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护花兵王 金元宝本尊

0333 泥巴山

    这一晚的风雪来得特别大。

    泥巴山山虽然不高,但路却是艰险无比,冰雪覆盖,冰凌太厚。

    又遇见即将过年,高速风雪早已关闭,急着回家的车队将泥巴山堵得严严实实。

    还有不少车抱着侥幸心理,见缝插针的要往前面钻。

    结果去忘记了自己车没拴防滑链,一过去,一轰油,只听见呲溜一声。

    刷刷刷撞了一片,车子就跟陀螺似的,转了无数个圈,最后撞到路边护栏,半个车身临空悬在深几百米的悬崖半空。

    这下堵得更厉害了。

    被撞的车辆车主们心痛的看着自己的车,气得破口大骂。

    高管过来忙着救人,肇事车主刚一下车,魂都吓没了。

    没几分钟,几个车主就跟肇事车主吵得不可开交。

    见到这种情况,周茂德主动下车,花了一百块买了防滑链条挂上。

    此时的雪下得更大了。

    鹅毛大雪飘飘洒洒落下,躲在车里的人把暖气开到最大,依然冻得直打哆嗦。

    金锐蜷缩在后座,披上羽绒服,再盖上毛毯,面色苍白,不停咳嗽。

    早上中了姬鹏举的无形气剑,打得自己身体千疮百孔,逼着用上天魔解体,反噬的伤害让自己几乎当场丧命。

    注射下生命之源,保住了一条老命,但身子却是虚弱不堪,整个人也瘦得跟皮包骨,就靠生命之源吊着最后的老命。

    这样的状态去找血玉兰花,别说寻摸不到,就算是找到了也不够看守大蟒蛇一口吃的。

    当初猎鹰梦伴一组龙牙3S级高手执行任务,结果遭遇那头大蟒蛇,全军覆没,就剩下个梦伴死里逃生,也是被吓到魂飞魄散,丧失记忆。

    从梦伴身上的发现的咬痕来看,金锐做出了初步比对,得出的结论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从来就特么没听说过,这个世间还存在这么庞大的巨蟒!

    这是一趟十死无生的旅行。

    找到血玉兰花,打不过大蟒蛇,必死。

    找不到也是死。

    没遇见姬鹏举,金锐还想着等三个天兵回来再去,但世事却是这么难料。

    “老子,真不想死!”

    取出一根千年神参王根茎,掰断一小节放进嘴里。

    巨大磅礴的能量慢慢散发出来,遍布自己的全身,无声滋养着自己残损的器官。

    三千年孕育出来的天地精华神参精元很快充斥自己的全身。

    早已退化衰败到不行的各处器官和经脉无法容纳如此精纯的精元,开始从毛孔里流出来。

    身体里堆积的污血也在强大的精元催化下,随着毛孔排出。

    顷刻间,金锐便自成了一个血人。

    “噗!!!”

    金锐打开车窗,吐出一口黑黑的污血。

    血雾伴着鹅毛大雪纷飞,高高的坠下数百米高的悬崖。

    污血被排出干净,金锐长长的嚎叫半响。

    拧开战星武送给自己的紫砂保温杯,喝了一口母树大红袍。

    “哇!”

    一口鲜血狂涌而出,尽数喷进名家制作的紫砂杯里。

    一口鲜血,一口污血。

    金锐感觉全身轻松了不少,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冰冷刺骨,痛入骨髓的寒冷。

    姬鹏举的冰封千里杀伐之大,从未见过。

    武道之境!

    竟然玄奇如斯!

    全身骨骼都在发出格格格的怪响,整个人蜷缩一团,脸色死青灰黑,令人看得心悸。

    周茂德见到金锐这般惨相,赶紧从车厢里报出机床厚厚的绒被给金锐盖上。

    清理干净金锐的喷血,低低说道:“金总。要不撤回去吧…”

    “撤你妹啊。老子死不了。”

    “耐心等着。过了泥巴山就好了。”

    这一等就是两天两夜,鹅毛大雪他就根本没停过,大得吓人。

    伴着泥巴山上的狂风,大雪打在脸上叫人生疼。

    这是泥巴山上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雪灾。

    不到三个小时,每一辆车都被大雪所覆盖,睡一觉起来,早已看不见周围的车辆轮廓。

    吃的喝的全都没了。

    白酒都卖到一百块一瓶,方便面也卖到了五十块。

    第二天,当地人的各个商店东西全都被卖光。

    当地人小孩拿着靠得半生不熟的土豆,拳头大小的一个就是五十块,爱买不买。

    最后就连高管和交警们都没得吃了。

    从新闻里看,整个泥巴山上来来往往堵了近四千辆车。

    并且随着高速的关闭,还有更多等待着过年回家的各地车辆加入堵车大军。

    金锐准备相当充分,背后车厢里、被篷布盖着的全是生活用品。

    排在金锐皮卡车前面的是一辆旅游大巴,车上载着一帮子专家教授和十来个大学生。

    这帮子人据说是去彩云省做科考的,物资储存得相当多。

    第三天的时候,又冷又饿的人们四处寻找吃的。

    周茂德无意中打开尾箱篷布,拿罐头给金锐的一幕被旁边人看见。

    跟着两三个饿得发抖的司机上前,不由分说就开抢。

    周茂德二话不说,一记鞭腿甩过去,打飞一个,反身再是两个连环腿,顿时就把抢东西的三个货车司机打翻在地。

    这一打不要紧,一个司机爬起来,大声叫道:“他们有吃的,他们有吃的…好多东西…”

    很多司机闻讯赶过来,看着被狂风掀开的篷布下无数罐头食品,眼睛都绿了。

    当下就有几个司机过来,冲着尾箱就跑过去。

    周茂德三拳两脚就把这些人打倒在地。

    这下更是激起了民愤,就连交警跟高管都过来,有气无力的劝说着。

    周茂德从尾箱里抽出一根撬轮胎的铁棒,指着一群人,冷冷说道:“这是我老总的东西,谁敢抢,打死我坐牢。”

    周茂德可是堪比S级职业装的人。

    跟着金锐、二蛋训练,学的全是一击必杀的招数,对付这些饿晕头的人二三十个根本不在话下。

    周围的人也急了。

    “兄弟,我买行不行?”

    “对啊,我们出钱买你的东西撒。方便面我给一百块一袋,罐头我出五百!”

    “兄弟,我们错了,我们给你道歉,可我们真的是饿得受不了了。”

    交警跟高管过来小声翼翼的说道:“我们也很饿,脚都走不动了,连老乡家的东西都吃完了,卖点给我们吧。”

    周茂德冷笑,撬棍铁棒敲得钢钢响。

    “你们的命有我老总的值钱?

    “都给我滚!”

    一群司机悲愤莫名,却是真没人敢上来。

    地上还有两个司机躺着的。

    周茂德下手很重,专照着要害地方打,围观的人见识了周茂德的凶残斗狠,都很惧怕。

    争吵喧闹声惊动了不少人。

    旅游大巴上下来好些个专家教授和学生,看着蛮橫粗暴的周茂德,也是义愤填膺。

    一个女大学生穿着冲锋衣,戴着一顶红红的风雪帽,黑发黄肤,指着周茂德叫了起来。

    “你真的,好过分。”

    声音清脆性感,但说话却是很不利索。

    夹生普通话一出来,一听这女大学生就是个老外。

    “你们,不要急,我们这里,有,吃的。”

    女大生学说完,招呼同学一起下车,打开了搁行李的行李舱。

    里面满满的三个仓的食物食品、吃的喝的一下子映入众人眼帘,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

    旁边的一些专家教授脸色有些不悦,操着听不懂的语言跟女大学生说话。

    女大学生脸色一沉,曼声说了几句,那些专家教授唯唯诺诺,再不敢多言。

    女大学生当先拿起食物递给一个司机,其他几个同学也跟着向众人发放食物。

    附近百十米的司机闻听有食物,全都疯了似的赶过来,将大巴车围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现场秩序一下全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