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阴阳神算 不谷

第61章:浮出水面

    “丙借巽为禄马场,壬借乾为禄马乡,甲借艮为禄马位,庚借坤为禄马当,自生自旺,借正局之马,主发富贵迅速,”易八踱着步子,念了这么一通鬼话出来,

    “易主持此言太过深奥,我没太听懂,还请明示,”从白永长脸上那疑惑的表情来看,他应该是真没听懂,

    “你办公室里的这风水局,讲究的是一个借字,正是凭借着那个借字,让你的生意顺风顺水,使你们白家迅速发达,”易八顿了顿,道:“俗话说得好,有借就必须有还,这世上,哪有只借不还的道理,”

    “怎么还,”白永长问,

    “要还早该还,现在就算是想还,那也来不及了,”易八叹了口气,道:“舍财本可免灾,却偏因图财用性命去挡,”

    “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招了,易主持你就给我出出主意吧,”白永长说,

    “问题出在你们白家内部,交待你那么一件小事,让你去打听清楚给白德禄点穴的到底是何人,这都整不明白,你让我怎么帮你,”易八有些生气地说道,

    “易主持放心,这事我会继续去调查的,一定争取给你个结果,”白永长道,

    “事情一件一件地来,你先把这个弄清楚了,咱们再谈下一步,”易八直接来了这么一句,堵住了白永长的嘴,然后对着我说道:“初一哥,咱们走吧,”

    走了,咱们就这么就走了,

    易八已经迈着步子向门外去了,我就算帮不上忙,也不能拖他后腿啊,于是我赶紧追了上去,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白梦婷喊了我们一嗓子,

    易八并没有要站住的意思,他快步下了楼,

    我则回过了头,问:“你是要送我们回去吗,”

    白梦婷气得跺了一下脚,骂了一声混蛋,那丫头生气了,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我们这事做得确实有些太不给她爹面子了,

    “咱们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啊,”我问易八,

    “有啥过分的,这么一点儿破事都办不好,还怎么帮他们做事,再则说了,要对方到底是谁都没搞清楚,咱们就算本事再高,那也只能疲于应对,永远掌握不了主动,还得让人牵着鼻子走,”

    易八这话我是赞同的,敌暗我明,别说掌握主动了,不遭暗箭都算是烧高香了,

    至于白梦婷那边,我倒是不担心,毕竟从面相上看,她和白永长,都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就算是有所得罪,过两天也就过去了,他们是不会记在心里的,

    无所事事的日子,跟易八那家伙扯扯淡,喝喝小酒,练练八卦掌,还是过得挺快的,一眨眼的功夫,大半个星期便过去了,

    这天下午,我和易八正在心生阁里下象棋,白梦婷的那辆Z4,终于是再次开了来,

    “稀客啊,要不要下两盘啊,”我笑呵呵地对着白梦婷喊道,

    上次在白永长的办公室,毕竟是惹她生气了的,给她个微笑,热情地打个招呼,也算是把橄榄枝给伸出去了嘛,

    “我爹打听到那先生了,”

    白梦婷瞪了我和易八一眼,道:“那人是白宇他爹,叫白永贵,”

    “还有别的消息没,”我问,

    “没了,”

    白梦婷冷冷地回了这么两个字,然后转身就要往门外走,看她这样子,似乎这么多天过去了,她那气还没消啊,

    “这么快就走了,不杀两把吗,我让你两个车,两个马和两个炮,”我喊了白梦婷一声,

    “好啊,”白梦婷停住了脚步,嫣然一笑,然后说道:“输了可得接受惩罚,我说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早知道白梦婷会这样讲,我就不该跟她说让车马炮了,车马炮都让完了,我怎么可能下得过她啊,

    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

    “行,”我咬着牙点了点头,道:“反正人都是你的,要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吧,”

    没有车马炮的我,不到五分钟,便给白梦婷吃成了一个光杆司令,

    “我投降认输可以吗,”我问,

    “不干,我还没玩够呢,”白梦婷道,

    “这叫鞭尸你知道吗,”我润了润嗓子,道:“士可杀不可辱,”

    “我就要鞭尸,就要这么玩,”白梦婷颇有些小蛮横,

    “你们两位慢慢玩着,我先出去溜达溜达,”易八大概是觉得太无聊了,于是找了个借口溜了,

    “现在易八走了,你可以说要怎么惩罚我了吧,”我道,

    “罚你亲我一下,”

    白梦婷这是抽了什么风啊,她对我提出的这个,真的是惩罚吗,我怎么感觉像是奖励呢,

    愿赌服输,输了就得认罚,我赶紧把嘴凑了过去,在白梦婷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给我这么一亲,她那脸立马就变得红晕红晕的了,

    “我以后不对你那么凶了好不好,”

    白梦婷今天绝对是吃错药了,这完全不是她的风格啊,

    “你这是怎么了,”我一脸懵逼地问,

    “对你温柔一点儿啊,免得你给别的女人勾走了,”白梦婷瞪了我一眼,本来她那眼神是有些凶的,但立马就用温柔掩盖了起来,道:“你是不是喜欢宋惜那种温柔型的啊,”

    “你今天搞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还是别装了,你累我也累,你是什么样,就什么样吧,我喜欢的是你正常的样子,不是这种矫揉造作的,”我说,

    “真是个贱骨头,”白梦婷在我背上轻轻打了一巴掌,道:“以后跟那宋惜保持点儿距离啊,若是她找你有什么事,都得跟我说,听到没有,”

    让人夹起尾巴很难,但要让其恢复本性,那是秒秒钟的事,我刚一说喜欢白梦婷正常的样子,她那本性立马就暴露无遗了,

    虽然挨了那么小小的一巴掌,但也值了,毕竟这让我清楚了,白梦婷的心里是有我的,

    “以前你不是不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我有些疑惑地问,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愿意啊,”白梦婷瞪了我一眼,道:“那是没答应,还在考察你,”

    “现在考察期过了,可以转正了,”我问,

    “没过,还考察着呢,我这只是跟你表个态,让你心里有个底,在我拒绝你之前,你不得去沾花惹草,勾搭别的女人,明白吗,”白梦婷说,

    “不答应我,还不让我去找别人,有你这么霸道的吗,”我无语了,

    “我就是这么霸道,你不就喜欢我的霸道吗,”白梦婷轻轻揪了一下我的脸蛋,道:“你是我的,不许别人来抢,”

    “你也是我的,”我一把抱住了白梦婷,狠狠地亲了她几口,

    “楚楚的事解决了,我就给你,”白梦婷道,

    白梦婷对白楚楚的感情,我是清楚的,在白楚楚彻底没事之前,她那心绝对是放不下的,

    “我可是第一次,你是吗,”我松开了白梦婷,好奇地问她,

    “讨厌,”白梦婷跺了我一脚,道:“在你之前,人家还没恋爱过呢,”

    今天我卜的是阳卦,可以看女人,在白梦婷给我这个回答的时候,我一直盯着她在看,从我看相的结果来看,她没有撒谎,

    “你居然不信我,”白梦婷在跟我对视了一眼之后,就明白我心里想的什么了,

    我不就是悄悄给她看了个相吗,她怎么就生气了啊,生气也就罢了,她还转身走了,喊都喊不住,

    女人心海底针,真是让人没法捉摸,

    “完事儿了,”

    Z4刚一开走,易八便从巷子那边转了出来,我甚至怀疑他一直在偷听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