对这种恐怖的场景,就只能自己想办法来面对了。

    面前的这个黑影,虽然不知道在这种情形3之下,还有着什么在等待。但是看着它不甘的怒吼,似乎飘出来一股兴奋不安的味道。

    这让我不由想起来了,苗疆山穀里的那个侵袭我的灵魂。那是一个强大的灵魂,如果没有我脖子上的木牌,只怕我早就在那里沦陷了。现在想来我都为张燕的大胆而心悸,就好像和这里同出一辙。

    这个时候,我居然稀奇古怪的想着这个问题,让人知道了一定会感觉到好笑。

    但是这个时候看到骆伯伯和向蔏的样子,我却丝毫笑不出来。因为我一直记得那双眼睛,那是一双令人颤慄的眼睛。即使这个时候,只是自己看到这个骷髅眼洞,好像两汪无底深邃的深潭一样,但是我依旧在心里发寒。

    此刻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黑影,果然犹如我所想,这石室里虽然看着空蕩蕩的,有着不一样的秘密。即使没有完全的掌握,但是光看着这个黑影,骆冉便知道肯定是会有秘密的。

    毕竟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景,从开始疗伤便隐隐感觉到,到后来小河的出现这个阴魂的反应强烈,骆冉便知道有着很多的秘密是有着关联的。

    “紧锁窍门,五官灵识,为吾所用,急急如律令!”骆冉的声音在我的耳朵里响起,却是他在教授我回避,这个黑影阴魂所发出的音波,会影响到我的心魂!

    这里当初是被骆冉发现的,但是他也没有彻底的明白,或者说一直没有一种机缘明白,这其中真正的秘密。不过如今居然因为小河的到来,对于骆冉来说出现了重大的机缘,在他心里都有些疑问。

    骆冉估计是木牌影响的可能性大一些,因为他自己带着的桃木剑,显然作用和功效,是不如我脖子上这块木牌的。虽然不敢肯定自己的感受,但是那种不安的反应,还有在这石室里的沉静,和出现的变故,就是现在骆冉自己想来,都是有些不正常的。

    看着我的反应,和当时给我的提示,骆冉似乎想到一些什么!

    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居然比成年人还要沉静,这是很多人无法理解的。他作为多年的师公,自然知道和明白,我这是在暗示和彰显着什么。这块木牌甚至是我本人,已经刺激到了,这个被封锁多年的阴魂。

    这个时候是不容多想的,因为石室里只有他和向蔏两个人。任何的举动都有可能会惊动阴魂,何况看着它经受煎熬依旧想出笼,骆冉心里便有着深深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