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名门庶女之祸国毒妃 月神R

第248章猜猜我是谁

    皇宫

    惊鸿殿

    叶婕妤,也就是曾经的叶皇后,正对镜描眉,黛色的眉弯弯如月,将一双眸子衬得更加明亮闪烁。镜中映出一张浓妆淡抹,风韵依然不输当年的秀美模样。

    叶婕妤抚摸着自己一张脸,眼底闪过自嘲和恨意,“想不到我叶相宜竟然也沦落为以色侍人的深宫怨妇。”

    如梦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面色清冷,“娘娘是为保全宁国公府荣耀,必须这么做。”

    叶婕妤忽然想起什么事一样,脸色变了变,“如梦,华儿还没找到么?”

    如梦颔了颔首,“没有,我们的人,宁国公府的人找遍了整个京城都没有,除了于式微所住的麝月居!”

    “于、式、微……”

    叶婕妤的眸色渐渐沉了下来,满是恨意,一定是她,华儿一定是落入了她的手中了,华儿……指定凶多吉少了!

    忽然,叶婕妤哀嚎一声,捂脸趴在梳妆台上痛哭起来,“呜呜呜……华儿……”

    如梦拉着她,心底有些难过,更多的是麻木,“娘娘,别哭了,现下您只有重新登上后位,才有可能为思柔公主报仇。”

    叶婕妤的哭声戛然而止,从绝望中抬起头来,目光狠毒道:“你说得对,我只有重新登上后位,执掌生杀大权,才能将于式微那个贱人彻底铲草除根!”

    “那……娘娘预备如何做?”

    “这……”

    她的计划都还么想好,外面匆匆走进来一个小宫女,也是她的心腹之一,手中拿着一封黄纸密封的书信,“娘娘,这是九幽王派人送来的!”

    叶婕妤眸色一暗,快速的撕开了书信,将上面寥寥数语一览无余,脸上随即露出一抹阴险笑意,“如梦,去给我父亲写一封信,让他收于式微为干孙女,然后……”

    麝月居

    含烟一身男装打扮,从外面急匆匆回来,面上带着欣喜之色,“小姐,好消息,王爷他什么事都没有,而且已经到了虞城,再过三天就可到达京城!”

    于式微正划着小船,在池塘中间撒着药水,以此来延长莲花花期,听到含烟的话后,从忙碌中抬起头来,娇笑道:“去买一些新鲜的杏仁来,我要亲手给他做杏仁糕。”

    含烟听了觉得有些好笑,“小姐,三天后才到呢,您这么早就买杏仁……咦,等等,小姐,你的意思是……”

    于式微眨了眨眼睛,“还不快去?”

    “是是是,奴婢马上去,马上!”含烟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前脚离开,后脚大福走了进来,恭敬说道:“小姐,宁国公登门拜访。”

    “宁国公?他怎么会亲自来?”

    于式微诧异的将船划到了小桥边,大福搭了一把手,将她拉了上来,垂头道:“属下也不知道。”

    “请他进来吧,我去换身衣服。”

    大福恭恭敬敬的将叶林涛请了进来,“宁国公,请坐,小姐去更衣了,马上就来。”

    叶林涛点了点头,然后将这个种满莲花的院子打量了一遍,三进三出的院子里暗香浮动,小桥流水,莲叶田田,池塘中锦鲤嬉戏,莲花上蝴蝶飞舞,清幽宜人,能将院落装饰成这样陶冶心情的美景,足见其主人是个蕙质兰心之人。

    不过叶林涛很快发现了不对,这可是九月啊,莲花早就该败了,怎么还会盛放不止?

    莫非真如传言,她是个妖女?

    思忖间,一抹红色身影聘婷而至,二八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一条簪了碎花的麻花辫松松垮垮的垂落在她身后,碎花蜿蜒而上,一直到达头顶,秀丽绝伦。两缕刘海耷拉在鬓边,如同流苏,飘飘洒洒。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与他那晚上所见到的赤足女子不同,那晚的她霸气天成,锋利如剑,而现在的她静和秀丽,温婉大气。

    他一辈子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像她这般的女子。

    静,有女子的温柔似水。

    动,有男子的果决霸气。

    金鳞岂是池中物啊……

    “民女见过宁国公。”于式微微笑着福了福身子。

    叶林涛抬了抬手,“不必多礼。”

    于式微起身坐了下来,然后轻轻地拍了拍手。

    清一色粉衣婢女们鱼贯而来,奉了沏好的香茗和点心果子,又无声退下,恭恭敬敬,家风严谨,给人一种权贵高门的大家风范。

    于式微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国公大人请用茶。”

    叶林涛顺势端起,错开了盖子,慢慢滑动嫩绿色的茶水,幽香扑鼻,让他眼前一亮,“这是……雪松?”

    于式微优雅的端起茶盏,捻起盖子,拨弄了几下茶水,让茶香散发出来,“国公大人见多识广,民女佩服。”

    叶林涛低头轻啜了一口,只觉入口醇香,浑身舒畅,“能得此茶,老夫佩服才是。”

    一盏茶喝下一半,于式微开口道:“不知国公大人突然而至,所为何事呢?”

    叶林涛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笑道:“也没别的事,不过是办事路过这里,所以便进来拜访。”

    于式微赶忙起身,福下身子,惶恐模样,“不敢,国公帮了我大忙,本该是我登门拜访,叩谢大恩才对,倒叫国公大人跑这一趟,实在惭愧。”

    她这话发自肺腑,她是真心的感谢他,若没有他,寒江月不可能那么快洗脱罪名。

    叶林涛伸手虚扶了她一把,“快别这样,即便你不去,老夫也是要救江月的,不过你的出现,倒是吓了老夫一跳,老夫活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女娃给吓到。”

    于式微尴尬一笑,不好意思道:“民女也是被情势所逼,老国公是会去救江月,但是却不是当日晚上,而是在第二日的朝堂上对吗?”

    他等得起,寒江月等不起啊,所以她才跑去求他的,说是求,她却更像是上门威胁人家,不提也罢!

    叶林涛一愣,瞬间明白过来她为什么那般疾声厉色的命令他了,随即一阵无奈失笑,用手指点着于式微,“你啊,你这个丫头……”

    将人心算的那么清楚,确定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而不是几十岁的老狐狸么?

    品完茶后,二人又像是相见恨晚的老友一样,坐在一起下棋,时间不知不觉中流逝,最后一盘棋还未分出胜负,叶林涛起身道:“不下了,快要天黑了,老夫该回去了,待改日老夫再与你分出一个高下。”

    这一下午下的是玲离尽致,他很久没遇到过如此劲敌了,观棋如观人,她心思之缜密正如着盘综复杂的棋局,实在出乎他的意料啊。

    于式微起身笑道:“国公大人留下用晚膳再走吧。”

    “不了,若是于丫头你有空儿就到府上来,反正你轻车熟路,骑上你的那匹汗血宝马,说来就来吧。”

    他说的豪迈,于式微听得畅快,“好,民女明日便登门拜访国公大人。”

    “那老夫定相迎,哈哈哈……”

    宁国公走后,于式微直接去了厨房,将含烟剥好的新鲜杏仁磨成汁,然后做起了杏仁糕。

    转眼是夜,月色迷离,夜凉如水。

    于式微屏退了所有人,将窗子打开,然后坐在了小榻上静静地坐着,灯火摇曳,随风起舞,映的房间浮光掠影般好看。

    突然,一道微微破空声袭来,吹得满是灯火更加闪烁。

    于式微瞬间闭上了眼睛,佯装寐着,房间里只响起她浅浅的呼吸声。

    冰凉气息慢慢靠近,直到来到身边,然后静止了。

    于式微呼吸一滞,心底紧张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已经忘记,她此生从未如此紧张过,真的。

    许久,在于式微快要窒息之际,一双略带薄茧的大手轻轻的覆在了她的眼睛上,温热的掌心,流动出阵阵温暖,低迷的声音柔绵般拂过耳畔,“猜猜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