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67章 你是不是喜欢我?

    李特助非常及时的踩住刹车停在路边,开门下车,拿着手机蹲路边玩起来。

    车子晃来晃去,晃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消停下来。

    夜深露重,寒风戚戚,李特助在路边几乎冻成狗。

    车窗缓缓降落,谭宗扬低哑着声音吩咐:“回家。”

    李特助立刻跳起来,一边搓着手一边洗着鼻涕,赶紧地上车去。

    苏暮然有气无力地靠在谭宗扬怀里,浑身酸软的连提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不过嘴上,她依旧气势汹汹。有气无力地说:“谭宗扬,你这个混蛋又占我便宜。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

    “闭嘴。”

    谭宗扬又低下头堵住她的嘴,再次将她吻得喘不过气。

    车子自然是开到谭宗扬家里,到家后。谭宗扬下车,顺手用一**毯子将她裹起来。

    除了一双脚和一个脑袋露在外面,别人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当然,李特助也没想看,他还不想死。

    “你去找个女人,给苏家打电话,告诉他们苏暮然在她那里休息。”谭宗扬抱着苏暮然进去,又突然停下脚步对李特助吩咐。

    李特助一愣,连忙答应。

    谭宗扬将苏暮然抱上楼,苏暮然任由他给她洗澡、吹头发,又穿上睡衣,全程居然连眼皮都没睁一下。

    等把她弄好了放到**上,谭宗扬生气地捏了捏她的脸颊。

    “居然睡得这么死,如果今天不是我怎么办。”

    “痛。”

    被捏了。苏暮然倒是有些反应,皱着眉头嘟囔道。不过眼睛依旧没睁开,继续闭着眼睛睡。

    谭宗扬叹了口气,给她盖好被子。自己洗过澡后,就躺在她身边将她搂进怀里。

    不过他没什么睡意,即便是身体很疲惫,头脑却依旧很清醒。

    认真地将今天的事情过了一遍,叹息一声,他依旧不能明白自己今天究竟怎么了。居然,会这么冲动。

    怀里的人依旧在酣睡,还抿了抿嘴唇,在他胸口上蹭了蹭。

    不知道梦到什么了。口水都流出来了,糊在他的睡衣上。

    若是以前,这样的人早就被他逐出一里之外,不准靠近自己。

    可是现在……。

    “有些事,还是需要时间证明。”谭宗扬喃喃道,将她抱紧,也闭上眼睛。

    第二天一早,苏暮然醒来。

    先是觉得很热,然后又觉得有些闷,喘不过气。

    等睁开眼睛才发现,怪不得自己会觉得又闷又热,原来自己被谭宗扬给搂在怀里不说。居然,还按在胸口上,她一晚上没被闷死,已经算命大了。

    “混蛋。”苏暮然慢慢屈腿伸出脚,然后用力一蹬,一脚将谭宗扬踢开。

    谭宗扬完全没有防备,“扑通”一声,整个人掉在地上。

    谭宗扬先是懵了,睁开眼睛愣愣地看着她。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随后黑了脸。

    苏暮然裹着被子坐起来,幸灾乐祸又对谭宗扬怒目而视。

    谭宗扬咬牙,他这一晚上睡得快要累死了。若不是将她强行搂在怀里,早就被她给挤到**下去。

    可是虽然没有被挤下**。但是却一直睡在**的边缘。现在又被她用力一踢,可想而知结果如何。带着她这样睡相不好的人睡了一晚上,一大早居然还让她给踹下**。

    扶着腰从地上起来,看着苏暮然的脸色也很不佳。

    “你知道你刚才做什么了吗?”谭宗扬语气不善地问。

    苏暮然说:“当然知道,可是你知道你昨天晚上做什么了?**,并且还绑架。我一报警。你可就完了,下半辈子你就等着在监狱里过吧!”

    “呵。”谭宗扬冷笑。

    苏暮然嚷嚷道:“你笑什么?”

    谭宗扬轻蔑地看着她说:“我在笑,你报警谁信啊!”

    苏暮然:“……。”

    “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不敢报警吗?”

    “我当然知道你敢报警,可是警察信吗?到底是我**绑架,还是你死皮赖脸硬是拦住我的车,然后做出一些不耻的行为借此敲诈,我想这两个版本,外人更相信第二个吧!毕竟我们两个无论什么条件,大家都会相信你信口雌黄,敲诈不成又恼羞成怒报警。”

    “谭宗扬,你卑鄙无耻。”苏暮然气得用手指指着他浑身发。

    谭宗扬板着脸严肃地说:“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过。女孩子家嘴巴要干净点,别动不动就骂人。这才过了一晚上,你就忘了?”

    “我骂了又能怎么样,你不止卑鄙无耻,还混蛋下流。对我做了那种事还倒打一耙,我跟你拼了。”

    说着,苏暮然从**上跳下来,再次朝谭宗扬扑过去。

    谭宗扬抓着她的两条手臂,轻松地一扯,就将她压在**上。

    苏暮然一怔,不禁涨红了脸使劲挣扎道:“放开我,一大早的你耍什么**?”

    某一处的硬物咯着她。简直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谭宗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依旧表情清冷面不改色地说:“大早晨的,你又打算**我吗?”

    “我……。”苏暮然一愣,恼羞成怒道:“你要不要脸,是你耍**好不好,居然还说我**你。你给我起来,我要理你我就是混蛋。”

    谭宗扬倒是真的起来了,没有再继续戏弄她。白日宣淫这种事,他还是很讲究的。

    苏暮然立刻从**上爬起来,穿着拖鞋就往外走。

    不过谭宗扬突然出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干什么?我要走了,你不是说我**你?我马上走给你看。”苏暮然看着谭宗扬的手。气呼呼地道。

    “苏暮然,我们谈谈。”

    “谈什么?不谈,跟你有什么好谈的。”苏暮然立刻嚷嚷道。

    谭宗扬深了眼眸,眼眸深邃地看着她一动不动。

    苏暮然被他看了好一会,最终嘟嘴答应道:“好了好了,跟你谈就跟你谈。我衣服还在吧!先让我找件衣服换上。”

    谭宗扬松开她的手出去。

    苏暮然嘟着嘴去翻衣柜。衣柜里还有她留下的衣服。随便挑了一条裙子换上。

    等洗漱后下楼,谭家的早餐都已经摆在桌子上。

    苏暮然咽了咽口水,对于这段婚姻念念不忘的除了和某个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剩下的就是他们家饭菜了。简直好吃到让人欲罢不能,有好几次做梦她都梦到吃。

    “好久没吃了,我好几次做梦都会梦到。”苏暮然高兴地搓了搓手,忘乎所以地说。

    谭宗扬深了眼眸,看着她问:“所以,你做梦只梦到吃的?”

    “不然呢。”苏暮然将一个小笼包一口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问。

    谭宗扬脸色更加难看,又夹了一个往她嘴里塞,恶狠狠地说:“既然那么爱吃,就多吃一点,最好撑死。”

    “太恶毒了。”苏暮然一边快速嚼,一边口齿不清地嘟囔。

    看着她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谭宗扬真是一点吃饭的胃口都没有。

    “你怎么不吃?”苏暮然扫荡了一大片,却看着谭宗扬筷子都没动,不禁诧异道。

    谭宗扬讽刺:“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就是个吃货,没心没肺什么都不想。”

    苏暮然白了他一眼,冷哼说:“你不是吃货,有本事别吃饭,这辈子都别吃。”

    说着,又往嘴里塞了个小花卷。

    谭宗扬压下胸口的一团气。眼眸清冷地看着她吃完。

    吃完早饭后,谭宗扬便让佣人煮了花茶送上来。自己慢慢地斟茶,还让佣人端来了玫瑰花水洗手,颇有些古代贵公子斟茶的架势。

    苏暮然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不得不承认,人长得好做什么都好看。更何况,姿势又这么优美。

    光是看他斟茶,就是一种无上的享受。

    “苏暮然,我们谈谈吧!”谭宗扬开口。

    苏暮然说:“这句话你说过了,谈什么?”

    “你父母为什么反对,只是因为我母亲的缘故?”谭宗扬将一杯茶递过去,看着她问。

    苏暮然情绪明显低落下来。

    她接过茶一饮而尽,叹息说:“我哪知道,反正我爸妈反对就是反对。”

    谭宗扬看着他好不容易斟出来的茶,却被苏暮然当解渴一般牛饮了。不禁暗了眼眸,心里很明白,他和苏暮然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就一定要听你父母的话,没有别的想法吗?”谭宗扬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苏暮然一怔。愣愣地看着他。

    好一会,才小声说:“谭宗扬,你总是提这件事。该不会……你真的喜欢上我了吧!”

    “砰”地一声。

    有什么在谭宗扬的心里**,瞬间碎了一地。

    “胡说。”谭宗扬义正言辞说:“我只是很奇怪,像我这样的人,居然也能被你主动提出离婚。觉得受到了侮辱。”

    “所以这段时间你就一直欺负我,一直打击报复我?”苏暮然嚷嚷起来。

    谭宗扬恢复冷静,淡淡地说:“我只是想让你有个对比,做我的女人或者做我讨厌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真是小心眼,就因为我主动提出离婚,就让你这么生气?反正都是协议婚姻。我不提你也提,非要等你提的时候你才高兴,这是什么破逻辑。”苏暮然生气道。

    “给你个机会要不要?”谭宗扬淡淡地问。

    “什么机会?”

    “再结一次。”

    “呵。”苏暮然哭笑不得,看着他说:“你当这是什么,过家家吗?想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离婚。结了再离离了再结,就因为先后顺序你又要再结一次。你是无所谓,我都变成几婚女人了,以后还能不能嫁的出去。”

    “你想嫁给谁?那个林非凡吗?”谭宗扬沉下眼眸。

    苏暮然站起来愤愤地说:“你管我嫁给谁,关你什么事。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家。”

    说完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谭宗扬没有追她,眯着眼睛,看着她的背影眼眸幽深。

    而苏暮然一出门,赶紧拍拍自己的胸口,长长地松了口气。

    刚才真是紧张死了,看着谭宗扬她心里总是七上八下,好几次差点跳出嗓子眼。尤其是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的时候,她的心都堵在喉咙上了,差一点就跳出来。

    “昨天的事情……应该只是一场意外吧!”苏暮然小声道。

    说完摇摇头,赶紧将那些不合时宜的想法驱逐出去。

    一想起老妈为了让她离婚做出来的事,她都不寒而栗。哪还敢跟谭宗扬有任何瓜葛,否则老妈知道了,又要要死要活。

    回到家,苏暮然已经做好被老爸老妈训斥的打算。但是没想到他们什么都没说,只问了句女同学是谁,便各忙各的了。

    苏暮然愣了愣,又很快反应过来,一定是谭宗扬谎报消息,所以老爸老妈还以为自己去了女同学家里。

    “没想到。还有点小心思。”苏暮然抿着嘴偷笑起来。

    赶紧进屋换了套衣服,又风风火火地跑去咖啡馆。

    因为参加party的缘故,苏暮然被获准三天不用送咖啡。这对她来说可是天大的喜事,蹦蹦跳跳来的咖啡馆,高兴地往座位上一坐,又惊叫一声跳起来。

    “怎么了?长痔疮?”小安走过来贱兮兮地问。

    苏暮然踹了他一脚:“你嘴上才长痔疮。”

    小安又贱兮兮地走开了。

    苏暮然跑到李晓雅身边,却看到了李晓雅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缝隙,正痴迷地往办公室里看。

    苏暮然趴在她肩头上也跟着看了一眼,原来是林非凡坐在里面。

    “喜欢他就去表白,像我非凡哥哥这么好的男人,你要是不抓紧时间表白,就被别人抢走了。”苏暮然劝说道。

    李晓雅立刻回过头,涨红了脸。瞪着她瞪了一会,又娇羞地捂着脸跑开了。

    苏暮然叹了口气,对李晓雅的这份感情真是又着急又羡慕。

    其实,有个人可以喜欢还是一种不错的感觉。不由得,她的脑海里就浮现出谭宗扬的样子。

    总裁办公室。

    谭宗扬优雅从容地坐在椅子上,眉头微蹙,凝视前方。

    好一会,他才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让李特助进来。

    “总裁,有什么吩咐?”李特助问。

    “你帮我准备一下,我要和苏暮然的父母见一面。”谭宗扬淡淡地说

    李特助一愣,诧异地看着他。

    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答应。

    看着李特助出去,谭宗扬又深了深眼眸。既然苏暮然那里寻不到答案,他只好直接去问源头。

    究竟为什么要反对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