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棺山古楼 正宗回锅肉

第九十一章:鬼剁手

    我啊呀大叫了一声,然后立马坐了起来,

    醒来后,我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喘气,脑子里满是刚才的惊险,心中特别害怕,所以,脸上的水顺着脸往下滑,甚至流到我嘴里,我都没怎么在意,

    等我回过神来,看到四周是刘峰的房间时,我才恍然醒悟,自己回来了,接着,我就闻到了一股很怪的味道,好臭,

    而站在床下的河子,此时正哈哈大笑呢,

    这下我彻底明白过来,是洗脚水,

    我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先是吐了几口,然后哇哇地干呕,但啥也呕不出来,

    感觉到很恶心,我对河子喊着,你泼的时候就不能看着点吗,

    河子说,他之前就说过,这洗脚水是刘峰他们全家人的,味道很重,是你当时说,如果想醒不过来也可以,

    懒得跟他计较这些,

    我回头一看,刘峰还躺在床上,只不过,他全身在哆嗦,双拳紧握,像是抽筋了,

    刘峰的媳妇吓坏了,连忙对我们问道,她男人这是怎么了,

    河子带着火气说了一句,这种人死了最好,

    我盯着河子看,他的脸上出了冷汗,眉头紧皱,像是很紧张,很害怕,如同做了噩梦,很快,他啊地一声大叫,但看到他面容后,我知道他的叫声里夹杂着痛苦,

    醒来后,他媳妇第一个冲了过去,扶着他,然后问他怎么了,

    刘峰大叫了一声,然后一把推开他媳妇,把他媳妇都推得摔倒在床下了,之后,他的右手拿着左手手臂痛苦喊叫着,

    他的左手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但他却痛的满头热汗,脸上写满了痛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峰的媳妇跪在他身边,满脸焦急地问着这是怎么了,

    看刘峰不回答,她就来问我们,刘峰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痛成这样,

    河子说他哪儿知道,说完,他看向了我,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看他这个样子,好像左手受伤了,

    受伤,河子说,他的左手不好好的在那里吗,怎么会……

    他说到怎么会时,身体突然抖了一下,脸色大变,而刘峰的媳妇完全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就立刻问河子,怎么会什么,你快说啊,

    河子立马看着我说,难道他的手,被砍了,

    我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说应该是这样,

    刘峰的媳妇立马就说,他的手明明还在啊,怎么会被砍了呢,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这时刘峰跪在床上,朝我跟河子跪着,然后脑袋杵在床上,带着哭腔求我们帮帮他,他不想当残废,

    我说,这是你咎由自取,

    河子也说,你能保下另外一只手就很不错了,还有,没了的是左手,你是右撇子,不会太影响你的正常生活,以后,少做点坏事吧,

    说着,我们俩一起转身离开了刘峰的房间,

    刘峰追了出来,用右手拉着我的胳膊,然后给我跪下了,

    他媳妇也跟着追了出来,想去搀扶起刘峰,但被他拒绝了,还对她吼着,你别管这事,滚开,

    吼完他媳妇,他接着对我跟河子求救道:“两位大哥,两位大师,求你们救救我,因为我爸他好像不只是要我的左手,他还想要我的右手,”

    我顿时吃了一惊,想着这刘老爷子也忒狠了吧,再怎么说,刘峰都是他的亲儿子,他怎么下得起手呢,

    河子跟我说,这事好像变得严重了,看这家伙也挺可怜的,而且他正是家里顶梁柱,如果双手都没了,他们这一大家子的日子恐怕也就很艰难了,

    刘峰急忙求救说,只要能帮他夺回左手,他愿意拿出八万块钱来酬谢我们,

    八万块,这笔数目不小,

    说实话,我很动心,

    但动心归动心,现在的事情有些不大对劲,如果贸然答应下来,没准我跟河子也会搭进去,所以,我没有冲动,而是叫刘峰先站起来,

    他以为我答应他了,连忙向我道谢,

    等他站起身来,我跟他说,我离开梦里后,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你父亲怎么会对你下手,

    刘峰喘了几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后说:“你离开梦里后,我那一刀砍空了,之后我父亲找了下来,问你去哪儿了,我说,应该是被河子惊醒,回到现实当中去了,接着,我问我爸,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爸说,都怪你,叫你只带一个人进来,你却带了两个,这下好了吧,鸡飞蛋打,什么都没有得到,我解释说,如果只带一个人进来,你把人家双手都砍了,那以后别人怎么生活,带两个人进来,你一人砍一只手,这样至少别人还能勉强继续活下去嘛,”

    他说到这里,我还觉得这刘峰也算是有点良心,不过,他这些话是不是故意编给我跟河子听的,那就不知道了,

    刘峰接着说:“我爸听了之后很火大,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怪我坏了他的事,我当时也很气愤,说你从前老是教导我别做坏事,别做坏事,怎么死了之后,你就变了样,我帮你把人骗进来,甚至还动手砍兴子的手,良心已经过不去了,现在他们跑了就跑了,大不了咱们再想其他办法就是,你打我干什么,”

    “我爸就吼我,你到底是谁的儿子,是谁帮你养大的,要是没有他,你哪儿有今天,现在翅膀硬了,居然帮外人来教训你爸了,我说,你现在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行了,就这样吧,我走了,明天继续给你烧纸钱,”

    “刚要走,我爸就说,反正事情也这样了,走就走吧,不过走之前,先帮他把他的左手捡起来,我没多想,就伸右手去捡起了他的左手,摸着那血肉模糊的手,我感觉很不舒服,但没想到的是,他的左手突然发力,一下子抓住我的右手手腕,然后旋转了一下,我猝不及防,右手传来刺骨般的疼痛,他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把我踹倒,然后上来抓住我的左手,把他翻过去,趴在地上,”

    “我当时感觉到不妙,就问他干什么,他说,他的左手已经长不回来了,他不想当残废,我说我可是你儿子,你怎么能对我下手呢,但他毫不在意,右手拿起剁骨刀,用膝盖压着我的左胳膊,然后一下子就把我的左手给砍了下来,”

    听完之后,河子大骂说,这他么太狠了,居然亲手把自己儿子的左手砍下来,

    刘峰继续向我们求救,说如果我们不救他,可能过两天他爸就要来砍掉他的右手,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演戏,但我已经上过一次当了,所以这次会谨慎一些,

    我跟他说,现在天色已晚,明天再做安排吧,还有就是,明天去医院查一查,拍个片请医生看看,也许,你这左手没有事,只是一场噩梦,把你吓着了而已,

    刘峰看着我说,真是这样,

    河子说,不大可能吧,虽然那是在梦里,但如果手被砍了,一样可能导致残废,

    我说现在事情还没有最终定论,明天先去查查再说吧,

    说完,我跟河子离开了刘峰家,去镇上找个旅馆住,这样做,也是为了防止刘峰再给我们下圈套,

    路上,河子问我,是不是怀疑刘峰在演戏,

    我嗯了一声说,咱们俩不是医生,暂时没办法断定刘峰的左手,是不是因为梦中被砍而残废了,所有必须去医院检查一下才能确定,

    河子说应该这样,

    在旅馆休息一晚,第二天我们去找刘峰,

    这次再看到他时,情况大不一样了,

    昨晚刘峰的手看上去都还好好的,但今早上却变得暗紫色,而且还很臃肿,轻轻摸了一下,像是里面灌了水,看上去极为不正常,

    立刻带他县里面的人民医院检查,

    医生看到那只手的情况后,脸色大变,说这是怎么伤到的,

    我们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在河子反应快,说是被石头砸着了,

    医生拍了个片后,更是吃惊,说这根本不是被石头砸到了,更像是被一刀砍过的,

    我急忙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医生指着片子说:“你们看,这只手手腕处的骨头有着非常整齐的裂隙,以他二十年的行医经验来看,这只可能是被刀砍的,而且还应该是很重很锋利的刀砍的,不然切口不会这么整齐干脆,还有,手里面的血管、神经全部都断了,所以血管里的血全都堵在了手里,才造成了肿胀,之后,由于血管断了,整只手的细胞得不到营养供给,已经开始坏死,这一切的证据表明,患者的左手,根本就是被刀砍伤的,只是还有一点非常诡异,为什么手的皮肤还是好好的呢,”

    我跟河子对视一眼,看样子刘峰没有骗我们,他的左手,的确在梦中被他父亲砍掉了,

    刘峰的眼泪都要下来了,问医生他的手还有的救吗,

    医生仔细看了看片子,然后表情凝重地说:“你这手,除了表皮还是完整的之外,内部情况和那些被砍掉的手,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就算是去请省一级,甚至全国性的专家来做手术,恐怕也很难保证把那些已经砍断的神经连接起来,而且,你的手骨当中还有这么大的裂隙,平时就是裂开一条缝,那都得养一百天,你这简直是一条沟壑,是根本养不回来的,”

    听到这个结果,刘峰一下子从凳子上摔下去了,

    我跟河子急忙扶起他,

    他则失魂落魄地说,左手没了,右手也要没了,左手没了,右手也要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