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公有点冷 花影子

第一百一十二章:守得花开【大结局】

    帝都机场,凌柯在“左右护法”(她爸她妈)的簇拥下走出机场,柏南修则成了搬运工,推着一个大的行李车紧随其后。

    这一次,来接的凌柯的除了秦叔还有柏南修的老爸柏汉阳。

    罗玉霞见柏汉阳过来,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嘴上还是在问,“柏南修的妈怎么没有来,是不是心结未了,不太想看见我们家凌柯?”

    柏汉阳连忙解释,“亲家母,你误会了,柏南修的妈妈今天有一个重要的行程安排,真的是脱不开身。”

    凌远达见柏汉阳这么说连忙借坡下驴,他说道,“亲家母一个人管理那么大的一家公司,分身乏术也是难免的,我们能体谅。”

    柏南修把行李送上车,见四个人还站在门口聊天,连忙过来扶着凌柯。

    他问柏汉阳,“顾明瑜女士气还没消吗?”

    “你妈的性格你还不知道。”柏汉阳说完这句就不在说了,他招呼着两个亲家上了车。

    凌柯跟柏南修走在后面,她偷偷地问柏南修,“老公,你爸爸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妈没来是另有原因?”

    “嗯,我爸爸的意思是我妈之所以没有来是因为抹不开面子,她这个人一辈子就是为了面子而活。”

    “既然这样,那我们应该给点面子你妈,你把手机拿来,我给妈妈打个电话。”凌柯说着伸手向柏南修要手机。

    柏南修有些犹豫,他不敢确定他妈会说什么话,凌柯现在有孕在身,他不想节外生枝。

    “给我吧,你不是说过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我人都来了肯定要打个招呼的。”

    柏南修想了想觉得凌柯说的对,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凌柯。

    凌柯给顾明瑜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顾明瑜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妈,是我!”凌柯用一种热情洋溢的声音对顾明瑜说道,“我已经见到爸爸了,您不用担心我们。”

    顾明瑜愣了一下,但随后说道,“接到就好,接到就好!”

    “妈,谢谢您!”

    “……谢我什么?”

    “谢谢您让我跟柏南修在一起,我马上就要做母亲了,所以能够体会您的心情,您十月怀胎生下柏南修,肯定是希望他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一切,这是每个母亲的天性,您做的无可厚非!”

    电话里是良久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顾明瑜的声音才响起,她有些感概地说道,“我终于知道南修这个孩子为什么会那么的喜欢你,你真的是个好姑娘,大度能容忍,做每件事都会为别人着想,妈妈以前太对不起你了!”

    “别这么说,妈,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不过,以后我要是还犯错误,你只管说,我会虚心改正的。”

    “不用了,你已经好了。快回来吧,我让人到二十八楼订个包间,等一下为你们接风洗尘。”

    凌柯挂了电话把手机递还给柏南修,然后用一种傲娇的口吻说道,“看到没,就两三句话,我婆婆就要到二十八楼为我接风洗尘,你小子,等一下给我装亲热点,见到你妈先上去给个拥抱!”

    “我小子?”柏南修指着自己,“凌柯,这里是帝都,你站在机场门口说我是小子?”

    “怎么,不行吗?”凌柯挑着眉问。

    “行,当然行!”柏南修讨好地说道,“老婆的话是圣旨,我这个小子必定言听计从。”

    凌柯笑了,扯着他的耳朵问道,“这么听话?”

    “当然,现在你怀着我的宝贝,我必须听话!”柏南修说着伸手摸了摸凌柯的肚子。

    虽然只有三个月,但因为是双胞胎,凌柯的肚子比其它孕妇要大一些,微微有些出怀。

    凌柯也伸手按在肚子上,这时,肚子里的胎儿突然动了一下。

    凌柯与柏南修吓了一跳,他们这还是第一次碰到胎动。

    “他是不是动了?”柏南修问凌柯。

    凌柯茫然地看着柏南修,三个月大的胎儿会不会动,她也不知道。

    凌柯坐上柏家准备的保姆车里,她问母亲罗玉霞,“妈,您怀我的时候什么时候有胎动?”

    “应该四个月左右吧。”

    “可是我刚才就有胎动。”凌柯指着肚子告诉罗玉霞。

    罗玉霞一听就乐了,“八成是男孩子,男孩子好动。”

    男孩子?柏南修的脸明显就沉了下来,他喜欢女孩,从凌柯怀孕的那一天他就心心念念地以为是两个小女生。

    试想,几年以后他带着两个像天使的小公主出去,多少人会羡慕他。

    要是换成两个臭小子!

    唉,那还不闹翻天。

    凌柯自然知道柏南修的心思,她伸手拍拍他的手背安慰道,“不要紧,说不准是龙凤胎,一男一女。”

    “那女孩在哪一边?”柏南修弯腰去检查凌柯的肚子,“我下次摸他们的时候要好好跟他们沟通沟通,跟他们讲一讲男生不能欺负女生。”

    柏南修的样子让一车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随后,顾明瑜果然在二十八楼宴请了远道而来的凌柯父母。

    柏南修听从凌柯的要求,在见到顾明瑜后上前拥抱了她。

    顾明瑜没有想到柏南修恢复的这么快,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行走如飞的儿子,惊喜的不能自抑。

    “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们柏家这是双喜临门!”

    其它人默契地选择闭嘴,事态既然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有些事就让它落入尘埃。

    顾明瑜看完柏南修转身走到凌柯面前,她看着凌柯微微凸起的小腹,高兴地拉过凌柯的手说道,“听说你怀的还是双胞胎,这怀一个就够辛苦了,以后你月份大了后就在家躺着,我找人来照顾你!”

    “谢谢妈妈的关心,不过我考虑到自己月份大了不方便,所以把我爸我妈也叫了过来,他们反正退了休在家也没有事。”

    听凌柯这么说,顾明瑜马上走到罗玉霞与凌远达面前道谢,“那以后就麻烦亲家公与亲家母了。”

    顾明瑜率先放低了身段,罗玉霞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妇女,她笑道回应道,“什么麻烦不麻烦,我们都是为了儿女好,他们过的幸福我们也就幸福了!”

    “亲家母说的是,以前都是我不对!”

    “您可别这么说,我生的闺女我还不清楚,凌柯的性子毛毛燥燥的,这以后您这个婆婆还要多担待担待!”

    说着说着,两个人开始手拉着手,别提有多亲热。

    凌柯站在身后看着自己的妈,心想她不是过来跟她撑腰的吗?怎么就开始数落她来了。

    这老妈,属墙头草,风怎么刮她怎么倒,真是厉害!

    一家人和和气气地吃完饭,顾明瑜想让凌柯跟他们住在一起,可是柏南修不同意,他的理由是景阳的空气好,在哪里住对胎儿好。

    顾明瑜不再说什么,其实她也知道经历了那么多事,凌柯能跟着柏南修回帝都已经不错了,他们以后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她最好不要干预。

    凌柯回到景阳,一进院子就看到柏南修竖在围墙边的牌子,她没有想到肖晓的投诉是真的,柏南修还真的挂了一个“肖晓与猫不得入内”的牌子。

    “怪不得肖晓会生气,你也太过份了。”凌柯数落柏南修。

    柏南修不以为然,“我过份一点,肖晓才会找嘉宇哭诉,我是给她找机会,她应该谢谢我才是。”

    凌柯一听忍不住哎呀了一声,“没看出来呀,柏南修,你也有红娘的体质?”

    “我只是觉得爱一个人不容易!”柏南修拥紧凌柯感概地说道,“如果没有理由很难坚持。”

    “你的理由是什么?”

    “我的理由就是我爱你!”

    凌柯幸福地笑了,她微微仰起脸闭上眼等待着她心中王子的亲吻。

    柏南修的唇正要落下,围墙上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们回来啦!”

    是肖晓。

    柏南修与凌柯同时侧过身去看,只见肖晓抱着一只猫从围墙上露出半截身子。

    “你怎么爬上围墙了?”柏南修很纳闷。

    “因为我找人架了一个梯子。”肖晓指了指自己身后,“以后我就可以天天站在这里跟凌柯姐讲话了。”

    “小姑奶奶,你可真执着!”柏南修服了她。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南修哥,你也在你们院子里架一个梯子吧,这样子我就可以翻过来了。”肖晓说的很认真。

    柏南修指了指牌子,“肖大小姐,说这话之前你先看看牌子,你站在你们家院子里偷窥一下也就算了,休想翻过来。”

    “为什么?”肖晓很无辜。

    “因为我老婆怀孕了,你家的猫不能过来。”柏南修指了指肖晓的肚子。

    肖晓一听啊啊大叫,“什么,凌柯姐,你怀孕了?”

    凌柯点点头,“是的,三个月了。”

    “太好了!”肖晓放开自己怀里的猫,开始拍头叫好,“这么说几个月后我就有小宝宝玩了!”

    柏南修一头黑线,他觉得自己的孩子将要面临一场浩劫。

    这个肖晓住在隔壁不是一件好事。

    改天得找嘉宇聊聊,劝他把她收了,这也是为了他宝宝们的安全。

    凌柯在景阳住下后,很快就到了七月,肖晓放了暑假,整天跟凌柯待在一起,这让柏南修越来越不爽了。

    忍无可忍后,他跟凌柯抱怨,“亲爱的,你能不能让肖晓回她家,我想下班回来后抱抱你,可是她整天待在我们家,不是看电视就是翻我们家冰箱,这日子没法过了!”

    “可是肖晓喜欢我们家呀,她说这里有家的味道。”

    “但这不是她的家,你说我们这个星期接了几次吻?”柏南修问凌柯。

    凌柯微笑不语,她知道柏南修在抱怨什么,因为怀孕的缘故,他们之间就停止了某项运动,这对一个二十八岁正当年的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后来,柏南修就想用吻来缓解,可是因为肖晓的关系,他现在连吻也被迫取消。

    凌柯理解柏南修的心情,她上前搂着他亲了亲他的嘴角,然后告诉他今天孕检的结果。

    “医生说胎儿发育的非常好,两个宝宝都很健康,而且我们之间适当地开始过夫妻生活。”

    “适当,怎么适当?”柏南修盯着凌柯的肚子,他晚上睡觉都担心会碰到她,怎么过夫妻生活?

    “这个也要有技巧的。”凌柯凑到柏南修的耳朵边轻声说道,“晚上我们试一试!”

    柏南修的眼睛瞬间就亮了,他连忙掏出手机给嘉宇打了一个电话。

    “兄弟,请你今天晚上务必约肖晓出去,不管是带她吃饭还是看电影,反正十二点之前不要让她回来。”

    “怎么啦?”嘉宇不解。

    “别问,照我说的做,感谢!”柏南修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窗外。

    晚上,房间里灯光暧昧,凌柯站在柏南修面前慢慢地解开衣衫。

    在这之前,柏南修总是让她穿得严严实实的,他担心自己受到视觉冲击后会控制不住自己。

    但是今天,凌柯当着他的面把衣服解开时,他瞬间就炸了。

    因为凌柯的上围又到了一个新高度。

    “天呀!”柏南修双手覆在高耸上,喃喃道,“我感觉自己都不认识它们了。”

    “这是正常生理变化,因为以后我要用它喂我们的宝宝。”凌柯跟他解释。

    “只喂宝宝呀!”柏南修的目光在上面游离,情绪有些失落。

    “要不然呢?”凌柯逗他。

    “也喂喂我!”柏南修说着塞了一个含进嘴里,他有些贪婪地吮吸起来。

    这一夜,两个人用某个体位达到了和谐,柏南修十分满足,他搂着凌柯轻抚着她的肚子说道,“生完这一胎,我们就不要生了!”

    “为什么,你不是想要很多孩子吗?”

    “难熬呀!”柏南修俯下身吻了吻凌柯的小嘴,“就算现在可以我也不敢太造次,总担心你跟宝宝。”

    “你真是一个好老公好爸爸!”凌柯轻抚着柏南修的脸,“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房间内,两个人亲密地拥吻着!

    临近春节,凌柯剖腹产下胎儿,结果并不像凌柯说的那样是一儿一女,而是两个大胖小子。

    柏南修得知这个结果后微微叹了口气,但是把孩子抱进怀里,他又舍不得放下了。

    两个小家伙一模一样,皮肤皱皱的像个小老头,不过模样很像柏南修。

    “简直跟南修刚生下来的时候一模一样。”顾明瑜抱过孩子乐得合不拢嘴。

    罗玉霞与凌远达也要去看。

    幸好有两个,一家抱一个看得不宜乐乎。

    凌柯还在手术室,柏南修一个人站在手术门前紧张地张望,孩子平安出来了,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凌柯。

    他很想跟她说声辛苦,也想告诉她,他因为有了她感觉到了幸福!

    半个小时后,凌柯从产房推了出来,她的意识还算清楚。

    “孩子很好,两个儿子!”柏南修握住她的手告诉她孩子的情况。

    凌柯笑了笑,安慰他道,“放心,下一胎我跟你生女儿!”

    “别说傻话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柏南修着着脸色苍白的凌柯心疼的要命,他不想再让她生了。

    在月嫂与营养师的帮助下,凌柯恢复的很快,一周后她出了院。

    因为催奶师的关系,凌柯的奶下得很快,但是两兄弟的食量惊人,凌柯的奶水根本就满足不了两个孩子的需求。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需求。

    在凌柯喂奶的空当,柏南修总会偷偷地跟凌柯撒娇,他想尝尝奶水的味道。

    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时间久了,他就会嫉妒自己的两个儿子。

    “你们把妈妈的奶都吃完了,我吃什么呀!”

    每当这个时候,凌柯就觉得她不是养了两个儿子而是三个儿子。

    开春后,柏氏在帝都最豪华的酒店为两个孩子请了满月酒,满月后两家人为了谁照看孩子开了一次家庭会议。

    顾明瑜认为,凌柯一个人要照顾两个孩子太辛苦,就算家里有工人,这两个小家伙一吵,凌柯就没法睡觉。

    “等孩子大一些,我们把他们分开来养,人家说双胞胎分开来养会好一些,这样子免得一个生了病另外一个也生病。”

    顾明瑜的意思就是她想帮助带一个,因为现在公司的事情全由柏南修处理,她一个人在家闲得无聊。

    罗玉霞不干,她认为顾明瑜这么年轻应该去公司指导女婿柏南修的工作,照顾孩子的事由娘家来管。

    “我带孩子有经验!”罗玉霞强调。

    “我也有经验。”顾明瑜也强调。

    柏南修与凌柯见两家人差不多又要开战了,连忙制止道,“好啦好啦,大家都带,都带还不行吗?”

    最后,在两个小家伙三个月的时候,凌柯给他们断了奶,然后周末的时候一家分一个。

    奶奶与外婆心满意足地抱着她们的孙子与外孙回到家里享天伦之乐,留下柏南修与凌柯望孩兴叹。

    他们两个努力生的孩子,结果供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们玩,他们怎么办?

    两个小家伙被接到长辈家后,凌柯迎来了断奶后的第一个难关,那就是涨奶。

    她的奶水虽然供不上两个孩子吃,可是回奶时还是涨得生疼,两个乳房像两个硬硬的球,难受的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柏南修为凌柯请来的了专业的断乳师,断乳师让凌柯用揉奶的方式缓解痛疼。

    “一周后就会好的,不过你们不能让它涨得太狠,要不然会有炎症的。”

    柏南修不喜欢别人帮凌柯揉胸,之前催奶师过来,很多细节也是他亲自动手,现在回奶时需要做的工作他一样亲力亲为。

    在凌柯涨得受不了的时候,他就开始帮凌柯揉,凌柯的奶水涨得厉害,轻轻一揉奶水就溢了出来,本来凌柯想用杯子接,但最后全数被柏南修用嘴巴接住了。

    断奶的第一天,凌柯的奶水全被柏南修喝了一半。

    “老公,你这样我怎么断奶,奶水根本回不去。”凌柯气得要死。

    柏南修看着凌柯丰满的双峰,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不起,下次我控制一下。”

    柏南修艰难地控制了一周,凌柯的断奶之旅终于结束。

    孩子一百天时,凌柯和孩子们去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她的情况很不错,孩子们的营养情况也很好。

    从医院回来,凌柯也给柏南修带回来一个好消息。

    “医生说我们可以过正常生活了。”

    “什么正常生活?”柏南修不解,他们的生活很正常呀。

    凌柯朝他暧昧地一笑,“这么说你不想行使丈夫的权力了?”

    柏南修一听马上跳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

    下一个周末,柏南修迫不及待地把两个孩子一家分了一个,然后让家里的工人都放了假,他亲自下厨为凌柯做了一顿晚餐。

    烛光下,凌柯端起红酒看着柏南修,有些感概地说道,“一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我们也是坐在一起喝着红酒,当时我真的很开心,也很期待晚上的时光!”

    “我也是,当时我拼命地喝酒,其实就是想把自己灌醉,因为只有醉才能掩饰我内心的激动!”

    “那今天晚上,我们就好好地享受生活吧!”

    凌柯举起杯,柏南修也举起杯。

    两个人喝得有些微醉,上楼时就已经按奈不住。

    夜,如水一般柔情。

    柏南修把凌柯放到床上,像第一次那样温柔地为她解开衣衫。

    凌柯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她爱了整整一个少女期的男人,现在他是她的丈夫,这种感觉真的好美妙。

    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恐怕就是她爱的那个人正好也爱她。

    两个人深情地拥吻,柏南修的手带着织热的温度在她身上游走。

    他觉得这种不用担心可以尽情发挥的感觉真好,这一年来他等这一天等太久了。

    但是,关键的时候,问题来了。

    凌柯的太紧,他完全进不去。

    “怎么回事?”柏南修吻着爱妻问道,“是不是我太久没有光顾,她不认识我了?”

    凌柯咯咯地笑,她歪着头逗柏南修,“那你不会先敲敲门!”

    柏南修果然用自己的敲了敲。凌柯被他刺激浑身颤抖,爱意顿时翻滚。

    两个人终于契合到了一起。

    从凌柯月份大了之后到现在,他们一直没有同过房,所以这一次两个人都很激动,每个动作像初夜一般让人新奇。

    这一夜,两个人忘我地恩爱,月亮都羞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