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69章 照顾他

    苏暮然呆呆地拿着毛巾,手臂还僵硬地悬着。

    嘴唇被谭宗扬轻柔地辗转,温热地气息近在咫尺,熏红了她的脸。

    贝齿被轻轻撬开,苏暮然羞涩地躲了躲,终究还是没能躲开他的纠缠。

    就在两人亲吻的迷醉的时候,突然病房的门开了,谭太太冲进来。

    “宗扬,你怎么样了?伤到哪里了?”

    苏暮然连忙将谭宗扬推开,尴尬地看着闯进来的谭太太。谭太太身后还跟着马思媛。也是一脸惊愕地看着他们。

    谭宗扬倒是很镇定,脸不红心不跳地看着谭太太问:“您怎么来了?”

    “听说你受伤了,我当然要来。只是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也在这里。”谭太太冷哼一声,冷冷地瞥了一眼苏暮然。

    苏暮然更加尴尬,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谭宗扬倒是淡淡地说:“我是因为她才受伤的,所以她才来照顾我。”

    “因为她受伤?”谭太太皱眉,随后道:“我就觉得这丫头长着一副刻薄地脸,果然就是扫把星。宗扬,就算你是因为她受伤,也不必委屈自己让她照顾你,思媛曾经学过护理,还是她照顾你比较妥当。”

    “是呀宗扬,我学过护理,很会照顾人的。”马思媛立刻站出来。温柔道。

    谭宗扬冷冷地瞥她一眼,缓缓说:“就不劳烦你了,现在这样很好。”

    “宗扬,你跟思媛还这么客气。怎么是劳烦,她是你未婚妻,照顾你是应该的。”谭太太将未婚妻三个字咬得很重。

    “好了,我要休息了,你们先回去吧!”可惜谭宗扬不买账,明显露出不悦,居然下了逐客令。

    马思媛朝谭太太看了一眼。谭太太咬了咬牙,可是也无可奈何。

    只好又看向苏暮然冷声说:“你照顾好宗扬,要是有一点闪失,就算拿你全家的命来赔都赔不起。还有,注意你自己的身份,别做那种不该你身份做的事。“

    说完,带着马思媛离开。

    苏暮然气得鼓着腮帮子,使劲呼吸。

    谭宗扬看着她的样子缓缓道:“她说的话你不用在意。”

    “哼,有什么了不起。谁不是爹妈生的,就你金贵,还赔不起,你当你是皇太子。”苏暮然气得将毛巾重重地甩在谭宗扬那条受伤的腿上。

    谭宗扬痛的眉头一皱,无语地看着她,不明白她生气什么劲。

    更没想到,她不止生气,气性还挺大。

    过了一会又想喝水,让她去倒,她居然气呼呼地说:“没空。”

    “是嘛,那我自己来,不劳烦你了。”谭宗扬说着。居然掀开被子就要下**。

    苏暮然慌了,连忙跑过去按住他说:“好了好了,你别动,我帮你倒。”

    “不用,我自己来。不敢劳烦你。”谭宗扬也生气了,赌气地硬要下**。

    苏暮然哪里敢让他下来,急着说:“对不起,是我态度不好。我向你道歉,你乖乖躺**上好不好,万一再伤到怎么办?”

    “哼,我又不是皇太子,又不是多金贵的人。伤到就伤到,不劳你操心。”谭宗扬冷哼,将她刚才的话悉数还给她。

    苏暮然无语。硬是将他按在**上,嘟囔着说:“真没见过像你这么呲牙必报心眼又小的男人,我就这么随口说一句,你还认真。”

    “好了,老老实实躺着,我给你倒水。”

    苏暮然拿被子压住他,又指着他警告道。

    谭宗扬依旧黑着脸,等苏暮然倒完水过来喂给他喝,谭宗扬居然还拒绝了。

    “喂,有完没完。我刚才就生那么一点点气。你这气性也太大。”苏暮然无语道。

    “扶我坐起来。”谭宗扬说。

    苏暮然只好把水杯放到一边,扶着他坐起来。

    谭宗扬坐起来后,又冷着脸说:“你喂我。”

    “我是喂你呀!”苏暮然说。

    可是没想到谭宗扬拿着她的手喝了一口,又突然扣着她的后脑勺堵上她的嘴。

    苏暮然:“……。”

    一股暖流顺着口腔流进去,但是残留的那些水泽,又被他搅动一番再次吸回自己口中。

    她瞪大眼睛,万万没想到。所谓的喂给他喝,居然是这种喂法。

    “知道怎么做了吗?”谭宗扬一本正经地说。

    苏暮然抽了抽嘴角,好一会才说:“你不是有洁癖吗?不觉得恶心?”

    谭宗扬脸一黑,抢过水杯一饮而尽。

    苏暮然抿着嘴笑起来。又帮着他躺下,给他盖好被子。

    天已经很晚了。

    虽然没吃晚饭,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苏暮然也不觉得饿。倒是又累又困,开始拍着嘴巴打哈气。

    “去刷个牙洗洗脸。准备睡觉。”谭宗扬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

    苏暮然点头,跑进卫生间刷牙洗脸,出来后看着谭宗扬幽怨地眼神。又想起还没给他刷牙呢,又重新跑回去拿牙刷。

    不过这个高级病房里只有一张大的病**,却没有陪护**。

    苏暮然看着沙发倒是挺合适,睡上去应该也很舒服。于是从柜子里找了一**被子,打算铺在沙发上。

    “你干什么?”谭宗扬冷着脸问。

    苏暮然一愣,回答说:“当然睡觉了。”

    “你准备睡在那里?”谭宗扬皱眉。

    苏暮然愣了愣,好一会才喃喃地说:“你该不会想让我睡地上吧!”

    “过来,到这边来。”谭宗扬又冷声命令。

    苏暮然呆呆地走过去。

    刚走到**边,就被谭宗扬拉着手臂给扯到**上。差一点还压到他,幸好她反应的快。

    “喂,你干什么?”苏暮然涨红着脸问。

    可是腰已经被他紧紧地搂着,掀起被子盖在她身上,并且冷冷地道:“睡觉。”

    苏暮然挣扎,急切地问:“睡什么睡,我怎么能跟你睡在这里。”

    “又不是没睡过,有什么关系。睡在**上不比沙发舒服,你要是再动,就不单单只是睡觉这么简单了。”谭宗扬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了灯。黑暗中眼眸幽深地看着她。

    苏暮然“噗嗤”一声笑起来,好笑地说:“开什么玩笑,你这样还能做什么事,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怕了你。”

    “所以你觉得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谭宗扬面无表情地问。

    苏暮然嗤之以鼻:“一条腿,你还想干嘛……啊……。”

    苏暮然红了眼睛,两只手奋力地阻挡着。可是根本挡不住谭宗扬的攻势,最后发现他剩一条腿不但能做什么,而且还能将她拉到身上主动。

    “谭宗扬,你这个混蛋。”

    情到深处,苏暮然趴在他肩膀上重重地咬了一口,咬出一圈的牙印来。

    谭宗扬捏着她的下巴又亲上去,嘴里嘟囔着:“属狗,怎么总喜欢咬人。”

    第二天,护士敲门查房。

    苏暮然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先是一怔。随后惊叫一声从**上跳起来。

    “啊。”谭宗扬发出一声惨叫。

    苏暮然起得太着急,忘了他手上的事。居然一脚踩在他大腿上,刚好还是只踩到了肉。

    “对不起对不起。”苏暮然连忙道歉。

    赶紧从**上下去急切地穿衣服,慌慌张张地把衣服套在身上,还多出一件。

    “那一件是我的。”谭宗扬黑着脸说。

    苏暮然一愣。脱下来看,果然是谭宗扬的衬衣。

    她尴尬地脱下来,讪笑着说:“抱歉,没看清楚。”

    “你慌什么?”谭宗扬问。

    苏暮然指指门口,小声道:“还能不慌。护士都来查房了。要是让她看到我在病**上,非骂死我不可。”

    有一次老妈生病老爸陪护,就是因为想省钱,跟老妈挤在一张**上睡了,被护士骂的狗血淋头。

    谭宗扬无语地摇头,也不解释。

    等苏暮然穿好衣服过去开门,护士看到她并没有露出惊讶地表情,反倒笑着问:“昨天睡得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或者发热的迹象。“

    “热是热了……。”谭宗扬回答。

    可是还没回答完,就被苏暮然抢过去,讪笑着说:“很好,睡得很舒服,也没有发热迹象,好的不得了。”

    说完,又恶狠狠地瞪了谭宗扬一眼,以示警告。

    谭宗扬勾唇,倒是也没有继续说话。

    护士给谭宗扬大致检查了一下,又红着脸说要给谭宗扬换药。不过谭宗扬拒绝了,让护士教苏暮然,让苏暮然给他换。

    苏暮然在心里吐槽,明明有护士不用,为毛让她干。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欺压她。

    不过谁让他受伤了,伤者老大。也幸好只是伤了脚腕,换药并不难。

    换好药后。医生又来了。除了几个主任级别的,居然连院长和副院长都亲自光临。

    苏暮然看到一大群人围着谭宗扬嘘寒问暖,心想,只要他张口,照顾他给他喂饭的人应该很多吧!看看时间也要到上班时间了,于是趁着人多,她偷偷地溜出去。

    等谭宗扬打发走这些人,四处寻找苏暮然的时候,苏暮然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苏暮然。”谭宗扬气得脸黑。

    等李助理急急忙忙被召过来,谭宗扬黑着脸说:“不管苏暮然在什么地方,马上去把人给我抓回来。”