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68章 昨天晚上我们在一起

    苏爸苏妈拘谨地跟着李特助走进包间,谭宗扬已经坐在里面等候。

    看他们过来,谭宗扬站起来。

    这个包间很大,明明可以坐十几个人的大桌子却只坐了他们三个人。所以即便是在一个房间,依旧觉得距离很遥远,遥远到苏爸苏妈都看不太清楚谭宗扬的样子。

    “谭先生,你找我们来有什么事?”苏爸先开口。

    谭宗扬淡淡地笑道:“只是想请二老吃顿饭,聊聊家常而已。”

    说着,服务员敲门鱼贯而入,往桌子上开始摆菜。

    不一会儿就将桌子摆的满满当当,足有二十多道。

    苏爸苏妈觉得有些胸闷,明明就三个人,却点这么多菜。这个谭宗扬,分明是在挤兑他们。

    “谭先生。吃饭不敢当,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我们还赶时间回家呢,虽然我们家的饭菜比不上这里,可是我家孩子爱吃。”苏妈冷哼一声,不客气地道。

    谭宗扬勾唇,淡淡地说:“那我就直言不讳了。”

    说着停顿片刻,又看着苏爸苏妈问:“我很想知道,那天你们到底跟我母亲谈了什么,为什么非要反对我和苏暮然的婚姻。”

    “反对?”苏妈冷笑说:“谭先生说笑了,我都问过我们家暮然了。你们根本是协议婚姻,离婚是必然的事,我们哪谈得上反对。”

    “如果我说,现在我不止是想要协议婚姻,而是想和她真的在一起呢?”谭宗扬说。

    苏妈一愣,怔怔地看向丈夫。

    苏爸也愣了愣,好一会失笑道:“你可真会开玩笑,你们俩不合适。”

    “是,你们俩不合适。”苏妈也马上附和道。

    “不知道二位合适的标准是什么?”谭宗扬问。

    苏妈立刻激动地说:“当然有很多,比如说年龄相当,比如说学历相当,比如说门当户对。你们俩可是从哪一方面都不合适。你这样的名门贵少,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们家暖暖。我们家孩子就是个普通孩子,配不上你这样的大少爷。”

    “配不配不是二位可以判定。”谭宗扬说:“我觉得她好就已经足够了。”

    “谭先生,您就别拿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消遣了,我们可受不起。您想找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何必跟我们家暖暖纠缠不休。再说,我们家暖暖又不喜欢您,找我们说这种话不是自降身份。”苏妈冷哼一声讽刺说。

    谭宗扬微笑,端起面前的茶轻轻地抿了一口,淡淡地说:“昨天晚上我们在一起。”

    “砰”的一声。

    苏爸苏妈的心里炸开锅,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谭宗扬又微笑说:“本来这件事我想交给她自己解决,可是暖暖是什么样的性格。身为父母,我想你们也很清楚。她很孝顺,也很愿意顾及二位的感受。所以才瞒着二位。偷偷摸摸地跟我来往。我实在是心疼她,这才想找二位问个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或者是我哪里不好,二位不妨直言。”

    “不可能,昨天晚上暖暖和女同学在一起,女同学都给我们打电话了,她怎么可能骗我们。”苏妈激动地站起来,义愤填膺道。

    谭宗扬淡淡道:“我暖暖过来了,再过几分钟就到。不信,二位可以直接问她。”

    苏爸苏妈面面相窥,心里疑惑,可是仍不愿意相信他。

    谭宗扬看出他们的心思,也不着急。微笑着坐着,和他们一起等苏暮然过来。

    而苏暮然现在正在路上,原本是想坐出租车。可是偏偏打不到车,没办法只好骑了一辆便民自行车,俗称“小绿。”把自行车骑得飞快,拼命地往这边赶。

    在接到李特助的电话,她的小心脏都要吓得停止跳动了。

    谭宗扬见她爸妈想干什么?光是一想到三个人坐在一起,她就头皮发麻。即便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人类与生俱来的灵敏还是让她觉得,会有很大的危险。

    终于骑到这家酒店,到地方后她把自行车往门口一停,就想跑进去。

    可是没想到保安跑过来警告她,严肃地说:“这里不准停放自行车。”

    “我很着急,有急事。”苏暮然恳求道。

    保安鄙夷地说:“再着急也不能把自行车停这里,你也不看看这是几星级酒店。门口能停自行车这种东西吗?”

    苏暮然气得咬牙,一扭头看到谭宗扬的那辆商务车停在旁边。二话没说,扛起自行车扔到谭宗扬车顶上。

    保安:“……。”

    整个人都惊呆了,指着苏暮然半天说不出话。

    苏暮然拍了拍手说:“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这车的主人我认识,你让我进去他就不会找你麻烦。”

    “进……进去吧!但是你别想跑,万一人家追究,可不管我的事。”保安苍白着脸道。

    苏暮然哼了一声。趾高气扬地走进去。

    不过一进去便撒丫子开始跑,往李特助说的那个包间跑去。

    “爸妈,你们没事吧!”苏暮然推开包间的门,着急地嚷嚷道。

    苏爸苏妈还没反应过来,坐在门口最近的谭宗扬立刻起身,轻搂着苏暮然的肩膀道:“暮然,你来了,怎么一头的汗。”

    说着还体贴地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亲密的就像小夫妻的模样。

    苏爸苏妈看到这一幕气得要死。

    尤其是苏妈,觉得谭宗扬这人太坏了。简直太有心计,怪不得先挑了个门口的位置坐了,让他们为了跟他拉开距离,只能坐在里面。

    原来是为了方便女儿一进来,跟女儿亲热呀!

    “暖暖。还不过来。”苏妈冷着脸呵斥道。

    苏暮然愣了愣,赶紧将谭宗扬推开,想要往爸妈那里去。

    可是没想到谭宗扬却拉住她的手腕,对她说:“暖暖,告诉你爸妈,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跟我在一起?”

    “我……。”苏暮然又愣了愣,根本搞不清楚状况,谭宗扬为毛突然提这事。

    苏妈黑着脸怒问:“暖暖,你明明说跟女同学在一起,到底有没有骗我们?”

    “瞧你热的,把扣子解开吧!”谭宗扬伸手解开苏暮然上衣的两颗扣子,露出她白皙脖颈上的草莓印记。

    苏妈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就往后倒去。

    苏爸连忙扶住她。着急地喊:“老婆,老婆你没事吧!”

    苏暮然也吓了一跳,连忙跑过来扶住老妈问:“妈,你怎么了?”

    “你这个……混账东西,我没你这个女儿。”苏妈气得伸出手挥了一巴掌,打在苏暮然肩膀上。

    苏暮然都被打愣了。

    她干什么了?这不是才刚进门什么都没干嘛,怎么就挨打了。

    “老苏,我们走,让这个小没良心的跟他过去吧!早晚有一天吃亏了,她才知道谁为她好。”苏妈缓过劲,拉着苏爸就要走。

    一边往外走,还一边愤愤地骂。

    苏暮然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怎么回事,就这样被抛弃了。

    谭宗扬淡然地站在一边。唇角微微上扬。若是仔细看,就能看到他淡淡地笑容。

    苏爸苏妈经过他身边时,他还微微鞠躬,以示敬意。

    可惜,他的殷勤在苏爸苏妈眼中就是炫耀。两个人理都不理他,径直地离去。

    苏暮然呆愣了一会,扭过头看向谭宗扬阴森森地问:“你到底对我爸妈做了什么?他们为什么生气?”

    谭宗扬走到苏暮然身边。扶着她的肩膀问:“饿不饿?”

    苏暮然看他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气鼓鼓地想大吼一声。饿什么饿,现在是饿的时候吗?

    可是肚子却很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简直让她无地自容。

    谭宗扬勾了勾唇,把她按在椅子上。

    “反正也点了这么多菜,不吃就浪费了。”

    苏暮然放眼望去,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不过她又想起老妈的那一巴掌,理智战胜饥饿。霍的一下站起来,转过身打算向谭宗扬继续质问。

    可是她忘了谭宗扬就站在她身后,并且弯着腰离的很近的事……。

    所以当转过身,嘴唇碰到熟悉地柔软触感,苏暮然呆了。

    愣愣地看着谭宗扬的眼眸,几乎要溺毙在他深邃地眼眸中。

    谭宗扬在她想要撤离之前,突然伸出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则是圈住她的腰,将这个吻加深。

    嘴唇上熟悉地触感一**袭来,让苏暮然乱了心神。

    几乎快要透不过来气得时候,谭宗扬才将她慢慢松开。而苏暮然已经涨红了脸,眩晕的几乎要昏过去。

    “没脸没皮的,你……你干什么?”苏暮然心虚地嚷。

    谭宗扬勾唇,淡淡地说:“你刚才没听见吗?你已经无家可归了。所以,你不应该要对即将收留你的人客气些?”

    “切,我爸妈那是开玩笑的。就算我无家可归,想要收留我的人多的是,还轮不到你。”苏暮然不屑道。

    说着,就从他怀里挣扎出来,打算离开。

    可是没想到谭宗扬却抓住她的手腕,沉着脸问:“还有谁想收留你?林非凡?”

    “关林非凡什么事。不跟你说了,我得去找我妈。”苏暮然挣开他的手,快步跑出去。

    谭宗扬皱眉,愣了一下,也跟着追出去。

    苏暮然跑到停车那里,打算把自己的小绿从谭宗扬的商务车上拿下来。可是却忽略了这是停车场,一辆车正好要从停车位里开出来,又恰巧打了灯,完全没看到苏暮然的存在。

    “苏暮然。”谭宗扬反应过来叫了一声。

    苏暮然一愣。

    紧接着,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到一边。而推开她的人,却重重地倒在地上。

    “谭……谭宗扬。”苏暮然愣愣地站在那里,吓得脸色苍白。

    幸好,车子从停车位开出来,车速并不快。

    谭宗扬倒在地上,头也未着地,生命危险是不会存在的。可是大力地跑过来却让他扭伤了脚,腿部也被车子撞到了,不知道是骨折还是什么情况,反正痛的蹙紧眉头,冷汗不断地往下流。

    开车的人也迅速从车上下来了,当看到撞到的人是谁后。吓得脸都白了。

    “谭……谭总,您没事吧!”那人迅速扑过来询问。

    谭宗扬表情痛苦地看了他一眼,又瞥了一眼苏暮然道:“怎么可能没事,别碰我。我现在站不起来了,马上打电话救护车。”

    “我……我……我给李特助打电话。”苏暮然也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拿出手机拨打李特助的号码。

    很快救护车过来,李特助也来了。

    李特助护着谭宗扬上了救护车。谭宗扬又朝苏暮然瞥了一眼。

    李特助马上义正言辞说:“苏小姐,我们总裁是为了救你才受伤的,你得负起责任。”

    苏暮然连忙点头,这时候她哪里还能说不负责任。就算是让时间倒流,让她受伤也无所谓。

    跟着救护车一起过去,谭宗扬一进医院就被安排进了急救室。

    不止动用了医院最好的外科医生,连院长都过来了。

    不过苏暮然什么忙都帮不上。连人都不认识。只能呆愣愣地站在急救室外面等着,而一切手续包括人员情况,全都是李特助忙活。

    忙来忙去忙了大半个小时,这才终于忙完了所有的事,过来急救室外面和苏暮然一起等着。

    苏暮然哭的眼睛都肿了,现在还在不停地掉眼泪。

    李特助看着她这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

    过了好一会,才劝道:“苏小姐,你别哭了。应该没什么大事,也不会有事的。”

    “是万一有事怎么办。”苏暮然哭着说。

    李特助摸了摸鼻子,小声说:“那就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呗!”

    “哇哇哇……。”苏暮然哭的更凶了,简直肝肠寸断。

    一个小时后。

    苏暮然的眼泪都要哭干了,谭宗扬才从里面被推出来。

    “你怎么样?”苏暮然立刻涌上去,抽泣着问。

    谭宗扬脸色长白,看着她红肿地眼睛,想要开口解释没事。可是转念一想,又苍白着脸说:“当然有事,这条腿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这么严重?”苏暮然的眼泪哗的一下流出来,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得。

    李特助在一旁抽了抽嘴角,他现在总算见识到什么叫撒谎不打草稿,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谭宗扬的病房安排在VIP高级病房,苏暮然刚一进去乍一看,还以为进五星级酒店了。

    “病房都安排的这么奢侈啊!”苏暮然抽泣着说。

    谭宗扬被医护人员给抬到病**上,虽然已经不疼了,可是依旧脸色苍白。

    他看着四处好奇打量的苏暮然,冷着声音开口说:“给我倒杯水。”

    “总裁,我马上。”李特助立刻殷勤地说。

    谭宗扬冷冷地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李特助,你今天不是还有约会吗?难道不用了?”

    “约会哪有总裁重要,为了您我可以把约会推掉。”李特助立刻义正言辞地宣誓。

    谭宗扬冷笑:“是嘛,那以后我会如你所愿,让你忙得没时间约会的。”

    李特助:“……。”

    靠,拍马屁好像拍在了马蹄子上。

    “呵呵,总裁说笑了。我是还有约会,马上就走。对了。护工应该也不需要了吧!”李特助又不放心地询问一句。

    果然,谭宗扬淡淡地说:“有人负责,还用得着费那个事。”

    说完,又看向苏暮然问:“你会负责照顾我吧!”

    苏暮然马上保证:“我会,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直至痊愈。”

    谭宗扬勾了勾唇,又瞥了一眼李助理。

    李助理立刻讪笑一声,迅速离开这里。

    谭宗扬又缓缓地对苏暮然道:“我渴了,帮我倒水。”

    “哦,马上。”苏暮然点头,赶紧倒了一杯水送过来。

    不过她把水送到谭宗扬面前,谭宗扬却皱着眉头,不悦地说:“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可以自己拿着喝水吗?”

    苏暮然看了看他被护起来的脚腕,心里暗想。伤的是脚又不是手,怎么就不能自己拿了。

    不过她不跟一个病人一般见识,靠过去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一手给他喂水。等他喝完后,还赶紧拿着纸巾给他擦了擦嘴角,像小时候照顾弟弟。

    谭宗扬被苏暮然的举动弄得有点尴尬,轻咳一声说:“去给我拿条湿毛巾擦擦手。”

    “哦,马上。”苏暮然放下水杯,又朝卫生间跑去。

    谭宗扬满意地勾唇,对她的态度还算满意。

    苏暮然给他擦了手,不过又看到他脸上也有些脏,便提议再给他擦擦脸。

    谭宗扬马上说:“换条毛巾。”

    “手和脸也要分开?你也太讲究了。”苏暮然不以为然道。

    不过,还是给他换了条毛巾,又给他擦了擦脸。

    擦脸的时候,苏暮然还是很细致的,先是从额头上擦起。慢慢地顺着眉毛,然后又擦到脸颊上。

    擦眉毛的时候,谭宗扬怕眼睛里进水,把眼睛都给闭上了。

    等到苏暮然擦他下巴,他才睁开眼睛。

    这一睁开,就和苏暮然四目相对。

    两个人都有些愣了,呆呆地看着对方。

    突然,谭宗扬伸出手。扣住苏暮然的后脑勺压着她的头低下,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